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二节 这也是一种本事

梁炎当然不会被陆为民两句话就唬住了,但是他同样也知道肯定不会只有自己才对这个项目感兴趣。
“那你的意思是……”梁炎皱起眉头,他们原来操作的模式都是对较小的项目由自己的公司出面拿下做,如果是大项目,就只能去找一家高资质公司挂靠,拿下之后进行分包,自己可以做,也可以分包一部分给其他分包商,给所挂靠公司缴纳一定点数的管理费就行了,如果要搞招标,那么那就需要实打实的做招投标方案,以前他们还真没有搞过。
陆为民的话让潘达之禁不住扬起眉毛,听从梁炎那里知道陆为民是招投标的有力推动者,而陆为民现在这样说无疑是指招投标方案对己方有利,难道说梁炎并未能说服他?
潘达之的话让梁炎颇为意外,先前马俊成以及董天行都太认可陆为民的建议,觉得能够拿下,至少可以拿下部分合同,但是潘达之的意见更稳妥,而且着眼点也更长远,不像马俊成和董天行他们更指望着全凭关系来挣钱。
梁炎和焦武阳出去十多分分钟之后就回来了,陆为民从梁炎的脸上看不出多少变化,不过焦武阳目光中的确多了几分焦躁不安,他可以确定自己先前说的只怕虽不中亦不远,绝对不止梁炎他们这一拨人在打这个项目的主意。
见潘达之这么说,陆为民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这个潘达之倒是一个做实事的人,看来www.hetushu.com这个人才是梁炎生意上真正的合作伙伴,至于那几个人,只怕更多的是充当掮客捞钱的角色。
“炎哥,你不会以为焦武阳和徐剑戈就可以在丰州一手遮天吧?”陆为民很平静的道,“四大公子名头很大,不过那只是表面,丰州是新成立地区,地区里边本身并没有多少够分量的东西,省里边对丰州影响很大,像你不也是打这个主意么?你想得到的,人家一样想得到,不是有人想拿下,而是有不少人都想掺和进来。”
陆为民很肯定的回答让梁炎陷入了沉思。
先前他们几个人都已经沟通了一下,焦武阳明确告诉大家,恐怕还有一两家会掺和到这个项目中来,他老爹也没有那个本事一手遮天,据说苟延生也有份儿,他只能尽最大努力来争取,地区里边还没有就这个事情做最后决定。
“潘总过奖了,我不过是运气比较好,侥幸碰上了时机,不过我这个人素来喜欢实话实说,哪怕最开初会得罪人,但是如果接触下去,大家就会感觉得到我的坦率对大家都有益。”
看见焦武阳跟着梁炎出去,陆为民就知道梁炎可能有些意动了。
梁炎暂时没有再和陆为民就这个话题深说下去,他需要核实一下陆为民所说的情况。
“炎哥,你面前我也不废话,地区和我们县里其实早就料到这个项目会引来很多人的过问打招呼http://www.hetushu.com,都是有关系有背景,你照顾谁,工程拿给一家做就得要得罪另外几拨人,若是几家来分摊,怎么分得均匀?人心都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厚此薄彼在个人心中认定也不一样,你给了他一份儿,他会觉得你还能给他更多,所以这事儿永远没个所有人都满意的方案,所以地区和县里才决定搞招投标,大家各自凭实力来说话。”
二人回来之后气氛重新被营造起来,梁炎依然是那副轻松随意的表情,不断拉起话题,打开话匣子,焦武阳也在梁炎的影响下逐渐恢复了正常。
对面的几个人脸上也都露出了不悦和不解的神色,他们不知道梁炎刚才和这个家伙私谈这么久究竟获得了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家伙似乎并没有被说服,而且还要坚持这个意见。
言谈间,陆为民也隐约知晓了董姓年轻男子应该是现在的省委常委、副省长董昭阳有些关系,而马姓年轻人应该是交通厅马厅长的公子,而那个霍姓女孩子则是省工商银行行长霍哲楠的女儿,都是些来头不小的角色,难怪会如此有底气。
“陆县长真是年少有为,潘某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县长,说实话,这么年轻的副县长我之前都没有遇上过,陆县长日后前程不可限量啊。”
“我觉得如果你们真想做这个工程,那我建议你们现和图书在就开始做准备工作,出了你们现在要做的继续做下去的外,更重要的是在招投标方案上把工作做扎实,或许到最后为了权衡各方利益,还真得要通过各家招投标方案来决定份额大小,谁提前准备,谁做得更好更完善,没准儿就能拿到最大的一块蛋糕。”陆为民平静地道:“如果我是地委行署领导,到最后无法选择,为了不得罪人,就只有采取这种方式来决定,大家都没有话说,面子上也过得去。”
“为民,你说的没错,看样子还真是不少人都在打这个曲双公路的主意,武阳问了一下他们家老爷子,的确有人来问过情况,估摸着人家也是走了省里其他路子,招呼也已经打到了你们丰州了。”梁炎在陆为民面前并没有隐瞒什么,倒是有点儿征求意见的味道:“刚才你说与其在这里坐等,不如另辟蹊径,什么意思?”
