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一十四节 交通上的野望

他隐隐约约也捕捉到陆为民的一些观念看法,那就是要抓住时机主动出击求发展,哪怕是负债也要抢先一步发展,在这一点上,高远山倒也比较赞同,双峰目前要打开局面,必须要有非常之举,如果还是按照原来那种走一步看一步的观念,的确很难有大的变化,更难以从与周边县市区的竞争中胜出。
双南路长达五十四公里,其中在双峰境内二十六公里,在南潭境内二十八公里,由于这条路路况很差,只能勉强算是一条三级公路,由于两县财政都不丰裕,所以这条路的保养也基本上是流于形式,一两年都未必能有机会整修。
如果你仔细看一看曲阳地区的地图,你就可以发现,整个曲阳地区就像是一把展开倒放的折扇,而曲阳市就是折扇的扇柄端,而曲江县就是折扇的右翼。
也就是说,从双峰县城经开元、梅岭、金宫到曲阳市,理论上的路程不过区区31公里,这甚至比双峰到丰州市区还要近4公里,而曲阳市距离曲阳地区下辖的其他任何一个最近的县的距离都要超过四十公里,这也就意味着丰州距离曲阳的理论里程不过区区66公里,这甚至比丰州到黎阳的距离还要近2公里,这也使得双峰在理论上成为从黎阳、丰州这一线到曲阳地区的咽喉捷径,而现在要从丰州到曲阳,要么就不得不走双峰、洼崮,经曲江到曲阳,要么就要走南潭、和-图-书固县再到曲阳,距离都超过一百公里。
但是想到这两条道路如果真的能够在自己分管交通这一块时在自己手上建成,可以说自己将成为日后双峰县志上的一个显赫人物而存在,而双峰交通的建设史上自己也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想到这里,高远山就不禁怦然心动。
“放心吧,陆县长肯定有他的考虑,他既然提出来这个意见,肯定有安排。”高远山这既是再给鼓劲儿,也是在给自己打气。
好在陆为民并没有在这两个问题上深究,探讨工作也是戛然而止,各自坐车回县政府。
高远山坐上了副驾,谷晋康和副局长谈天来,坐在了后排座。
但是话说回来,阜双路县里一样没钱,但是也不知道陆海集团怎么就愿意垫资建设了,在这一点上高远山也知道虽说名义上这是叶绪平去和陆海集团谈成的,但是背后却还是陆为民的功劳,若不是陆为民因时造势,陆海集团怎么可能愿意垫资来建这条路?
县交通局也是一辆三菱越野,只不过有些老旧了,车龄也在五六年以上,但是在全县各单位里也算得上是不错的装备了。
只是这双南路长达五十四公里,按照目前的造价,若是要建成标准二级路面,那没有两千来万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只修双峰境内路段,那也是一千万左右的造价,这个数目对于双峰县来说无疑m.hetushu•com是不可承受之重,何况如果只是修建双峰境内路段,那么双南路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全线贯通,而通往南潭和淮山一线价值就无法体现出来,这条道路的意义就要小许多。
甚至走这条路经南潭到淮山也要比走丰州到淮山要近十公里,而南淮路的路况在全地区算是相当不错的了,作为重丘二级公路,堪堪比得上省道315,所以一旦双南路真的能够修好,只怕很多到南潭和淮山的车辆都会选择直接走双峰而不再走阜头丰州这一线了。
陆为民的话虽然表面上没有批评谁,但是每一句话都点明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有待加强的地方,尤其是对公厕这一块更是提高到了执政理念的角度来,让人不得不三思。
而且这还需要协调邻近的县市,这其中的工作难度和工作量可想而知。
就凭这一点,只要陆为民敢有这个想法,他高远山就敢不惜一切代价的陪着陆为民疯一回,就算是明知道县财政会为之负债累累甚至破产,他高远山也要去赌一把。
“高县,看样子陆县长对我们交通工作不太满意啊。”谷晋康叹了一口气,“可这怨不了我们啊,县里资金有限,这省道315算是咱们县里的命脉,保障了这条道路的顺畅,那点经费基本上就剩不了两个了,咱们哪里还能做其他事情?”
