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一十九节 何方神圣

段子君平复了一下心情,接过电话,是省委办来的电话,询问他在那里,说省委田书记很关心他的行踪,想要和他通电话。
陆为民看见从走廊那边走过来的一行人的架势就知道多半是昆湖市里边的领导来了,身旁的段大爷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这老家伙见到昆湖市领导来了就溜边儿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看到陆为民气得发紫的脸,段子君适时插上话,拿出两百块:“好了,我这里有两百块,正好可以凑齐一千块,你们赶紧救人吧。”
好在病员的家属也刚刚赶到,陆为民顺理成章的就把病员家属推了出去,而当昆湖市的一干领导们旁敲侧击的询问起伤员情况时,躲在一边儿的陆为民也有些纳闷儿是谁这么大的本事,居然把昆湖市委书记和副市长、卫生局长都给召唤来了,似乎最可疑的家伙就是那个段大爷,但是能让昆湖市委书记亲自过来,这会儿却又不声不响的溜了,这也太不地道了。
段子君这一次回昌江并没有通知省领导只是和省委老干局打了一个招呼,想要借用一辆车回洛门老家去看一个昔日战友,谁曾想老干局这边立即就像省委汇报了,田海华、邵泾川以及汪正熹都纷纷打来电话询问,但是都被段子君婉拒了,只是借了一辆车外加司机。
陆为民不得不预先打传呼给两女都先解释一下,否则就没有好脸色看。
陆为民还欲说什么,和*图*书却见那个小司机已经小跑过来,手里也拿着一部大哥大,递给老者,“首长,省里的电话。”
情况很快就搞清楚了,原因很简单,还是抢救费和输血费,这都是按照昆湖市人民医院的制度来执行的,只不过昆湖市人民医院制度里也有一条,如果在遇到紧急情况下,要先抢救病人为主,后续费用可以追缴,但这一条在急诊部里都心照不宣的被忽略了。
但是今天晚上的情形让段子君的确很生气,原本古井不波的情绪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段子君是77年到80年的昌江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后来先后担任了国家机械工业部部长和铁道部部长,82年十二大当选中顾委常委,87年再度当选为中顾委常委,现在虽然退了下来,但是其在昌江和中央都有着县东港的影响力,准确的说和中央几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都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这也是为什么田海华如此关切段子君行程的原因。
金晶也不知道这大年三十的,周少游究竟是哪根筋不对了要让自己去处理一起普通车祸抢救事故,而且听说还是在洛门境内出的事情,但是周少游在电话语气很急促,她也不敢怠慢,搁下年夜饭,径直就奔市医院来了。
段子君语速不快不慢,条理清晰,语气平和,但是听到电话另一端的田海华耳中却无疑是别有一番味道。
※※※http://m.hetushu.com
不过他现在没有那么多心思想其他,现在已经是快十点了,两个伤者的家属都还没有到来,这可是年三十夜,陆为民想到这里就不由得长吁短叹,这回去之后免不了又要一番好解释,岳霜婷那里倒是好说,打个传呼说一声,或者干脆去跑一趟,见个面几分钟就能搞定,可是甄妮那里可不好说,本来说好了一起去自己家坐一会儿,可现在自己回去起码也是十一点过了,还去干啥?
因为吃不准究竟是什么情况让田海华如此勃然大怒,周少游也只能马上给分管卫生的副市长金晶打电话,让她马上去市医院处理这件事情,他随后就到。
没等金晶问清楚情况,市委书记周少游已经一个人赶到了,金晶见周少游真来了,这才意识到问题恐怕不那么简单,一边让值班副院长赶紧去了解情况,一边让人通知院长赶紧赶来。
“我姓段,你叫我段大爷吧。”段子君叹了一口气,看着远去的二女,若有所思地道:“医院沦落成为称斤论两的市场,这种现象恐怕要不得。”
“不行,必须要交一千块!输血费用很贵,你们应该清楚。”美妇断然摇头,“这是制度!”
