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二十九节 投效和收揽

陆为民当然清楚章明泉的意图,翻了年后县里边肯定会有一波大的人事变动,主要涉及到乡镇的人事变动,曹刚已经上位一段时间,局面已经基本稳定下来,而陆为民也担任了代县长,可以说整个县里的格局大致定下来,那么也就涉及到更基层的人事变动了。
“再好的想法也需要有良好的交通来作保障,陆县长,我听说县里对曲双路建设有想法,所以……”丁克非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过头了,似乎自己和陆县长的关系还没有达到那种随心所欲的沟通的地步,收回话头,“呃,梅岭有种植花卉和苗木的传统,和洼崮有栽培中药材的传统一样,所以乡里在这方面有些打算……”
并不是每个乡长都可以顺理成章的接任党委书记,尤其是这位丁克非担任乡长时间不到两年,准确的说他在陆为民来双峰之前刚刚担任梅岭乡乡长只有半年,而在此之前他是县农业局的副局长。
“老丁,一条道路的建设既要考虑长远意义,又要考虑现实利益,阜双路的建设主要是考虑到了翠峰山风景区的开发,翠峰山风景区和骑龙岭风景区两大景区建设是县里确定下来今后三年工作的重点建设工程,那么县里承担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是义不容辞,阜双路要从长远来看肯定不及曲双路作用重大,但是这条道路的建设可以极大的促进翠峰山风景区开发,这对于我县旅游资源开发有着相当重和*图*书要的意义,骑龙岭加上翠峰山,一个是湖光山色见长,一个是以历史古迹和山景取胜,这两处风景区结合起来,可以让我们县的旅游资源得到充分开发,也可以让游客在我们县逗留时间至少多一到两天,可以极大的促进我县商贸服务业发展,这一点意义大家都应该可以看到。”
“水电资源开发那也需要一个长久规划,而且水电资源开发需要考虑对环境的影响,这需要一个相当繁复而又必须的评估,不能轻举妄动。”陆为民摇摇头,“老丁,你刚才不是说你们梅岭乡也有一些想法么?”
当然很多人并不清楚当时的那种情形,为了抵消陆为民在工业试验园区建设上咄咄逼人的气势,所以曹刚和叶绪平才会有这么一出,现在陆为民已经担任了代县长,一切都成了过去,但是阜双路的建设却已经木已成舟,无法停下来了。
说实话,陆为民理智上告诉自己干部求上进是一种很正常很理性的行为,拿破仑那句的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就是最经典的诠释,但是他内心深处还是不太喜欢这种毛遂自荐,他更喜欢那种用自己的表现来赢得认可的做法,只不过这种方式并不被很多人所认可。
而县里边不少人对由县财政来承担阜双路的建设也有很大意见,认为县旅发司应当要承担部分建设资金才对,否则县里就不应当马上来启动阜双路的建设,有限的资和*图*书金可以用在刀刃上。
丁克非振振有辞的言语让陆为民不由得皱起眉头,但是他得承认对方的话没错,阜双路价值至少是在短期内难以充分体现出来,从轻重缓急的角度来分析,阜双路对双峰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远不及曲双路重要,但是翠峰山风景区的开发也迫使这条路不得不提前提上议事日程。
照理说章明泉是很了解自己的习惯的,春节期间如果不是紧急事情,他不喜欢应酬私人事情之外的公务,但章明泉能主动打电话来,而且说他和丁克非两个人一起来,就说明丁克非这个人肯定是让章明泉不好推托,或者说章明泉觉得这个人值得他带来。
晚上张天豪要请夏力行一起坐一坐,陆为民也要参加,陆为民本来打算下午早一点去夏力行那里,顺带汇报工作也把三十夜那一晚以及后续情况汇报一下,但是中午接到了章明泉的电话,让他不得不暂时搁置。
甄妮一家回宝庆老家去了,陆为民一个人留在了昌州。
一朝天子一朝臣并不完全意味着这是封建残余思想,作为主政者要用和自己观点理念相同相近的干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如果你的观点理念和主政者相同相似,又在一定程度上和领导比较熟悉,或者说一定私交,那么获得提拔晋升的机会就会大很多,这也是当今官员干部们都喜欢与领导建立私下关系的主要原因。
“曲双公路的确是县里需要考和图书虑的一个问题,地区和县里不是看不到曲双公路建成的好处,但是老丁你也很清楚梅岭和金宫镇之间这段距离的地质状况,要想修建曲双路,建设资金是一个大问题,而这一段虽然直线距离只有几公里,但是造价可能会是同等距离的两到三倍以上。”
