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一节 除夕夜

隋立媛一直就在车上坐着看陆为民和那个老者谈话。
从石梅那里出来已经是快十一点了,陆为民争分夺秒的赶到昌江医学院附属医院,岳霜婷早已经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等候着陆为民,只是时间所限,两人也只能在车上如二十分之之前与隋立媛一般,手眼温存,热吻爱抚,险些就要在车上擦枪走火了。
※※※※
这一段路也是车祸频发路段,同样从昆湖那边过来进入洛门之后,也有很多司机不太适应,同样也是车祸多发段。
把隋立媛送到石梅那里,石梅也是一个人在房里看电视,看到隋立媛来了也是非常高兴,在石梅面前隋立媛也不好多表现,好在下车时,两人都禁不住手眼温存一番,聊作安慰。
三菱蒙特罗只用了四十五分钟分钟就跑完了这段路程,除了路况好的原因外,这除夕夜车特别少也是主要原因,平常时间跑完这一段再怎么也得要一个小时以上。
“算了,我老头子也不至于这么不懂规矩,年三十夜还去别人家,那还不打扰你和你媳妇亲热?”段子君摇摇头,“对了,你是大学毕业生吧,家在黎明厂,怎么会到丰州去工作?”
“呵呵,我这个孤老头子就只有一个人形单影只的过这个春节了。”段子君笑着打趣。
隋立媛很快就被陆为民这张亲昵的爱抚弄得有些难以自抑,不安的扭动一下身体,想要克制住从下体私处向全身四处弥漫m.hetushu.com的那种酥痒,那足以熔金化铁的迷离眼波,浸润着淡淡体香的空气,更是让陆为民丹田腹下一股子火气腾的窜了起来。
陆为民竭尽全力才克制住自己内心汹涌的情火,伸手在对方腿上轻轻拍了怕,舒了一口气,收回手。
“不,为民,别这么说,这是我心甘情愿的,而且我很满足和喜欢现在的生活,真的,出了担心我牵累你,其他我真的非常满足和喜欢,嗯,说句没脸没皮的话,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至于哪种方式,我不在乎。”
“好,我也好久没尝过蒸糕了,明儿个好好尝尝,不见不散。”段子君兴奋得都快合不拢嘴了,“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你赶紧走吧,你家里人肯定也都在等你了。”
陆为民也不知道这老头想要干啥,周少游的出现让陆为民意识到这位老者恐怕来历不凡,或许是以前的省领导,周少游那副郑重其事的态度,足以说明肯定是省里主要领导给他打了电话,这位段大爷能和省里主要领导牵扯上关系,而且这辆奥迪一看牌照也是省里边的小号车,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进了昌州城,陆为民径直奔向石梅所住的地方,石梅原来是住单位上的单身宿舍,但是那里条件太差,久而久之熟悉之后,石梅就和一个同事搭伴儿租住了一个套二的老式房子,现在同事回老家休假,没人,隋立媛来了正好可以和她搭和_图_书伴儿。
“要不这样,段大爷,我看你也是难得回一次昌州,明儿个大年初一铜牛观有大庙会,您肯定知道,热闹着呢,如果您有兴趣,我陪您逛逛?”陆为民对这个性格爽朗的老人也很有好感,虽然不知道对方来头,但是像这样的老干部自然也有其底蕴,能够和这些老干部搞好关系,也是好事,没准儿日后也能留下一个好印象。
似乎从陆为民目光中看出了危险,隋立媛几乎是咬住嘴唇摇摇头,颤声道:“不行,为民,不行,不能在这里,太危险了。”
“打电话不方便,铜牛观广场那么大,不好找,你说个具体位置和时间,咱们在哪儿碰头就行了。”段子君兴致盎然的道。
她不可能跟着陆为民去逛庙会,这一点她很清楚,自己和陆为民这种不能见光的关系实际上在今天就已经相当危险了。
“段大爷,你不厚道啊,把责任全部推给我,喏,这是人家家属还的钱,你的两百元。”陆为民随手递给对方,打量了一下老者,“除夕夜了,大爷还是早些回去吧,就算家人不在,也可以回去看看春节联欢晚会啊。”
“好啊,那可就这么说定了,这铜牛观大庙会我都有十多年没有去看过了,你可别哄我老头子开心啊。”段子君喜笑颜开。
似乎是感受到了隋立媛的沉默,陆为民也有些歉疚,手伸到了隋立媛的颈项上抚摸了一下隋立媛丰腴粉嫩的脸www.hetushu.com庞,“对不起……”
紧赶慢赶陆为民赶回195厂生活区里把甄妮接到时也已经是十一点过了,甄妮的嘴早已经翘得可以挂上油瓶,不过在陆为民的刻意讨好温存下,倒是很快就融化在男友的爱抚中,几分钟后已经高高兴兴的和陆为民一起走进了好在看春晚的陆家屋里。
“一个人孤苦伶仃,有啥好看的?没意思。”段姓老者摇摇头,“怎么,怕我缠上你,耽搁你回家了?”
