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四十六节 勇气和智慧,合二为一就是领导艺术

孟余江觉得这样下去恐怕会失去自己来找陆为民交换意见的意义,或许对方就是要故意制造这样一个气氛来迫使自己先行退让?
陆为民正欲过路时,却看见了曹刚正好站在了路的另一面,他愣怔了一下,看看四周,曹刚几乎是同样的动作表情,随即两人都笑了起来,似乎都明白了许多。
“你可以主动去找曹书记沟通交流一下,我想曹书记也在等待。”孟余江站起身来,微笑道:“谁主动并不意味着谁就理亏气短,某些时候这也是勇气和智慧的表现。”
孟余江没有啃声,事实上他也无从评价陆为民指出的这一点。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寓工作于生活,也是一种艺术。”曹刚很难得的开起了玩笑,若有深意地道:“咱们这算是半休息半工作吧,没准儿这种效果比板起面孔正襟危坐坐在办公室里谈工作的效果还要好得多呢。”
这并不是说曹刚怕了陆为民,就像陆为民也不会真的怵曹刚一样,但他们两人都怕因为矛盾激化而影响到县里的工作最终导致两人仕途都受到影响,这才是二人最担心的,而这也是两人合作的基础。
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个伪命题,不管愿不愿意,这都是个必然结果,容忍是必须的,怎么容忍才能做得最好,达到最好效果才是陆为民想要问的。
但陆为民觉得孟余江应该清楚县长职位hetushu.com其实是他陆为民和地委派人之间的争夺战,虽然名义上孟余江是接替李廷章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实际上他没有这种可能,所以陆为民和孟余江一直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关系,但是孟余江作为县委副书记,位置站的好,的确也能起到一块平衡石的作用,而现在他似乎就在发挥这种作用。
“余江书记,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陆为民朗声笑起来,站起身来,接过孟余江的茶盅,替对方倒水,然后双手递给对方,“那我现在……”
“我认为可以,为了一个共同目标,我相信曹书记和为民县长都可以做到。”孟余江顿了一顿,“我今天来的目的也就是这个,工作中的一些分歧和矛盾都不可避免,但我们这么把这种冲突影响化减到最小,这需要我们都要具备容忍和退让的勇气和智慧。”
“呵呵,不说了,嗯,就不回办公室了,难得就咱们俩轻松一下,咱们一块儿走走,怎么样?”曹刚也显得很豁达坦然。
也就是说,只要不触及到二人的底线,两个人都有妥协的意愿,而这个过程就是一个相互试探底线争取更多权益的延续博弈,不但是现在以后的合作过程中,这种隐晦而委婉的博弈还将长期存在,直到一个人的离开,那么另外一轮的博弈又回重新开始。
陆为民疾走几步过路,笑和-图-书着迎上去,“曹书记,我正说过来向您汇报一下工作呢。”
姜是老的辣,陆为民心中也在掂量,孟余江早就把自己和曹刚的底细看清楚了,他也料定自己和曹刚是不可能走到拔刀相向的境地,拔刀不过是吓唬作势,为了争取下一步谈判更好的处境罢了,在这个老家伙面前,这些虚架子都完全没有必要玩了,曹刚清楚,自己也同样清楚。
“为民县长,您的举动我不好评价,但我要说这一次组织部的确做得不太好,但这也有一个现实问题,这一次调整幅度太大,涉及位置人员太多,所以存厚也就有些手忙脚乱了。”孟余江还是替张存厚缓颊分辨。
“为民,其实我个人觉得曹书记对你还是比较认可的,虽然你们之前可能有些嫌隙,但是我觉得总体来说你们在工作上的配合还是过得去的,去年我们县里各方面指标尤其是经济指标名列全地区前茅,与你和曹书记的合作分不开,今年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更好的契机,曹书记和你的搭档应该很般配,你在前面冲锋陷阵,他在后边掌舵稳船,我相信你们可以做得到这一点,而且我感觉曹书记和你,都有这样的想法,你们是可以找到相互间的切合点的。”
孟余江也笑了起来,陆为民问出这句话也就意味着对方早就在考虑怎么来和曹刚相处得更好,表面上这是张存厚hetushu.com和陆为民之间的冲突,但实际上张存厚哪里有资格和陆为民叫板,连曹刚都不得不认真考虑怎么来和陆为民把关系处好。
“余江书记,其实您清楚,这不是让人满意的理由,怎么说呢?事实上是张存厚他自己觉得人事调整就该是他组织部一家的权力,这个方案就该他组织部独个儿做出来就行了,我看他的这个地方有问题,如果是曹书记也授意他这么做,那我就要说曹书记的观念也有问题。”陆为民指了指脑袋,示意张存厚在这上边有偏差。
