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三十二节 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

在陆为民心目中,叶绪平无疑是最大的嫌疑。
大哥大的蜂鸣声把陆为民从睡梦中唤醒时陆为民脑袋一时间还有些懵懵懂懂,横在他胸前那只丰腴白腻的胳膊让他反应过来昨晚是和谁在一起。
毫无疑问,不是县公安局里就是县里边有付天华的眼线。
根据张艳秋的交待,付天华一直和双峰这边有联系,但是和谁联系她不清楚,而且付天华对县公安局调查这起案件的情况也十分了解,而张艳秋在被抓获之前就接到了付天华打来的传呼,在电话里让她别回出租房里,双峰警察已经过来了,但是张艳秋以为双峰警察刚到昆明,未必知道他们的住处,所以冒险回家拿东西,才会被抓住,而付天华是怎么知道双峰公安过来这个情况,张艳秋也不清楚。
“那就是我们县里几个人中间出了纰漏了。”陆为民淡淡的道。
大年二十九巴子达就告诉陆为民他们获得了一条线索,付天华可能逃到了云南,他们根据对付天华这边家人通讯的监控,发现了他们家这两一段时间里有和云南那边的几个固定电话联系,而付天华在云南边并没有亲戚。
如果是县公安局那边泄露的风声,那么从县公安局掌握情报调取电话,然后研究方案,在到干警飞赴昆明,这之间还有大半天时间,付天华和张艳秋完全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准备好走人,但是付天华却慌得连出租房里东西都没有来得和-图-书及收拾就跑路,而张艳秋也是在外边去买东西没有回来,付天华才会给张艳秋打传呼让她赶紧离开,这也就是说他们也是刚刚获得这个消息。
陆为民觉得问题有些麻烦了。
“我面前都不好说?”陆为民轻哼了一声。
要么是县公安局里有人通风报信,要么就是县里边有人泄露了风声,而陆为民的判断倾向于后者。
没有其他理由,叶绪平给陆为民的印象就是如此,黄祥志肯定有问题,而叶绪平在陆为民心目中就是和黄祥志属于同一类人。
巴子达的话让陆为民愣怔了一下,然后他就明悟过来,“嗯,那是当然,你们该怎么汇报按照程序走,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只是提醒你,务必小心,这个案子不是简单的经济案子,双峰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就是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
陆为民笑了起来,这女人就是这样,身上那一处自己没有看过爱抚过,但是还是这么害羞,陆为民也不在意,接过电话,发现是双峰来的电话。
女人也惊醒了过来,撑起身体,陆为民扭亮了台灯,本来想替陆为民拿移动电话的女人一声惊呼,陆为民转过头来才看见已经爬出被窝的女人,一只手掩着赤裸的胸脯,一只手挡住小腹下,惊慌失措的重新缩进了被窝。
“根据我的判断,肯定有人泄露了风声,不然付天华不会那么恰到好处的逃脱。”巴和*图*书子达在陆为民面前直言不讳。
曲元高没听说和凤巢那边有什么瓜葛,付天华也和曲元高有什么交织,即便是黄祥志也和曲元高没有多少交情,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真正深层次的东西,一般人是无法了解的。
接过电话,是巴子达打来的,几句话之后就让陆为民脸色严肃起来。
结果在昆明公安的协助下,双峰警察终于在那个公用电话旁的一处出租房中成功地抓住了付天华的情妇张艳秋,但是付天华却成功逃脱。
这说明什么?
