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节 机遇垂青

他没想到对方目光如此锐利,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而且很显然认出了自己。
“周书记,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能就是伤者进医院时,医院要他们及时缴费,有了一点儿言语上的争执,但是医院还是很负责的在履行职责,两个伤员都及时得到了救治,现在那个男伤员还在手术室里,所以……”
当医院逐渐从公益化向商业化过渡时,这种机制变化带来的一系列的变动,自然也就使得具体执行着不能不考虑商业化后医院所需要的利益最大化,那么专注于商业利益的获取自然就成了首要任务,而其他都可以抛之脑后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熊院长,你们市医院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周少游瞪起眼珠子看着在他面前不断擦拭着额际汗珠的这个带班副院长,“两个伤者入院了,而且已经在手术了,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处理程序,但是我怎么听到这里边有些不一样的味道呢?金市长,有什么问题,难道还要藏着掖着,真要弄出大事来才满意?”
“咦?”听到周少游一声咦之后,陆为民就知道自己无法躲在后边了,他只能苦笑着快走两步迎上前去,“周书记您好。”
伤者父亲应该是一个台商,虽然陆为民不清楚这个台商是干啥的,但是对方的名片里带有鸿基电子四个字还是让陆为民有些意外。
熊院长的目光落在了早已m.hetushu.com经瑟瑟发抖的美妇护士身上,此时他虽然有些替对方遮掩一下,但是面对市委书记的怒火,别说是另一个副院长的相好,就算是院长的相好,那这个时候也只有挥泪斩马谡了。
像港商台商来内陆投资的企业以一些加工企业为主,主要也集中诸如食品、初级电子、成衣、鞋类、纺织这一类劳动力密集产业,廉价的劳动力和优惠的招商引资条件是吸引这些企业来内陆投资的最大优势。
周少游很快就有些不耐烦起来了,能让省委书记亲自打电话给自己过问的事情,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而且从田书记口气中他也听出田书记对医院的处理方式相当愤怒,而眼前这个女人却在自己面前吞吞吐吐,半晌没有说出个究竟来,显然其中有蹊跷。
“周书记,我是真的不知道。”陆为民很坦然地摇摇头,“不过他说他是才回昌江不久,省里肯定有人知道。”
金晶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周少游已经不客气的打算了对方的话,“言语上的争执?及时缴费?是不是没有及时缴费时,你们医院就没有给病人及时做手术?是不是,唵?你们医院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谁接待的这两个伤员?”
《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据说会在三月的两会期间进行审议,估计不出意外将会得到通过,而一些消息灵通的台湾同胞已www•hetushu•com经开始积极谋求在大陆投资建厂,这也掀起了台湾同胞进入内陆地区的一股热潮,而昌江也是台湾同胞进入的一个热点地区。
※※※※
周少游和夏力行关系不错,准确的说,他们都是属于田海华一个阵营的,和田海华关系都相当密切。
被副院长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弄得魂飞魄散,虽然早就有一些思想准备,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直接让自己停职检查?!美妇护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
当时他看到周少游过来时就赶紧躲在了一边,把伤者家属推了出去,甚至连与伤者家属交流都没有来得及,好在这些伤者家属虽然感激,但是心思都放在了伤者身上去了,和这些昆湖市的领导们说了几句之后就都到急诊手术室那边去了。
听得周少游语气陡然转厉,金晶也有些紧张起来,这种情况下她不可能在帮医院方打什么掩护了,真要让周少游觉得自己在合伙起来打埋伏,那对自己就太不利了。
陆为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把那个老人的情况说出去,想了一想之后,陆为民才悄声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周少游。
陆为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救的居然是两位台湾同胞,伤者的父母对陆为民无比感激,但是陆为民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医院里了,没有容对方多说什么,陆为民就匆匆和图书告别离开了医院。
“唔,我知道了,小陆,今天的事情是我们昆湖的耻辱,金市长下来之后会好好整顿一下医院的风纪,今天是年三十,我就不留你了,估计你也要忙着回去……”
“哦?”周少游也有些纳闷,如果不是陆为民把这事儿捅上去的,那会是谁?这会儿田书记正在气头上,他也不敢去多问,只能憋在肚子里暗自琢磨。
所以在接到对方名片之后,虽然归心似箭,但是陆为民还是和对方相互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希望能够在过了今晚这个特殊时间之后,再来寻找机会。
“张护士长,你是怎么搞的?院里不是早就说过了么?对危重病人,尤其是突发性的危重病人,都要以抢救伤病员的生命健康为第一要务,其他都可以下来再说,你是怎么在领会院里的精神?!你这是在玷污我们医院的名声,简直就是害群之马!”熊院长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你马上停职,自己去作出深刻检查!”
