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三十一节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连沈子烈都没有想到平素在部里边都还表现得很冷静正常的几个同事怎么就会在两个女人面前如此失态,这个季总和陆为民带来的那个招商局副局长显然也是习惯了这种场面,敬酒的言语一套接一套,自己这几个同事在这两个女人的攻势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很快就醉态可掬了。
借着章明泉他们向沈子烈敬酒的时候,徐晓春和陆为民站在了门外的曲廊里。
“沈哥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在部里边工作不顺心?”只有两个人的时候,陆为民和沈子烈之间的称呼就随便许多。
“也说不上不顺心,在研究室一干就是几年,不敢说是蹉跎,但是总觉得缺了一些充实感。”酒后的沈子烈喝了几口茶之后,脸色稍稍恢复正常,但是酒意却没有消退多少,“本来想下去,但是没成。”
本来这个话题不该他问,但是他觉察到了沈子烈内心的痛苦压抑,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昔日领导其实在性格上有些不成熟甚至可以说脆弱,而且他感觉到对方在这个问题上甚至已经压抑了很久,如果不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宣泄出来,弄不好还真要出大事。
“徐部,人生就像是马拉松,一时间跑得快不算什么,关键还是看持久后劲,我相信您的实力。”陆为民目光如星,深深地看了徐晓春一样,把“实力”两个字咬得很重。
沈子烈不是一个善于控制和掩饰自己的感情的人,这http://www.hetushu•com一点他自己清楚,陆为民也清楚,看见沈子烈眼神中露出一抹迷惘和痛苦,脸色也变得有些发青,紧紧握住的茶杯指节因为用力过度而有些发白,陆为民甚至担心茶杯会被对方捏破。
“有影响也不怕,认定的事情就要坚持去做,妥协中求发展,这也是一种工作方式……”徐晓春很自然的道,显然是对县里边这种博弈相当熟悉。
省委宣传部这几位显然不经常在下边跑动的,对于陆为民一行人的热情先前还有些矜持,但是很快就在章明泉和萧樱他们的轮番轰炸下崩溃了,尤其是季婉茹恰到好处的进来敬酒助兴,更是让理论研究室那几个猥琐眼镜男变得难以自持。
晚饭结束后,徐晓春还有事,打了个招呼先走了,倒是这几个客人兴致不减,陆为民也就请季婉茹安排,愿意唱歌的去唱歌,愿意打牌自己这边也有人可以陪着打牌,各得其所,他自己则和沈子烈选了一个茶苑的一处清静角落。
沈子烈默默地摇摇头,却不说话,双手捧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似乎是要借茶水来平息自己内心翻滚的情绪,他比陆为民只大十来岁,出身农家的他本来在张家里就有些自卑而敏感,除了这种事情更是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屈辱感。
“副主任。”沈子烈言简意赅。
陆为民提前就打了招呼,对沈子烈大家都是点hetushu•com到即止,但是即便是这样,几轮下来,沈子烈还是有些吃不消了。
“她没在报社了,下去了,在经济技术开发区。”沈子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脸色恢复正常。
虽然大家都没有刻意敬沈子烈,但是沈子烈还是喝了几杯,这点酒对他来说已经有些超量了,好在心情还不错,见到徐晓春和陆为民这些老熟人,所以还勉强能扛得住,加上几个研究室的下属对陆为民这样大张旗鼓的来请客,又有两个美女在里边助兴,对自己自然也就高看了不少,尤其是那个副主任一直对自己有些不太买账,今儿个被这帮人集中火力一阵猛灌,现在更是连路都有些走不动了。
几年前自己到南潭时,徐晓春还是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自己不过是一个新来的大学生,而几年后,徐晓春几经波折从县委办主任到县委副书记,却又被调整到地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这起起落落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只有个中人才明白这里边的门道。
“别整天看我了,你和我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风格,很难说哪一种更好,你只需要明白自己的目标,你自己觉得用怎样的方法能够把工作干得更好,就坚定不移的去干,条条道路通罗马,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这也是一种工作艺术。”
徐晓春虽然平时不怎么喝酒,但是他的酒量却没有几个人摸得透,对于这和_图_书位老领导陆为民也很尊重,章明泉和萧樱他们自然也知道今天的拼酒重点应该放在哪里,对徐晓春也没有刻意进攻,但是礼节上还是做足了。
“平时觉得人家坐在那个位置上很轻松,现在自己坐上来了,就觉得干啥都眼高手低,这坐在边上看和自己亲手干完全是两回事儿,条条蛇都咬人,不好弄。”也只有在徐晓春面前陆为民才放得开,说话也没有那么多忌讳。
最初到宣传部时他还有些情绪,但是很快他就抛开了那些无益的东西,把宣传部的工作当作了自己另一个舞台,连先前对他有些戒心的宣传部长章丘育都要承认徐晓春经手处理的事情相当漂亮干净,让人放心。
“来日方长,沈哥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陆为民只能宽慰对方,“静宜姐那边还好吧?”