“为民县长,这个问题我想曹书记已经很明确表态了,部里边分别征求意见,交换看法,我这不是专门走你这里来了么?你不会给故意不给我老孟这个面子吧?”孟余江笑着缓和气氛。
“曹书记说得对,我深有同感。”陆为民微笑着应和。
无论是曹刚还是陆为民都没有想到两个人会在顺城大街上会面,县委大院和县政府大院在顺城大街上相对而立,只不过两边大院大门微微错开,县委这边大院要小得多,几乎是县人大、县政协两座小院加上县委大院与县政府这边规模才堪堪相当。
孟余江相当朴实厚重的话让陆为民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想要摸清楚这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被自己“篡夺”了县长位置的副书记的意思。
就在曹刚和孔令成面谈的时候,孟余江也来hetushu.com到了陆为民的办公室。
如果是换了梁国威时代,张存厚这样的做法就是理所当然的,能在书记碰头会上来过一过,也就差不多了,当然之前组织部的方案也必须是在梁国威和戚本誉主导下拿出来,但是现在,陆为民担任了县长,这个规矩恐怕就需要适当微调一下了,尤其是现在全县都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陆为民提出的干部调整要围绕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调门儿,不能不说是有一些道理的。
孟余江心里叹了一口气,曹刚的确给张存厚和自己也说过这一点,但是他的感觉是曹刚并没有重视这一点,所以张存厚也就轻描淡写,当然曹刚也没有说这是陆为民的意见,如果他说了,也许自己要提醒一下张存厚引起足够重视。
组织部制定方案没有问题,但是需要征求各方意见,但是这个“征求各方意见”很笼统,了解各部门各单位的意图也算,找分管领导沟通也算,书记碰头会也算,这要看你怎么来看。
“余江书记,请坐,今天的事情我是不是有些出格了?让您也受累了。”陆为民亲自为孟余江泡茶端上,孟余江笑着摇头,这个家伙总有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
“余江书记,您觉得曹书记和我两人能够相互容忍么?”陆为民点点头,半晌才道。
“其他人我不说,连邓少海之前都没有得到任何征求意见的机会,这是不是太hetushu.com过了?”陆为民摊摊手,“就算是邓少海新来很多情况不熟悉,但是他是县里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组织部是不是哪怕在礼节上也该尊重一下?”
“好啊,就算给自己放半天假吧,不算违规吧?”陆为民也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是上班时间,路上行人并不算多,县委县府之间来往人都是直接走路通过,但是今天这个时候恰恰没有人。
“余江书记,您太见外了,我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组织部需要改进自己的作风和方法,不要总是抱着以前老一套做法。”陆为民也笑了起来。
※※※※
“我在会上就说过了,干部调整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为了满足某些人对权力的欲望,也不是为了论资排辈大家排排坐吃果果来享受某个位置的福利,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尤其是眼下我们县处于发展大好时机的时候,怎么来把最合适的人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上,让他们为县里发展发挥作用,这才是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组织部自己在家里闭门造车就就知道哪个位置最适合哪个人了么?我看未必吧。除了要到各部门单位调研外,向分管领导征求意见,交换看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我觉得这一点以前县里忽视了,但是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之前就说过,而且我还专门给曹书记提醒过,要结合我县经济发展来考虑这一点,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