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五节 人以群分

试验工业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上很大,康明德的民德集团虽说是垫资建设,但是县里还是挤出了部分资金勉强应付着康明德这边的进度工程款,这也使得民德集团更是卖力。
“呵呵,少海,你太乐观了,这拉筒子速度看起来是很快,但是关键是房子立起来之后的内外装,那才是最耗时费神的,而且各种安装和装修结束之后,也还需要一段时间缓冲,装修材料大多是化工材料,需要敞一段时间来减轻室内环境污染,所以我看后年能开业都不错了。”陆为民连连摇头,一边伸手示意邓少海入座。
你不能奢求每个人都和你的意见观点完全一致,也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具备和你一样的观念想法,只要抱着这个心态,很多工作其实就能做得更好。
窗外哗啦啦的雨声遮掩住了走廊里的脚步声,一直到门口何明坤的说话声,才让陆为民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虽说下雨是一年四季天气中不可或缺的,但是这对于工地上的人们却不是一个好消息,无论是阜双公路的建设还是曲双公路建设前期的路基拓宽准备工作,还是骑龙岭风景区的建设,亦或是如火如荼的工业试验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在与叶绪平和张存厚之间关系日渐冷淡的情况下,邓少海和陆为民、冯可行、关恒、杨铁峰之间的干系却日趋密切,虽然陆为民无意要形成一个什么样的群体,但是在工作中的观念、hetushu•com意见沟通交流过程中,相互了解探讨具体个例中,这种形成的默契和理解很容易就让邓少海融入了进来。
这么年轻就被推到这个位置上,固然是上边角力博弈的结果,但是坐上这个位置肯定也会招来很多人的不满和不服,说实话连自己何尝没有点儿羡慕嫉妒恨?
邓少海看着陆为民的神色,脸色也有些复杂,别看陆为民以如此年轻之龄担任县长,看上去是风光无限,但是邓少海也知道其实陆为民并不好过。
陆为民所提倡的在具体工作中来了解、检验和融合,这个观点在高远山身上得到很好的体验,从最初的各怀戒心,到相互探讨争论,再到相互磨合,曲双公路的前期准备工作和从拆迁开始后的招投标方案制作,这都使得高远山和陆为民之间的交道越发密切,而正是在这种紧密的工作交织中,才使得高远山对陆为民的一些看法印象一直处于一种不断改变发展的过程中。
虽然这个意见尚未正式在县政府办公会上提出来,陆为民也只是以吹风形式提了一提,但是这还是在县里引发了很大的震荡,不少人都直言不讳的说陆为民这是穷骚包,县里财政这么紧张,居然还要为这些定向委培代培提供财政补贴,纯属是打肿脸充胖子。
邓少海说这番话也是有底气的。
尤其是作为首家医疗器材项目的泰仕集团地进入直接又带来了和泰仕集团有着一定业务配套联m.hetushu.com系的两家辅材企业地进入,一家是医用塑胶材料企业,一家是医用光学仪器生产企业,虽然这两家企业规模都不大,但是还是让邓少海看到了医疗器械产业在双峰县这个试验工业园区生根发芽的希望。
“嗯,我看着天越来越暗,所以赶紧走,还好,刚回来,雨就下来了。”邓少海心情不错,“岭峰饭店工地那边动作很快啊,我刚从那边工地上过来,几乎是一两个星期就是一层楼,我看按照这个速度,也许要不到明年就能正式竣工开业呢。”
说在意料之中那是因为县里把发展机械加工和制造确定为了发展主导产业和重点培育产业,尤其是在着力引入了两大厂的技校落户双峰之后,吸引机械制造和加工企业项目来落户也是情理之中,但是在三家当初一直在商谈的项目正式敲定落户并开始建设滞后,随后又陆续有六七家规模大小不一的机械制造和加工项目来落户,总计项目投资达到了两千万以上,这个意外惊喜却让县里边委实吃惊不小。
在不少人看来,纵然县里把机械加工制造产业列为了发展主导产业和重点培育产业,但是鉴于两大厂技校也是刚刚迁来,就算是两大厂和县政府签署了代培委培部分学生的协议,但是要真正见效也是要一两年以后的事情了,能够有两三家企业来试水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却一下子来了六七家,而且投资规模至少在双峰这块地盘上也都还不算太小。
和*图*书陆为民吸了一口气,也在掂量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旅开司已经竭尽所能了吧,如果不是陆海集团和嘉桓公司也参与进来,哼,只怕还要麻烦一些。我们还是有些急于求成了,也许是觉得县里落后太多,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为此还得罪了省旅游公司那帮人。可是咱们双峰情况就就摆在这里,越是落后,发展就越慢,而发展越慢也就不意味着越落后,这恶性循环如果咱们不打破,那么双峰就永远别想发展起来,所以有时候即便是用些非常手段,那也是无可奈何。”
