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三十六节 动手

卫青丞满脸诡异的笑容,他知道自己每一次提拔都是因为自己管不住这张嘴而被搁下来,从虞庆丰时代就是如此,现在他也懒了心,说起话来就更肆无忌惮了。
“卫书记,王宝山怕也不知道咱们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吧?嘿嘿,开元区委书记,财政局长,县里炙手可热的大红人,不知道冯书记让咱们来捅这个马蜂窝,会不会让县里的大佬们满腔怒火?”老唐也是县纪委的老人了,见惯了太多这种事情,但是像这么直接到一个单位去带一把手走,尤其是像财政局这样平时连纪委得要低头哈腰的部门,他还是第一次。
一行人鱼贯进入县财政局的小办公楼,那辆破旧的吉普车也就停在小楼外,丝毫看不出今天财政局会迎来震撼的一天。
卫青丞走进财政局办公室时,忍不住站住脚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邓书记,这不是我的职责,我的工作就是把王宝山带回去进行审查,财政局的工作该怎么安排恐怕您得向曹书记和陆县长汇报。”卫青丞很难得用上了敬语,这是他心情极度愉悦的时候才会有这种表现。
邓少海叹了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何泽南已经起身,“老邓,叶县长,遇上这种事情我看我们这边工作只能缓一缓了,我们先回丰州,也请你们二位转达我的意思,如果王宝山真的有问题,也请你们县委县府尽早确定局长人选,今年hetushu.com双峰财政工作起色很大,地区财政局不希望因为这些个人事情影响县里财政工作。”
他努力的定了定神,有些僵硬的努力做出一个笑容,“何局,让你们见笑了,呃,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知道纪委这帮家伙做事就是这样神神秘秘,呃,不过王宝山到财政局时间不长,我估计如果他真的有事儿也应该和财政局这边没有多大关系,多半是他以前的事情,对我们县财政工作影响不会有多大。”
叶绪平还想说什么,但是犹豫了一下又吞了回去,倒是邓少海镇定下来,看着县纪委三个人已经把瘫软得连站都站不稳的王宝山带出会议室,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老卫,那财政局这边还有一大摊工作,今天地区财政局领导还在这边检查工作……”
“卫青丞,这是怎么一回事?”“老卫,这是怎么一回事?!”邓少海和叶绪平几乎是同时喊起来。
卫青丞也没有料到县委副书记邓少海和副县长叶绪平都在这里,但这影响不到他的既定行动,他甚至很享受这份恶趣感。
“老卫,你们纪委向曹书记汇报过没有?”叶绪平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因为恐惧而发抖,还好,只是县纪委的来人,看样子和自己无关,要动自己,县纪委还不够格,应该是地区纪委来人才对。
“卫书记,咱们哪一和*图*书次不是做这些大煞风景的事情?你不也就最喜欢做这种事情么?每一次我看你带人走时都走到最后,不就是要感受那种滋味么?”
“卫书记,直接进去抓人么?”紧跟在卫青丞身后的小周有些紧张,满脸严肃。
大周比小周也就大两三岁,也是纪委办案老手了,他是检察院调过来的,本来还不愿意过来,但是过来几年后就觉得这收拾干部真要比在起诉科轻松多了,而且那份成就感也不是检察院工作所能比拟的,他和卫青丞也是开玩笑惯了,对卫青丞的这份恶癖也是相当了解。
“老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来双峰检查工作的地区财政局副局长何泽南和邓少海老同事了,关系也不错,他几乎是被动地看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幕,简直就像是电影故事,就这么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身边,刚才还在器宇轩昂的介绍着今年双峰财政入库情况一片大好信誓旦旦表示今年财政收入要比去年增长百分之五十的那位局长,就这么像一条死狗一般被纪委拖了出去,这份巨大的反差让他脑袋都有些不够用了。
叶绪平和财政局副局长王志高严厉的叱责声也没有能让整个财政局小楼里的震撼感消失多少,虽然办公室的门都被严厉要求关上了,但是那种摇摇欲坠感似乎都一直笼罩着这幢小楼。
“邓书记,叶县长,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有关办案规和图书定,县纪委从即时起对王宝山涉嫌受贿立案审查,我们现在要带王宝山走,具体情况冯书记会向县委做具体汇报。”卫青丞对这一套早已经是轻车熟路,面色不变的把这一套公式化语言吐出,“走吧,王局长,王书记,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之后慢慢说。”
“大周,你小子少给我在那里乱栽诬,我啥时候喜欢感受这种滋味了?这不是心理变态么?”卫青丞气哼哼的笑骂道:“不过话说回来,看见这些家伙平时不可一世的样子,一下子变成软脚虾,还真有点不一样的成就感,老唐,你说是不是?”
