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三十四节 求援

曲双公路就是一块很好的试金石。
“好了好了,你就别解释了。”段子君并无意在这上边多说什么,实际上他对陆为民这种做法并不反感,只要是为了工作,穷尽一切力量来实现目的达到目标,这本来就是值得推崇的。
“这事儿只能说到这里,我回去之后帮你问一问,看看是否具有可行性,我建议你可以先把前期工作做起来,不要坐等。”段子君想了一下,这才道。
更重要的是曲阳是一个以化工、纺织和建材为主的老工业城市,虽然进入九十年代以来经济发展迟缓,但是毕竟这个城市工业底蕴还在,和丰州这种纯农业地区的中心城市有着天然的产业互补,建成这条道路可以使得丰州到曲阳不在需要经洼崮到曲江再到曲阳,这条绕行省道217的线路距离为136公里,而另一条从丰州经南潭过固县再到曲阳的路线更是长达142公里。
丰州市区距离黎阳市区接近70公里,而曲阳市区距离另外一个最近的城市普明市区超过九十公里,而丰州市区和曲阳市区之间的距离只有区区66公里,而且如果裁弯取直,甚至可以压缩到只有65公里以下。
陆为民的话让段子君立马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抚摸着下颌注视陆为民良久,看得陆为民心里都有些发毛了,这才瞪起眼睛道:“老实交代,是不是那天一分手和_图_书你就忙着去收集情况琢磨打我的主意了,还是有谁给你出了主意?夏力行?”
“怎么样,陆县长?”高远山迫不及待地问道,满怀希望,急于想要听到好消息,但是却又害怕听到让人失望的字眼。
陆为民注意到段子君听得相当仔细,而且也提出了好几个具体细节问题,尤其是碧玺沟这个区域的公路建设存在的一些问题,好在陆为民早就有思想准备,而且也让交通局把前几年交通上对曲双公路进行规划时的许多资料送了过来,他也花了半天时间查看,并专门询问了县交通局有关人员这方面的情况,所以段子君询问他这些问题时才能应付裕如。
陆为民还重点突出介绍了双峰开元区这边的资源,尤其是提到了碧玺沟地质奇观和碧溪河的水利资源,以及开元这边的苗木、花卉种植传统,谈到这条道路的建设将会给这沿线超过四十万人口生活带来的方便,务工经商带来的巨大机遇。
当陆为民从省委招待所里出来时,一直守候在车上的高远山、章明泉和谷晋康都一窝蜂的下来,眼巴巴地望着陆为民,想要从陆为民脸上看出一点端倪来。
他不想把人心想得太过于阴暗,高远山如果真的愿意踏踏实实做事情,他也并不想要戴有色眼镜看待对方,也愿意和对方携手合作,但是前提是要真心做点实事。
和_图_书对于高远山,陆为民一直在考虑该怎么来处理自己与对方的关系,虽然高远山肯定是走了曹刚的路子才会让曹刚主动提出来让高远山来分管城建交通这一块,但是接触了这么久,他觉得高远山还是想做一些事情的,至于其他他暂时还看不出来。
“嗯,小陆,那你有什么想法?”段子君瞥了一眼陆为民,点点头,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既然来自己这里求援,肯定早就有一些准备。
“上车再说。”陆为民摆摆手,满脸深沉表情。
“那老爷子,这事儿……”陆为民眨巴眨巴眼睛,含笑看着段子君。
要建曲双公路?!这可能么?这可不是三五百万就能拿得下来的项目,而且还涉及到曲阳那边的协调,这年前他还只是和谷晋康提了一提这件事情,怎么突然间陆为民就要这个规划方案了?