和周少游道了别之后,陆为民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医院,就被伤者家属围住了。
周少游的态度和那位熊院长的态度让陆为民心气顺了许多,事实上他也清楚这种痼疾并不仅仅只存在于昆湖市人民医院,在丰州地区中心医院甚至双峰县人民医院恐怕也一样存在,只不过自己以前从未遇上过而没有切肤之痛罢了,今天遇上了,就觉得难以接受了,所以当时他非http://www.hetushu•com常愤怒,但是过了那一刻之后,他反而平静下来。
“小陆,真是你啊,呵呵,我就说是谁把这事儿给我……”周少游话语尚未说完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陆为民就算是夏力行的前任秘书也不至于这么大面子,还能让田书记为这事儿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夏力行也不至于这样不理智,还会把这种事情捅给田书记才对,真要是眼前这个家伙告状,那夏力行顶多也就是给自己打个电话了不得了,怎么可能田书记会来过问?
“哦?”听完陆为民的小声介绍,周少游算是明白过来了,这肯定是省里哪位早就退下来的老领导,遇上了这种事情看不惯,所以就给田书记打了电话,这年三十夜,出这种事情,谁心里都不痛快,尤其是这种事情,“知道那位老同志是谁么?”
伴随着昌江投资环境气候的改善,无论是台商港商还是外商,来昌江考察投资的人数都大为增加,尤其是以基础条件较好的昌州、昆湖、青溪这几个地市为甚。
估计这位季耀坤先生也应该是其中一员。
昌州无疑是台商港商以及外商的首选地,良好的基础设施,丰富的人力资源,加上作为全省省会核心城市,迅速吸引了不少外来投资,而对于丰州、西梁、昌西这些地方来说,港商台商和外资都还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奢望,尤其是亚洲国际事件更是给昌江省内这些偏远穷困地区的招商引资带来http://www•hetushu•com了一片阴影,让很多地方政府都有些杯弓蛇影,深怕再度出现类似事情。
陆为民也知道周少游先前肯定有些误会,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周书记,虽然送伤员的是我,虽然我当时也很愤怒气恼,但是我可没敢告您的状,就算是要告状,我也得直接向您告不是?”
当陆为民看到周少游的目光望过来时,他心里就咯噔一响。
周少游是从省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下来担任昆湖市委书记的,而昆湖市是全省第二经济大市,仅次于昌州,周少游到昆湖担任市委书记已经两年多时间了,据说这位年富力强的书记,很大可能性会很快回省里担任省级领导,比如副省长。
这不完全是那个女护士长的态度或者说思想有问题,而是制度性的痼疾。
如果不出所料,周少游能够这么快赶过来,肯定是接到了省里边大佬的通知,而能让省里大佬这么快就给周少游打电话而周少游亲自赶过来,可以想象得出会是谁有这么大的力量,但是能够直接和田海华对话的,这昌江省能有几个,就算是那个老者真是从京里来的,但是能有这么大影响力号召力,陆为民也不认为就有多少,或许是田海华很念旧?
周少游自然没有多少心思来管市医院内部的处理事宜,他现在需要搞清楚的是这件事情的内情,是谁直接向田书记告了状,而他现在又该怎么来把这件事情在田书记心目中造成的恶劣印象给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