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五十节 权衡,利益和规则

陆为民满意地点点头,“在这些方面你比我更能拿捏这其中的分寸。”
冯可行想了一想,“问题是这个问题搁下来,会不会让他在这个位置上……”
“那是虞庆丰和孟余江留下的底子好,虞庆丰算是一个很严谨的角色,纪委这边干部总体来说素质都比较好,没啥花花心思,俗话说的号,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虞庆丰自身行得正,他下边这些人也过得了硬,这一次又有这么好的机会,所以出去两个也的确让大家伙儿的积极性高涨。”冯可行显然也对这一次的调整有所考虑,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动作。
“哼,再怎么也得要等地皮子踩热吧?何况他没有半年时间,就是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吧?”陆为民摇摇头,“可行,我看纪委那边你倒是玩得挺顺溜,该提的提,该挂的挂,连老曹都对你这么快进入角色感到惊讶呢。”
“我也不想再这样乱下去,但是树欲静风不止,脓疮一个一个暴露出来,终究还是要一个一个去挤,不挤掉,迟早是祸患,我们有些领导总喜欢拿圈子来拉拢人,甚至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一个干部的基本要素,凤巢区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这边又忘了。当然有些人乖面子工作做得好,也的确能蒙住人,所以只有在多方面亲自接触下,你才能了解和看清楚一个人的本质。”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看这个情况还不宜提出来,否hetushu•com则明天的整体方案又得要搁下来,本来就已经一拖再拖了,拖不起了,对其他工作影响太大。”
事实上陆为民并不喜欢这种由外来捏合或者促成的结盟,在他看来只有在共同的工作中因为工作思路和观念上一致而形成的共同体才是最让他欣赏的,冯可行虽然原来和自己有一些交情,但是毕竟之前接触不算很多,真正的接触也不过就是一些工作之外的事情,但好歹也算是对冯可行有一些了解。
见冯可行默默的低下头,却不言语,陆为民笑了笑,“可行,难道说你我还能有什么不能推心置腹的么?双峰野就这么大一个塘子,难道说你我连在这个塘子里呆下去都还做不到和衷共济?那我觉得这就不是你的失败也是我的失败,更是我们大家的失败了。”
不过对于自己来说也是好事,一个在这方面更为老练成熟的盟友比起一个愣头青盟友来说无疑要更让人放心踏实,走进了这个圈子,你就不能不把一切搁下,一切都要围绕利益和按照规则来操作,没有利益便没有动力,而脱离规则,便要受到惩罚。
“虽然不能,但是凭我的感觉和经验,这上边反映的问题八九不离十,只要花一些心思,给我一个月,不,半个月时间,不难拨云见日。”冯可行相当自信。
冯可行沉默不语,王宝山的风评在外边还是不错的,而且曹刚来http://m.hetushu.com之后,王宝山也很迅速的向曹刚靠拢,现在在曹系阵营中虽然不比张存厚、孔令成这些人,但也算是炙手可热的人物,这个时候抛出来,不但会给曹刚他们的感觉是有意狙击王宝山上位,而且也可能打草惊蛇。
“可行,你别吃香的喝辣的吃顺嘴了,张弛有度,过犹不及,王宝山若真是有问题,那肯定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作为一个区委书记出毛病,那至少也得拖倒一大片干部下水,这一点你我都清楚,一方面你这些情况短时间内无法落实,二来这一次人事调整盘子基本上定下来,你才去纪委不久,能有这样的安排已经相当难得了,局面打开了,需要稳一稳,下一步再来动,你那边也能游刃有余,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我们能马上查清楚这一案,掀起一场更大的风波,你觉得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明天就要开书记碰头会和常委会,现在我们去抛出来,老曹会怎么看?尤其是在这有着一份匿名材料的时候?”陆为民反问:“我们这样看待,但他们呢?”
