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零七节 有时候必须当恶人

岳霜婷低垂着头,抬起头来,眼中却有些泪影,“为民,我怕一个人待在家里,你陪我一会儿吧。”
陆为民当然也知道在现在这个时代下要让检察机关监督纪委,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但是他认为在这也是一条必须要走的道路,事实上法律规定只有司法机关才拥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权力,晏永淑被双规调查这么久,没有任何音信,本身就不正常,如果真正构成了犯罪,那么检察机关就该介入了,而检察机关一旦介入,也就意味着进入了司法程序,那么律师的介入也是合理合法合情合理的了。
她知道这么晚邀约一个男孩子到家中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她和这个男孩子已经逾越过了那道界限,但是她实在不想一个人呆在这个阴冷的家中,这么多天来,如果不是内心中有陆为民这个依靠,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挺过来。
“老牛和萧樱待会儿要过来坐一坐,刚才打电话来问我你有没有安排,我说上午这一个小时暂时还没安排。”章明泉伸了一个懒腰,“折腾了这么多天,也该好生休息一下了,还有明天一天,熬过去今年就算完了。”
这只是一个启动的由头,现实中检察机关只能等待着纪委调查结果,等待移交给他们调查得已经差不多的情况,陆为民现在要做的也就是要推动这个步伐加快。
从泰山大厦出来,岳霜婷坐上陆为http://m.hetushu.com民的车,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依恋。
作为县长陆为民当然不需要参加每个部门宴请上边对口部门,但是对于一些重要部门的宴请,如果作为县长也参加,无疑是一种重视,也会对来年的工作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见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之后点了点头,岳霜婷立即破泣为笑,脸上浮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陆为民眉峰微动,这县里边这些干部的嗅觉看来都很灵,自己不过是在曹刚和孟余江面前随意漏了一句口风,居然也就有人领会到了这其中的深意,也许是自己太敏感,萧樱都还好说一些,但是牛有禄也挑着这个时候来……
“嘿嘿,县长,您眼睛可真毒,不过我觉得您如果真要想在人事上动一动,最好能缓一缓,或者最起码你要和曹书记沟通好,别看咱们双峰这旮旯县不大,但是有些人的人脉关系却可以通天,有些关系是你之前想都想不到的,如果不考虑周全,到时候反而会陷入被动。”
但人事上的调整却没有那么简单,虽然陆为民在很多工作上显得很强势,但是章明泉却知道陆为民在人事上的态度依然很谨慎,并没有逾越他自己的本分,在这一点上章明泉也相当赞许陆为民的表现。
陆为民温和地笑了笑,“怎么了,霜婷?”
章明泉在过道里碰到了何明和图书坤,问了问,知道陆为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点点头,径直进了陆为民办公室。
在这一点上陆为民的提法让两个在法律界都颇有名气的律师一时间都大为震动,表示要好好就陆为民的这个提法研究一下。
但是看见岳霜婷那欣喜幸福的笑容,他内心那一块柔软又变得暖意融融了,尤其是岳霜婷把自己视为唯一依靠的那种感觉,让他更是有一种舍我其谁的自豪,虽然他也知道这份自豪背后是无尽的麻烦。
他也知道自己这是比走钢丝还危险,是在刀口舔血,甄妮是自己的正牌女朋友,本来夹缠了一个苏燕青就已经让他头疼不已了,现在却又冒出来这个岳霜婷,他都不敢想日后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就像是一个鸵鸟一般将头埋在沙土里,不管自己身体,也不去想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外边一个小饭馆里吃完饭碗,陆为民把岳霜婷送回到昌江大学家中,汽车停下,女孩却不愿意下车。
联想到这么久来不但原来的熟人朋友都对自己避而远之,父亲在医院里住院,家里更是门可罗雀,甚至连一些亲戚最初两天来问过一下之后,都再没有了声音,这与原来那种门庭若市形成的巨大反差更是极大的刺激了岳霜婷之前未经过多少风雨洗礼的心。