梅岭乡是开元区仅次于开元镇的第二大乡,距离县城13公里,位于双峰和曲阳市的交界点,丰江的重要支流——碧溪从这里穿过,成为丰州地区和曲阳地区的天然界河,而碧玺沟也是著名的地理奇观,相对垂直高度达三百多米的沟壑加上地下暗河使得这里地质情况相当复杂,同样也使得这里的动植物资源相当丰富。
这个春节注定不会清静,这一点陆为民也早有思想准备,除了他自己安排的一些活动,总还有一些意外到来。
陆为民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乡长的观感正在逐渐改变,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容易被表象所影响的人,但是眼前这个介乎于青年和壮年之间的三十来岁的家伙还是用他的表现让自己被影响了。
章明泉来了昌州,但不是他一个人,而是还有一个人,梅岭乡乡长丁克非。
丁克非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一副黑框眼镜,身材瘦削,但是说起话来却是铿锵有力,颇有金铁之意。
梅岭乡党委书记已经临近到点,这一点陆为民也清楚,而这位丁克非丁乡长这个时候跟随章明泉来昌州拜会自己,目的似乎不问可知m.hetushu.com了。
“太不公平?”陆为民笑了起来,“老丁,你这话好像怨气很大嘛。”
陆为民的耐心解释并没有让丁克非感到满意,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来不是为了和陆为民争议这些问题,但是陆为民主动提及这些话题,又让丁克非有些不吐不快。
全县二十八个乡镇,除了洼崮四个乡镇外,陆为民也就只对几个区所在的乡镇党委书记镇长们稍微熟悉一些,而非区所在的乡镇他就比较不太熟悉了,党委书记还好一点,能大致了解,而乡长们他就只能说是认识而已,对于他们的情况,也就只能依靠章明泉和巩昌华的介绍来了解了。
当然这是章明泉自己的感觉,作为两个当事人似乎却完全没有这个自觉。
“不是我们开元这边的干部怨气大,而是事实就是如此,阜双路的重要性赶得上曲双路么?阜头对于我们双峰来说有多大意义?而且就算是阜双路双峰段建成,但是阜头段呢?阜头财政状况比我们双峰还糟糕,他们现在根本不可能花钱来建这段路,可以说这条路其实就是翠峰山风景区的专用公路了,可是县财政花这么多钱就是为了翠峰山风景区建一条专用公路么?县里现在在县旅发司的股份现在只占多少?这条路建设费用完全应该由县旅发司来承担,最起码县旅发司也应当承担一半以上的资金才合理,而腾出来的资金至少可以为曲双路的建设进行前期准备工作。”
“但是陆县长,您http://www.hetushu.com可能清楚,我们开元现在可以说是交通状况最糟糕的区了,双塬不说了,太和与洼崮处于省道315上,洼崮还有省道217通过,洼崮的发展固然是您和章主任齐心协力的努力,但是交通优势也很重要,永济最不济还有双南路连通,虽然道路状况不太好,但是也算有吧,原来凤巢也很差,但是现在阜双路建得如火如荼,看得我们开元这边的干部眼睛冒火啊,这太不公平!”
“县长,我们开元这边一样也有不俗的风景,碧溪沿岸的风光也不比翠峰山和骑龙岭差多少,尤其是碧玺沟号称地理奇观,溶洞、暗河,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一样未得到开发,而曲双路真要建成,无疑可以让这些资源也可以开发出来,而且碧溪在马龙谷一线落差也很大,有丰富的水电资源可供开发,唯一限制它们获得开发的就是交通,如果这条公路能建成,那么那里丰富的水电资源就能立即释放出来。”
丁克非迫不及待地叫了起来,虽然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但是脸上露出的表情却很激动,坐在一旁的章明泉忍不住苦笑,这个家伙几乎忘了他自己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却陷入了和陆县长的争执之中,当然这种争执也是一种表现方式,但如果放在关系更为融洽和亲密之后再来表现,那效果无疑要好许多。
陆为民来双峰时间太短,而且有大半年还在洼崮那边,对洼崮的干部情况还比较熟悉,但是对全县的干部来说他就比较陌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