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四十九节 横生波澜

“要说一点都没有,那当然不可能,书记和县长要真是同穿一条裤子的话,那就只有两种可能性存在,强弱之势太大,而且还要大到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地步,这种可能性很少见,至于我,你觉得可能么?另一种就是在某些见不得光的私欲和利益上沆瀣一气了,形成了利益共同体,这显然也不可能出现在我身上,所以我和曹书记之间肯定有矛盾有冲突,但我们都有理智有脑子,会分析判断,会灵活处理,你明白了么?那种两败俱伤的事情我想是不会发生在我和他身上的。”
“咦,为民,你不是反对调整财政局长么?现在正好是一个机会啊。”冯可行眼中幽光闪动。
苏燕青听得陆为民这样一说,也有些犹豫了,先前她听到夏力行就那么随便带了两句,也不好深问,现在回味起来,刚才姨父说那两句的口吻似乎也不像是多气恼的模样,倒是有点带着调侃味道的薄怒,嗯,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儿欣赏的味道在其中,自己也是关心则乱,所以也没多想,就急急忙忙跑出来打电话了。
三个区委书记的变动都是到县直机关部委里来,关恒不再兼任总工会主席,只担任统战部长,尹国权接任总工会主席,财政局长方璐也是曹刚首先要动的人,曹刚意欲让王宝山来接任财政局长。
“也就是匿名检举了?”陆为民反问一句。
“半个小时前,我离开县委大院时,刚出和-图-书门就被人扔过来这个东西,那个黑影一闪就不见了,我觉得不大对劲儿,就把这个东西带回办公室看了一遍,才回来找你。”冯可行回答得很简单。
“嗯,刚回来,有些情况要向你汇报一下。”冯可行脸色阴冷,手里提着一个塑胶袋子。
“你比我理解得透彻,就不会在自己还是代县长时去挑战县委书记的权威!”苏燕青又气又恨,“你还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能做点事情,别人都该让着你了?你也太幼稚了!”
曹刚已经对冯可行有些看法,认为冯可行这是在为他自己树碑造势,动作力度太大,超过了他的意图范围,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又不好过多干涉,这份意思陆为民也能感受得到,也提醒过冯可行,冯可行也答应凤巢区窝案在付天华未抓获之前差不多就告一段落了,没想到今儿个冯可行似乎又要变卦了。
陆为民的确很想主导这一次人事调整,但是他也清楚这不现实,那么就需要有所取舍。
没等陆为民想问问苏燕青是从那条渠道知晓县里这场风波时,苏燕青已经冷冷地说了一句“你自己好自为之”就搁了电话,让陆为民还想多说几句的想法落了空。
“你看看这份材料就知道了。”冯可行面带诡异的微笑,摆摆手不语。
虽说这一下子就为这一轮人事调整提供了五个空缺,但是这种事情越挖得深,事情牵扯就越多,带来的影和-图-书响也越大,再说难听一点,梁国威和戚本誉都已经连落水狗都算不上了,深挖细查的结果也就是多腾几个位置而已,但在地委那边的影响和印象却很难用褒贬来判断,往好里说是新一届班子反腐力度大,态度坚决,往不好里说,那就是县委对局面控制力度不够,工作轻重缓急有些倒置。
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表示反对,但是曹刚很坚持,陆为民掂量再三,觉得如果要在这个问题上僵持不下的话,就有可能要导致整个方案的搁浅,所以退让了一步,方璐转任工商局长。
冯可行在凤巢区那边大开杀戒,截至目前为止,从张艳秋那边的线索已经挖出和牵扯进去了三名副科级干部和两名科级干部,不但曹刚都对这一案胆战心惊,连陆为民都觉得差不多了。
陆为民百思不得其解,苏燕青若是真的在省政府办公厅里都能听到这来自双峰县的这场“小风波”,那就真的有些蹊跷了,双峰县要真有这样的分量,估摸着起码也得是昌州那边某个经济大县还差不多,像这样的事情地委行署你说有所耳闻到倒还差不多,要到省一级,就有些夸张了。
“什么事情这么急?明天上午说不行?”陆为民把冯可行让进客厅,把门随手关上。
“嗯,算是吧,但是你不会连材料中所列觉的证据真假轻重都掂量不出来吧?”冯可行应了一句。
“为民,你和你们书记真的没m.hetushu.com啥?”