陆为民抬起头,看见章明泉欲言又止的表情,笑了起来,“怎么了,明泉,欲言又m.hetushu.com止的样子,我们两之间难道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对于县里边来各个部门来说,和上边相对应的各对口部门保持良好关系是相当重要的,除了日常工作中的接触外,每年年终时候联络感情的一顿饭是惯例也是体现。
像财政、交通、国土、公安、建设、农业、水利这些部门,只要能够抽出时间,陆为民都尽可能的参加,这既是拉近各方关系的一种姿态,也是一种对来年工作重视的体现。
县长和县委书记之间差别就在于人事权,县政府可以以工作需要向县委提出建议,但是决定权却在县委,尤其是在县委书记手上,像建委主任和工商局长这样的角色在县直各部门里都是炙手可热的位置,牵一发动全身,不是你陆为民想动就能动得了的,除非是曹刚和陆为民形成了一致意见,或者说陆为民做通了曹刚的工作,否则要想动这两个角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两人很快确定了邢国涛为主,王竟为辅的战略,邢国涛负责协调关系,正面接触昌江省纪委和检察机关,而王竟则侧面收集和了解情况,共同研究介入策略。
陆为民同样也知道自己这一进岳家的门今晚怕是难得走掉了,也幸亏今天回来他没有和甄妮说,要不还真麻烦。
面对章明泉直言不讳的提醒,陆为民扬了扬眉毛,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和-图-书抿了抿嘴巴,只是点点头,好一阵之后才缓缓道:“我有考虑,我也不想随便敲什么人的饭碗,但是有些人思维已经定型,难以适应目前新形势下的工作,不换思想就换人这话不能只是作为吓唬人用的口头禅,有些人不吃这一套,我不想为难谁,但是如果县政府定下来的工作你推动不了,甚至起到了副作用,那对不起,恐怕也就只有我来当这个恶人了。”
春节就在不知不觉间走了过来,作为代县长,陆为民在连续忙碌了这么久之后,终于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明天就是年三十,县政府这边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
两人都对陆为民的提出的要求检察机关对纪委双规晏永淑进行监督这一要求倍感惊讶,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有人质疑双规,而且是要求检察机关监督纪委也就是政府的行政监察部门,这听起来显得太不可思议了,但是仔细一想,这也是符合法律的,检察机关本来就对贪腐案件有权进行查处,而纪委只是党内监察部门,从法律意义山来说,党的工作一样要受到宪法规定约束,而检察机关也有权介入调查和监督。
“明泉来了?坐吧。”陆为民见章明泉进来,随手指了指。
陆为民也提出了一些意见,建议二人要主动介入了解情况,尤其是要依照法律许可的条款,积极与省纪委方面接触,同时主动联系检察机关,要求他们对这和_图_书样一个长期被纪委调查却又不作出任何解释的限制人身自由情况进行监督,这样可以迫使纪委方面作出回应,至少也可以让己方了解一些基本情况,为下一步进入司法程序后做准备。
各种总结表彰会也都已经开完了,该联络感情的各种聚餐宴请也都进行得差不多了,这也是每一年必不可少的重要工作。
她当然清楚在这年关边上陆为民会有多忙,尤其是刚刚担任县长,所有事情都还没有理清头绪,但是他还是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专门为自己事情跑这一趟,而且她也感觉到陆为民在这件事情上也是煞费苦心,很花了一些心思来琢磨怎么来为自己母亲最大限度的减轻罪责。
陆为民心中一软,他当然知道现今这个社会下,晏永淑出了这种事情,周围的这些人会如何来看待,岳霜婷性格本来就有些清冷孤傲,现在母亲出了事情,而且是这种事情,父亲却在医院里住院,岳霜婷现在是每天上午过去看顾父亲,下午就无事可干,母亲那边仍然是没有半点消息,想去上班,但是却又怕面对单位上那些同事,这种环境让她简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面对这一切。
见陆为民凝神思索的表情,章明泉也有所悟,建委主任周乐军和工商局长吕正芳陆为民很不入陆为民眼,陆为民有心要调整,已经有一些人觉察到了这一点,开始活动起来,当然也包括周乐军和吕正芳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