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十六节 经济运行工作分析会

淡出夏力行身畔要害的位置却又没有在夏力行离开丰州之前获得满意的安排,高初内心深处也是对夏力行有些怨恨的,这也是他逐渐从夏力行阵营投入到苟治良门下的主要原因,当然,这种投效是很隐晦的,更大的原因是夏力行离开了丰州,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感觉到这一点,唯有像安德健、陆为民这些人才能觉察到。
高初能到开发区管委会担任主任,离不开苟治良的努力支持,这让高初对苟治良也充满了感激,在他看来自己为夏力行鞍前马后效力三年,却只弄到一个地委副秘书长的位置,而苟治良却把自己推到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这个实打实的肥缺上,这份知遇之恩他高初不能不记着。
“为民,要说这招商引资我们开发区也花了不少心思,但是都是来看的多,真正落户下手的少,说难听一点儿,丰州饭店和天河饭店以及御庭园那边招待费都挂了不少,但真正像样的项目却没招来两个,条件也开得够优惠了,该承诺的也承诺了,怎么这些资本家就不愿意砸钱进来呢?”
高初也知道陆为民所说的是事实,但是即便是这样也不简单,甭管怎么说得天花乱坠,你招两个项目也好,引几笔投资进来也好,那总的有实打实的干货才行,光是玩嘴皮子谁都会,人家凭什么来你这里投资,得讲实在的。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来到了会议室里。
“为民,你们http://www•hetushu.com双峰去年动作很大,勇夺招商引资工作第一名,今年也延续了去年的好势头,你们经济增速前两个季度在全地区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给其他县市区压力很大,介绍介绍经验,有啥好主意?”高初一边走,一边很随意的道。
而在陆为民看来,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抛出的招商规划相当庞杂,构架也相当宏大,但是越是庞大,也就意味着真正要落实到具体细分的项目上的东西就越少,都可以享受到最优惠的政策,也就意味着根本就没有什么最优惠政策,这一点投资商不是傻子,都会看得明白。
地区经济工作运行分析会每个季度开一次,参加人员除了地委书记、行署专员以及地委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外,还包括行署常务副专员、分管工交工作和农业的两位副专员再加上挂着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谭德凯,基本上就是地委行署的小半个班子了,而涉及到经济工作的业务部门诸如国税、地税、财政、计经委、商业、金融等部门以及地区主要企业负责人都要参加,现在两大厂搬迁到丰州之后,这个会议也要要求两大厂派代表参加,而县里则是党政一把手参加。
行署副专员谭德凯又兼着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他和苟治良本来就有些不对路,对自己也就不太客气,几次开会都批评管委会班子成员缺乏开拓精神,没有开m.hetushu.com动脑筋,尤其是在招商引资上落后于几个县,也让高初坐卧难安。
对于一个在主导产业都尚未明确的开发区来说,你准备以什么样的政策和条件来吸引哪些产业的项目进驻,这一个问题没有搞清楚,那么这个开发区就不可能真正获得成功。
夏力行对陆为民的器重是不言而喻的,但是陆为民却谢绝了去省委而主动下县,这一点还是让高初吃惊不小,纵然是担任了县委常委,高初还是觉得陆为民有些得不偿失,只不过后来的变化让高初不得不羡慕嫉妒恨了。
每次会议地委书记和行署专员都要就工作分别作点评,而且是逐县逐项点评,好坏优劣都要说个一二三,每一次获表扬的县市区固然是心情愉悦,但是挨批评的滋味就不好受了,尤其是连续两三个季度都挨批评的话,那柔软的沙发几乎就要变成烧红的铁锅,让一个个领导比上刑还难受。
几个县市区的位置基本上是固定的,都处于几个地委行署领导的正对面,呈椭圆半环形分布,而地区各部门和直属企业的位置则沿着各县市区座位向后侧分布,上一次开会和陆为民紧邻而坐的是地区建行,今天却又变成了地区农行。
