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四十七节 涌动

“巩胖子,你要是不把老九的事情给解决了,你就甭想在上老娘的身!”杜笑黛气哼哼躲过男人伸过来摸自己的胸的手,狠狠的打了一下对方的手,啪的一声,胳膊上起了一块红印,恼怒的道。
“谁说不是呢?大家都不傻,自然也都看得到这里边的底细啊。”
“我听说凤巢镇老连要动一下,不知道……”
事实上也无从保密,书记碰头会照理说再怎么也要开上一个多两个小时的,但是不到半个小时就宣布结束,各自归位,而曹刚的面无表情,陆为民的漠然,孟余江的沉郁,邓少海的悻悻,加上张存厚的惶然,无一不显示出这一次书记朋友会是一次失败的会议,而且可能还蕴藏着无数针尖对麦芒的冲突。
蔡云涛一边提醒一边也在考虑,老黄想去凤巢当镇长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只不过凤巢这一回沦为重灾区,现在工作基本上都陷入了瘫痪。
“打住打住,老黄,别给我戴高帽,我受不起。”蔡云涛连连摆手,头也摇得拨浪鼓一样,“曹书记也好,陆县长那里也好,我可以去建议,但是归根到底得他们来拍板,我答应你可以去说一说,但是成不成在两可之间,你也别抱太大希望。”
见蔡云涛一时间没有吱声,老黄也知道恐怕这位部长有些意动。
“哦,你想去凤巢?老黄,你可想好啊,凤巢今年肯和图书定是清理整顿重点,纪委在那边大开杀戒,老连还不是因为被合金会的事情才被牵连进去,虽然问题性质不算是很严重,但是肯定是涉及到违纪违法了,凤巢镇现在基本上都快是一锅端了,你去了工作压力可不轻啊。”
“蔡部,我听说县府办姚勇要下去?找了杨县长……”
“那是,那是,蔡部,我敬您一杯……”
巩昌华听得女人叫得大声,心里顿时发慌,深怕周围邻居听见了一点,这事儿刚刚才有了一点眉目,陆县长也才和他透露了一点意思,这蠢婆娘这么乱喊乱叫,纯粹就是要把自己的事情给搅黄,脸色也是一寒,恶狠狠地瞪着对方,“你给老子闭嘴!再在这里胡言乱语,张起嘴巴乱说,你信不信老子把你上下两张嘴巴都给你堵上!”
“呸!你只顾你自己,啥时候管过我们杜家人的事情?”杜笑黛咬牙启齿地道:“你倒是跳得挺快的,现在要下去当党委书记了,老九就不能去当县府办副主任?不是说鞠县长要一个女的副主任来帮她么?老九怎么就不行了?”
“放你妈的屁!老子不上你难道你希望老子去上别的女人?”巩昌华也有些怒了,一翻身坐起来,气哼哼地道:“我去说?我怎么去说?陆县长能听我的?你不是说老九和陆县长早就上过床了么?老九要真和陆县长上hetushu•com过床,那还不简单?吹两句枕头风,连我都的要靠她了呢!”
