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六节 忘年交

“县委副书记代县长?!”饶是段子君有一些心理准备,仍然禁不住吃了一惊,“你今年多少岁?”
“李志远?原来在哪里工作?”段子君皱了皱眉,这个人他没有印象。
除了紫气街和青牛街外,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更乐意去的是函谷巷。
“嗯,南潭开发区就是在我和马主任他们几个手上建设起来的,我们是第一届班子。”陆为民知道有的时候不能太过谦逊,该挺起胸膛就得挺起胸膛。
这两条街是东来广场前面的两条横街,道路不算宽,全是用青石板铺筑而成,两边建筑物至少都是四十年以上历史,大多数都是民国时期的老旧建筑物,更有部分清朝嘉庆和道光年间的老宅,弯弯曲曲,很有点儿曲径通幽的意境。
陆为民没有任何隐瞒,他知道这个时候隐瞒反而会带来不必要的负面印象,对方对自己观感很好,而且对方也不是什么拘泥守旧的角色,对于现实中的一些具体情况也了解和理解,所以他很坦然的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
“不矛盾,清静无为是一种心态,一种境界,并不是指精神。”段子君摇摇头,“你们这些嫩娃娃,现在还体会不到,大彻大悟往往都是在历经多番波折坎坷之后才能实现,你们现在的心态是积极向上,奋发图强,这才符合规律。”
前几年这里平时的游客不算很多,但是在节假日期间这里却是人满为患,尤其是这几年两条街不和图书少老住户搬离出去,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具有特色气息的店铺,比如字画、古玩、老家具、杂件以及各种以收藏为主的诸如邮票、钱币、火花、烟标、老书刊等各种和文化能沾上边儿的东西。
“二十六。”陆为民知道这一点大概是无数人都难以释怀的。
只不过这函谷巷的名声在旅游地图上出现的名字更多一些,而昌州市的普通市民们更喜欢称这里叫美食巷,整个昌州的各种名小食总店以及几家著名的传统酒楼都分布在这条巷子的巷头巷尾。
“听你这么一说,看样子你倒是胸怀抱负啊。”段老爷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陆为民,点了点头,“看样子你知道我?”
“我在双峰县工作,担任县委副书记,代县长。”陆为民语气平静淡然。
除了紫气街和青牛街这两条横街外,真正算得上是沟通铜牛观和外界的就只有东来路了。
“唔,小陆,你原来哪里工作?”段子君虽然对陆为民印象很好,但是还是觉得陆为民这样年轻就担任代县长似乎有点儿出格了,当然他并不是反对干部年轻化,但是他想知道陆为民凭什么这么年轻就能担任代县长。
“老爷子,我虽然嫩,但是也知道清静无为作为一种心态是好的,但若是要作为一种精神,那就那就是不合适的,现在国家正处于发展的大好时机,小平同志的南巡已经吹响了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号角,以经http://www•hetushu.com济建设为中心已经成为不容置疑的中心工作,您说这种情形下能清静无为么?”陆为民也是信口道来。
“担任代县长之前是县委副书记,分管经济工作,再之前是县委常委兼一个区的区委书记,但是这段经历时间不太长,在下到县里之前,我是地委办综合科的科长,呃,准确的说我是当时的地委书记也就是现在省委秘书长夏力行夏秘书长的秘书。”
东来路又被叫做东来大道,是铜牛观前东来广场通向市区主要街道的连接道路,这条路虽然被称作大道,但实际长度只有三百米,起到的作用就是连接铜牛观和东来广场与红旗东路。
“二十六担任代县长?正处级干部,丰州地区的干部年轻化搞得这么好?你们地委书记是谁?”段子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唔,就在这里歇息下吧。”段子君点点头,目光却落在对面三清观的大殿外对联上,“福地卧青牛石室烟霞万古,洞天翔白鹤蓬壶岁月千秋,好联!”
紫气街得名与老子骑青牛出函谷意味着紫气东来的意思,就像青牛街得名于老子骑的那头青牛一样。
铜牛观的门票已经从八十年代后期的一块钱涨到了现在的两块,但是依然阻挡不了市民游客的兴致,尤其是这春节好日子,更是人满为患,好在陆为民和段老爷子进观时已经是下午了,人要比上午少了许多,但是仍然m.hetushu.com是络绎不绝,一路行来,更是连找个歇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哦,夏力行的秘书,嗯,夏力行担任黎阳地委书记有些年成了,他还在黎阳时,我在京里见过他一面。”段子君点点头,夏力行能力不俗,田海华很信任夏力行,否则也不会从原来的副省长人选一下子变成了省委常委、秘书长,这其中田海华起了很大作用,“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毕业后就给夏力行当秘书么?”
