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一节 四大公子

这样神秘的女人倒是让梁炎很惊讶,汪晓涛似乎也知晓一些这个女人来历,但是也是语焉不详,只说这个女人好像和省里有些瓜葛,但是究竟省里谁有什么瓜葛,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说无意间听得自己兄长提及过一句,再多问时,他兄长却根本不回答这个问题了。
梁炎开诚布公的把话题拉开,到时让陆为民有些意外,不过这个话题上他不想主动去触及,孙震和陈鹏举态度的变化让他意识到只怕两人态度变化多半也和梁炎这一伙人有一定关系,以孙震的脾性也要斟酌再三,也说明这帮人的来头不小。
“为民,我来和你介绍一下,这位马俊成,他女朋友霍雪琪,这位是董天行,这位是小萱,这位是潘达之。”
“炎哥的能力本事我知道,我也知道今天炎哥找我肯定不是吃顿饭那么简单,炎哥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出把力的,只要我能帮得上,都没说的。”陆为民笑了笑,“我也大略估计得到炎哥要说什么事情,不过我先申明一句,我人微言轻,未必能说得上话。”
“我的学弟陆为民,也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梁炎颇为亲热地拍了拍陆为民肩膀,这让陆为民很有些不适应,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该来参加这样一个饭局了。
略一愣怔之后,梁炎一边示意陆为民入座,一边笑了一笑,“为民,他们几个都是我的合作伙伴,可能你也知道我现在在做一些事情,嗯,怎么和*图*书说呢,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做一些项目,相互把各自的资源整合起来,可以最大限度最高效率的做成很多事情。”
“嗯,发包。”梁炎笑了笑,“听说你们在这个项目上有意要采取招标方式?”
梁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没有想到陆为民居然这么有个性,虽然他没有介绍踏他这几个朋友的身份,但是他觉得以陆为民的悟性应该可以知晓这些人都不简单才对,而陆为民这么年轻能混到县长这一步,这嗅觉悟性应该不差,就算是稍稍热情一点,似乎也不会堕了他的身份,却没想到陆为民会以这样一种冷淡的姿态来出现。
“据我所知在此之前丰州地区的工程发包都没有采取招投标方式,为什么要在这个工程上搞招投标呢?”梁炎皱起眉头。
正说间,包间门被推了开来,季婉茹已经领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焦少,梁总他们都已经在这里等候许久了。”
焦武阳的加入使得场内气氛似乎一下子松动不少,和梁炎不同,焦武阳插科打诨的本事要大许多,看得出来他和另外几个人也很熟悉,尤其是姓马的和姓董的都很熟络,开起玩笑来也是不太忌讳,半荤不素的玩笑都得两个女孩子都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姓马的和姓董的不介意,反而是更见亲近。
马姓男子和董姓男子眼睛中都闪过一抹恼怒和不屑,瞬即消失不见,只是冷冷地站着了却没有动静,倒是那位m.hetushu.com姓潘的男子主动伸手过来,紧握住陆为民的手,“陆县长,久闻大名了。”
妖娆女人皓腕轻抬,明眸善睐,流淌出来的眼波盈盈,连自诩为见多识广的陆为民心中也是微微一荡,倒是梁炎似乎对这方面的抵抗力相当强,只是点点头,便欣然入内。
他和焦武阳有过一面之缘,这位号称丰州四大公子之一的男子比起苟延生来说要低调不少,但是这并不代表此人就是省油的灯了。
饭局在焦武阳一来就开始,两瓶茅台外加两瓶红酒一上来,气氛也就慢慢起来了,陆为民并不想和对方发生冲突,实际上曲双公路项目怎么来运作最终还得要地区来定板,即便是自己能够起到一定作用,但是绝不是决定性的作用,这帮人之所以找到自己大概也是希望自己不要敲破锣而已。
梁炎眼睛一亮,正想说什么,但是很快又收敛住自己的情绪,亲热地拍了拍陆为民的肩头,“这会儿不说这些,先吃饭,我们两兄弟也有这么久没见面了,那一板砖的情我记着,要不炎哥能不能坐在这里也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梁炎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对于这种风月场上的女人他素来看不上眼,不过眼前这个女人身份不一样,徐剑戈只说他老子对这个女人也很尊重,问这个女人究竟是何来头,老头子只是让他别多问,少招惹就行了,其他不肯多说。
