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五节 “潮”老头的说教

段子君担任卸任昌江省委第一书记之后,这十多年里陆续还有三任省委书记,也就是说,段子君是文革后昌江省委第一任省委书记,当时还称省委第一书记,而田海华则是文革后昌江省委第五任书记。
“唔,都要去,铜牛观这会儿人肯定多,咱们先去紫气街赚赚,那边古玩字画小玩意儿挺多,咱们去瞅瞅,我虽然不爱好收集,但是有些小玩意儿还是挺有纪念意义的,我记得这紫气街最边上有一家,专门卖拂尘、香炉和折扇的,很有些年成了,到时候看看,带两个回去。”段子君一边吃一边应道:“青牛街那边还有一家卖字画的,虽然不是什么古代大家字画,但是也还是有一些精品,也得去看看。”
陆为民啼笑皆非,“大爷,我怎么了?我觉得我没怎么啊,怎么就又不入您的眼了?”
段子君喜笑颜开,一伸筷子夹起蒸糕就往嘴里塞,他胃口相当好,七十好几的人了,但是精神好,能吃能喝,每天还要走上十里地,无论是在京还是在外地从不间断。
和田海华的谈话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作为省委书记亲自登门拜访,段子君当然不可能怠慢,无论是从工作角度还是私谊,段子君和田海华都还是有些交织的。
段子君没想到田海华会在一大早就登门拜访,他不得不暂时搁置了出门的想法,内心却有些遗憾,看样子和那个姓陆的年轻人去好好享受一www.hetushu.com上午铜牛观的阳光和轻松的希望破灭了。
的确是这样,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表现还真是可圈可点,没啥值得挑剔的,昨晚那个长得挺勾人的女人虽说比这个年轻人大了一点,但是光凭一面也难以断言其他,何况也未必就像是自己担心的那样,兴许自己是对这个年轻人太有好感,似乎期望值也就高起来了。
“段大爷,我还没有媳妇儿呢,要不您给我介绍一个?”陆为民也禁不住调侃起对方来,这老头子还真有点老小孩的性格,沾着就来,很有点儿自来熟的味道。
段老是从华野也就是二野出来的老同志,而二野意味着什么田海华很清楚,所以对段子君提出来的意见,他必须认真对待。
“也许有这个原因吧,我这年龄也不算大吧,国家不是提倡晚婚晚育么?这是好事儿啊,你说是不是,大爷?”陆为民也嬉皮笑脸地道:“当然也可能还存着还有一山望着一山高的心思,总指望着找一个更合适更投缘的呢?大爷,您觉得呢?”
几乎每年田海华都会抽时间去看看段子君,并汇报一下昌江工作,虽然段子君每次都告诉田海华不用这样,但是田海华还是能感觉到段子君对昌江的发展非常关心,这既让他感到高兴,同样也让他感到一些压力。
好在这一个小时里段子君心情看上去还不错,谈笑风生,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昨晚和*图*书那件事情的影响,早晨一大早周少游就把情况向他作了汇报,田海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求昆湖市委要严肃处理责任人员,这让周少游也放下心不少。
“嗯,婚姻么,不能完全讲感情,但是也不能不讲感情。”段子君咀嚼着嘴里的蒸糕,意味深长地道:“看着这盘蒸糕的份儿上,我就点拨一下你吧,合适投缘拿你们现在年轻人的说法,那叫啥,讲感觉吧,这不是有首歌,好像是个台湾歌手唱的一首歌挺流行的么,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跟着感觉走的意思就是要既讲感情更要看现实,怎么才是合适的,就像穿鞋,别人怎么看都不准,只有你自己觉得合适,那才合适。而怎么才是最合适的,也有讲究,现在穿起挺舒服,能持久么?看起来挺漂亮,但有意义么?婚姻不是鞋,穿破了感觉不舒服了,可以随便换一双,买鞋前可以试,但买下了,那要换,那就麻烦了。所以之前就得要仔细感觉,感觉不是直觉,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感受,这才符合哲理。”
“真没媳妇儿?我老头子不信,这么棒的小伙子,还能找不到对象?是不是工作太忙耽搁了啊?还是在觉得久等有席坐?”段子君意似不信的斜睨了陆为民一眼,把一块蒸糕塞进嘴里,笑眯眯地道。
段子君不喜欢那形式,所以回昌江也相当低调,田海华也知道这位老领导的脾性,所http://m.hetushu.com以他也只是来拜访一下,一个小时时间,便主动告辞,但下来之后也要求省委办公厅安排好段老的食宿和行程,既要不影响段老的日常生活,但也要确保安全,避免出现意外。
“小陆,等急了吧?对不起,我临时有点儿事,耽搁了,真是不好意思。”就在陆为民打算离开时,段子君终于出现在陆为民眼帘中。
“我看你记不住,你们这些年轻人,不吃些亏是成长不了。”段子君摇摇头,“也是现在社会风气日益开放了,对有些小节不那么计较了,要不,哼哼……”
陆为民一听这话,就知道这老头看来是赖上自己了,这要把紫气街和青牛街走完,没两个小时都不行,还要去铜牛观里逛一圈,这下来还不得下午两三点?