一声暴雷之后,闷湿许久的阴暗天际终于被闪电撕裂了一道裂缝,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点声逐渐变得密集起来,从滴滴答答变成了哗啦啦,入夏以来的第一次暴雨终于来了。
同样陆为民对高远山的了解认识也一样是一个渐进过程,尤其是高远山表现出来的工作经验和作风也使得原来对高远山的为人有些成见的陆为民也渐渐在改变。
“为民,总的来说我们今年的工作还算是可以吧?几个指标在全地区都是名列前茅,当然我们的基数还很低,但是按照目前发展速度,两三年内我们追上丰州和古庆也不是没有可能。”邓少海沉吟了一下,“我们今年在基础设施项目上投入比较大,财政上的负担也很重,但是到了明年,我想我们从去年到今年的投入就可以见出成效了,到时候我们财政上的压力也可以得到稍稍缓解。”
尤其是陆为民这种http://m.hetushu.com不是靠累积资历上来的人,就更需要在工作上做出足够的成绩,正因为在这一点上自己和陆为民有更多的共同点,两个人才能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为民,怎么说呢?我理解你的想法,不过,县里现在财政这么困难,我看你的规划想法,这代培委培的估摸不小,一下子就是四个班,听说你打算明年还要扩大到两倍以上,这已经不能算是代培委培了,也没有那么多企业能够委托,你这就是在搞免费的技术培训啊!”邓少海想了一想还是说出了自己心里话,“技术培训是好事,我也知道这是加快农村剩余劳动力转化的一种方式,但是你这个动作太大了,这不是短期培训,而是两年甚至三年培训,我听老章说了一下你的想法,难怪叶绪平在哪里大吵大闹,嘿嘿,说是个无底洞也差不离啊。”
这种情形同样也发生在高远山身上。
“刚回来?”
即便是不确定曹刚究竟在开元场镇拆迁风波里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但是邓少海也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雏儿,沉下心来慢慢体味,自然也能琢磨出这场风波里自己究竟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经历了那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之后,邓少海和陆为民之间的关系显得更为紧密了,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县里几个有话语权的角色都清楚,邓少海已经不动声色的往陆为民那边靠近了很关键的一步。
你坐上了这个位置,也就意味着你要承担这个位置上的责任,m•hetushu•com同时也要拿出足够耀眼的政绩来说服上边那些对你不满和不屑的人,证明给那些轻视和反对你的人。
“嗯,我的确有些乐观了。”邓少海乐呵呵地道:“岭峰饭店要想打造成为咱们县里第一家三星级酒店,投入这么大,慢一点稳妥一点也是好事,要建就建好,昨天我去洼崮骑龙岭看了长风宾馆的建设进度,他们也不慢,现在北方机械厂那边也在盯着阜双公路进度和翠峰山风景区的开发进度,翠北宾馆什么时候动工也要看翠峰山风景区开发情况,我也在琢磨,省旅开司的摊子铺这么大,它吃得消么?”
除了医疗器材器械这一块出现的曙光,机械制造和加工产业的蜂拥而至却是在既在意料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怎么,少海,你也觉得我提出来要对代培委培项目进行财政补贴的意见有些不合时宜?”陆为民听出了邓少海话语里潜在的意思,他微微皱了皱眉。
陆为民站在窗前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关于在应届高中毕业生中为企业进行定向代培委培提供财政补贴这个意见一经提出来就在县里引起了轩然大波,这遭到了叶绪平的强烈反对。
而试验工业园区的市政基础日益完善,加上几个机械加工企业地进入,也吸引了更多的企业和项目来落户。
邓少海过来了。
正如陆为民所说的那样,他和自己的共同点就在于都想要做出一番实实在在的成绩出来,而且有一种只争朝夕的紧迫感,而不像有些人那样可以坐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