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一十八节 医院风波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看似老古板的老革命,话语里倒是相当豪爽,正欲再说,却见那个美妇又疾步走了过来,陆为民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他现在是见到这个令人厌恶的护士心里就膈应得慌,简直像个冤魂一般。
“我说了,我们不是他们的家属,我们也是路过救人的,现在救人要紧,先做手术,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人来处理,我们也没有走人,难道说你还我们赖账不成?”陆为民强压住内心的火气,咬牙切齿的道。
只是看着老者的模样,精神虽好,但是估摸着也至少是七十好几以上了,就算是原来担任过领导职务,估计也应该是退下来了。
这年头当领导的很多,但是敢称呼为首长的,陆为民觉得只怕昌江省也找不出来几个,这位老者虽然须发皆白,但是精神矍铄,尤其是举手投足间那股子不凛自威的气势不是一般干部所能具备的。
陆为民也在揣摩着眼前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究竟是什么来头,先前那个年轻司机的一句首长称呼让他就是一怔。
陆为民冷冷地注视着眼前这个长相倒是挺俊俏的美妇,三十来岁,皮肤白皙,脸盘子也挺靓,但是这话语从她嘴里冒出来,立时就让陆为民对她的印象拉低了许多。
陆为民这才注意到先前那辆奥迪车的乘客就在自己面前,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大爷,不是我上火,这帮人也太势利了一点儿,我都不明www.hetushu.com白我们现在的医院究竟是怎么了,一切向‘钱’看这个道理看来是深入骨髓了,市场经济是好事儿,但是如果把本来该政府承担的公益性职责都给渗透了,那就可太危险了。”陆为民下意识地摇摇头,随口道。
似乎都有些太年轻了,或者是坐机关办公室的?
“嗯,出去很多年了,今年回来看一看,没想到会遇上这样一件事情。”段子君朗声一笑,“也算是结上一段善缘吧。”
“我在丰州地区那边政府里工作。”陆为民回答得有些含糊,倒不是说有意隐瞒什么,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刻意显露。
虽然陆为民驾驶了一辆三菱越野不像是政府干部,但是陆为民这一番话里流露出来的气息却让段子君更确定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是政府干部,而且多半还是有点儿一官半职,只是段子君实在看不出对方这个年龄会是一个什么级别的领导干部,股级还是科级干部?
原本他是打算要把隋立媛送到石梅那里之后还要去看看岳霜婷的,岳霜婷一个人在医院里守护父亲,他能够理解岳霜婷此时的孤寂和渴望,所以他打算在医院里去看一看岳霜婷,然后才赶回家和甄妮一道渡过这个除夕夜。
“缴,当然缴,你是刀俎,我们是鱼肉,那还不得由您说了算?”
“不是说好先交两千么?怎么又要交一千,输血难道就不算在抢救里了?”
“对,http://www•hetushu.com南黎阳地区七县市,丰州、古庆、南潭、淮山、大垣、双峰、阜头,新成立丰州地区,有几年了,大爷,你怕是有些年成没有在昌江吧?”陆为民也听出老者口音虽然也是昌东地区口音,但是却夹杂了一些北方官话的音调,而且对丰州成立地区这样的情况都好像不太清楚,显然对昌江的情况并不熟悉。
美妇飞快的语速并没有影响到陆为民的理解,他只觉得自己内心的怒火要真的被点燃了,但是隋立媛抢在他发作之前插话了,“对不起,我们觉得医治病人为上,至于说医药费,我们因为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也许不够,但是我们愿意先竭尽所能按照你们的规矩办。”
“那就好,我们也是按制度办事,这是一个单位最起码的制度,没有什么人什么事情可以例外!”
