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零九节 欲抛橄榄枝

他也是刚从地区下来的,自然清楚地区经开区的情况。
“嗯,可是我们很多领导干部还看不到这一点,或者说他们对这一点无所谓,这还不是简单的盛饭菜这么容易,有些饭菜你想盛,人家还不乐意往你碗里跳,投资者也要选择,不是你一腔热情或者你先下手就能行,你必须要有吸引人家的条件,它是有目的而来,要赚钱要发展,这才是它的根本目的,它要觉得在你这里落户能挣到钱,能壮大发展自己,它才会愿意来,那也一厢情愿觉得自己和投资者搞好关系或者通过谁介绍来它就会来落户的心理都太天真了,资本家的目的就是一个,最大限度的获取利润,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它就会不请自来。”
邓少海脸上掠过一抹红光,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认同陆为民的观点。
陆为民也觉得邓少海似乎很对这一点很感兴趣,心里也就有些一动,若是邓少海在这方面能和自己有共同看法,那么在很多事情上自己就可以丢开叶绪平的束缚,大胆的交给他来运作推动,而且如果能够达成默契,自己也相当于在县委里边获得了一个潜在的盟友,这份作用不可小觑。
牛有禄和萧樱面面相觑,但是这种情形下他们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暂时保持安静,他们也觉得既然陆为民办公室的门是半开着的,说明里边的谈话应该不是涉及什么机密的东西,而邓少海敢这样大www.hetushu•com胆的让自己二人就在一旁呆着一起倾听,本身也说明了一些什么。
邓少海能下来锻炼,肯定也有自己的门道,他隐约也知道邓少海和焦正喜关系不一般,他提拔为财政局副局长焦正喜也起了很大的作用,相信曹刚也同样知道这一也就是说曹刚也得要卖邓少海几分面子。
牛有禄和萧樱来到陆为民办公室门前时,讶然的发现一个人站在陆为民办公室虚掩的门前凝神倾听,这是谁,如此放肆大胆?
高初担任主任,但是主要权力还是掌握在党工委书记也就是地区副专员谭德凯手中,所以两人之间矛盾很深,这也导致经开区的规划迟迟不能正式出笼,这也极大的延滞了经开区的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当然这也还与地区财政困难有一定关系,但是丰州地委已经觉察到了这一情况,将郭怀章派到经开区担任副主任就是一个信号,一旦经开区摆脱了这些束缚,那么双峰是没有多少可以和经开区竞争的资格。
没等牛有禄和萧樱反应过来,对方已经看到了牛有禄和萧樱,却给牛有禄和萧樱打了个手势示意不要惊动,已经走近的牛有禄和萧樱这才看清楚对方,竟然是新来的县委副书记邓少海。
一直到陆为民最后那一句话落定之后几秒钟,邓少海这才含笑地看了牛有禄和萧樱二人一眼,伸手敲了敲虚掩的门两声。
“嗯,说得好www.hetushu.com,对了,为民县长,春节有没有空,一起坐一坐?”邓少海点点头含笑道。
“那就一言为定了。”邓少海起身。
走廊里有些黑暗,加上这两天天气阴沉,前天刚下了一场雪,今天又开始飘起了雪花,所以走道里光线不太好。
“哦,行啊,什么时候?对了,少海书记,只有咱们俩的时候,你就直接叫我为民就行了,我叫你少海或者老邓,怎么样?这样称呼免得生分了。”陆为民也没有问有哪些人,既然邓少海抛出橄榄枝,他当然不会拒绝。
“少海书记,你也清楚我们双峰和丰州或者南潭这些县市的差距,尤其是现在还多了一个地区经济开发区,可以说我们能开出的条件,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都能开出来,我们拿不出来的,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也能拿出来,我们和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我和欧振国和袁振峰谈过,他们说的区经开区那边现在效率太低,还在搞规划,也就是说还没有真正开始投入建设,他们也是的确等不及了,当然可能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但是这是一个最主要因素,可一旦他们的规划建设铺开,或者说到了建成那一天,我估计同等条件下,没有哪一个企业会选择我们双峰而不去经开区,这是很残酷的现实。”
他们这一批下去的干部也不仅仅只有他邓少海一个人,日后到了回去重新安排的时候,也将面www.hetushu.com临一次激烈的竞争,而恐怕最有力的资本也就是在这两年锻炼时的所在县所分管工作的表现了。
“好,我也觉得别扭。正月初五怎么样?丰州醉宾楼,也没有别人,就几个原来的老朋友和同事。”邓少海笑道。
“正月初五?嗯,行,我一定到。”陆为民笑着应承下来。
牛有禄和萧樱都惊讶的张大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虽然对方是县委副书记,但是这样偷偷摸摸躲在陆为民办公室门前偷听别人谈话,再怎么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可对方似乎好像毫不在意,甚至还要让自己二人保持安静,继续听下去,这也太过分了吧?