如果说之前凤巢区的窝案拿下一批干部陆为民还觉得不算是坏事,至少也能为一些有能力想干事的干部腾出位置的话,那么这份检举材料上所反映的东西他就真不希望是真实的了,他更希望是诬陷,但直觉和理智都告诉他,这份材料反映的多半是真实的。
“恐怕不行。”冯可行摇摇头,语气凝重,“我晚上加了一会儿班,凤巢那边的事情脉络虽然出来了,但是牵扯的人员还有不少问题没有调查清楚,纪委里边的同志都累得够呛,有些受不了,我说今天让他们放个假,早点休息一下,明天也休整一天,嘿嘿,没想到这是休息不了啊。”
已经很有没有人敢这样说自己了,陆为民甚至觉得有点儿新鲜的味道,幼稚用在自己头上究竟合适不合适,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好像连夏力行和安德健也没有用这种言语来敲打过自己吧?
“妈的,这才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呢,梁国威和戚本誉在这双峰县不知道搞的什么明堂,丢下这么多窟窿和烂摊子,一个没填上,另一个又捅出来,这个还没有裱糊好,那边又坍塌了,你说这工作还怎么搞?”陆为民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曹刚提名迟革林担任太和区委书记遭到了陆为民和孟余江的坚决反对,尤其是孟余江更是毫不客气的对迟革林的能力和作风提出了质疑,认为迟革林不具备担任一个地区主要领导的资格,原http://m.hetushu.com本在上一次张存厚制订方案时提出迟革林要到双源担任区委书记,孟余江就持反对意见,但是却碍于曹刚和张存厚都认可此人,孟余江虽然反对,但是态度不算坚决,而这一次虽然换到了太和,但是有了陆为民的支持,孟余江就显得格外强硬了。
“可行?才回来?”见是冯可行,陆为民心里才稍稍释去疑心,但是看见冯可行脸上的表情,陆为民又觉得恐怕自己先前以为冯可行是不是为了明天的书记碰头会上人事问题来和自己有什们要交流的想法有些走偏了。
陆为民的回答让苏燕青心里终于放下了一块石头,陆为民能够这样回答,也就意味着他对他自己与县委书记之间的关系定位还是很冷静理智的,只要做到这一点就足够了。
“燕青,我不知道你得到的消息是否完整准确,你说我和曹书记有些分歧和矛盾,这不假,在会上有些争执也是事实,但是你要说我挑战他的权威,或者说我向他叫板,这话要看怎么来说。”陆为民耐心解释,“有人说权威就是拿来挑战的,就像朋友是拿来出卖的一样,并不是说权威就一定就是不能触及的,但我也不可能不问青红皂白的要去挑衅谁。我和曹书记观点不同,有争论,但是我想这都是在可控范围之内,作为县委书记,曹书记的胸襟不至于那么狭窄,而我,也请你相信我的工作艺术,曹书记和我之间的矛盾分歧都是建立在一个和-图-书共同根基和目标之上的,我这样说,你可以放心了吧?”
“这份材料哪里来的?”良久,陆为民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敲门声响起,陆为民有些惊讶,这晚上自己早就打了招呼,不接待任何人,杜笑眉在这一点上也给几个服务员专门叮嘱了,如果有谁要来找,就一律说陆县长不在,当然这只能对付一般人,自然也有无法阻拦的。
像几大区委书记都要在这一次腾挪位置,双塬黄祥志,开元王宝山,太和尹国权,都要在这一次调整中挪动一下,原本永济区委书记唐承恩曹刚也有意要动,但是不知道唐承恩通过哪个渠道的关系又把曹刚那边打通了,加之他也基本上是和陆为民来双峰时同时动的,时间也不长,所以也就搁下了。
“怎么了?”陆为民心中一紧。
但是现在已经几点了?陆为民看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他也打算睡下了,这么晚就算是有人来,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吧?他纳闷儿披上外衣起身出门。
这也是陆为民和曹刚相互妥协的结果,吕正芳通过各种关系找了地区工商局领导甚至省工商局一位领导来给打招呼,也给曹刚带来了很大压力,如果不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曹刚就有可能反对调整吕正芳,这又是陆为民难以接受的,所以最终是方璐到工商局,王宝山入主财政局。
陆为民狐疑地接过资料,看了起来,浏览了一遍之后,陆为民又细细地看了一遍,半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