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三十五节 攻守

陆为民如果性格上没有那么多桀骜不驯,还真是一个不错的搭档伙伴,曹刚心中没来由的浮起这样一个念头,但是这只是一瞬间就掠过,这个家伙虽然年轻,但是野心却很大,前段时间在南岗乡班子问题上,陆为民又在出幺蛾子,这让曹刚也非常恼火。
想到这里陆为民就忍不住想要叹气,张静宜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人,如果沈子烈能够在仕途上超越她压倒她,也许他们这个家庭还不至于走到解体那一步,但若是沈子烈不如她,那么分手也是必然的事情。
但这一切都要等到半个月后尹国权的动作,或许,要不到半个月尹国权的动作就能说明一些什么。
尚权智是个不缺手腕城府的烈性人物,宋州这样的大市发展不尽人意这么多年,加上积弊甚多,省里边把这样一个雄烈角色放过去,自然是要借重他的能力,宋州也定然要在他手上掀起一番风雨,而他也需要一些人来当助手。
想到从安德健嘴巴里冒出来的这些话,陆为民就说不出的郁闷,但他不能不承认就目前的格局下,作为上边儿判定自己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县长是否真的具备了独当一面的工作能力和成熟的领导艺术,除了经济工作上的能力已经被证实之外,成熟的领导艺术还真的只能从这些方面来衡量。
陆为民甚至有一种直觉,以张静宜为人处事上的精明能干,她恐怕还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甚至有可能在一定时期内比沈子烈爬得更快,而和图书这两口子最终的结果会以一个什么样情形展现出来,还真是很难说。
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第三季度马上就要过去,虽然还不清楚具体数据,但是曹刚自信无论是GDP增速还是财政收入增速或者是招商引资签约和到位资金,亦或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上,都完全可以毫无悬念的夺冠,而且是以压倒性的优势夺冠,凭借第三季度的强大优势,已经为双峰今年在全地区一枝独秀典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这个女人很有故事,这是陆为民几番接触下来得出的结论,而且这个女人也很有头脑,不像是一般那种靠脸盘子或者身体吃饭的女人,但是这个女人怎么会来到丰州搞这样一个御庭园来混饭吃,还真让陆为民有些疑惑。
从现在看来,尹国权还是有一些能力的,而从今天的表现来看,尹国权似乎也有一些不一样的表现。
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陆为民下意识地摇摇头,思路却又回到县里的事情上来了。
沈子烈的处境不好,不过自己总算是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就看这个主意能不能真正付诸实施。
“坐吧。”曹刚从冯可行的表情上已经觉察出眼前这个人恐怕又要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这个时候他深刻体会到作为县委书记如果无法控制纪委书记,嗯,无法控制纪委带来的问题,下一步一定要对纪委进行调整,但是想到要对纪委调整,也就意味着又要和陆为民过招,而上一次陆为www•hetushu.com民提出南岗班子的调整,遭到自己坚决否决,这才过不久,现在又要考虑这个问题,让曹刚也有些烦躁。
陆为民这一段时间也很安分,精力似乎全部扑到了抓经济发展工作上了,甚至连叶绪平那里都丢开了,这让曹刚非常满意。
从动物科学来说,雌性都更愿意臣服于更强大的雄性胯下,这句话绝不是污蔑,而是动物界物竞天择的一个进化结果,只有在更强大的雄性羽翼下才能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演变到人类社会就成了这幅场面。
想到这里曹刚又有些头疼,在常委会上的争执虽然没有延续到工作中,陆为民似乎对这场争执并没有太在意,一样把精神放在了经济工作中,甚至连叶绪平都说陆为民这段是假似乎把全副身心都扑在了抓工业试验园区和联合工业园区这两个全县经济发动机的建设以及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申报上去了,但是曹刚还是有一些隐隐不安。
还有这个季婉茹,想到这个女人,陆为民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种说不出好奇感,一种想要好好探索了解这个女人来龙去脉的欲望,这对于现在已经对女人有点谈虎色变的自己来说,的确是一个很罕见的情形。
※※※※
“冯书记,曹书记在……”
从某个角度来看,与齐元俊有些相似,这也是陆为民比较喜欢的一类干部。
曹刚承认华庆东和窦子文的确有些问题,但是就凭在曲双公路山稍稍滞延了一些进度,就要换党委hetushu.com书记和乡长,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不换思想就换人现在变成了不换作风就换人,这不过是一个口号,真要随随便便调整班子,岂不是成了儿戏?
