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十九节 插手

梁广达案发落马之后几年里,梁炎虽然和该案无关,但还是受了一些影响,但是很快就缓过气来,虽然和陆为民没有多少交织,但是在陆为民担任无忧区常务副区长时,梁炎的已经成为昌州颇有名气建筑房产商,旗下产业不仅涉及房地产、建筑和钢结构制造等,而且还担任了莫愁区的政协委员。
大哥大现出一个陌生的号码,陆为民对此也不以为意,随着大哥大开始普及,像县里领导们也都在吵嚷着要买大哥大,加上几年财政税收入库情况相当好,县委常委会也研究过给县里副县级以上领导购置大哥大的事宜。
陆为民从孙震办公室里出来之后,又到陈鹏举办公室坐了小半个小时,这才出来。
“哼,我是看着岳霜婷长大的,这鲜嫩的小黄瓜我若是吃不到口,心里就是不爽……”汪晓涛气哼哼地道:“这死丫头,前段居然还敢给我玩缓兵之计,现在又给我玩失踪,等我这一段时间忙过了,逮着这丫头,一定要把她给办了,免得万一哪个不开眼的捷足先登下吃了。”
前世记忆里梁广达最终出事被拿下,判处了重刑,梁炎的两个弟弟都被卷了进去,一样身陷囹圄,但是唯独梁炎却没有受拖累。
“炎哥,我也在丰州,嗯,还有谁?”陆为民沉吟了一下,问了一句,如果真有汪晓涛这些人,他就需要考虑一下了。
在陆为民印象中孙震在这方面是极为过hetushu.com得硬的,但是这种过得硬也只能说是他本人,对于那些更高层面的压力,他能不能扛得住,或者说能扛得住而愿不愿意扛,采取什么方式来化解,这也是一种领导艺术。
“行了,现在配你总不合适了吧,晏永淑虽然出来了,但好像还是监视居住吧?政治前途早已完蛋,多半还得要判几年,你整天还去纠缠人家小姑娘干啥?”梁炎没好气的道。
“那行吧,什么地方?”陆为民想了一想,爽快的应道。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涛哥这身体一晚上玩个一龙三凤也不怕,岳霜婷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本来我爸也挺喜欢她,觉得配我挺合适……”汪晓涛大言不惭。
“行了,晓涛,你有那么多心思,多花在怎么做事上好不好?”梁炎有些不耐烦了,“有钱什么样的女人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就是想要睡歌星影星,那也是分分秒秒搞定的事情,真要哪天财大气粗了,把香港台湾那边的女明星弄来玩一玩,那也由得你,但现在你还没那个资格。”
“还有几个朋友,没事儿,都是你们丰州这边的朋友,年龄和我们差不多,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不过见一见就当交个朋友,也许日后用得上呢。”
“好。”陆为民也不废话。
全县副县级以上干部也有二十来人,只给县委和县政府这边买显然说不过去,人大政协加起来就足足和-图-书有二十好几人,加上像一些虽然不是副县级干部,但是工作职责却相当重要,必须要配备大哥大,比如县府办主任,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每个大哥大现在的价格虽然略有下降,但是也在两万上下,这一算下来就要四五十万,这还不算每个月由此可能产生的通讯费用。
陆为民对梁炎一直有些好感,这并非源于上一次梁炎出面劝阻了汪正熹,也不是因为学生时代梁炎和他有过一番交情,而是源于梁炎本人。
“那御庭园怎么样,听说这是你们丰州新开不久的,粤菜味道还不错,尝一尝,晚上六点半。”梁炎笑着邀请道:“具体位置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一票未得,难到真的这么悲催么?