“大爷您说得对,正因为婚姻很严肃,所以在作出决定之前务必要三思,宁肯多感觉多琢磨,不要轻易下决定。”陆为民不动声色地道:“就像您说的,别人都看不准,只有你自己感觉才是最真实的,您这话我记下了。”
田海华在离京赴昌江担任省委书记时就专程拜访过当时还未从中顾委常委卸任的段子君,他深知段子君对昌江有很深厚的感情,虽然段子君离开昌江十多年了,但是在昌江依然有不浅的影响力,当然,对于田海华来说,段子君在现任中央领导人心目中的地位才是他最看重的,所以当段子君昨晚打来电话hetushu.com时,他才会那样认真对待。
陆为民并不知道这位段老在外人心目中的形象,倒是觉得这个老头子挺开朗幽默,也挺有意思,七十多岁的人了,居然也能和年轻人一样插诨打科,啥话都能说。
“呵呵,我肚里的馋虫都被你这两盘蒸糕和豆汁儿给勾起来了,你还别说,这早饭我还真没来得及吃,就是等着来吃蒸糕,这点都应该有十多年历史了,79年80年我记得我曾经来这里吃过几次,这十多年里我回昌州的时候虽然也不少,但是还真没有来这里吃过了。”
陆为民觉得自己恐怕真的是等不到这位段大爷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五十多了,蒸糕也吃了两盘,再在这里坐下去,恐怕蒸糕店老板都有意见了。
见陆为民不吭声儿,段子君笑嘻嘻的瞅了陆为民一眼,“怎么,有事儿?要陪媳妇儿?两口子晚上在家里卿卿我我还不够,这大白天,阳光明媚多么难得,要不把你媳妇儿也叫上一块儿,这么好的天气,呆在家里干啥?出来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多耗。”
“自己的事儿自个儿知道,年轻人,不要太沉迷于那些卿卿我我中去,趁着年轻干点儿事业才是正经。”段子君一口把豆汁儿喝干,抹抹嘴巴,长身而起,舒展了一下身体,感觉很舒服,“走吧,陪老头子去走一走,先去紫气街。”
“那正好,我陪您吃完,咱们再去逛一逛,去铜牛观里还是走紫气街和青牛街?和*图*书”陆为民一边替对方把两盘蒸糕放在面前,一边笑着问。
回忆了一下昨晚的表现,陆为民没发现什么破绽,但这老头子话语怎么都像是在敲打自己呢?
陆为民有些目瞪口呆,一是没想到这老头子居然还会对苏芮的《跟着感觉走》这么熟悉,简直就是一个时尚潮人啊,二是没想到给自己来上这么一番话,这也让陆为民有些凛然,莫不是这个老头子觉察到昨晚自己和隋立媛之间的关系有些怀疑了?
陆为民有些遗憾,虽然还不清楚这位段大爷究竟是什么来头,但是可以肯定对方在省里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陆为民并没有其他多余想法,但是如果能够结识一个朋友,也是好事。
陆为民见到对方气喘吁吁的疾步而来,知道对方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儿才耽搁了,也不多说,替对方叫了一杯豆汁,两盘蒸糕。
“段大爷,你把我坑苦了,你没见人家老板的脸色?我还真以为你来不了了呢,来,我看您好像还没吃早饭吧,是不是等着这盘蒸糕,您再不来,我也不好意思坐下去了,人家这里生意可俏着呢,我不能老占着人家位置不挪窝啊。”
段子君一愣之下想想也觉得有些好笑。
陆为民暗自心惊,这老头子的眼睛也忒毒了一点儿,自己觉得隋立媛的表现还挺正常,应该看不出什么才对,怎么就被这老头子觊觎出破绽了?莫不是自己和隋立媛之间这种暧昧关系不知不觉间就有点儿不一样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