草绿色的中山装,风纪扣扣得一丝不苟,胸前挂着一支钢笔,身体笔挺,身体相当硬朗,一点儿也看不出年龄已经是七十好几奔八十的人了。
他没有想到会在这年三十夜里遇上这样一件事情,更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到了医院之后出现这样让人无法接受的情形,但是更让他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感兴趣的却是这个年轻人处理事情时的冷静理智,并没有因为自己内心的愤怒就冲昏了头脑以至于耽搁了正事儿,这种顾全大局的忍辱态度出现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更不简单。
得让人盯hetushu.com着这两人,别让他们跑了。
他身上只有两千块钱,事实上他也根本没有想到需要带多少钱,这两千块钱也是想到也许需要给隋棠和石梅压岁钱,或者也要给隋立媛买点儿东西,隋棠不说了,石梅虽然工作了,但是在他心目中也是小妹妹,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
似乎被陆为民阴冷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憷,但是很快美妇就有倨傲的昂起头,这不过是医院里的规矩,如果个个急救病人都送进来无人交钱,那医院还不早就破产关门了?这坏了规矩就是天大的事情,什么都可以说,唯独这规矩不能坏。
陆为民并没有像段子君想象的那样从容平和,他肚子几乎都要气爆了,本来遇上这样的事情也是无奈,总不能见死不救,耽搁了这么长时间,这个除夕夜要想赶回家几乎就是白日做梦了。
“为民,我们还是救人要紧,别争了。”隋立媛的话让陆为民稍稍压抑住一些火气,“我知道,我不会和这帮人一般见识,只是这白衣天使的名头却被铜臭味道给彻底淹没了,我去交钱。”
“如果一个像医院这样的公益单位的制度只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设计,那么我真的有些担心这样的单位宗旨蜕变成什么样了,昆湖市人民医院还有没有共产党的党委领导?如果没有,那么这个招牌里边的‘人民’两个字也应该去掉才合适。”陆为民几乎是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挤出来这几个字。
“你!放肆和图书!”美妇愤怒的目光在陆为民脸上逡巡,恶狠狠地道:“你愿缴不缴,随你的便!”
段子君远远地看着那个浑身泥浆的年轻人和医院方面交涉,距离不足十来米远,他可以清楚地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尤其是陆为民那一句昆湖市人民医院还有没有共产党的党委领导,招牌里的“人民”两个字该去掉两句话出来,更是让段子君白眉一掀,眼中却满是欣赏的神色。
“喂,你们恐怕还要交一千块钱才行,那个女的要输血,否则……”美妇脸上那矫揉造作的表情,看得陆为民火气禁不住的往上冒。
不过他的心思很快就转移到了眼前这场争端上来了。
段子君看着眼前这一对男女,看模样这女子似乎要比这年轻人大一些,说这两人是夫妻吧,总觉得不像,说是处对象吧,也缺点儿味道,是同事,好像又多了几分亲昵,他还真看不出来两人关系。
现在可倒好,这要等到对方家属赶到,估摸着至少也是十一点左右了,这才要赶回昌州,起码也是般也十二点过,甄妮现在还在御景南苑那边等着自己去接她呢,现在一切全部泡汤,想到这里陆为民就觉得烦躁,现在还遇上医院里这帮眼里只有钱的家伙,如何不让他感到愤懑,尤其是对方还把自己当犯人一般防着看着,深怕自己溜了的模样,陆为民心里就更是憋屈。
“丰州地区?没有听说有一个丰州地区啊,对了,是新成立的吧,原来黎阳地区分出来和-图-书的?”老者皱起眉头,然后又恍然大悟,“南黎阳地区现在就划给丰州了吧?”
陆为民几乎要暴走了,但是却不能不屈服,人命关天,他怎么可能和这种人斗气儿耽搁一条生命?
“当然不算,抢救只是只手术,不包括输血!赶快交钱,否则后果自负!”女人声音比陆为民更大,气得陆为民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在还是刚刚到车上换了一身干净衣物的隋立媛赶了过来,“我这里还有八百块钱,能不能先交八百?我们身上的确没有钱了。”
美妇有些轻蔑地看了一眼两个如泥猴一般的这对男女,大年三十会有这样的好心人,把一对素不相识的伤员送到医院手术室里还不走?如果他们不是肇事者,那就真的找不出其他理由来解释了。
“嗯,说得很有道理啊,小伙子,你在哪里上班?”段子君上下打量了一下陆为民。
陆为民气哼哼地跟着那个美妇去交费处缴费,看见护士装下那个女人扭动着浑圆饱满的臀部,一种莫名的邪火却窜起来,难怪小日本的SM都喜欢用护士装来做道具,像这种护士,你想不起火蹂躏她都不行。
“小伙子,别和医院里这帮人一般见识,做事只要自己心安就行了。”
“这是医院的规矩,不会因为是什么人什么状况就破,请你们谅解,既然二位是做好事救人,那就请好事做到底,先缴付一部分费用,等他们家属来之后,让他们家属在付给你们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