没想到陆为民和那个老者谈得挺上兴,好一阵后才看到陆为民和老者挥手道别。
“要不,您要真不嫌弃,一块儿我家里去怎么样?我家是195厂的。”陆为民犹豫了一下建议道,这个邀请有些唐突,但是对方那么说自己若是装疯卖傻的没听出来,似乎也不太好。
“嘿嘿,大爷,我没那个意思,不过这除夕夜,家里人在一起团聚也是一个风俗习惯吧。”
他只觉得全身发热,几欲爆发,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又有一辆车打着大灯进了停车场,说不准他就真要不顾一切的恩爱缠绵一番了。
虽然是在急诊部的停车场,但是这年三十夜里车并不多,只有一台桑塔纳停在停车场入口处,而那辆奥迪早已经先行离开了,不过这里的确不是亲昵的好地方,一旦被人发现,那可真的就成了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陆为民没想到对方居然还知道195厂的正式名字是黎明航空机械制造厂www.hetushu.com,也有些意外,愣怔了一下才把自己母亲是丰州那边的人而父亲是195厂这个情况说了说,顺带也不动声色的解释隋立媛不是他媳妇,而是他表姐,这次是顺带一起回昌州过年。
“那哪能呢?那咱们约好,明儿个上午,是在铜牛观前广场见,还是我给您打电话?”陆为民赶紧道。
她本来觉得自己坐在车上似乎要有些不太礼貌,但是却又觉得自己下车来出现在对方面前不太合适,最终还是决定就呆在车上,误会就误会,总比日后招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好。
“来日方长,我,我,我昨天那个才完,春节……”声音如蚊蚋般的说完这番话,隋立媛已经羞得满脸通红,低垂下头,不敢抬起。
隋立媛的目光中流淌着一种让人迷失的温柔,脸上那种满足欣然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让陆为民禁不住心醉神迷,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只是轻轻抚弄着隋立媛颈间软肉,细细摩挲着她的耳垂。
陆为民当然明白隋立媛话语中的含义,月经刚完,也就意味着整个春节她的生理周期都处于安全期,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欢好,这一句话也足以暴露出对方内心对自己的渴望。
隋立媛早已经上车等候着陆为民,陆为民刚来得及走近汽车,就看到了停放在一隅紧挨着自己这辆车的奥迪,段姓老者见陆为民过来,也才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处理好了?”
“为民,那个老hetushu.com大爷看样子对你挺亲近,真看不出你们以前不认识。”
“唔,应该是个老干部,而且是个资格很老的干部。”陆为民点点头,启动汽车,“老头子一个人回昌州,没事儿干,闲得无聊,能抓住我这样一个说得拢话的,当然不肯松手了,明儿个我陪他去逛逛铜牛观的大庙会。”
虽然那个老头不太清楚自己和陆为民的关系,但是像年三十夜里,能够在一起的,除了家里人基本上不太可能与其他人,尤其是还是一对男女,要么就是夫妻,要么也该是处对象的男女,而那个老人很显然和陆为民属于一类人,都是干部,弄不好日后也还会有交集,自己出现在这种场合下就相当危险。
“行,那就明早九点,在铜牛观门前左边儿那家永记蒸糕店见面,顺便尝尝咱们昌州的蒸糕怎么样?”陆为民觉得这老头子还真是有些意思,做事儿透着一股子认真味儿,也就笑着答应下来。
对于陆为民的话语,隋立媛没有任何反应,实际上她也无法做出反应。
从昆湖到昌州虽然有七十多公里,但是路况却要比从昆湖一直向东的路况要好得多,省道315在洛门到昌州这一段已经和国道331相汇合,而昆湖到昌州这一段更是直接改造成为一级干线道路,六车道,设计时速为八十公里,路况好,视野宽阔,司机驾驶汽车跑起来也是赏心悦目,所以每每司机从洛门那边一过来上了这段路都会下意识的加大油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