“哦,老邓过来了?快坐,老牛,萧樱,你们也坐。”陆为民站起身来,摆了摆手示意,请邓少海入座。
邓少海对陆为民在去年双峰那等艰难的情况下还能取得如此可喜的成绩相当感兴趣,一番琢磨之后他也很认同陆为民的发展理念,所以他也很想萧规曹随跟着陆为民既定的路子来走,用一份拿得出手的政绩来作为两年后自己晋升的资本。
于是乎,三个人就这样有些尴尬地站在门外,听着里边陆为民对章明泉讲述的这一番他自己的观点看法。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自己面对章明泉时的一次随意发挥,居然能引起在门外“偷听”的邓少海这么大的共鸣,这份“意外收获”还真是让他有些窃喜,看邓少海的表情,显然也是被自和图书己那番话触动了很多心思。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就像陆为民所说的,稍不留意,双峰的表现就有可能被丰州市和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或者南潭淮山这样条件更好一些的县市区发展光环所掩盖。
对邓少海坦然说出他自己在门口偷听,陆为民也有些意外,不过他马上就笑了起来,“那可真让你见笑了,那纯粹是我个人感觉,做不得数。”
邓少海很想找个机会和陆为民好好交流一下,但是看到牛有禄和萧樱都来陆为民这里,也知道现在不是好时机,而牛有禄和萧樱看到邓少海没有说其他,也知道多半邓少海有话要和陆为民当面说,否则也不用专门从县委到县府这边来了,而且看样子陆县长也并不知道邓少海要走他这里来,所以两人都会意的交换了一下眼色,跟着章明泉到了斜对面章明泉的办公室去了。
“嘿嘿,为民县长,我刚才可是坐了一回不光彩的事情,硬拉着老牛和萧樱在你办公室门口听了一阵你和老章的谈话,让我耳目一新,很有启迪啊。”
“不,我不那样认为,我觉得你刚才所说的很值得我们认真思考。”邓少海摇摇头,正色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既是在和周邻县市竞争,也是在和时间竞争,周邻县市许多地方都比我们双峰各方面条件要强,那我们怎么在这场竞争中胜出,就要求我们扬长补短,一方面要把我们的优势强项发挥到极致,达到他们望尘莫和*图*书及难以追赶的地步,另一方面也要尽可能的弥补我们的短板,使得我们在不如对方的方面差距不那么明显,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现在唯一占据先手的就是他们还没有明悟过来,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这场竞争的残酷性和艰难度,我们能利用的就是这一个时间差。”
“请进。”伴随着陆为民回应,章明泉也走出来,看见是邓少海,而邓少海后边还跟着牛有禄和萧樱,也有些惊讶,忙不迭地道:“邓书记,快请进,县长,邓书记过来了。”
见章明泉和牛有禄、萧樱二人离开,邓少海才禁不住道:“为民县长,我很认同你刚才的观点,这场竞争其实就是一场零和游戏,我们得到的就是别人损失的,尤其是在咱们丰州这个本来就不算大的桶里,谁能抢先一步先把自己碗装多一些,那么就另外其他人的碗肯定就会少一些,除非我们自身能让这个桶变得更大,但是即便是这个桶变大了,我们的碗也会跟着变大,还是一个原理,谁能先把自己碗盛满,谁就占优势,而另外几个碗可能就会只盛到半碗甚至盛不到。”
这也是邓少海为什么对下双峰有些担心的主要原因,如果在双峰呆上两年,而双峰经济却没有多少起色,对于他这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来说无疑会在地委领导心目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而肯定也会影响到日后自己回地区的安排,所在在这个问题上,他甚至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有危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