想到这里冯可行深深地看了陆为民一眼,昔日的小秘书短短一年多时间已经成长成为一个胸有韬略腹藏庙堂的角色了,再等一段时间掀开这个盖子,陆为民手中便可有更多更合适的人选,而且等到王宝山这些人上位之后再来打一个反击,让曹刚丧失下一轮人事调整的主导权www•hetushu.com,而对于自己来说,几个月后也不过就是自己在纪委站得更稳一些,但是纪委圈子就这么大,自己又能有多少人拿得出来,但是对陆为民来说最大的获益者却会易主,这小子心思深沉啊。
不过陆为民倒是说得相当坦率,让冯可行甚至有些搞不懂对方是真的不在意自己而如此坦率,还是觉得自己即便是琢磨透这一切也不会改变这一切,在他看来,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足以证明,自己和对方已经不再一个级数上了。
冯可行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把自己手中这厚实的一叠资料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为民县长,言重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你的意思是……”
谁会是最大的受益者?这个问题问得好啊,陆为民和自己手中的能用的干部这一次基本上都有了一个安排,可以说夹袋里是空空如也了,再马上掀起一场风暴,空缺出来的位置,只能是曹刚和孟余江成为主导者,甚至叶绪平都能从中渔利,这不符合己方的利益,尤其是陆为民的利益。
“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我还是那句话,纪委的职能是什么,监督和查处,监督不力遗留下来的问题那就只能用查处来解决,查处之后就需要总结经验推进监督的效能,该查当然要查,而且要像凤巢窝案一样深挖细查,但是在方式方法和节奏力度上却需要好好斟酌把握,另外在调查人员的选择上也要注意,避和*图*书免打草惊蛇。”
但在冯可行来双峰之后,两人接触迅速密切起来,在一些工作上观点看法的交流沟通上也较为顺畅,他也大略摸清楚了冯可行的一些想法,而冯可行也知晓了陆为民的一些思路观点,所以两个人相处得还算不错,再有张天豪从中刻意撮合,两个人之前的关系就基本上确定下来了。
在凤巢区窝案的问题上,陆为民是主张纪委加大力度查处一批干部的。
“怎么,你怕伤你不成?心中无冷病,还怕吃西瓜?”冯可行同样一脸诡异的表情。
冯可行终于笑了起来,这个家伙话语中的含义很深,双峰这个塘子,这是指什么?指他不会安于这个塘子中?塘子本来就是贬义,而用在这话中,也隐藏着更丰富的语意,也是一种很微妙的暗示。
两个人在春节期间聚了一会,张天豪从中刻意捏合,陆为民和冯可行之间的关系也就迅速密切起来,已经隐隐有一种结盟的架势。
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一次人事变动是个机会,但是毫无疑问主动权掌握在曹刚那边,不谈张存厚,即便是一直与自己关系保持的不错的孟余江,在目前的情势下也不太可能倾向于自己,能保持一种不偏不倚的态度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人事权先天就是由县委书记来主导,无论是副书记还是组织部长都只能是辅助角色,所以要想在这一次人事变动中尽可能的争取更多的位置,那么就不得不用纪委这把铡http://m.hetushu.com刀铡掉更多的杂草,才能有更多的位置可供操作。
陆为民慢悠悠的话语透露出来的意思,让冯可行原本有些热血沸腾的激情慢慢冷静下来。
“好机会?”陆为民仰起头,想了一下,缓缓摇头,“你这份材料上的东西能马上落实么?”
“过犹不及,老曹已经对你有些看法了,刀太过锋利有时候也不是好事。”陆为民似笑非笑的道。
所以他对冯可行在凤巢窝案上大做文章是持支持态度的,而曹刚也因为碍于凤巢合金会出了这么大一个问题不好交代,所以也对这一件事情持放任态度,这也才让冯可行抓住了这个机会,不但一下子把纪委的威风打了出来,而且也赢得了纪委一帮干部的认可,更难得是可以利用这一次人事调整为纪委这条线争取一些机会,这就更让冯可行在纪委这条线里牢牢的站稳了脚跟。
冯可行在心中苦笑,这家伙,一年多时间不见,简直如脱胎换骨般,对于官场上这些道道儿简直是信手拈来,也许这个家伙天生就是走这一行的,要不然玩起这一套来怎么能如此驾轻就熟,游刃有余?
一方面是因为今年合金会将是一个查处重点,纪委发飙开道立威,震慑一批不太干净安分的干部,有助于邓少海下一步在合金会上推动工作,虽然叶绪平不太让人放心,但是陆为民相信邓少海是搞财政工作出身,自然也有他自己的门道,叶绪平要想和他玩花样,也要考虑露馅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