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零五节 年关

他从来就对叶绪平没有多少好感,虽说前几年从副县长人选竞争上败下阵来叶绪平并没有起多少作用,但是叶绪平是通过和梁国威与戚本誉交好才爬上来这一点却是尽人皆知的,而他却被梁国威和戚本誉死死按在财政局长这个位置上几年动弹不得,算起来他都要算是全县资格最老的局长了,甚至比公安局长鲍永贵资格都还要老,可现在提拔机遇已经失去,这如何让他不感到不满。
“真的没办法,陆县长,叶县长,能想的办法都想完了,还是得去贷款。”满脸皱纹一脸苦相的于林是老资格的财政局长了,从李廷章之前就开始担任财政局长,能够在双峰这样拮据的财政状况下一直保持县财政基本正常运转,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这事儿不研究了,老于,该怎么办还是按照原来的规矩去办吧,干部们都等着过年,忙碌一年,总得给大伙儿一个想头,别让我这县长都没转正就招惹一声骂名不是?”陆为民笑了笑。
“看来这也是咱们县里的习惯啊,老于,有没有哪年咱们县里没贷款就把年过了的时候?”陆为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咂巴着嘴问道。
见叶绪平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于林心中也稍微舒爽了一些。
这一千八百万资金实际上也只是账面文章,地区工行那一千万贷款连本带息加上七百多万集资,就和_图_书把这笔资金消耗殆尽,甚至县财政还要倒贴几十万才能了断,这个结果也让常委们非常郁闷。
“陆县长,话也不能那么说,县里干部们也都清楚今年咱们县里情况,如果不是亚洲国际这件事儿,咱们县里今年就好过得很,财政收入的增幅破了历史记录,这县旅发司股权转让一千八百万啊,这可是实打实的现钱啊,相当于前两年光景时全年的财政收入了,就这么白白糟蹋了。”于林怨气满腹,“真他妈是穷折腾,越穷越折腾,如果我手里有这一千八百万,陆县,叶县,别说发奖金这点事儿,咱们之前欠下的各种烂帐都可以一股脑儿的还清,还能有剩,这能干多少事儿啊。”
先前他还以为这是陆为民示好自己,现在看来,这就是把自己推到火炉上烤,就这么短短一段时间里,几笔钱的拨付他就已经和高远山和杨铁峰有了一些争执,杨铁峰倒还好一些,但是高远山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甚至连曹刚都问过他一次环保局那边的那辆执法车购买款项是不是真的拨不出来,这让他也是倍感压力。
※※※※
“老于,别把合金会的事儿说得那么玄乎,就算是窟窿,早一点填也比晚填好,窟窿是咱们自己的,迟早也得咱们自个儿去填,当然我们也要量力而行,分阶段分步骤来解决。”
曹刚的心www.hetushu.com情也不好,这一千八百万实际上也只是把县里最迫切的危机化解了,但是并未能真正改善县里的财政困局,年关上这还得有好几百万开销,陆为民这两天和叶绪平都在算账,看看还需要多少钱才能把这个年关熬过去,这也给他这个县委书记不小的压力。
“陆县,你说明年财政情况好转这话我信,就凭咱们县里今年搞出来这几个大项目,今年明年都要陆续投产,可是咱们县里窟窿可不少,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烂帐不说了,嘿嘿,合金会那边的窟窿,若是不填倒还好说,要填的话,只怕咱们财政增加这点儿又得打水漂了。”
于林一句话就把陆为民和叶绪平刚刚好一点儿的情绪彻底给破坏了,尤其是叶绪平,想到陆为民提出来的要让邓少海牵头自己具体主抓的合金会清理工作,他就觉得头大如斗,甚至连多说一句话的兴致都没有了。
何况叶绪平在县旅发司组建时排斥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的做法也让县里边这些干部意见很大,认为极大的损害了县里的利益,虽然最后地区否决了那个意见,但是还是有不少干部对叶绪平有了不少看法,认为叶绪平为了巴结上边儿出卖县里利益,这个印象也让叶绪平在县里各部门科级干部里失分不少,甚至也影响到了叶绪平在很多事情上的话语和_图_书权,这也是叶绪平自己始料未及的。