实际上他知道曲双公路也不过三十多公里,虽然在碧玺沟那一段因为地质环境可能造价比较高,但是再怎么高算下来,这条道路按照二级公路规格建设,建设费用也就在一千多万,不过超过两千万,如果能够获得部里边的支持,加上省里能贴补一定配套资金,他自信自己可以帮忙做到,只是这种事情他当然不可能一口说死,只能说尽自己努力。
“活天冤枉啊,夏秘书长是问过我三十晚上的事儿,我就简单介绍了一下,夏秘书长www.hetushu.com只说您是个让人敬重的老领导,便再无其他言语,事实上他还告诉我让我别来烦扰您,嘿嘿,至于说收集资料,这其实不难,您在铁道部干过部长,黄部长那会儿也在铁道部工作,他是咱们省里宋州人,这很多人都知道,嘿嘿,所以我就……”
陆为民花了二十分钟来介绍曲丰公路双峰段的意义和价值,一条最具说服力的理由就是,丰州和曲阳分别都是对方相距最近的地区中心城市。
“老爷子,在您面前我不说假话,您就是向省里建议,我估计省里短时间内也没有精力来过问这条公路,这条公路对于我们双峰意义重大,对于曲阳和丰州来说也意义巨大,但是从全省角度来说,这条公路的重要性还上升不到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今年省里在交通上的大动作您可能也知道了,两条高速公路,昌青高速和昌洛高速,现在省里都还没有确定下来,就是因为在建设资金上的不足,您说您这个建议给省里,省里可能会记下来,但是很有可能会拖到明年乃至后年来实施,毕竟现在省里要首保全省首条高速公路的建设,所以……”
但陆为民的表情很平静,既看不出沮丧失望,也不像兴奋喜悦,这让高远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嘿嘿,老爷子,我听说现在交通部黄副部长曾经是您的秘书,如果部里边能够在扶持我们贫困地区交http://m.hetushu.com通建设上给予一定支持,省里边再能配套一些资金,我觉得这条路的建设资金,应该问题不是太大。”陆为民浅笑着道。
也就是说这条线路建成,可以极大的缩短两地之间的距离,方便曲阳和丰州之间的联系,对于促进两地经济往来意义重大,而且也能够极大的带动这条公路沿线的开元、金宫等地经济发展,让沿线的许多农林和水利、旅游资源都得到开发。
虽然心中有无数疑惑,但是陆为民在电话里说得很急,要求昨天下午就要送过来,这可是春节放假期间,但是对于高远山来说,若是曲双公路真的能在自己任上修起来,那简直就是一件足以被本县老百姓为自己勒石刻碑的功绩,别说春节放假,就是大年三十夜要他跑腿,他也一样甘之如饴。
最终段子君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他表示可以就这个问题向昌江省里做一个建议。
当陆为民前天突然给他打电话让他和交通局把关于曲双公路的规划书准备好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陆为民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段子君却明白言外之意,就算是自己面子再大,恐怕也要服从省里的统一安排,尤其是像首条高速公路不仅仅是一条高速公路那么简单,这其中还有很浓厚的政治意义,就算是田海华和邵泾川也一样不敢怠慢。
这个上边是指哪里,陆为民没有明说,在高远山看来和图书,地区是不具备这个实力来支持县里修这条路的,这个上边肯定是指省里,但是省里是指谁?省交通厅还是省委省政府某位领导?这却不得而知,但是陆为民没有让他们进去,他们自然也不好深问。
“老爷子,您不也说如果是为了工作,您也不吝出面卖老脸么?何况这根本不算卖老脸吧?我们丰州本来就是贫困地区,交通条件亟待改善,这都是事实,中央要求加大对贫困地区扶持力度,我觉得扶持贫困地区不是给点钱物,而更应该是增强贫困地区自身造血功能,而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就是最好的方略,这纯粹是为了工作,双赢之举啊。”
陆为民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看得段子君也是又好气又好笑,“所以你就起了心?”
※※※※
好在这条公路原来就曾经做过规划,只是大家都知道这条公路建设的难度,所以在规划方案上也都只是做了一个大方案,在很多细节上并没有真正做下去,所以高远山几乎是连夜拉着谷晋康和交通局一帮人把规划方案重新细化了一遍,熬了一个通宵才算是勉强做出来,虽然还远说不上完善,但是至少可以拿出来见人了。
他也不知道陆为民来省委招待所里是要找谁汇报,但是据他所知省里领导好像是没有谁会住在省委招待所里的,这让她也相当纳闷儿,但是陆为民没有明确说,只是很含糊的说要争取上边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