这种情形下,别说高初,就连谭德凯也一样无法真正把这个产业规划来敲定,一会儿要着力发展机械制造产业,一会儿又要以纺织制衣这些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作为先导,和_图_书忽然间哪位领导一拍脑袋觉得食品产业可以作为主导产业来打造,一觉醒来又觉得电子产业将会成为潮流,得把电子产业发展列为头等大事了。
开发区这帮家伙就琢磨着怎么在酒桌子上把投资商伺候好,要么就是无底线的压价许诺,这的确能够吸引到一些投资者,但是对于那些真正有投资想法的商人来说,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他们要想在这里落户赚钱,更要考虑许多具体因素。
当然开发区不是没有项目进来,毕竟地理位置摆在这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推开,小鱼小虾总有那么几个进来,但是这距离地区的期望还相差甚远,尤其是几个主要领导更是很不满意,这也给高初带来了很大压力。
高初颇为感慨的话逗得陆为民内心暗自好笑。
但是今年双峰虽然在招商引资上看不出多少端倪来,但是在经济增速上却又一下子冲到了前面,让高初心里就真有些不是滋味了,一定想要弄明白双峰那边搞了一些什么新点子,今日得到这个机会,高初自然不会放过。
所以在郭淮章来开发区之后,他也是对郭淮章放手使用,没想到郭淮章还是陆为民同学,言谈间也经常提到陆为民,他也觉察到郭淮章似乎和陆为民关系不错,但两个人也有点竞争别苗头的意思在里边,也让他觉得有点儿意思。
陆为民看见是地区农行的牌子,也不知道是舒展飞还是其他哪位副行和-图-书长来参加,一般说来像这种会议都要求一把手参加,但是像银行这些单位,偶尔也可以由副职代替,不像各县市区和直属部门要求得那样严格。
至少陆为民就知道开发区为了确定发展方向开过几次意见征求会,但是始终未能确定下来,最终变成这样的大杂烩,需要优先发展的产业林林总总十几个,你怎么来重点培育打造?
“高主任,万事开头难,只要开了头,很多事情也就是水到渠成了。”陆为民只能含糊其辞的搭话,“省里前一段时间不是开了招商引资工作会打算到沿海地区去招商引资么?我觉得地区也应该有一个这方面的规划和构思,也可以自个儿组团有选择的去沿海地区招商引资,蚊子腿儿也是肉,没准儿在昌州或者昆湖这些地市心目中是蚊子腿儿的货色,在咱们这里就能有滋有味咀嚼好半天呢。”
眼见得双峰去年一鸣惊人,高初也是眼红不已,想不通一个破双峰这旮旯地方,怎么就能一下子弄到这么多投资,只是经过一番了解,他也有些失望,像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和骑龙岭风景区这样的项目在他看来的确要有自然资源才行,开发区的确没法相比。
这个会议不但规格相当高,而且地委书记和行署专员都从不缺席,也不允许各县市区的领导请假,拿常春礼的话来说,除非是病倒在医院病床上起不来了,一律不准假。
高初不相信陆为民这么一帆风顺连升三hetushu.com级背后没有夏力行的影子,陆为民有些能力本事高初也清楚,但是这么快从一个普通县委常委爬到代县长位置上,其中岂是个人本事能一言蔽之的?
虽然陆为民看得很清楚,但是这些话他却不能说,只能为高初叹息。
参会人员三三两两的入席,这不是陆为民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了,双峰的铭牌摆放在靠右侧最靠边,左边与淮山紧邻,再往右边就是地区农行的牌子。
对于开发区主导产业定位问题上,地委行署领导们也是各有各的想法,并没有真正统一起来,常春礼有他的想法,谭德凯又有他自己的规划,高初心里一样有小九九,甚至连李志远和孙震的观点也都掺和在其中。
“高主任,就双峰那地方情况你还不了解?去年的确运气不错,借助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开业,捡了几个项目,撑起了场面,至于说今年,我们还真没捞到几个像样的项目,有也是去年早就有意向性协议的,GDP增速说是全地区一二名,可双峰的GDP总量有多大,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也都是因为去年初几个招商项目今年开始投产,加上阜双公路、试验工业园区、骑龙岭风景区几个项目投产,带动了建筑业发展,建筑业产值飙升,这才有这么一个数据出来,做不得数。”陆为民连连摇头,一脸不敢当的表情,“真要以这个,你们开发区从零开始,只要随便招两个项目进来,立马就可以变成全地区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