沈子烈脸色微微一变,一时间没有吭声,陆为民立即觉察到了气氛的变化,但他这一段时间也没有回昌州,张静宜和他打招呼让他别和岳霜婷继续交往的事情也是半年前的事情了,这半年来他和张静宜只是通过两次电话,都感觉张静宜好像很忙,又一次晚上甚至听到张静宜应该在那个娱乐场所里,很是喧嚣热闹,男男女女的声音很嘈杂。
见沈子烈似乎不想提起这个话题,陆为民也就知趣的不再问,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来转开。
一个波折也许就要耗去你几年光景,而在仕途上和_图_书打拼的人,最怕的就是这样的波折,耽搁了几年也许你就失去了再上一步的机遇。
“静宜姐下去了?那是好事儿啊,经济技术开发区现在可是市里边的心头肉啊,担任什么职务啊?”陆为民虽然已经意识到沈子烈和张静宜之间可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但是想想这才半年不见,也不可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才对,但是看见沈子烈竭力控制的面部表情,他又觉得恐怕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偏差。
“呵呵,这很正常,不过久而久之适应了习惯了就好了,谁也不是生来就会,要说你还跟着夏书记那么久,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在山上跑,还能处理不下来?谁都是在犯错误出问题中不断成长起来的,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都不是问题。”徐晓春很欣赏陆为民这种举重若轻却又很坦率的性格,让人感觉很舒服,“何况今年你们双峰的发展速度这么快,地区里边领导也不是傻子,谁好谁孬也不是看不见,各人心里都有一杆秤,他们心里都亮堂着呢。”
徐晓春从县委办主任到县委副书记应该说是很关键一步,到了县委副书记这个角色,如果运作得好,下一步跨出去走个正处级干部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却在这一步上到了地委宣传部,这样的平调看似没什么,但是到地委宣传部这种说热不热说冷不冷的尴尬位置上,这一等也许就是几年,而要跳出这和图书个坑,一样需要机会。
陆为民有些汗颜,也有些感慨。
徐晓春笑了笑,显得很闲适豁达。
徐晓春是安德健很看重的人,而且徐晓春在为人处世上的那份练达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连陆为民自己都觉察到自己在有意无意的学习徐晓春在这方面长处。
“徐部,沈主任看样子情绪不太高啊,有什么心事?”
“谢谢徐部的指点,说实话我这半年还是战战兢兢,加上原来就和曹书记有些心结,虽然表面上解开了,但是内里究竟怎么样,我估摸着我们俩自己都说不清。”陆为民也不掩饰他和曹刚之间的关系,“更主要的是我们在一些工作上也有分歧,虽然还不至于上升到水火不容的高度,但是还是对工作推进有影响。”
两个人说了一阵,觉得时间差不多,才又回到席间。
“你问我,我该问你才对。”徐晓春瞪了陆为民一眼,似乎又是在品味什么,“无外乎就是仕途不顺,心怀彷徨罢了。说实话,以前你是他的秘书,这才几年,你现在就和他一样都是正处级干部了,这份滋味怕是谁都觉得很复杂吧?别说他,我自己何尝不是?”
沉默良久,陆为民才沉声问道:“沈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这件事情陆为民从徐晓春那里也知道了,省委宣传部另外一名处级干部到了青溪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而沈子烈原本打算到昌州市下辖某个区县去工作的希望也就成了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