陆为民还在和叶绪平以及财政局长于林算账,奖金上的缺口依然不小,眼见得年三十一天一天逼近,其他县开始发放奖金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双峰县里,县里干部们也都是人心浮动,虽说领导都已经在大会上表过态了,但是这年头领导说话不算话实在不算是新鲜事儿,一句话有困难,就可能让这事儿给黄了,大家都眼巴巴地望着,就等到那一天。
年前的最后一次县委常委会终于结束了,沉闷的会议氛围让常委们都觉得有些疲倦。
叶绪平也是接手这个常务副县长之后才知道这个位置不好坐,这来自各方面批钱条子都得要汇聚在他这里,尤其是那些不大不小的开支,都得要他审批,怎么来把这个盘子给玩转,那都是考验人的活儿。
叶绪平听得于林这话有些刺耳,但是他也知道于林这话是针对谁,于林本来就是副县长的候选人,但是硬生生的被梁国威和戚本誉两人给压了这几年,现在梁国威和戚本誉倒台了,但是于林的年龄也已经偏大了,不符合提拔的条件了,这让于林也是怨气很大,当然并不针对陆为民,而是针对梁国威和戚本誉,自己原来和梁国威关系密切,免不了也对自己肯定也有些情绪。
“好了,老于,也别怨天尤人了,事情都出了,咱们也只能坦然面对,好在这和-图-书也是一锤子买卖,把这笔烂帐还清,咱们也能轻装上阵,我相信明年情况肯定还会有很大改观。”陆为民笑了笑,安慰对方。
不过日子也算是一天一天的熬过去,距离春节只有几天时间了,几拨债主们要么获得了部分还款,勉强离开了,要么就是县里和他们制定了还款计划,也扫兴地走了,毕竟这是县政府,欠账不赖帐,只要政府不垮,债迟早还是能收回来的。
之前只看到签字时的风光,但是现在才知道这个字不好签,签了这这一笔,那一笔怎么办?尤其是有些是必须要支付的,但是又没有这么多钱,孰先孰后,孰轻孰重,这都是艺术活儿,让你煞费苦心,难怪陆为民这个家伙很爽快的把原来李廷章和杨显德之间的签字规格提升了不少。
陆为民见叶绪平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也是被合金会的问题所困扰,心里暗笑,你以为这个常务副县长这么好当?只想升官发财,做事就拈轻怕重了,遇上硬骨头活儿就像闪人,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但这也是能谈下来的最好结果了,县里原本也有意转让更多的股权,只保留百分之十的股权,但是对于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来说,接受这么大一笔股权已经是最大限度了,再大的话就要求县里边在价格上要做出巨大让步了,这个意见也是曹刚、陆为民、邓少海、叶绪平四人几番讨论,www.hetushu.com最后又通过书记碰头会和县委常委会才算是形成一致决定的。
“有啊,84年和85年,从86年以后,好像都得要借钱过年吧,寅吃卯粮这也不是啥新鲜事儿,在双峰不新鲜,在黎阳地区也不新鲜,在全省更不新鲜。”于林显得很平静,“县里财政从来就没有平衡过,能这样磨着走就不错了,预算再精打细算,还是顶不过一些意外,何况我们财政本来就是收不抵支,今年教育这一块额外支出不少,加上还账又多支出了不少,也幸好今年的税收增长不少,算是不错了。”
他当然清楚当县长的苦处,每到年关上当县长的都是最头疼的,尤其是穷县更是如此,南潭如此,而双峰就更不用说了,比起南潭更差一大截,陆为民也不是神仙,一样被搞得焦头烂额,连续几拨来要债的让县里几个副县长都成了谈判专家,连会议室和接待室都腾出来用着应对这些债主们的谈判房间。
实际上会议并没有多少特别的议题,只是通报了县府这边和陆海、嘉桓两方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以及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接受县政府转让百分之十五的县旅发司股权协议内容,双峰县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一千八百万的总价格向陆海集团、嘉桓公司转让了百分之十五股权,其中嘉桓公司以一千二百万获得百分之十的股权,陆海集团出资六百万获得百分之五的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