“高县,规划也得是一个综合性的,按照陆县的意见www.hetushu.com,阜南路和曲双路都要立项,这可不得了,别说是县里,就算是地区交通局也不可能支撑得起,县里真打算要修?”谷晋康疑惑地问道。
高远山也有些吃不准,陆为民表露出来的强势让任何人都要退避三舍,而从他嘴里出来的话基本上也都全都兑现了,但是要修这双南路和曲双路可不简单。
就算是有单位要垫资来建设,那么这样长一条道路,建设资金都在千万以上,恐怕也不可能全额垫资,顶多也就是打个时间差,人家垫资一部分,修到一定程度你就得开始支付第一笔资金,在修建结束一定时间内,你还是得要把建设款项支付完毕。
今天谷晋康的质疑让高远山勾起了很多回忆,也让他触动颇多,但是提到曲双路,高远山不能不考虑多一些。
“嘿嘿,高县,我当然也希望能迅速立项建设,但是这建设资金却是一条拦路虎啊。”谷晋康当然不会去泼冷水,但是他还是需要提醒高远山,让高远山去提醒陆为民,这条路要建设的话,那么就要考虑清楚资金问题怎么解决。
“老谷,曲双路和双南路虽然从造价上来说让人难以承受,但是从长久意义来说,这两条路都是难以回避的,而且建设这两条路可以极大改善我们县的道路交通状况,使得我们县能真正摆脱单纯只依靠省道315的格局,真正实现交通建设的大变样,也能使我们县的经济和*图*书发展平添道路交通优势。”
七十年代昌江省革委会也曾经规划过建设从黎阳经丰州到曲阳的道路,也就是沿着这一条线路,但是在建筑设计师们在看了碧玺沟这道天堑之后,这条路线就陷入了僵局,因为要跨越碧玺沟这条起伏不平的山谷,就不得不在这条沟谷中修建一座难度极高的长桥,不但在技术上要求很高,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造价上也将极大的抬高这条公路的造价,尤其是还处于文革期间,这个构想也就很果断的被抛弃了。
“老谷,要学会换一个角度看问题,陆县长对咱们交通工作不满意,其实也是一个变相的机遇,我们的工作存在问题,那我们就要找出解决问题的方略来,解决问题也就能做出成绩,这就是我们要做的,那种简单凑合的缝缝补补不行了,依靠一条生命线也难以支撑起我们县里经济发展,在这一点上我觉得陆县长说得很有道理,现在阜双路正在建设,陆县长也提出了双南路和曲双路的规划,不管我们明年能不能启动,但是我们要有一个综合性的规划。”
而曲双路的情况就更特殊了。
而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之后,曲阳地区的经济发展很快,而黎阳地区也不慢,但是却再也没有人提出要建设从黎阳到曲阳的这条公路,而黎阳到曲阳的这条路也就在黎阳地区境内戛然而止。
高远山也觉得陆为民应该是对叶绪平原来的那种工作思路很不满意和*图*书,希望自己分管交通之后要有一个新起色,但是他也觉得恐怕那不完全是叶绪平的观念问题,双峰的财政状况限制了叶绪平只能搞点儿修修补补的活儿,你想要建阜双路、阜南路、曲双路,有这个资金么?没钱怎么修?
从洼崮通过的省道217就可以一直通到曲阳地区的曲江县,而从开元一直像西南延伸的这条道路就可以直抵曲阳市最北端的金宫镇,开元区最南端的梅岭乡与金宫镇毗邻,梅岭乡距离金宫镇直线距离不过9公里,而开元镇到金宫镇也不过14公里,金宫镇距离曲阳市中心仅仅只有9公里。
几句话轻描淡写的就把目前双峰在交通和建设工作中存在问题如剥伤疤一般剥离开来,血淋淋的摆在众人面前,让一干人心里都是说不出的压抑。
高远山这番话既像是在解释,也像是在给他自己打气。
但是这一切都只能是一个理论上的存在,如果从双峰到开元还勉强可以说是一个三级路面,从开元到梅岭还勉强算是一个准三级路面,那么从梅岭到金宫就是真正的没有路,尤其是梅岭乡和金宫镇交界的碧玺沟更是天堑。
所以虽然从这条路经永济到南潭要比走丰州再到南潭远三十多公里,但是所有的客车或者货车都毫无例外的都走丰州绕道到南潭,除了极少数要到南潭的锦屏、平山紧邻永济的几个乡镇的一些车辆愿意硬着头皮走这条路外,便再无其他车辆走这条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