“呵呵,我家里人都不在昌江,我今年回来一是要回老家看看,二是去看看几个老伙计,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也有一家人,女儿有女婿那边,儿子还得要顾及媳妇那和_图_书边,我今年就给他们放了假,自个儿回昌江来,他们也乐得解脱一回。”段子君朗声笑道。
“海华同志,我没有什么,你不用管我……”听得电话里田海华语气很诚挚急切,段子君稍稍舒缓了一口气,“有些事情不比苛责下边具体办事的人,我只是觉得有些制度规则恐怕有悖于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希望海华同志能够关注一下这方面的工作。”
昆湖市委书记周少游一直到放下电话时都没有搞明白田书记怎么会如此罕见的大发雷霆,而且是在年三十夜里。
“哦,段大爷,看不出您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豪爽洒脱啊。”陆为民顺口恭维道。
“大爷,多谢了,还没有请教您贵姓。”陆为民松了松颈项上的领带,实际上他的领导已经松了一次了,只不过这一会儿暴怒之下他觉得自己脖子似乎又粗了一圈。
“段大爷,我姓陆。”陆为民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家属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段大爷您可以先走,今晚可是除夕夜,一家人团圆的时候,离了您,您家里可就不成席了。”
周少游一干人详细询问了接待送伤员进医院的那位护士,那个长得挺不赖的少妇看到市委书记和副市长以及卫生局长围着她亲自了解情况,脸早已经吓得煞白,先前的倨傲得意早已经消失无踪,但是她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只说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以及还m•hetushu•com有一个老头子,具体是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
对于段子君的简朴淡泊性格田海华也早有耳闻,这一次段子君悄然返回昌江并没有通知昌江省委,后来都是他的生活秘书因为考虑到段老要到洛门老家看望一位昔日二野的老战友,没有车不太方便,所以才给昌江省委办公厅打电话联系上,没想到段子君对此大发脾气,把生活秘书狠狠批评了一顿,但是还是接受了昌江省委安排的一辆奥迪车独自去了洛门战友那里,甚至连生活秘书都没有带。
陆为民在段子君接电话时就主动走开了,这年头像这么大年龄的老干部还配有移动电话,还真是不多见,他实在想不出这位老者是何方神圣,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位老者来头不小。
“段老,省里工作还存在不少问题,您批评得对,我会马上安排人过问这个情况。”田海华听完段子君的话之后立即表态,“您看您现在是不是需要……”
再联想到这个年轻人驾驶的那辆三菱越野车,段子君对这个年轻人的来历就感兴趣了。
隋立媛倒是相当知趣,很安静地坐在一旁,还抽时间出去把汽车车上座位清理打整了一番,大概也是要给陆为民腾出时间来打电话。
“海华同志啊,你好,我是段子君,我现在在昆湖市人民医院,不,我没事儿,是我目睹了一场车祸伤员在医院的处理情况,我觉得我有一些情况需要向你通报一下,需要和_图_书引起我们一级党委政府的重视……”
看见段子君终于打完电话,把电话递给了他的小司机,陆为民这才重新走过来。
“对了,小伙子,还没有问你姓什么呢。”段子君微笑着打量着陆为民,看见陆为民手中也有一部大哥大,颇为惊讶,心里也有些不悦,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回到昌江这几天里,看到手持大哥大的人不少,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说明社会在发展,昌江省人民生活水平也得到了改善和提高,只是这个年轻人人如果是党政干部,这么年轻就能配得上大哥大,就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了。
金晶倒是相当谨慎,到了市医院之后先把值班院长叫来询问情况,没想到值班院长一问三不知,虽然知道好像是一个车祸急救病人送进医院手术,但是究竟是什么情况也一样一无所知。
田书记在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只说昆湖市人民医院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淡薄,对待急救伤员的态度令人发指,让他立即处理好昆湖市人民医院处理刚送来的两名伤员急救事宜。
隋立媛感激地接过段子君的钱,道了一声谢谢,然后跟着美妇护士前去交钱去了,只剩下陆为民和段子君二人。
作为一个老干部,尤其是在昌江担任过主要领导的他,深知自己一举一动都很容易引来无数人的猜测揣摩,所以他不想去任何官方场所,也不想和任何官方人物见面,退下来就要保持谨守自持的态度,这一点段子君很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