陆为民这番话半真半假,他不知道究竟有哪些人想要参与这个项目的竞争,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仅止于梁炎这拨人,找上孙震的也许是梁炎的关系,但更大可能性也还有其他背景来头的角色。
梁炎眼睛眯缝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陆为民,“你是说还有人想要拿下这个项目?”
他也没有说一定有人要拿下这个项目,但是肯定有人想要掺和,拿下和掺和这两个词语的意义是有显著区别的。
在同样都是具有背景的关系户要插手介入这个项目和_图_书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分享,但是分享也是要讲究艺术的,不可能是就这么大马金刀的这一段归你,那一段我来拿下,这也需要按照规则来,最起码明面上的规则要具备,而在这种规则下,谁更有实力,也许谁就能拿得更多,而这个实力就不仅仅是关系背景,也要讲究公司的实力了。
跟随在梁炎身后的潘达之微微点头,他认同陆为民的意见。
这一顿饭实际上没吃出多少味道,虽然御庭园的粤菜水准在丰州绝对算得上是一流,即便是放在昌州,那也能够排得上名号,但是吃饭更讲求的是心情,心情不佳,便是龙肝凤髓,吃起来也味同嚼蜡了。
潘达之在梁炎和焦武阳悄然出门时就承担起了主人角色,他和梁炎也是合作多年,清楚梁炎性格素来沉稳,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一旦决定要做,那就是一定要做成,他能如此重视眼前这个年轻县长,肯定是意识到了这位年轻县长具备的力量。
不过他看得出来梁炎相当会处事,无论是马俊成和董天行,还是上一次的汪晓涛,都对梁炎相当尊重,能够把这些人的资源整合起来为己所用产生效益,这也是一种本事。
周围其他几个人都注意到了陆为民和梁炎之间在窃窃私语,他们当然也知道梁炎和陆为民在谈些什么,先前得到的消息就是说这个家伙在力推招投标,这不符合己方的想法,但是这个家伙不但有些背景,而且更为蹊和*图*书跷的是据说来自交通部那笔资金和这个家伙有很大的渊源,这个家伙也就在这个项目上有相当发言权,所以他们才会来走这一步,争取把陆为民这边的反对声音压下去。
交通部专项资金补贴,省交通厅和丰州地区交通局只是配套部分,但是却具体落实到省里统筹地方负责来实施,这样的好事情当然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梁炎也注意到陆为民用的是掺和这个词语,就是说有人要参与这个项目,问题是有多少人想要掺和进来。
“梁总,我看陆县长的话是中肯之语,刚才武阳也说了,这其中有很多变数,既然有很多人都想来,那么大家就得要比各方面的实力,而陆县长所说的也是最能拿得上台面的实力,咱们比其他不逊色,如果在比招投标准备方案上更胜一筹,那么我们也许能有更足的底气。”潘达之顿了一顿又道:“刚才陆县长说的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那就是招投标方式可能会在建筑市场领域日益常态化,我们公司如果要想日后继续干这个行道,就得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做一些这方面的经验积累也很有必要。”
陆为民见梁炎听得很认真,也就把话挑明,“我估计地区那边在第一家来打招呼时,还琢磨着是不是别搞这个招标了,但是多来两家的话,尤其是个个都不好得罪的话,最好的办法还真只有搞招投标了,我把话搁在这里,到最后,这个项目还得要搞招投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