陆为民也没有想到来的居然是焦正喜的儿子焦和-图-书武阳。
“陆哥,真是你?真是没想到,炎哥说你是他学弟我还有些不太相信……”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脸上灿烂的阳光和古铜色的皮肤让眼前这位焦公子很有点型男的味道,而且一上来就无比亲热地握着陆为民的手,这份热情让陆为民简直有点儿吃不消。
“陆县长太会说话了,婉茹真没想到陆县长是这样风趣的一个人,真希望能和陆县长交个朋友。梁总,站在门口说话不是地方,还是到里边……”
陆为民只是默默笑了笑,却不言语。
“为民,明人不说暗话,曲双公路这个项目我们公司有意参加,你也知道炎哥的脾性,不打无准备之仗,为了这个项目,炎哥也花了不少心思,准备了好几个月,各方面都齐备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梁炎压低着声音和陆为民小声交谈。
“总要有开始,炎哥,你刚才和我说你和你们朋友搞的这个公司不是承接了不少项目么?昌州那边招投标早已经开始了,丰州这边落后了一些,照说你们有经验,该更有竞争力才对,不是这么没信心吧?”陆为民笑了笑,“你们应该知道,有很多人都在盯着这个项目。”
陆为民不想和这些人掺和得太深,但是又不愿意表现出拒人千里之外,就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拉开双方的距离,不过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以自己意志为转移的,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炎哥,这个东风是指什么?”陆为民不动声色的道hetushu•com
陆为民随着梁炎到了包间时,包间里已经有了几个人,见到跟随着梁炎进来的陆为民,几个男女都颇有礼貌地站了起来,不过陆为民还是感受到几个男女倨傲目光中的一抹惊讶。
他已经意识到了这场饭局可能就是一个吹风,甚至可能会有一些探底,虽说他在这个项目中起不到决定性作用,但是曲双公路主要路段要经过双峰,而这个项目主要资金来自交通部里,很多人不明就里,只是感觉到双峰现在这个项目获准立项起到了不一般的作用,获知的信息大概也映证了双峰县里对这个项目有相当的影响力,尤其是当招投标的风声出现之后,他们才会通过各种渠道向县里施加影响。
“幸会。”陆为民只用了一个简单的词语,便伸出了手,他并没有把手伸得太远,只是就这么静静的伫立在梁炎身旁,身体微微前倾,伸出手。
“季老板别太拘泥,朋友不是交的,心到自然就成,为民,你说是不是?”
听得梁炎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和他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陆为民也有些好笑,自己小时候可不是在195厂长大的,而是在南潭老家,初中的时候才转到195厂子弟校,如果不是经历了那一场打架事件,和梁炎的关系也不过就是泛泛之交。
“有这个说法。”陆为民不置可否,只是夹着菜咀嚼着。
对于潘姓男子的热情,陆为民倒不好太冷落。
焦武阳一出现,陆为民就知道为什么梁炎会选m•hetushu.com择在这御庭园请客了,焦武阳和徐剑戈是狐朋狗友,就像四大公子的另外两个苟延生和郭杰一样是烂兄烂弟一样,壁垒分明,井水不犯河水,只不过焦武阳和徐剑戈在吃相上要比苟延生和郭杰一伙高明许多,能拉来梁炎就是一个明证,看样子曲双公路一立项只怕就引来无数人的垂涎了。
陆为民当然知道仅仅是焦正喜当然不足以让孙震踌躇犹豫,肯定还会有更硬的角色在背后,才会让素以强项不屈为荣的孙震也不得不考虑再三。
梁炎也没有介绍这几位的身份,但是陆为民已经能从这几个人的神态表情看出一些端倪来,毫无疑问在自己来这里之前,梁炎已经和他们说起过,但是这些人依然表现得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这些人年龄都不算大,和梁炎相仿,像那个马俊成目光清冷,旁边那个霍姓女孩子也是一身贵气,一看就知道多半是官宦子弟,而那个董天行虽然表情冷淡,但是在介绍的时候还是点了点头,只不过面无表情,只有最后介绍那一位年龄稍大,大概在三十出头左右,见梁炎介绍到他时,倒是很有礼貌的点头微笑。
焦武阳问过他父亲在这个项目上的事宜,据说这个项目因为资金主要来源是交通部,虽说曲双公路建设指挥部是由省交通厅和丰州、曲阳两个地区三方组建,但是丰州方面的陈鹏举是新上来的挂职干部,不太懂这里边的门道,而在陆为民的建议下力主搞招投标,这让梁炎有些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