书记碰头会上碰撞几乎是以闪电般的速度传遍整个县里。
蔡云涛当然知道老黄的话是什么意思,前几年宣传部倒是出去了两个干部,但一个是戚本誉的相好,一个前任宣传部长也就是现在人大副主任老符的相好,然后部里边便再无出去的机会了,几个副部长都是在这个位置上一坐三四年都动弹不了,很显然老黄也是有些坐不住了。
毫无疑问书记碰头会不欢而散的原因只能是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对峙,组织部虽然是诱因,但是根子还是在县委书记和县长身上,县里边再不通时务的人也是清楚这个道理的,但是怎么又能在几个小时之后县委书记和县长居然又一起在县里大街上晃荡起来,而且并无一人作陪?这简直太诡异了,让人想破脑袋都无法想通。
“蔡部,看样子两个大佬的行为让全县人都摸不着头脑啊。”端起酒瓶替蔡云涛斟满酒的中年男子笑嘻嘻地道:“我敢打赌,咱们县里只要是有个一官半职的,百分之八十都在讨论今儿个曹书记和陆县长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你个老黄,倒是把这里边关节看得听清楚啊,不过你都在望着看着,只怕也有其他人在惦记这个位置吧?”蔡云涛笑了起来。
“好了,老和-图-书黄,不说那么多了,这一次的确是个好机会,不过你自己有什么打算?”蔡云涛发现自己也是一个心软之人,下边人稍微带点感情,他就有些热血上涌的冲动,总想要帮这些忙。
但很快又有另外一个消息以更快的速度传递开来,县委书记曹刚和代县长陆为民携手共游县城顺城大街,这个更让人打碎一地眼镜的消息紧随着书记碰头会不欢而散的消息传递开来,让无数人都在心神不宁的了几个小时之后八卦之火又再度燃烧起来。
一直到书记碰头会上的碰撞之后,这些人才算是知晓了有哪些位置要动了,而很多都是之前他们未曾想到过的,比如双塬区委书记,又比如工商局长,仅仅是这两个位置的挪动就足以整个县里边搅起巨大波澜了,这两个位置的腾挪势必引起连锁反应,其动静有多大也可以想象得到。
“蔡部,咱们宣传这条战线上出去的干部不多,要说真有出去的,你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嘿嘿,这就是老实人吃亏啊,做事儿做得再多,工作干得再好,顶不住人家脸盘子生得靓,奶子大,双腿一叉往床上一躺啊。”中年男人见蔡云涛推杯,也不强劝,话语却顺着前面的话题走,“这两年咱们部里边的干部都成了二娘养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啊。”
虽然还没有抓到付天华,但是张艳秋这个女人已和图书经咬出了好几个干部,就连老连都被一笔贷款卷了进去,虽然涉及金额不大,但是也是落下了病根,现在这副情形下,谁也不敢轻易去保谁,没准儿下一回付天华被抓获,那还会吐出更多更凶猛的东西来。
“老黄,你今天说这么多,是真的想下去,不想在部里呆了?”蔡云涛端起酒杯轻轻晃动着,沉吟了一下,他也知道老黄能力不错,跟着他这么久,年龄比他还大一截,也算是鞍前马后比较尽心了,这一次各乡镇和局行都有好几个正科级职位出来,老黄心里猫爪子挠一样难受也可以理解,“你若是走了,谁来接你这一摊?下边未必就有部里好啊。”
蔡云涛漫不经心的挡住还要为他酒杯里斟酒的男子,“行了,老黄,我的酒量多大你知道,再替我斟酒,我就觉得你是在故意灌我了。”
“蔡部,您知道我年龄不小了,这大概也是最好的一次机会,曹书记那边很看重您,陆县长那边您关系好,您只要出面铁定……”
※※※※
老黄说得有些动情,“若是蔡部您早来几年咱们部里,我当然没话说,绝对把工作替您做得没有半点差错……”
老黄的话无疑是一个暗示,姚勇是县府办副主任,下去自然是有前途的,最起码也得是哪个乡镇的乡镇长,而且多半还是一个口岸比较好的乡镇才行。
他也知道这种位置不是蔡云涛能做www.hetushu.com主的,如果没有书记碰头会上那一幕,他也不敢去想,但是书记碰头会闹得两边火药味很浓,虽然后边又传出消息说曹陆二人握手言欢了,但是傻子都知道这种握手言欢也不过就是一种自找台阶下的妥协,蔡云涛的优势就是他跟曹书记很紧,但是又和陆县长私交不错,正是这层关系,如果他要出面推荐自己,才容易被两方所接受,他赌的就是这一宝。
老黄叹了一口气,也有些心焦。
“蔡部,不是我非要走,您知道我年龄摆在那里了,要一步到其他局行当一把手我知道恐怕资历还浅了点,咱们县里的规矩都是要到下边乡镇当过党委书记的才能有资格当好一点的局行一把手,我若是再不下去,日后年龄就不饶人了啊。”
“嘿嘿,蔡部,纪委动作大也是好事儿啊,把房屋打扫干净才好重新住人不是?”老黄心中一阵狂喜,见蔡云涛有些松动的意思,话语也就更直白,“真要一个没动,谁去都觉得棘手,你没看钱理国去了这么久被弄得焦头烂额,要不是这一轮纪委真刀真枪动起来,凤巢的工作还得要烂好几年。”
这一次是一个好机会,之前大家都知道县里这一次人事有大变动,但是究竟怎么变,有哪些位置要动,大家也都是雾里看花,看不明白,虽然组织部到各部门各单位走了一圈,但是这些家伙来也是故弄玄虚,看不清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