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四十一节 胸藏锦绣

“高县,那是王书记吧?他和陆县好像很熟呢。”谷晋康有些艳羡地看着陆为民在王舟山面前谈笑自若,两人似乎很亲近。
“行,我去和他们说一说,让他们先回双峰。”
他默默地点点头。
王舟山不高兴了,眼睛一瞪,“为民,你小子还在我面前矫情?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承认差距才能找到前进的方向,我就和我们下边县里的领导们说,多动动脑子,多把心思放在怎么来谋发展上,别整天就守着自家田里那一亩三分地,你盯着我,我瞪着你,防贼似的,心思不用在怎么搞经济上,要么花在了怎么来讨好上边儿上,要么就是扯皮闹架上去了,我说,讨好地委行署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你们县里经济搞起来,老百姓腰包鼓起来,这就是最好的讨好地委行署的办法。”
“恭喜王专员了,本来年前我打算来拜访您,但是想到您刚接手工作肯定很忙,所以……”
“专员,省里财政状况不佳,加上从今年开始国地税分家,估计今后几年省里的财政都会受到影响,指望省里不太现实,能修青昌昆高速估计都得要让省里勒紧裤腰带了,原本省投资公司有意要加大对省旅投司的投资,现在也黄了,估计都要把重心放在青昌昆高速公路的融资上。”陆为民一边宽对方心,一边道:“不过专员,如果洛门真的觉得昆洛这一段对洛门发展很重要和图书,也不是没有别的变通渠道。”
这边高远山和谷晋康在悄悄议论着陆为民和王舟山之间的关系,而那边陆为民和王舟山也步入了正题。
一晚上老板都和那位前任地委书记的秘书交谈着,看得出来老板对陆为民的意见很重视,而且讯问得也相当仔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这样对一个下属这样态度,而且是一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下属,之前陆为民担任丰州地委办综合科长时自己是有些不太服气,他是中山大学毕业,自己也是浙大毕业,自认并不逊色于对方,觉得对方也是正好干这成为了地委书记秘书这个机遇而已,但是今天陆为民的表现让他颇有触动。
“不用,晚上太晚了,我就在昌州呆一晚,明天才回去。”
“哦?!”王舟山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陆为民,这可不是三五千万就能打住的项目,从昆湖到洛门,这是八十多多公里接近九十公里,按照目前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每公里的造价,这至少需要十亿以上的资金,这对于洛门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这对于洛门来说却太悲催了,昌洛高速变成昌昆高速,高速路到昆州戛然而止,而真正要等到昆洛高速启动,又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去了,一旦青昌昆高速公路项目建设启动,只怕几年之内省里交通这一块都不得不全副身心都放在这上边,再要想启动其他大项目和-图-书就别想了,这也是给刚刚担任行署专员的王舟山一个巨大打击。
“为民,昆洛高速全长八十多公里,建设资金估摸着再怎么也要十个亿吧?省里边要建青昌昆高速,都是利用亚洲开发银行贷款才勉强挺住,我们洛门地区去年一年的财政收入也不过三个多亿,这不吃不喝也得要三四年才拿得出这笔钱来,就算是可以通过银行贷款解决一部分,但是……”王舟山摇摇头,显然不相信可以通过这种传统方式来解决资金问题。
高远山还是有些佩服陆为民,都是地委机关里关系是最复杂的,而作为地委书记秘书,更需要谨小慎微,和副职们打交道太亲近了不行,但是有距离也不行,这中间的度很难拿捏,但是陆为民去能在这里边玩得如此活络,也算是一门本事。
站在窗前的王舟山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若有深意地点点头,向自己身旁的秘书道:“学着点儿,这才是胸藏锦绣,人家在当综合科长时你还有些不服气,看看,这就是差距,当然可能和他这一年所处位置不一样有些关系,但是人家底蕴摆在那里,活到老学到老……”