邓少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何泽南的这个问题,他对此一样一无所知。
“小周,不要这么紧张,我们要带的人虽然平时一个个耀武扬威牛皮哄哄,那是因为他们在那个位置上,真正他们出了事儿,那他们的脊梁骨自然就软了,跟着老唐和大周他们就行了,没啥大不了,莫非他还敢反抗不成?”
“老邓,你可是县委副书记,莫非县纪委不在县委领导之下?”何泽南笑着打趣,把头转向旁边满脸煞白的江冰绫,“你看看把小江他们给吓得,我都要怀疑你们双峰县是不是故意在我们地区财政局面前演这一出究竟是什么意思了?是给我们上一堂伸手必被捉的反腐倡廉课?”
因为接到电话通知的苗桂虎已经在来县里的路上,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冯可行指示卫青丞多带两个和-图-书人,直接到县财政局带人走。
想当初他卫青丞和王宝山竞争开元镇副书记时,就被王宝山阴了一道,让自己不得不黯然饮恨调到纪委,这份恶气现在终于可以出来了。
邓少海脸色通红,鼻梁冒汗,几乎要一跃而起,叶绪平则是脸色铁青,紧紧握住茶杯,身子也微微发颤,狠狠地盯着卫青丞。
卫青丞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这才一弹烟灰,“可能咱们的王局长向地区财政局汇报工作的报告还没有念完呢,咱们这么去不是太大煞风景了么?”
财政局办公室的小黄脑海里几乎是一片空白,连茶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都没有意识到,只是茫然地看着几乎瘫软在沙发上起不了身的王局长,被来的两个客人夹起来,而坐在一旁的县领导的表情和自己同样震惊莫名。
正说间,叶绪平也脸色铁青地走了进来,跟着他的是财政局的两位副局长,“邓书记,刚才财政局办公室接到县委办通知,通知财政局里局领导到县委开会,也通知我们要回去开会,你看……”
本来何泽南来县里检查财政工作是用不着邓少海这个县委副书记出面的,但是何泽南是老同事,江冰绫在来之前就给邓少海打了电话,所以邓少海也就抽出时间过来陪一陪,没想到却会在这种情形下上演了一幕如同好莱坞大戏一般的“精彩情节”。
“嘿嘿,老唐,这就不是你我操心的事儿,冯书记这么安排,肯定也是hetushu•com和曹书记、陆县长他们打了招呼的,对于曹书记和陆县长他们来说,咱们帮他们又腾出几个科级副科级的位置来,没准儿他们还在内心窃喜呢。”
被何泽南的揶揄弄得一肚子气却又不好发作,邓少海也只能尴尬的摊摊手,“何局,真是抱歉,我还真不知道这究竟是演的哪一出,不过我估计待会儿县里就要开会通报这件事情,哼,冯可行这家伙做事儿这么鲁莽,也不看看场合,再怎么也要找一个合适机会来动手,现在弄得这样满城风雨,他就得意了?”
县委办打电话通知王宝山到县里来开会,但是王宝山却在陪同常务副县长叶绪平接待地区财政局一行人到县财政局检查工作,王宝山要汇报工作,所以一时间难以过来。
看得出来叶绪平和财政局这帮人同样也是一头雾水,王宝山才来财政局多久,几个月时间,说难听一点的话,只怕连财政局的业务都还没有真正摸清楚,刚才的汇报也不过是照本宣科,按照办公室写好的东西汇报,真正要说具体工作还得是两个业务副局长来介绍。
卫青丞不慌不忙的点燃一支烟,吐出一口烟圈,小周是去年才从部队转业回来的干部,在部队上也是干保卫这一行的,也是第一次参加纪委带人,尤其是县里的财政局长,所以格外慎重紧张。
“叶县长,您说呢?”卫青丞淡淡地道:“我们纪委办案素来都是按照程序走的,该向谁汇报我们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