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三十一节 事业和生活

“那他说没说什么?”隋立媛有些紧张,目光也变得有点儿躲躲闪闪。
对于章明泉的隐晦暗示和后来的直言不讳,陆为民的态度是不置可否,章明泉也无可奈何,只能含含糊糊的说,注意安全。
“那没说其他?”隋立媛松了一口气,原本有些僵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
章明泉临走之前,很隐晦的暗示自己不要再和隋立媛来往了,他甚至有些露骨的说如果担心隋立媛那边不好处理,由他们两口子去做工作来解决这个问题。
不能不说隋立媛比起一年前的打扮简直是判若两人,陆为民甚至还能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自己去与隋氏兄弟接触时隋立媛的穿着打扮,老旧的奶罩,古板的内裤,羊毛衫的样式更是让人觉得是在十年前,而现在,无论从哪个角度,你都很难把眼前这个女人和一个乡下村妇联想起来。
“说什么?他和另外的人一起来的,说工作。”陆为民有些好笑,这个女人似乎对章明泉的态度特别敏感。
“啊?”吃了一惊的隋立媛如受惊的麻雀一般,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双手也紧紧握在一起,下意识的绞着,“他,他说什么?”
就像章明泉很含蓄说的那样,女人就那么一回事儿,晚上拉了灯上床做事都差不多,新鲜味儿顶多也就是那一会儿,几次之后也就差不多了,这明显就是暗示自己和隋立媛已经在一起那http://m.hetushu.com么久了,就算是好这一口也该收手了。
“说错了,世界日新月异,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的,关键是自己的心灵和思想是否愿意跟随着世界变化而变。”陆为民摇摇头,目光中却满是关爱,“不要认为自己的生活和这里就是天壤之别,也不要认为这之间的差距鸿沟不可逾越,深处在这个大时代,只要去努力,很多东西其实并不想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高难。”
“你们男人为了事业都是这样么?为了你们心目中所谓的事业可以放弃一切?”女人目光温润,巧笑嫣然,“口不应心。”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事业是什么,生活又是什么?往高的说,事业追求是一个心理满足,往低的说,事业就是填补生活低端需求,比如衣食住行,生存需要。那么生活呢?往高的说实现理想情操的升华,嗯,还有一个词儿可以说明问题,享受生活,可生活是用来享受的么?只有你把事业做到了高处,你才有资格享受生活,否则,事业和生活就是一对难兄难弟。对于男人来说,事业成功了,未必生活就就成功,但是事业不成功,生活必定不成功!我个人认为两者并不矛盾,可能会有一些冲突,但是可以妥善处理好,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只能说明自己的能力有问题。”
其实陆为民更喜欢V领,那样两人这种相www.hetushu.com对而坐的时候,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观察到那对浑圆丰硕的凸起,那条诱人的沟壑更能勾起人无限遐想。
手沿着羊绒裤袜上滑,寻找到羊绒裤袜的皮筋,灵巧的探入,抚摸着那温软如玉的小腹,慢慢的,隋立媛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燃烧的情欲,只能温声哀求陆为民带她离开这里。
甄妮回了宝庆老家,要正月初六才会回来,给了陆为民三天自由空间,隋立媛来了昌州几天了,虽然有卓尔和石梅相陪,但是陆为民知道隋立媛更渴望和自己呆在一起。
正是这种感觉让她明知道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很危险,无论是对他还是对自己,但是她还是如飞蛾扑火一般的情不自禁。
一下子被陆为民这两句话弄得满脸通红,水溶溶的眼波顿时变得迷离起来,颊间的两抹动人的红晕美奂美伦,而身体微微前倾,胸前那一抹白腻和急剧起伏的那对凸起,让陆为民只觉得自己身体某个部位不受控制的昂扬起来。
“嗯,明泉中午来的,下午就走了。”陆为民看了隋立媛一眼,问道:“怎么了?”
