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四节 攻坚

“梅岭那边已经没你的事儿了,我是问你开元这边。”章明泉没好气地瞪了对方一眼,“开元这边路线长,任务重,压力大,要不陆县长为啥把这个担子交到你手上?”
“行了,甄婕,明泉这是在故意调侃你呢,不过你们这一次课题研究的作风的确很好,比起我们政府部门那些下来的大爷们要强得多。”陆为民言语里也毫不客气,“上边来的很多人,一来就是要吃要喝,玩够了,才说正事儿,资料数据你得给他们准备好,然后就是搞搞座谈,哪像你们这种逐一走访深入调查了解?不说也罢,怎么样进展还算顺利吧?”
章明泉没有见过甄妮,但是他觉得就凭甄妮不愿意来双峰,而甄婕在双峰这一段时间表现给他留下的印象,他就觉得甄婕要比那个甄妮更适合陆为民,而且要好得多。
“你是问哪一边?如果是梅岭那边,我只能说巩胖子捡了个落地桃子,咱们梅岭那边早就盼着修这条路,原来就规划过,希望变成绝望,现在又变成现实,这份反差多大?春节后我就开始私下里让沿线各村把工作做起来了,现在巩胖子去不是摘桃子么?”
丁克非没有如他自己所希望的出任梅岭乡党委书记,而是由县委办副主任巩昌华空降担任,而丁克非则到开元镇担任党委副书记、镇长,这有些出乎他本人预料之外,但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回来了,m.hetushu.com甄老师,你也刚回来?”章明泉微笑着回应,“你们这个课题组的作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往来搞调研的,都是坐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们把各种资料帮你们收集汇聚起来,这一次你们都是一个乡镇一个企业的自己去收集,难得,难得啊。”
“导师没有来,她在学校里有一些活动,有一个讲座她要参加,而且这次来主要是补充收集一些情况,我们来就行了。”
“嗯,那就好,走吧,到办公室去坐。”陆为民点点头,很自然的往前走,“谢教授这一次没有来吧?”
“得了,你就先搁我这里吧,要不一会儿去陆县长那里,还以为你要去行贿呢。”章明泉笑着道:“对了,你们那边进展怎么样?”
“嘿嘿,哪能行?”丁克非毫不客气的伸手就把一条烟拿了过去,搁在自己提着的包里,可包太小,放不下,便找了一张报纸把烟包起来,夹在自己腋下。
周乐军从建委主任位置上调任开元区委书记,怨气满腹,但是又不敢不从,章明泉想要看一看这个家伙有什么门道。
虽然只是到开元镇担任镇长,但是开元镇的经济总体实力不是梅岭乡可以相提并论的,而且开元镇党委书记是由开元区委书记兼任,所以开元镇镇长其实也就变相算是开元镇党委书记,当然这要看你这个镇长和党委书记处得如何了。
“怎么,hetushu.com里边有问题?”章明泉立即敏锐的意识到这里边肯定有猫腻。
“哟,甄老师这是在批评我们政府部门收集统计的资料数据不可靠喽?”章明泉笑着打趣。
“章主任,陆县长那里有客人?我想找他汇报一下曲双公路前期准备工作的进展情况。”丁克非和章明泉关系相当好,否则章明泉也不会在春节期间明知道陆为民不喜欢见客还专门带着他跑一趟昌州。
“章主任你说的那是你们上级政府的调研吧,我们学校里的做课题研究的,都是自己动手,你们政府部门提供的资料我们也需要,但是我们一样需要我们自己亲手收集的一手资料,这不矛盾,这样获得的数据会更真实可靠一些。”甄婕展颜一笑,看得陆为民眼前一亮。
这是梁国威下台之后淘汰下来的玩意儿,县委办那边没人愿意要,大概是觉得沾晦气,就搁在县府这边来了,章明泉却没有那么多忌讳,觉得这张老板桌够宽大,自己每天需要处理的文件材料又多,正好合适,而且半新旧也不刺眼,也就搁在自己办公室了。
“得,别在我面前装,一条玉溪怎么了,陆县长给的,我怕啥?”章明泉瘪瘪嘴,“你就别在我面前矫情了,不要我就收起来了。”
“不,不,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们需要的一些数据是你们没有统计收集的,这就需要我们自己去收集,另外有一http://m.hetushu.com些非数据型资料,也需要我们搞课题的直接去了解,这种直观性的感受,一样也是我们课题研究的必备路径。”甄婕脸颊略略有些红,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甄婕和陆为民并排而行,迎面过来的县政府工作人员都纷纷礼貌的和陆为民打招呼,陆为民都含笑点头回礼,时不时还问一句,甄婕也下意识的跟随着点头回礼,这种感觉很奇妙,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在甄婕心里浮动。
“挺好的,进展很顺利,这是最后一次收集数据了,再有几天我们就准备结束资料准备,进入课题研究和做课题报告了。”甄婕笑意盈面,心情相当好。
章明泉意识到问题有些棘手了。
章明泉办公不喜欢关门,所以一直门都是大打开,何明坤在门口敲了敲进来,“主任,丁镇长过来了,他想……”
章明泉走在二人身后,心里同样也有些唏嘘,怎么看都像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双,但怎么会是这种古怪的关系?
