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七节 人性和观念

被这位老爷子毫不客气甚至是有些凌厉的话锋刺得只能面带苦笑,陆为民挠了挠头,抱拳求饶,“老爷子,您这话说得很在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要想回避这种现实的影响却很难,至少要在心理上做到这一点不容易,好吧,我尽力做到,但是我们都是人,都有七情六欲,您是老领导,在咱们影响力这么大,我再怎么牛逼哄哄,那也得掂量一下自个儿不是?”
被陆为民这一番自我调侃式的揶揄逗得笑了起来,段子君瞪了对方一眼,“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这是徐悲鸿说的,我很欣赏这句话,不管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角色,处于何种环境,既不可狂妄自大,但也不必妄自菲薄,本着平常心,做好手中事,这就足够了。”
段子君扬起白眉,“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只要自己内心没有那么多纷扰,何来变味一说?如果你因此而畏首畏尾,瞻前顾后,那只能说明你自己的修养气度不够,我不过就是一个过了气的糟老头子,就算是我以前担任过一段时间的领导职务,那又怎么样?我早就退下来了,只不过我对生我养我的昌江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让我对昌江有更多关注而已,但也仅此而已,你如果觉得如果需要在我面前保持或者说营造一个更完美的印象,我想大可不必,做真实的自我最好。”
段子君还真有些佩服这个家伙,难怪这个家伙这么年轻就能走到这个位置http://m.hetushu.com,对方的观点很有些新意,也很有冲击力,居然上升到了对信仰和政治理念上来进行分析,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不过他毕竟也是几十年浸淫沉浮的老革命了,当然不会被对方这些话所压倒,只是淡淡地道:“你大学是学什么的?”
他知道往往第一届创业的领导都需要具有相当的开拓思想和脚踏实地真抓实干的精神,更需要相当过硬的工作能力,眼前这个小伙子现在才二十六岁,就算他是二十岁大学毕业,工作也不过五六年时间,县委办干过,还担任了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和团县委副书记,但是很显然对方是颇以搞起了开发区为傲,这也符合自己的判断。
“嗯,算是吧,南潭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当时是全省第一个县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我们算是昌江省第一个吃螃蟹者,那也是赶上了小平同志南巡的特殊气候,才能使我们抢先一步,即便是现在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也是我们丰州地区发展最好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一点先机优势,要想追上,其他县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陆为民显得很自信和坦然,“双峰也在追赶,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但是我自信可以做到。”
段子君打量着在自己面前依然保持着很平静和自然的陆为民,这不是那种刻意做作的平静,也不是那种掩饰隐藏下的自然,而是具有一种相当恬淡大气的理性,联和-图-书想到对方在昨晚那种情形下,依然能不惊不诧的处理好和那个嚣张得有些过分的女护士长的对峙,段子君对对方的印象又高看了几分。
“看来昌江的变化还是真不小哇,这铜牛观香火如此鼎盛,我看这捐钱者如此大方,当初还以为是不是港澳台同胞,没想到都是我们昌江本地人,而且有几个看模样还是退休干部,对这个如此笃信,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段子君脸色有些复杂。
“私营经济?!”段子君的脸色已经不那么好看了,“说来听听。”
“历史。”陆为民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段子君目光锐利如炬地盯在陆为民脸上,陆为民却显得很坦然,毫无畏惧回避,“你这个观点我就觉得很有问题,我们共产党人的信仰就是共产主义,宗教的性质你不会不明白吧?怎么会有这样的看法?”