旁边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里看着梁炎表情的汪晓涛一脸不屑,对于梁炎这般小心谨慎很是不以为然,一个破县长,而且还是代理的,有那么牛逼么?随便让个人给他打个电话,他还不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毫无疑问梁炎来丰州肯定是有事情,而能找到自己的电话,那也说明他在丰州这边肯定也有他的门路,而且直接找到自己,多半也是有人授意点拨,为什么事儿而来不言而喻,连孙震和陈鹏举现在态度都有些变化,陆为民估计都脱不开曲双公路这块即将开宴的肥肉。
这也是后来陆为民听纪委一个朋友说的,他参加了梁广达一案的调查,不过是作为省纪委hetushu.com配合中纪委办案,他对梁炎在梁广达一案中能洁身自好相当惊奇,印象很深,也知道陆为民是195厂子弟,所以才在闲谈中说出来。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陆为民也早就知道曲双公路这样大一个项目要说没有一点儿故事也不可能,就连县里边随便搞个什么项目建设,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人来敲门砖打招呼,县里边都好说,地区里边一般人打招呼也能顶得住,但若是关系延伸到省里,让有足够分量的人出面来过问,县里边就未必能顶得住了,更何况这个项目不但地区要有配套资金,省里也一样有配套资金,有人想要来沾些荤腥也不可避免,所以当初陆为民才一力主张搞招投标。
孙震态度的变化,也影响到了陈鹏举,对于是否采取招投标来处理,陈鹏举直说要看看曲阳那边的动作,这就相当于退了一步,陆为民也没有多说什么,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做主的,孙震的微妙变化,显然也是受到了某些因素的压力。
只不过粗算了一下之后,县里却又有些犹豫了。
92年年底建设部的《工程建设施工招标投标管理办法》就已经正式出台,这个办法就指出凡是政府和公有制企事业单位投资的新建、改建、扩建和技术改造工程项目的施工,除有些不适宜招标的特殊工程外,均应按这个办法进行招投标,但是这个管理办法只是一个部门的法规,对于各地政府部门和-图-书的约束力并不大,各地依然按照原有模式操作,只不过招投标也逐渐走入视野,对于一些较大或者有争议的项目也开始采取招投标来处理。
陆为民有些讶异梁炎怎么会给他打电话,梁广达已经调离195厂,离开了昌江到了机械工业部里边,似乎梁炎却没有离开昌江,那一日看到梁炎和汪正熹的儿子汪晓涛在一起,陆为民也在琢磨恐怕梁炎早就和汪晓涛他们在做一些什么事情。
电话另一头的梁炎也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打这个电话过去对方来个一推三千里,公事公办的和自己拉开距离说话,那就有些尴尬了。
电话另一头的梁炎咧嘴无声地笑了笑,看来自己这个小学弟还不是一般的谨慎啊,难怪能这么快就爬到县长位置上。
“是为民么,我梁炎。”有些低沉的声音让陆为民原本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脑海立时清醒过来,“炎哥?炎哥,你好,好久没见你了,这是你的电话?”
和汪家比较熟悉的岳霜婷告诉他汪正熹有两个儿子,汪晓波在仕途上行走,好像是某国有大型企业中干,而汪晓涛则是在外边厮混,汪正熹并不太喜欢这个二儿子,但是汪晓涛在汪正熹担任昌州市委书记期间打起汪正熹的牌子还是做了不少事情,捞了不少钱,而且身边也有一伙人,都是些昌州成里有些来头的官宦子弟。
搁下电话,汪晓涛已经站起身来,“我不去,那小子一副不知天和图书高地厚的模样,我最看不惯,和他在一起吃饭,我宁肯到路边上去吃一碗面。”
正因为如此,陆为民对梁炎的明智理性相当佩服,不能说他在自己父亲主政195厂期间没有借重一点父亲的影响力,这也不符合常理,但是在发展起来之后就能迅速跳出窠臼,走自己的路子,也充分说明此人的眼光魄力和理性。
这并非中纪委网开一面,而是梁炎早就在外边自立门户,而且主要业务也不在昌州,而是在青溪,所以并没有牵扯到梁广达在195厂的事情中,相反据说梁炎还在梁广达一案中多次提醒过自己父亲不要玩火出格。
“为民,你在哪儿啊?炎哥在丰州,算是在你码头上,一块儿坐坐,怎么样?”梁炎没有理睬汪晓涛的不满,自顾自的道。
“你不去也好,省得我难做。”梁炎也不客气,“晓涛,咱们现在不是过家家,这是要做事儿,做生意就是求财不求气,要我说上一次本来也是你无理,晏永淑的闺女就那么值得你来劲儿?你身边的女人还少了么?自个儿掂量自己身体吧。”
所以最后县委研究出一个折中方案,再等一等,等到入夏之后再来分批次陆续购买,先给孟余江和邓少海两位副书记买,然后在为常委们添置,再其次为四位副县长购买,最后才是人大和政协的领导,虽然中间时间只相差一个星期,但这样既可以避免太过招摇,影响不好,也可以解决工作实际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