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八节 余波未尽

尤其是陆为民更是直言不讳的谈到许多地方上对外商和港台商人投资敞开怀抱欢迎,提供诸多优惠政策,但是却对本地私营企业发展设置种种障碍,这种厚此薄彼的态度其实就是那种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现代版心态。
国企改革正在设计规划,让对外开放则走到了前面,吸引外资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已经成为共识,但是对于国内私营经济这一块政策上的态度却还没有真正明朗,而陆为民提出的大力扶持国内私营经济发展这一观点先前还让段子君有些无法接受,但是在陆为民振振有辞把一番观点剖析开来时,段子君不得不承认对方某些观点也还是有一些值得斟酌的东西。
陆为民的口才相当好,而且思路也相当宽阔,从全球化浪潮到加入关贸总协定对国内经济的影响,从信息化产业到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从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化到苏联解体根本原因,陆为民都提出了不少让段子君耳目一新的观念,这让虽然从领导位置上退下来,但是却一直坚持看书学习的段子君也颇为动容。
“秘书长,你那位秘书可不简单啊,能替段老打掩护,弄得我挨了田书记一顿臭骂,还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我先前还琢磨小陆是怎么一会事儿,怎么到了昆湖有事儿也不和我说一声,结果是段老给田书记打的电话,这么说回来http://m.hetushu.com,还要感谢小陆替我们昆湖圆场了。”
“当然不是,他只是说昨晚的事儿陆为民这小子也掺和在其中。”夏力行有些好笑。
“秘书长,这是自然,但是昆湖不该来当靶子啊,你说全省全国哪不是这样?这大年三十的,田书记那我们昆湖开炮,我冤啊。”电话里的周少游笑着喊冤,“田书记大概也是担心给段老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所以非常重视,好在小陆和段老在一起,这事儿还有圆转余地,秘书长,到时候还请小陆多解释一下,我们昆湖也肯定按照田书记的要求,彻底整顿医院的这种不良倾向……”
夏力行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当然知道苏燕青不愿意去京城的原因,几年前那场风波给她留下了太深的印痕,虽然现在已经过去几年了,但是这丫头心里还是有一块伤疤,稍稍触碰就要流出血水。
“段老?力行,你是说段老,段子君段老?”白圃也大吃一惊,“段老怎么会认识为民?段老在昌江工作时,为民大概还在读小学吧?”
他很想站在一旁看一看这个年轻人的造化,如果说真的有机会,他也不吝推力一把,但是前提是对方要拿出一个让自己信服的证明来,而双峰这块试验田就是最合适的,想到这里,段子君真的有些期待。
“老周,这事儿要说也不算是和图书什么大事儿,现在医院大多数都这样,自负盈亏了,人家当然要考虑效益,但正如田书记说的,人命关天,病情似火,哪能容得耽搁?这是个机制问题,怎么来既要保证医院的经济效益,更要考虑社会效益,这是关系到政府的颜面,我倒是觉得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在全省掀起一股风气。”
夏力行接到周少游的电话时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
搁下电话夏力行有点儿纳闷,他当知道段子君这个春节回昌江的事情,省委田书记对段子君很尊重,他夏力行对段子君也一样很敬重,在段子君回来之后曾打算去看望段子君,但是段子君婉言谢绝了,只说这一次回来时要去看一个在洛门的战友,不愿意打扰省委。
夏力行和周少游不算很熟,但是也不陌生,毕竟同属于田海华阵营,只不过夏力行先行了一步,从丰州地委书记位置上一步跨越到了省委常委、秘书长位置上了,周少游的资历稍稍浅了一点,但是能让田海华把他放在地位仅次于昌州的昆湖担任市委书记,也足见他在田海华心目中的地位。
夏力行话未说完,白圃不解的接上话,“这关你啥事儿?他不是也挺得田书记信任么?怎么了,用得着向你来诉苦?”