“老爷子,这不是信仰问题,这其实是一个精神寄托问题,共产党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我觉得这是一个政治理念,共产党人为了这个政治理念而奋斗,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在精神上有一些寄托,就像国外那些信奉基督教的,以美国为例,共和党民主党,他们不会因为都信奉基督教就忽略了他们各自的政治理念,同样也不会因为各自政党观点不同,就在信仰上有所冲突,我觉得这才是一个较为理性的社会,我们国家也一样应该宽容一些,不是说有容乃大么?只和图书要秉承为人民服务宗旨,为老百姓生活得更美好而努力奋斗,我觉得能做到这一点,就足矣,至于其他,在一些细节问题上分歧有差异,都应该很正常,不要非此即彼,兼容并蓄才是王道。”
在三清观前歇息了一阵,陆为民又陪着段子君去看了看斗姆殿,故地重游,段子君自然又别有一番心情。
如此丰富的经历,的确让人有些意外,短短几年时间里就能成长起来,看样子似乎倒也不完全是依靠给夏力行当秘书的这个因素。
陆为民也没有矫情,很自然的把自己的一些情况介绍了一下,说完之后,陆为民才有些自我解嘲地笑道:“老爷子,其实这些情况你想要了解可以有更好的方式,未必非要我自己来自我吹捧吧?那似乎把我们俩本来相处得很好的气氛都有些变味了。”
见对方直接挑明,陆为民却不敢随口乱说,固然这个老头子代表不了什么,但是在对方心目总留下一个浮躁轻佻的印象更糟糕,“老爷子,想法肯定有,但双峰具体情况摆在那里,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喊招商引资,双峰也不能例外,但是怎么来搞招商引资,这既是一个政治命题,又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难题,这项工作肯定要做,但是我个人认为还是要依托本地实情,着力挖掘我们本土潜力……”
“老爷子,您知道,丰州是从原来黎阳地区分出来的,准确的说,黎阳地区是把整个南部贫困地区给划出来成立了丰州和图书地区,除了一个古庆县,其他六个县市基本上都是国家或者省级贫困县,而黎阳地区把丰州地区划出来,他们就再也没有一个贫困县,您担任过省委书记,应该清楚像丰州这样的情况照理说是没有必要单独成立一个地区的,但是省里有省里考量,大概是想要把丰州作为一个特别贫困地区来专门扶持支持发展,使得它迅速发展起来,而黎阳地区丢掉了这块包袱,也能轻装上阵……”
“本土潜力?”段子君有些不明白。
“对,我所说的本土潜力,就是私营经济。”陆为民坦然道。
“老爷子,很多东西都是历史延续下来的,我们不能因为不认同这些东西,它们就不存在了,存在即合理,这一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正确的,从我们共产党人当前的任务来说,或者说我们的政治理念,就是要竭尽全力发展生产力,改革与人民群众生活需求不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大力改善人民生活水平……”
段子君点点头,“昌江省本来工业经济这一块底子就比较薄,三线建设时期,省里虽然获得一些发展机遇,但是主要集中在昌州、洛门和桂平,但是这也不是理由,像昆湖和青溪在改革开放之前并没有多少工业基础,但是也是迅速发展起来了,这应该还是和一个地方领导班子的观念有很大关系,你是县长,难道说就对你们双峰没有一点发展规划想法?”
“哦?”段子君讶然,“南潭县经济开发区是在你和_图_书们手上搞起来的?”
原本有些僵滞的气氛又重新融洽起来,陆为民本来就抱着一种很淡定的心态来应对,段子君的确很有来头,但是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似乎还远远牵扯不到他的层面,所以他没有那么多顾忌和想法,如果是换了李志远甚至夏力行在他面前,恐怕就真的难以做到这样挥洒自如了。
夏力行的秘书这个角色应该是帮助这个家伙上到这个位置重要因素,但是根据他短暂的接触感觉来判断,这个年轻人也的确有些和其他人不一样的特质,尤其是明知道自己身份还能保持这种宠辱不惊不卑不亢的气度,就凭这一点,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这个年轻人身上洋溢着一股浓烈的自信大度和奋发向上的积极气息,这更是段子君非常欣赏的。
陆为民也把双峰县的情况介绍了一下,当谈及到丰州和双峰的GDP以及财政收入和城镇、农民人均纯收入问题时,段子君额际的皱纹更深了。
“那你该好好学学历史唯物主义。”段子君也不多说,岔开话题,“你们双峰县的情况怎么样?”
段子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年三十夜里赶上的这么一个事儿,居然还碰上了这样一个另类干部,二十六岁的县长,虽然只是代县长,但是作为体制内的人物,段子君自然清楚,如无特殊意外,代县长其实和县长并无二致,也就是一个程序问题。
“嗯,能不能说说你的经历,说实话,我还真对你的经历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