说实话沈子烈并不是那种适合坐镇一方的人物,但是如果能帮着尚权智在条条上分担一下,也许还能有些造化。
他感觉得到沈子烈还是放不下张静宜,虽然这种奇耻大辱对于很多男人来说都是忍受,但沈子烈却不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这一点陆为民看得很清楚。
要顾大局,抓住当前的中心工作,要与荣辱与共的观念,明白了这几点,就知道该怎么做,而这往往是地区领导们用苛刻目光看待自己是否真的成熟的一个核心标准。
今晚发生的事情不少,加上喝了酒之后又来了一杯咖啡,居然打乱了生物钟,陆为民索性就坐起来,把枕头竖起来靠在床头上,依靠在床头,想起事情来。
冯可行离开之后,窗外居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打在芭蕉叶上倒是有点儿扰人清梦的味道。
虽然邓少海似乎和陆为民走得挺近乎,而冯可行也变得低调起来,但是曹刚也没有放松警惕,只不过他也清楚陆为民也是明白大局的人物,他应该清楚如果现在搞出什么乱子来,自己固然讨不到好,但他一样也跑不掉。
对于张静宜的事情,陆为民也不好多说什么,准确的说,恽廷国这样的人物对于张静宜这一类对权力欲很渴望的角色来比起沈子烈来的确要有吸引力得多,或http://www.hetushu.com者换一个更为文雅的语言来说就是更具有人格魅力,虽然陆为民在感情上很同情沈子烈,但是从理智角度来分析,恽廷国在官场上这些女性心目中无疑和沈子烈不是一个级别的。
巩昌华对詹永黎的评价很高,认为詹永黎做事踏实,基层工作经验相当丰富,而且很有性格,虽然初一结束会觉得这个人有点倔强,不太容易和人相处,但是只要多接触一段时间,就能发现此人在各方面都有独到之处。
安德健敲打陆为民的话很关键,作为县长要摆正位置,尤其是自己现在还是代县长,虽说代县长变县长不过是一个程序问题,但是这个程序往往也会被视为一个风向标。
这些人辛辛苦苦打拼走到书记乡长位置上,就因为工作一时的疏忽就要被拿下,这未免太过了一点,在这一点上曹刚坚持了自己的观点,批评教育为主。
所以这一段时间里,各方面似乎都显得格外顺利。
“小宋,曹书记在不在?”走廊外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是冯可行,曹刚心中微微一动,冯可行并不常来自己办公室,而且即便是要来汇报工作,也会照例提前预约,像这样直接前来的情形并不多见。
尹国权算是陆为民再从洼崮区委书记进入县委副书记这个角色之前接触稍微多一些的地方诸侯了,其他几个区的区委书记陆为民打交道的时间都不错,唯独尹国权所在太和区因为和洼崮区紧邻所以两人有些交道。
陆为民的思路又从詹永黎慢慢转到尹www.hetushu.com国权身上。
陆为民喜欢这种有故事的女人,探索一个有故事女人的故事,那也是一个很有挑战性且很有意义的活计,明知道或许会坠入某些人彀中,但他还是很想尝试一下。
“曹书记,我有点事情要向你汇报一下。”冯可行依然是那种言简意赅的作风,就连穿者打扮也是那种毫无特色的短袖白衬衣外加深色西裤和黑色皮鞋的标准办公室装,加上一副泯然众人的模样和表情,走在大街上很容易就融入到人流中无从寻找。
盛夏季节,像这种小雨本不多见,但是今晚却下了起来,倒是多了几分萧索的气息,陆为民在床上翻转了两下,居然有些谁不着了。
尤其是在洼崮启动万亩药材种植基地时,也曾经和太和区这边接触过,希望太和区也能配合洼崮这边药材市场的建设来搞这个药材种植基地,太和区那边也的确有两个乡也有一些动作,虽然力度不能与洼崮这边相比,但是毕竟也算是有动作,而在昌南中药材市场前景看好之后,太和这边也迅速行动起来,东陵和蔡庄两个乡的药材种植基地面积迅速扩大,几乎要和洼崮那边连为一体。
“可行啊,进来吧。”曹刚将身体微微放松,靠在椅子上,平复了一下情绪。
曹刚这一段时间一直心情不错,第二季度的数据全部出炉,地区经济工作会议上双峰大获嘉誉,尤其是在经济增速上远远把第二名淮山甩在了后边,就是招商引资金额也仅次于淮山,但是第三季度上,曹刚自信可以全面压倒淮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