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一十一节 酒局

“子达,假设老曲真走了,空出这个政法委书记,如果我推老鲍,那曹书记推谁?”陆为民略一沉吟,反问道。
今天是地区公安处副处长谢长生请客,本来说是要放在春节里边,但是几个重要客人都抽不出时间来,谢长生也就把时间往前推移,推到了年三十边上,而且选的是中午,总算是把几个人凑齐了。
茅蓉见到陆为民时已经能够以一种与以往不一样的心态来平静对待了。
“没问题啊,但是为民县长刚才一直在说他的启蒙老师是谁啊?是你,对你对他的帮助一直念念不忘,那你是不是该陪三杯呢?”谢长生也来了兴致,现在陆为民风头正劲,可以说在座这么多人里边,唯有他一个人是三十岁不到,却已经和自己一样是正处级干部了,而且他那个正处级干部要比自己这个正处级干部含金量要高得多,而且以陆为民现在的态势,其前景更是不可限量,所以谢长生对于能够和陆为民保持一个相对密切的关系很在意。
巴子达一怔之后,倒吸一口凉气。
他立即明白过来,这事儿鲍永贵成不了,如果陆为民推鲍局,那么曹刚绝对不会同意,肯定会推其他人,甚至可能直接向地区建议上边下派,那鲍局一样没戏,如果鲍局通过其他门道获得了曹刚的支持,那么以陆为民的立场,肯定也会采取一样的手段,鲍局同样没戏。
只不过陆为民的这种飞跃式蹿升和*图*书还是勾起了她很多感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话对于陆为民来说,太合适不过了。
谢长生也没有想到陆为民会把巴子达带到一块儿来,但是他也不太在意,巴子达是搞刑侦出身,当过双峰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原来也是黎阳地区刑侦战线的一把好手,现在担任双峰县公安局副局长,他虽然不算很熟,但是陆为民把他带来,也就意味着对方是值得带来的人。
见巴子达脸上浮起一抹失望,陆为民笑了笑,拍了拍巴子达的肩膀,“是不是觉得老鲍上不了,单雄义也不动,你就没希望?”
陆为民的变化让她这个昔日上司都难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形容,但是在来之前她就已经收敛起了那些感慨了,郭怀章之前一样是自己的下属,现在却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而且还要每天面对,她也一样能安之若素,何况陆为民?
巴子达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自己脑袋,“嘿嘿,陆县,若是说我没一点念想,那太虚伪了,但现在局里也就这么个局面,鲍局动不了,单政委不想动,我们当然就没戏,可再拖两年,年龄又不在了,现在唐军回局里来还只挂了一个局党委委员,协助分管刑侦,不伦不类,让他也郁闷无比,可没位置,怎么办?”
“茅主任,我敬你一杯,祝贺你的进步。”茅蓉进地区经开区党委担任党委委员也是和郭怀章到地区经开区担任hetushu.com党委委员、副主任是同一纸文件,当然,她这个党委委员和郭怀章这个党委委员在含金量上相差甚大,一个办公室主任,一个是管委会副主任,一个是名义上的管委会领导,实质上是部门领导,而另一个则是货真价实的管委会领导。
巴子达陪着陆为民出来上厕所时,酒意立时就醒了几分。
陆为民的话让巴子达有些犹豫,但是他随即又道:“鲍局肯定也有他的门道,他只是希望陆县你能帮他推一把……”
“你才多大年纪,啥年龄不在了,老鲍说这话还差不离,你也敢说这话?”陆为民嗤之以鼻,“算了,你有没有兴趣动一动?”