陆为民不动声色环顾了四周一眼,正月初三,绝大多数人都还是和家人在一起,要不就是在茶楼里玩牌赌博,咖啡厅的生意并不好,连侍应生都减少了一部分,这家咖啡厅地理位置很偏僻,但是却以手磨咖啡味道浓香著称,陆为民来这里时间并不多,www.hetushu.com但是很喜欢这里环境。
一旦自己在这个问题上马失前蹄,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尚未真正成型的群体就会灰飞烟灭,章明泉当然不甘心,好不容易获得了这样好一个机会,怎么能如此轻率的市区,所以他才会不顾可能引起自己误解的说那些话。
“你……”隋立媛娇嗔一声,狠狠地瞪了陆为民一眼,但是想到陆为民那大胆放肆的话语,尤其是在这个陌生的公共场所下,虽然四周无人,不虞被人听见,但是那种刺激感仍然让隋立媛心惊胆战的同时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你很喜欢这里?”隋立媛抬起目光,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陆为民。
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陆为民让自己靠近隋立媛,隋立媛有些惊慌地看了一眼雅座的出口,这个位置很好,可以透过幕帘缝隙看到斜对面大厅的情形,如果有侍者过来,至少在十米外就可以看见,所以不用担心被人撞见亲密举动,所以这也是许多情侣最喜欢来的所在。
陆为民不能说章明泉这种观点龌蹉下作,甚至陆为民估摸则像自己身边的巩昌华、齐元俊这些人都有这样的观点,至少他在巩昌华嘴里就听到过类似的话语,女人是什么,就是男人打拼事业中的一个调剂,再漂亮的女人又怎么?上过床之后,也就那么一回事,仙女多吃几回,一样会乏然无味,和事业相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嗯,也说和图书了……”看见隋立媛活泛的神情,陆为民心里一笑,忍不住想要和她开个玩笑。
“章哥他们是不是来了?”隋立媛似乎也觉察到了陆为民的情绪变化,小心翼翼的道。
“喜欢这里的气氛么?”陆为民搅动着手中的银勺,伴随着咖啡淡淡的香气浮起,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如水银泻地一般缓缓地在大厅中流淌,让人有一种梦幻般的迷惘。
油黑柔顺的乌发被挽成了一个漂亮发髻很随意的搁在了脑后,几缕柔软的发丝洒落在前额额际,修长的眉梢下那双明亮的美眸总像是蕴藏着无尽的情意,白皙光滑的颈项上系了一条碎花丝巾,让低领羊绒衫暴露出来的粉颈多了几分时尚气息。
“他说,让你好好把我侍候好。”陆为民压低声音,嘴角浮起一抹可恶的笑容,“无论是哪方面都要听我的话。”
“不,这里只能偶尔小憩调剂,就像辛勤一天之后的一个歇脚打尖的所在,我想我更喜欢工作。”陆为民毫不犹豫地摇摇头。
对于章明泉的好意陆为民当然理解,陆为民也知道章明泉为什么会这么急切这么担心,因为对方深知他自己的政治前途已经和自己系到了一起,不仅仅是他,甚至还包括齐元俊、巩昌华这样一个群体,而和他一起来的丁克非无疑也正在步入这个群体。
对他来说,自己也许就是一颗炸弹,随时可能炸响,让他身败名裂,而对于自己来说,这何尝不http://m.hetushu.com是一剂慢性毒药,越是沉迷于这种感觉,越是难以自拔,明知道迟早自己不得不离开,那离开之后自己的生活又会怎样?行尸走肉,还是自我麻醉?隋立媛不知道。
隋立媛低垂下眼睑,抿着嘴唇,“我很喜欢这种氛围,但是这和我的生活应该是两个世界。”
见隋立媛的目光里有些迷离恍惚,陆为民心中也同样有些感触。
隋立媛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很享受对面这个男人的夸夸其谈,嗯,不能说是夸夸其谈,那是贬义词,而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虽然言语中满是或自我调侃或对人揶揄,但是那种感觉很舒服,轻松愉悦,或者说是某种心灵快感,甚至并不比生理上的快感差多少。
当陆为民的手抚摸上隋立媛丰润柔软的大腿时,隋立媛眼眸里的情意几乎要渗出来,溶溶眼波中燃烧着灼热,虽然想要阻挡陆为民进一步深入的魔掌,但是却并不坚决。
他承认章明泉他们这一类观点有些道理,男人当以事业为重,因为管不住自己小弟弟而栽筋斗的男人都是蠢货,但是他却无法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恩断义绝,大哥说二姐给自己下了一个断语,自己啥都精明能干,就是在女人问题上有些软,必须要吃一回大亏之后才能明白,陆为民承认这一点,甚至觉得自己即便是吃了亏会不会有所改善都很难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脾性有些缘分,似乎早就天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