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三十八节 那份心思

冯可行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但是神情却显得很轻松,显然王宝山被攻陷已经让他这一次立于不败之地了,对于苗桂虎来说,被攻陷也是迟早的事情。
“邓书记,不管有没有其他人卷进来,我看这件事情也得要查清楚,否则老百姓会更怀疑,事情已经如此,那还不如大大方方查个底朝天。”关恒紧跟着邓少海脚步进来,紧跟着进来的还有张存厚。
“不破不立,这些脓疮挤干净也是好事,给咱们县里腾挪出一个更好的发展环境,要不像王宝山这种货色真要坐在财政局长这个位置上,保不准日后就要出个什么大乱子来,那才真是麻烦了。”孔令成见叶绪平说错话,弄得气氛顿时尴尬起来,赶紧插言缓颊。
这两笔贷款都是投给了一家叫开元塑料制品厂的企业,是一家专门为冰箱、电视机等家电生产塑料配件的企业,两笔贷款共计二百六十万,对于开元镇合金会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这个企业本来是乡镇企业,但是被一个王德勇的私人承包,到后来这家企业垮掉了,王德勇因为欠承包费,被镇上多次催缴,但都未能收到,而合金会欠款更是以无力偿还为由拖延不还。
有人反映王德勇曾经在人前扬言他不会缴纳所欠几十万承包费,合金会贷款更是没法还,因为他该给的都已经给了,也不是他一个人弄成这样的。
“这么说苗桂虎还没有交代问题?”孟余江皱起眉头问道。
http://www•hetushu•com“除了这两个之外,还有其他人么?”作为分管党群干部的副书记,孟余江比其他人更关心这一次究竟会有多少人会被卷进去。
这个消息让几个常委们都是面带愠色,本来凤巢合金会的事情就已经让县里老百姓对干部们的操守评价很不好了,现在又弄出来一个犹有过之的王宝山,对了,还有一个苗桂虎,这戳来来还不知道会鼓捣出多大一包脓来。
对于现在的他和陆为民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双峰的经济工作搞上去,这是现在地区主要领导最看重的东西,而目前双峰的形势如此只好,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是冯可行却偏要出来搞事,搞出这么大动静来,难道说就能打击到他曹刚?王宝山出的事情难道说陆为民不清楚是在梁国威时代的问题?
叶绪平心中一乱,看到陆为民、邓少海望过来的目光都是有些说不出的味道,就连张存厚脸上也都有些不舒服。
“老叶,说话注意一点,封建迷信的东西也带到常委会上来了么?”孟余江扫了一眼叶绪平,目光中带着一丝凌厉。
“查清楚?恐怕没那么简单吧。”邓少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脸色也很不好看,今天的事情地区财政局这帮人回去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想到这一点邓少海就觉得头疼,他甚至觉得纪委这帮人是有意要造成这么大阵势,刻意推波助澜一般,“王宝山是当和_图_书开元区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时候出的问题,苗桂虎原来是开元镇党委副书记,到西陵乡当党委书记,究竟是开元镇出的事情,还是西陵乡的问题,亦或是两者兼有,这一查下去,会不会有其他人给卷进来?”
曹刚语气里说不出的冷淡,将身体靠在椅背上,看了一眼已经一本正经的拿出笔记本的冯可行,“可行,把情况介绍一下吧,免得咱们在座一大帮常委都还闭目塞听,消息都还要靠外边的小道得来,真他妈成天大的笑话了!”
这个家伙也算是咬人不吭声的狗,不声不响弄出这么大动静来,曹刚估摸着陆为民内心也未必希望看到如此大动干戈,在这一点上他自认为还是能够捕捉到陆为民的一些想法。
冯可行的介绍让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由得为之吸了一口冷气,五十万,王宝山一个人就敢吞下五十万,这在这个时代几乎就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很难得地听到曹刚冒了粗口,一干常委们都有些惊讶。
经过调查,王德勇在获得二百六十万贷款中至少拿出了百分之三十的回扣返还给有关领导干部,其中经调查发现王宝山独得五十万回扣,而时任开元镇分管合金会的党委副书记苗桂虎获得十五万回扣,剩余十多万分别还有多名干部瓜分。
他暗自叫苦,自己这话似乎就有点儿一网打尽的意思,这这几批从地区和外地过来的干部全部给扫进去了,传到曹刚耳朵中,只怕还要http://m.hetushu•com更不高兴,丰州这边的干部本来就有些忌讳这些话,自己这张嘴巴怎么就管不好呢?
