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零八节 零和竞争

“明泉,我知道分寸,我是县长,我也能摆正我自己的位置,有些人不适合在某个位置上了,需要调整,那也需要按照程序来走,我会考虑怎么来提出我自己的意见,可能会有一些不同意见,但是我相信从我们明年工作大局出发,曹书记也好,老孟也好,少海也好,老张也好,都应该看得到,就我们双峰目前的情形,要想把工作拿上来,有些调整是必须的,我们不调整别人,工作拿不上去,到时候就该上边来调整我们了。”
陆为民觉得自己总有一种救世主的心态,看着双峰眼下这种落后贫穷的局面他就禁不住想要暴走,也许是自己心态的问题,太操切了,正如章明泉所说,有些事情不是靠哪个人下个命令或者调整了某个一把手就能解决的,这需要一个时间段和整体氛围的变化,而现在双峰在这方面已经做得很不错了,那些个包括欧振国、袁振峰以及韩长河、白宏胜他们和陆为民平时的沟通时已经毫不掩饰的表明了这一点。
做的不错,并不代表就没有差距去和欠缺,在陆为民看来双峰的条件实在说不上好,他甚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像欧洋机械、振峰机械以及金河电子这样的企业能够来双峰投资建厂从某种角度来说完全是如丰州市和丰州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硬生生把它们推进双峰怀中的,换了自己是经济技术开发区或者丰州市的领导,是绝对不会把这样的机会让给任何其他一个县的。
和*图*书现在自己又把工作目标提得很高,甚至很多人觉得根本无法完成,在他们看来,这其实就是在为下一步调整寻找借口,只要你工作达不到县里的意图和要求,那么县里就可以以此为借口来调整你,一纸文件下来因工作需要,就可以让你从财政局长变成档案局长,让你从公安局长变成司法局长,同样也可以让你从区委书记变成县人大县政协某个专委会主任,让你连一句辩驳的话都喊不出来。
章明泉还欲再说,但是心念急转,陆为民也不是才出道的愣头青了,在洼崮担任区委书记时对人事调整上的谨慎也就足以说明他在这上边的成熟老练,他这么说肯定有其底线和底气,自己若是再劝,反而有些落了形迹。
这就是竞争,不但要和周邻县市竞争,而且还要因为自身条件和丰州市、地区经开区这样的市区有较大差距不得不和时间竞争,只有抓住这一段空档时间迅速发展自身,积累起足够改善软硬件设施的条件,你才能站在一条起跑线上和对方竞争。
陆为民心里微动,章明泉看来也是很担心自己和曹刚发生正面碰撞,看来自己表现出来的强势风格让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和曹刚发生正面冲突是必然的结果,也不知道曹刚和孟余江以及张存厚他们会不会也这样看?
这看起来也有些不可想象,尤其是之前几年里双峰班子都一直保持着稳定,既没有干部出去,也没有干部进来和_图_书,就像是一口封闭的枯井,但是这一变化却又如此之大,给县里带来的震荡也是相当大,对工作难免有影响。
“嘿嘿,县长,要说不太适应可能多少都有一点儿,您和原来李县长的作风截然不同,当然这可能也和现在县里对自身定位也不一样,大家对你的观点意见都没啥说的,他们也知道您是想要尽快把县里工作拿起来,但是有些事情无法一蹴而就,欲速则不达,很多东西是多年遗留下来的历史欠债,不可能三五两下就能解决掉,而您提出来的目标和表明的态度就让很多人感到巨大的压力,他们一时间就有些接受不了……”
县级班子虽然调整相当大,但是在县里的直属部门班子和六个区所涉及的乡镇班子调整却不大,甚至可以说从曹刚来担任县委书记到陆为民担任代县长,基本上没有触动原来的人事架构,虽说这中间也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但是这个适应过程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了,无论是曹刚还是陆为民恐怕都应该有了一个要调整的意愿构想,只不过要看这个构想意愿能不能在县委里边尤其是在两人之间形成一致罢了。
“明泉,是不是下边大家伙儿都有些不太适应我的风格?觉得我的要求太高了?”陆为民双手合十,若有所思地问道。
从梁国威、戚本誉、詹彩芝三个人黯然出局开始,双峰县级班子就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变局,杨显德到人大,虞庆丰、李廷章调离,更是让整www•hetushu•com个县委里边人事来了一个大换血,甚至现在连刚来一年多的陆为民都算得上是县委里边的屈指可数“老人”了,除了孟余江、曲元高、关恒还有蔡云涛,就得数他在县委班子里呆的时间最长了。
“明泉,可能我在方式上的确有些心急了,但是我们要清醒认识到一点,虽然我们今年在招商引资和经济增速上都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绩,但是不容否定的是我们和像丰州市、地区经开区这些市区县条件差距很远,准确的说,只要丰州市和地区经开区或者古庆县、淮山县这些县市区稍稍改善一下他们的意识和作风,我们是很难和他们公平竞争的,因为我们自身存在的很多不足决定了我们无法和他们公平竞争,我们和他们没有站在一条起跑线上。”
“原因很清楚,就是因为它们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手快有手慢无的竞争,从一定范围内来说是一场零和游戏式的面对面竞争,等它们意识到这一点时,我们就会失去这些机会,而它们迟早会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可以断言这个时间不会长,那我们该怎么办?”