许继来是谢长生初中同学,而罗汉章则是谢长生的战友,关系都相当密切,陆为民算是谢长生这个圈子中最新结识的朋友,但是有徐晓春这层关系在里边,两人关系倒是走得很近,所以对陆为民有些唐突的把巴子达带来,谢长生也没有多在意。
像这种聚会,很大程度上就是一种拉近各方关系,密切各方往来的方式,而且在选择参加人员时也需要慎重考虑,是否适合,像今天这种聚会,巴子达无疑就是生面孔,但是他是陆为民带来的,而且又算是谢长生的下属,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就承担起了一种垫底的角色,谁来敬酒他都得要接着,而且还需要回敬一番,很多时候他还不得不帮陆为民和谢长生和-图-书档一挡酒,这一来二去,就算是巴子达酒量极佳,也有些吃不消。
“三杯也可以,但是按照茅主任说法,我到双峰都已经进步三次了,可这么久茅主任一次都没有踏足我们双峰过,如果茅主任不想被我认为是看不起我们双峰这个穷旮旯,那是不是该先自罚三杯呢?”陆为民笑眯眯的反问。
“陆县长,你要敬我这一杯,那我得要回敬你三杯才对,你从地委到双峰,进步了几次,一次一杯,至少也是三杯不是?”茅蓉含笑端起酒杯,豪爽的道。
“县检察院老周年龄马上到了,你如果有兴趣,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不愿意去检察院,那也可以到地区公安处里边去染一水,我和谢处长说一说,看看有没有机会。”在巴子达面前,陆为民也毫不掩饰,“老谢那里我还没有和他说过,但是我觉得就目前来说,老鲍和老单一时半刻都动不了,你老在副局长这个位置上呆着也不是办法,树挪死,人挪活,你得想办法动一动才有更多的机会。”
“我?往哪里动?”巴子达心里一动,觉得今儿个陆为民把自己拉到谢长生的饭局子里来,肯定也就是有些想法,眼睛也是一亮。
他没想到陆为民也会参加谢长生的这一酒局,而且还是陆为民通知他的,这让他也有些意外。
“呵呵,我知道了,地区公安处那边水也挺深,老谢和我一样,还不是能直接拍板做主的角色,我只能给http://m.hetushu.com他递个话,就机会,这边检察院也一样,还得看曹书记的意思,都有变数。”陆为民笑了笑,“不过条条大路通罗马,你得去走,才能到罗马,不动,永远到不了罗马。”
两人回到房间里时,里边气氛正浓。
陆为民的话让巴子达震动不小,县检察院和地区公安处,两条渠道,虽然陆为民话没有说死,但是既然给自己点明了两条路子,就说明人家是真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了。
谢长生现在是地区公安处党委副书记、副处长,名符其实的地区公安处二把手,巴子达也知道本来是没有资格参加谢长生的饭局的,但是陆为民把自己带了去,这让巴子达也大感惊喜。
气氛立即就被掀起了高潮,这三杯酒一下去,无论是谢长生还是徐晓春抑或是陆为民都觉得有些头大,而茅蓉更是红晕满面,仿佛年轻了几岁。
“哼,你小子,又是来为鲍永贵探听风声?你自个儿不为自己好好琢磨一下,整天帮老鲍鼓捣个啥?”陆为民没好气地瞥了巴子达一眼,这才拉上拉链。
二人走到洗漱台上洗了手,抽了两张纸擦了擦手,中央空调暖意让整个走廊都显得格外温暖,两人都没有立时回到房间里去,巴子达笑嘻嘻地道:“鲍局待我不薄,他托我的事儿,我不能不尽心啊,要说曲书记真要走,那鲍局绝对是最合适的政法委书记,而且鲍局年龄也合适,经验有丰富,处理啥事儿都有一套,www.hetushu.com有他当政法委书记,绝对能给陆县你扎起!”
“子达,不是我想让他当政法委书记他就能当政法委书记的,就是曹书记也没这本事。”陆为民摇摇头,“先不说老曲走不走得了,就算是老曲要走,这政法委书记会不会在我们县里自行产生也是一个问题,地区对于我们双峰县里班子建设很不满意,尤其是去年出了亚洲国际事件之后,你都看到了这一系列的动作,梁国威、戚本誉和詹彩芝走人,虞书记、李县长也都调整了,加上显德主任到人大去了,张存厚来了,现在老邓和老冯又来了,这些关键位置根本根本就没有让县里自行产生的意思,老曲真要走,老鲍就认定自己能上?”
“呵呵,说得好,茅蓉,为民这话有道理,你还是他原来的老领导,现在为民进步了,你也该感到高兴,这三杯必须得喝!”徐晓春推波助澜,“老谢,你这儿当主人的,又是茅蓉的长辈,该陪三杯!”
“陆县,我无所谓,不过一直在搞公安工作,到检察院怕有些不适应。”巴子达把话说得挺活。
谢长生请客规模并不大,除了徐晓春,张立本外,也就还有现在已经是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委员、办公室主任的茅蓉以及地区计委副主任许继来以及古庆县法院院长罗汉章。
“陆县,听说曲书记要走?”隔着围栏,巴子达忍不住打了个尿颤,抖落了一下那话儿,这才收起来,装出一副很不在意的模样随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