秘书是从丰州地委一直跟随王舟山的,也算是王舟山身边很贴心的角色,听得自家老板这样夸赞陆为民,心里情绪虽然有些复杂,但是也不能不承认老板所说。
陆为民离开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快十点和-图-书了,谢绝了王舟山让司机送一程的好意,独自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径自离开了。
陆为民犹豫了一下,他和高远山、谷晋康一起来,但是王舟山显然不愿意其他人参加,而且看王舟山的样子也的确是想和自己聊一聊,当然未必都是高速公路这件事情。
“专员,依靠银行贷款来解决这个问题不现实,建造高速公路资金占用太大,而且利益回报期比较长,单靠银行贷款是难以支撑的,不过可以采取其他一些变通的融资渠道,比如发行债券。”陆为民抿着嘴道。
“嗯,恐怕黄了,这两天我找了邵省长,薛书记也去找了田书记,得到的结果都是昆洛这一段恐怕要搁下来,省里拿不出那多钱来。”王舟山叹了一口气,有些沮丧和遗憾,上任头一遭就遇上这种事情,的确有些不甘。
“那倒也是,真看不出王专员和陆县长这么亲热,感觉就像是陆县原来是他的秘书一样。”谷晋康咂咂嘴巴。
“可陆县那时候是夏书记秘书啊。”谷晋康提醒了一句。
陆为民微笑着解释,却被王舟山豪迈的挥手打断,“你别光恭喜我,我也要恭喜你才对,我年前忙,你也一样吧?我早就说了是金子在哪里都会闪光,在双峰干得不错,我一直有了解,你们那个昌南中药材市场把洛丘的和浦岭的药农们积极性都带动起来了,也带动了我们那边药材种植户的增收,和-图-书这让我既感到高兴又有些恼怒,为什么我们洛丘和浦岭就想不到做不到这一点?”
但王舟山知道陆为民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他敢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肯定也有底气。
但是这是省里综合平衡后的决定,根本由不得洛门地区来反对,王舟山和洛门地委书记这几天基本上都在跑省里,但是得到的结果都是让他们感到绝望的,省里意向已经基本上确定下来了,不太可能再做更改,事实上,省里也的确也拿不出那么资金来同时开工两条高速公路。
“政府债券?国务院去年就已经明令禁止政府发行债券了……”王舟山话一出口就反应过来,“你是说发行企业债券?”
“嗯,如果要建高速公路,洛门地区可以成立一家开发公司,然后以这家公司名义发行债券,募集建设资金,如果发行债券获得资金不够,也可以对外寻找合作伙伴,组建股份公司,然后再采取BOT方式来解决公路建设问题……”陆为民一连串的建议让王舟山一时间消化不了,他看了一眼陆为民后边远处的两个随行人员,想了一想道:“为民,干脆晚上一起吃顿饭,也好久没见了……”
陆为民一听这话,赶紧谦逊的解释:“王专员,您可别说那话,洼崮药商有传统历史,而且双峰经济怎么能和洛丘和浦岭比?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才想到这个法子的,纯粹是运气……”
高远山和谷晋康和-图-书都认出了那个从悬挂着一个二号车牌照奥迪下来的壮硕男子是谁,丰州原任地委副书记王舟山,现在的洛门地区行署专员。
“昌洛高速这个方案真要黄了?”陆为民已经听到一些风声,自己原来设想似乎正在变成现实,省里边正在考虑一个折中方案,同时开建昌青高速和昌洛高速的西段,实际上也就是形成了青——昌——昆高速公路,这样把青溪、昌州和昆州这三个昌江省的经济大市联系起来,算得上皆大欢喜了。
“嘿嘿,是夏书记的秘书难道就不能和王书记把关系搞好了?你看看陆县和王专员的亲密程度,难道这还能是王专员到洛门之后陆县才和王专员把关系搞好的?”
王舟山一口秦腔,口音很特别,即便是已经有向昌江口音蜕化的模样,但是还是在地委领导里边很特别。
陆为民犹豫了一下随即应承下来让王舟山很满意,点点头,“那好,我们一起走,你就坐我的车,晚上你要回双峰,我让司机送你。”
※※※※
“不是王书记了,年前王书记已经变成王专员了,洛门的专员死了,腾出来一个位置,正好就轮到王书记了,这就是机遇啊。”高远山唏嘘感慨不已,“陆县长和王专员熟悉也不奇怪,陆县长可是当过地委办综合科科长的人。”
“老谷,你说错了,陆县长若真是王专员秘书,那肯定不会像这样。”高远山说了这一句之后,便不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