旁边抖抖索索的女人替陆为民披上外套,这才重新把身体缩回被窝里,将乌发遮掩的面庞紧紧靠在陆为民肋际,身体却侧压在对方那火热粗壮的大腿上。
曹刚、自己、叶绪平以及曲元高,四个人中间,排除了自己,陆为民认为曹刚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他才来,凤巢合金会的问题怎么也和他扯不上关系,但是黄祥志……陆为民心里打了一个突,这种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但细细思索一阵之后,陆为民还是排除了这个可能。
“嗯,子达,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陆为民的手已经沿着女人粉颈滑入了被窝中,那对令人垂涎的傲人豪乳落在手中,滑腻柔嫩,粉剥鸡头肉两点,更是在陆为民指尖捻磨下迅速肿胀凸起。
“子达,你觉得付天华怎么会逃脱?”陆为民沉吟着问道。
陆为民本来还想多说两句,但是想hetushu.com了想,还是把话吞了回去,有些话只能点到为止。
“他们买了明天的火车票,估计初五晚上就能到昌州,最迟初六回来。”
当然,理论上县公安局那边也可能存在泄密的可能,比如付天华和县公安局这边的内线联系也许有固定时间,付天华未能在第一时间获知,拖延了几个小时,这种可能都有,但是这根据陆为民的分析判断,县公安局里边泄密可能性很小。
付天华的儿子已经在读大学,春节期间要回来,可能会和付天华联系,这一点县公安局一直在密切关注,终于在昨天晚上十一点过,县公安局专案民警发现了付天华儿子利用县城里一个公用电话打了一个长途,而县公安局这边立即调取了号码,发现这个号码是昆明的号码,初步判定应该就是和付天华通电话。
“我明白,陆县,恐怕这件事情我们要向曹书记和曲书记也要汇报一下。”
县公安局里除了鲍永贵、单雄义以及巴子达三人外,也就只有唐军和他带领的那两名干警知道,而县里边则只有曹刚、陆为民以及叶绪平、曲元高四人知道,而且包括曹刚、陆为民、叶绪平和曲元高两人也是在干警们出发前才通过鲍永贵的电话报告知道这件事情,而且在获悉这个情况一开始,曹刚也和陆为民就明确了这个情况要绝对保密,不得扩散,为此专门给叶绪平和曲元高打了招呼,但是付天华远在昆明却www.hetushu.com很准确的知道了双峰警察来了昆明。
巴子达的话虽然只是一种假设,但可能性的确存在,陆为民却知道这不过是个托词,县公安局出问题可能性很小,问题肯定是出在县里。
“子达,那张艳秋有没有交待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陆为民吁了一口气,漫声问道,一只手却在身旁女人脸庞上摩挲。
“陆县,不是这个意思,兹事体大,我不敢妄言,但是我觉得我们局里泄露消息的可能性不大。从时间上来分析,局里研究抓捕付天华只有我们几个人,但是唐军他们三个也是经过专门挑选的,出问题可能性很小,若是说我和鲍局还有单政委三人中间谁泄露了消息,那么在时间上有些对不上,否则我们根本不可能抓得住张艳秋,所以这就是个矛盾,如果是我们这边泄露了消息,解释不走啊。”巴子达在电话里赶紧解释。
“好,这件事情你盯着,最好你和唐军商量一下,怎么来从这个张艳秋身上打开缺口,我估计这个女人知道的东西不会少。”陆为民想了一想才道。
“陆县,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说我们局里出问题几率比较小,但也不能绝对排除,比如如果有一定反侦察知识的,可以利用我们这种心态打一个时间差,故意把目标引开,当然按照常理来说抓住付天华和张艳秋可能性很小,只是张艳秋太过于大意,或者说舍不得出租房里那几万块钱,所以才会被我http://www.hetushu.com们抓获。”
那么就是叶绪平和曲元高了。
双峰公安这边通过地区公安处和昆明方面联系,干警乘飞机到昆明再到抓获张艳秋,整个过程只用了五个多小时,这样高的效率却依然让付天华跑掉,虽然付天华也是堪堪逃脱,但是这也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是哪方面泄露了消息给付天华。
黄祥志就是再得曹刚的欣赏信任,曹刚也不会为黄祥志冒这种风险,黄祥志真要出了问题栽了,他顶多也就是背个识人不明的责任,甚至都算不上,毕竟黄祥志也没有暴露出什么问题来,现在也还只是怀疑而已。
“这,这个我不好说。”电话另一头的巴子达迟疑了一下,才回答道。
于是县公安局紧急派出了以唐军带队的三名干警坐飞机赶往昆明,这也是县公安局民警第一次乘飞机出差。
“暂时还没有交待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唐军说从张艳秋和付天华租住的房中搜出现金三万多元,还有一些是那个女人随身携带的账目本和笔记本,估计应该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但这要等到回来进一步审查之后才知道。”
付天华的情人张艳秋在云南被抓住了。
“那你觉得是你们公安局,还是县里出了问题?”陆为民进一步问道。
当时在抽调专案组警力时陆为民就专门给巴子达打了招呼,一定要选政治素质绝对可靠的,唐军当然没问题,而跟着唐军的几名专案民警也是唐军一手挑的,泄密可能性几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