但是像社科院或者研究中心的这些调研员绝对不可能像一个真正工作在基层一线的干部那样对下和图书边的情况这样熟知,对于基层干部来说,熟知很容易,但是在熟知的情况下进行分析研究,进而提出适合本地经济发展的路子来,这才是关键。
段子君和陆为民分手时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陆为民把段子君送到了省委招待所,留下了联系方式,便告辞离开了。
“不过我看燕青这丫头这一段时间心情似乎不错,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原因。”白圃若有所思地道:“我觉得她好像有点谈恋爱的模样,难打燕青真的想通了?”
在对待经济发展的问题上,国内虽然对外开放这个大门已经打开,但是伴随着对外开放进来的苍蝇蚊子也一样引起了很多老干部的担心,这也是导致前几年那场风波的主因。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个小时的交谈,陆为民会给他带来如此大的震动,以至于他甚至有些怀疑这个家伙应该不是像双峰这样的穷旮旯县县长,而是应该是社科院或者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或者说应该是国家计委某个司局的调研员角色才对。
国外和境外资本来国内赚得钵满盆肥大家还深怕别人不愿意来,可是本地的私营企业稍微发展壮大,就指指戳戳,觉得大逆不道,要变天,陆为民说到这一点上情绪也是相当激扬,让段子君也触动不小。
段子君性格夏力行也清楚,所以也就很知趣的没有去叨扰,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www•hetushu•com到周少游在电话里告诉他陆为民和段子君也能扯上关系。
“是啊,为民也就罢了,周少游说还有一个人也和陆为民在一起,段老。”夏力行想了一想,“算了,我给为民打个电话问问,看看这家伙在干啥,后天张天豪要过来,晚上要在一起吃顿饭,我听张天豪说他把为民也叫上了。”
“这我不清楚,大姐来问过我几次,我也问过燕青,这丫头却愣是软硬不吃,嘴巴紧得给上了锁一般,不肯说,我琢磨着这丫头弄不好是真的陷进去了,快二十七岁了,连个对象都不处,你说这丫头究竟在想什么?除了陆为民难道这昌州城就找不到一个像样的男人了?我姐还一门心思想要把燕青调回京里,可我征求了燕青的意见,她根本不想去京里,一辈子都不想去京城。”
“嘿嘿,周少游打来电话说昨晚他们昆湖市医院闯了祸,惹得田书记大发雷霆把他给很尅了一顿……”
“好了,燕青是个很自立的丫头,这方面最好还是尊重她自己的意思。”夏力行摇摇头,“也许是好事多磨。”
陆为民彬彬有礼的离开了,但是段子君却是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这两个小时里陆为民谈到的许多观点看法都让段子君颇为惊诧,作为原来的中顾委常委,他自然有很多机会接触到更高层面的一些东西。
为民这小子怎么能够和段老拉上关系,而且和*图*书还是年三十夜里一块儿出现在昆湖市人民医院,还惊动了田书记?!
一个年轻干部能够有这样渊博的见识和深刻的见解,无论其观点理念是否完全正确,这都值得予以表扬,至少这个年轻干部的心思是放在了工作上,而且有很长远的理想抱负,唯有这样的干部才是日后支撑起地方发展的脊梁,这是段子君的观点。
“嗯,所以我也很奇怪。”夏力行摇摇头,“待会儿我打个电话问一问他就知道了,对了,燕青那边和为民这小子还有没有往来?”
也许自己可以在离开昌江时再找时间和这个家伙聊一聊,段子君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个年轻人的造化不仅止于此,而且还具有很强的成长潜力,段子君不想让自己的主观印象来影响自己的判断,但是他还是认定此人非池中物,定然有一个一飞冲天的时候。
见自己丈夫一脸困惑,白圃搁下手中的锅铲,问道:“怎么了,力行?”
“老周,陆为民能有那么大能耐?是不是恰巧碰上了,我觉得他好像不可能和段老有什么交情才对……行了,你既然这么说,我也没啥说的,我会和他说的,嗯,正月初四,田书记应该有时间,田书记知道了就好,到时候见面说。”
而前年小平同志南巡之后,这种担心的声音被逐渐压了下去,改革和开放成为经济工作中走路的两条腿。
“陆为民?!”白圃更不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