白色的长袖精纺衬衣把挺拔的身体包裹得玲珑浮凸,黑色的包裙外加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让甄婕多了几分职场女性的精干,少了几分大学研究生的学生气息,白皙光洁的颈项上没有任何装饰物,反而多了几分高洁简练,乌油发亮的长发被很随意的挽起来,一枚棕黑色木针斜插别在头上,淡淡的优雅气息扑面而来,一下就让她和县政府里这边的女m.hetushu•com性拉开了距离。
如果必须要调整路线,那就只有绕过开元场镇,而要绕过开元场镇,就必须要走碧溪河畔,而那一段不但地势奇峻,造价便要翻几番,而且距离开元场镇也有相当距离,根本不适合,可以说如果要选择这条路线,拆迁费用就变成了建设费用了。
县府办主任的办公室比起县长们的办公室略小一点,但是又比其他办公室略大一些,两盆绿意葱茏的盆栽搁在办公室两角,一张半新旧的老板桌,看上去甚至比县长们的办公桌还要气派。
“嗯,有客人,你就耐心等一会儿吧,怎么,嫌我这里档次级别低了?”章明泉从抽屉里拿出一条玉溪,丁克非眼睛顿时一亮,“老章,你这是在炫耀还是自找麻烦?玉溪你也敢一条一条地放在办公室里?”
“老汤下去了,情绪很大,汤家在开元是大姓,尤其是场镇上这一片汤姓人很多,加之老汤在知道自己要下之后,开口给这一片拆迁的许下了很多愿,一下子就把老百姓的胃口吊高了,现在再要去做工作难度相当大,我们镇上干部下去宣传政策,基本上都是唾沫星子给淹没回来。”丁克非脸色沉郁,显然是压力很大。
丁克非苦笑着摊摊手,“他今天开了会之后,就说他痛风发作,痛得受不了,需要休息两个月,已经把假条交到县委来了。”
“让他到我这里来坐一会儿,县长这会儿有客人。”章明泉知道丁hetushu.com克非来了,外边那辆面包车他认识,是开元镇的车。
章明泉站起身来,吸了一口气,“周乐军怎么看这件事情?”
“嗯,我今天就是来说这件事情的,照说开元这边有现成的道路,在原有道路上扩建就行了,但是原有道路是横穿场镇,开元镇是百年老镇,集镇大,老建筑多,如果按照原有路线来,涉及拆迁的老房数量相当大,拆迁补偿经费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丁克非自己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一屁股坐下,“我去了半个月摸了一个底,如果这条路要按照原有路线推进,拆迁费用至少会在五百万以上,这还是往少里说,老百姓期望值很高,弄不好七八百万都未必能拿下来。”
章明泉吃了一惊,坐直身体,“怎么会这么高?开元场镇我不是没去过,就算是有几十户,但那都是老旧不堪的烂房子,怎么可能要价那么高?”
“县长,我先回办公室了。”章明泉在走廊里和陆为民打了个招呼,就到了斜对面自己办公室。
丁克非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着该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曲双公路不走开元场镇过,那几乎就是无路可走了,开元场位置很好,正好处于咽喉位置,如果要调整路线,先不说时间来不来得及,陆县长马上就要带县里这拨人跑交通部那边了,现在路线要调整,方案就要作废重做,时间耽搁,而且也会给省里一种县里工作做的不扎实的感觉,对后续影响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