“开会吧,恐怕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要开这个紧急会,树欲静而风不止,我还以为咱们县里这下半年能够平平顺顺一门心思把精力放在经济工作上,但是现在看来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也罢,该来的迟早要来,既然来了,咱们就得正确面对。”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出都出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时间把王宝山和苗桂虎这两个人的问题查清楚,好给老百姓一个交代。”陆为民也意识到着中国氛围不太好,尤其是对冯可行很不利,在采取方式方法上欠妥,导致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也损害了县里的形象,必须要想办法把这个局面扭转回来。
“也不是没有交代,但是都交代的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是这个过年给他送了两千,就是那个在他老婆生病住院时送了一千,都是些可上可下的事儿,但是对他拿了十五万回扣的事情却是不肯说。”
冯可行似乎对县委书记话语里的情绪丝毫没有感觉,清了清嗓子,就开始介绍起情况来。
曹刚脸色看上去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倒是冯可行脸色有些阴郁,不过气色都还算正。
当然对于纪委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问题,既然是双规了,那就有的是时间来陪着你耗,总得要一点一点的把你给挤出来,让你http://www.hetushu.com乖乖的俯首帖耳,太过于轻松的就搞定,反而失去了味道。
在座的常委们也有不少是干过区乡镇党委书记的,要说这外边没有一点灰色收入也不可能,逢年过节这乡镇企业负责人来拜个年,或者生疮害病时人家来看望,奉上一两千块的红包,帮助支持比较大的,给上个三五千甚至一万也有,但是像这样直截了当的一下子就是几十万的回扣,那还真得要点勇气才敢收。
相较于王宝山的崩溃,苗桂虎倒是颇为顽固,虽然也有所突破,但是都像是挤牙膏,回避重大问题,只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问题。
干咳了一声,曹刚强压住内心的郁闷,瞥了一眼冯可行。
案情并不复杂,王宝山在担任开元区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期间,涉及到有多笔合金会贷款,其中有两笔数额较大,虽然是经镇党委集体研究,但当时争议很大,最终还是在王宝山的坚持下通过了。
看样子曹书记今儿个是被王宝山这货折腾出来的事情气得不轻,但是感觉曹书记的话语里似乎还不仅仅是针对王宝山那么简单,还有点儿含沙射影的敲打其他人的味道,一干常委们都收敛起其他心思,眼观鼻,鼻观心的正襟危坐起来。
冯可行这么搞就是想要证明他自己并没有被边缘化,他还有能力咸鱼翻身,只是他这在证明给谁看?不是他曹刚,也不完全是陆为民,大概也就是萧明瞻或者其他地区领导了,这份心思还真是幽深长远呢。
冯可hetushu•com行这一番话让在座众人心里都稍稍放下一些,如果真要这么无休止的挖下去,一个接一个被牵扯出来,这开元这边的人心就真要散了,至少相当长一段时间怕是开展工作的心思都没多少。
虽然涉及事情已经有些年成,但由于举报人提供了相当详实的线索,所以纪委前期调查相当顺利,而更让纪委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王宝山的抵抗防线相当脆弱,几乎是一戳就穿,尤其是在得知自己家中被搜出十六万现金后,更是防线崩溃,竹筒倒豆子一般交代了个够。
“先不说能不能查个底朝天,这要一直查下去,对县里今年工作影响很大,像财政局这边,本来地区财政局来检查工作,却弄出这样一个大笑话……”叶绪平和关恒并排而行,张存厚稍慢一步,“咱们双峰这两年究竟是怎么了?是高香没烧对还是犯了太岁怎么的,怎么尽摊上这些事情?”
“目前除了这两人之外,还有开元镇副镇长王德胜,他也是王德勇的堂弟,纪委也已经通知他到案,他当时还是合金会的具体业务负责人,他也收了王德勇五万块钱,估计还会一些干部有牵扯,但要说和王宝山苗桂虎相比,都要差一截了。”
一帮人正说着,终于等到了曹刚和冯可行二人出现。
“呵呵,令成说得也是,屋子打扫干净了,才能请更好的客人来做客。”陆为民笑了笑,“不过我还是真心希望这种人咱们县里少一点儿,事情少出一些,要不这心脏受不了,脸皮也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