陆为民一边整理着思绪,一边用手指头轻轻敲击着桌案,“和丰州市、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相比,我们有什么优势?可以说一个也没有,论交通条件,丰州市和地区经开区地处地区腹心,是地委行署所在地,京九铁路即将纵贯而过,还有丰江水运这个无法比拟的优势,论地理条件,丰州市百分之四十是平和-图-书原,百分之四十是浅丘,百分之二十深丘,发展农业条件比我们强很多,论市政设施这些硬件,更没法比,优惠政策,我们能给的,人家一样可以给,我们凭什么和他们竞争?我们和他们竞争并没有站在一条起跑线上!投资建厂,那是要将回报,将利润最大化,投资商为什么选择我们而没有选择它们,这就是我们要总结的地方!”
陆为民相当淡定的态度让章明泉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对方是早就在琢磨这个问题了,他担心的是陆为民和曹刚在问题上发生冲突,如果陆为民能够取得曹刚和孟余江的认同,那倒是没有太大问题。
“县长,我觉得恐怕曹书记也应该有一些这些方面的想法,你可以和曹书记沟通沟通,县里的工作主要还是要看你们两位的通力配合,如果在一些问题上能够达成一致意见,我觉得明年我们县里的工作就要好开展许多。”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双峰不能够迅速进一步改善自身的环境,确立起自己的优势,利用自身现有的优势来进一步巩固和扩大自身的优势,一旦丰州市或者地区经开区反应过来或者说调整策略,双峰是很难和各方面条件都优于自身太多的对手竞争的。
从曹刚、自己到邓少海、张存厚、冯可行,几乎全都是新来的,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没有任何交情,整个县委班子里,他们熟悉的大概也只剩下一个孟余江勉强算是能说上话,可是孟余江现在相当低调,显然也是在小心地观察着和_图_书局面的变化,根本不会轻易表态,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真的要有动作,孟余江是不会轻易为了谁来出头的。
对于章明泉的说法陆为民也能理解,县里班子一下子大动,可以说让这些个科级干部们一下子就觉得天都快要塌下来一般。
“很简单,那就是利用这个时间差巩固和改善我们自己的环境条件,让我们自己尽可能的与他们站在一条起跑线上,比如他们还有交通和地理位置优势,但是我们先行一步就有了产业聚集的优势,我们还有人力资源培养上的优势,我们还有工作作风改善后带来的投资软环境优越的优势,我们要尽可能让这些优势抵消他们的优势,甚至要超出他们的优势,继续处于领先位置,这就是我们要做的,而一旦我们慢一步,甚至慢半步,也许就要被他们赶上来,也许我们就再无和他们站在一条起跑线上甚至超越一步的机会了,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心急如焚的原因!”
但是陆为民觉得这不是理由,他并不在意你是否能一下子就把工作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于你是否真的用心的去考虑自己的工作该怎么做才能有所变化有所突破,是否真的把心思用在工作上,这是陆为民衡量一个干部是否合格的最基本原则,那种尸位素餐安步当车的心态是陆为民最无法接受的,自己可以容忍在工作中犯错,但是绝不容忍那种因为不愿犯错而无所作为,或者说根本就像混吃等死那种角色,双峰等不起。
这番话章明泉倒是语出至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