“老爷子,您走了十来年了,李书记原来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之前还在一些地区和部门工作过,履历也很丰富,不过十多年前的时候,他可能还只是处级甚至科级干部,你怎么可能认识他?”陆为民笑着解释道。
“道家讲求清静无为,但是同样希望把他们的教义传播四方,这是不是有些矛盾?”陆为民见老爷子把目光落在三清殿上,笑着打趣。
当他早上默默的把近十多年来省里历届主要领导的情况回忆了一遍之后,很快就对号入座,找到了答案,除了文革后的第一任省委书记段子君外,没有其他人符合这个情况。
逛完两条街已经是快一点钟了,两人又在一家凉面店里吃了两碗凉面外加一碗米汤浸润的特制汤圆,这才拍着肚皮出了门,走进了铜牛观。
跟着段老爷子走了这两个小时,两人现在已经熟稔许多话也敢随便说,而且陆为民觉得这位老爷子的思想还真是相当开放,很多现在一级和_图_书干部不敢说不敢想的话,他都敢说,以至于让他有些怀疑这位老爷子是不是真的在因为受了什么打击,才会变得这么大胆。
陆为民也没有矫情,回视对方,“其实这不难猜测,事实上老爷子您好像也没有刻意在我面前掩饰,昨晚昆湖市委书记亲自带队来处理那事儿,我觉着咱们的领导干部们还没有达到那种以人民意见反应为己任的境地,除了更高层领导的过问,似乎难以用其他理由来解释周书记的出现,可年三十夜里能让一市市委书记亲自出来的,我觉得恐怕应该是省里的主要领导可能性较大,可谁能直接和省委书记搭上话?您能,加上您的驾驶员那一句首长,我虽然年轻,也知道这首长的称呼和一般领导时有很大差别的,所以……”
“你干过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段子君有些惊讶,点点头,“南潭,是个人口大县,也是一个农业县,你在那里搞开发区?”
陆为民实在没想到这位段老爷子居然有这么好的兴致这么好的精力,两个半小时走下来,硬是把紫气街和青牛街走了个通透,老家具店里的流连忘返,老书报店里讨价还价,字画店里附庸风雅,弄得陆为民也是无奈至极,只能亦步亦趋的跟随着对方,到后来连陆为民自己都有些后悔,怎么就认着这老爷子性子来了,弄得自己半个下午的时间估计也要泡汤。
“地委书记是李志远。”陆为民这个时候显得很老实,完全没有了http://m.hetushu.com先前的放肆随意。
这函谷巷一听名字,就知道得名也和老子西游一样有关,骑青牛出函谷,老子姓李,紫气东来,这大概是道家最为推崇的壮举,所以这函谷巷也和紫气街、青牛街一样,准确的说这巷甚至比街更长更宽,说是巷都有些名不副实。
段子君盯了陆为民半晌,突然朗声大笑起来,“小伙子,够厉害,你这一番分析,还真是丝丝入扣呢,我还觉得你就算是能猜到一些,但是也未必能知道我,但现在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啊,不错,有点儿架势,你在哪里工作,担任什么职务?”
“斗姆殿那边人更多,老爷子,要不我们就在这三清殿边上找个台阶坐下来休息一下吧?”连陆为民都觉得有些乏了,这老爷子却还能挺得住,陆为民不得不佩服这老爷子身体真是够硬朗。
陆为民耸耸肩,又摊了摊手,“您姓段,这不是大姓,加上您说你离开昌江十多年了,这样排列组合再加排除,您是谁也就呼之欲出了。”
之前昌州市曾经考虑过翻修这两条街,但是在文物保护学者们的激烈反对下,这两条老街就有风貌最终还是被保留下来了,这也成了一大幸事。
“老爷子,我是中山大学毕业的,大学毕业分回老家南潭,在县委办工作,后来先后担任过县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和团县委副书记,最后才给夏书记当秘书。”陆为民观察着对方的神色表情,见对方并没有什么其他异样神态,心里稍稍放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