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四十节 不争就是争

徐晓春的话让陆为民一愣,目光也落在徐晓春脸上,有些不太明白徐晓春的意思,“嗯,徐部,你什么意思?”
徐晓春也知道陆为民的朋友相当宽泛,笑了笑,“如果不急的话,最好坐一会儿,等酒意消一些再走。”
“还有,为民,你们县里人事上肯定也会因为这些人落马而调整,我感觉你好像也有些自己的打算?”
电话是何铿来的,让陆为民会回昌州聚一聚。
陆为民不止一次提醒冯可行,注意分寸和时机,但是很显然冯可行听不进去,他现在是把目标盯在了地区纪委那边,拿陆为民的话来说,冯可行就是想以此为契机,争取赢得萧明瞻的认可。
后来陆为民谈到他和拓达集团的渊源,谈到拓达集团正是因为他的介绍才会到丰州落户建起了这家企业,徐晓春这才恍然大悟,但即便是这样拓达集团几个负责人对陆为民表现出来的尊重依然让他很是感慨。
“人事决定权素来是县委主导,县委书记更是理所当然的主宰者,这种情况下,对于你来说,不争就是争,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陆为民当然知道徐晓春话语里的意思,但是他却只能苦笑。
“曹刚也是你这个态度?”徐晓春笑着摇了摇头,“还是你们县委控制不住这个纪委书记?”
徐晓春的话和陆为民的担心一致。
徐晓春的话让陆为民下了决心,本来他对冯可行的动作虽然有些不满,但是却没和图书有太坚决的态度,就是考虑到如果坚决制止冯可行的话,可能会让自己和冯可行失和,加上王宝山和苗桂虎一口吃下这么大一笔,也的确在县里引起了很大轰动,无论是县里边还是民间,都对深挖细查严惩这帮蛀虫的呼声很高,所以他也就没有认真和冯可行交换意见,现在看来自己在这一点上还是有些大意了。
“我的意思很简单,现在你们双峰的工作包括地区主要领导在内的很多领导都很关注,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你们在经济工作上取得辉煌成就,这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使得领导们很关注你和曹刚的表现,毕竟像你们俩搭班子也才一年时间不到,他们需要判断你们各自的表现,这个时候,任何动作都会让他们很关注。”
“没事儿,我陪徐部坐一会儿,时间还早,两点半出发差不多。”陆为民在徐晓春面前从来不托大,也不矫情。
“谢谢徐部的提醒,我明白该怎么做了。”陆为民点点头。
当然他并不知道陆为民和甄敬才之间这种特殊关系。
当然除了河运之外,相当大一部分水泥还是需要通过陆地汽车运输,所以也才有徐晓春的请托。
“徐部,我知道,但……”陆为民摇摇头。
冯可行现在是真的有点儿走火入魔的意思了,除了死揪住王宝山和苗桂虎外,还把王德胜拉下马来,现在还牵扯到两个副科级干部,一个是梅岭乡党和_图_书委副书记,还有一个是元平乡乡长,都是从开元镇走出去的干部。
陆为民接到电话正准备和徐晓春一起坐一坐。
陆为民不吭声,静静地等着徐晓春的下文,像徐晓春这样在官场上浸淫多年的老手,对于领导干部的心思把握得很到位,他的意见相当重要,陆为民也很信任。
不管是地委书记李志远还是行署专员孙震都多次视察考察这家企业,拓达集团的负责人也是全地区为数不多可以直接和地委行署领导打电话的企业家之一。
“嗯,徐部也知道了,可行现在干劲儿十足,一心想要干出点儿名堂来,谁也拦不住。”陆为民显得很平静,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生产规模扩大了,这丰江河运的优势也就越发凸显,尤其是相较于黎阳地区的几家水泥厂,丰江河运码头使得拓达水泥厂的水泥可以大量通过水泥外销,这使得本来在成本和质量上就有一定优势的拓达水泥竞争力更强,已经基本上把原来一直在丰州地区占据垄断地位的黎阳地区水泥给挤出了市场,而且现在拓达水泥还在曲阳、洛门这周邻几个地区的水泥市场占据相当大份额,成为昌东和昌南地区建材行业的领军企业。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企业,陆为民却在这个企业的负责人面前显得很随意,甚至还有些亲近,这让他也颇感惊讶。
“现在地区对你们双峰很关注,可以说一点一滴都映入地区领和-图-书导的心中,为民,这事儿你得重视。”
对于徐晓春的请求陆为民当然不会拒绝,所以把拓达丰州水泥厂的几个负责人都请到了一块儿,当然也包括甄敬才。
陆为民知道雷达不在昌江而何铿却要说聚一聚,所以才会感觉到奇怪,不过何铿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陆为民知道何铿素来不喜废话,既然让自己回昌州,肯定也是有什么事情。
“怎么,有事儿?”徐晓春也知道现在陆为民身份不同以往,就凭今天的事儿也就能看出陆为民的分量。
“本来你们县今年在全地区的工作一枝独秀,尤其是经济工作一骑绝尘,三季度马上结束,现在数据都差不多快出来了,可以说无论是经济增速还是固定资产投资,亦或是招商引资金额和财政收入增速,都是远远高于其他县市区,而其中你这个县长功不可没,地区领导心里肯定也都有一杆秤,但是现在纪委这么一阵搅局,地区领导如果认为这是你在背后操纵,也许就会觉得你还不够成熟,缺乏大局观,这对你很不利。”
陆为民悚然一惊,冯可行和自己走得比较近乎地区里边也有不少人知道,凭什么冯可行一个纪委书记这样肆无忌惮,曹刚似乎都显得无能为力一般,地区领导很容易就会觉得是自己故意在后边支持,这种印象一旦形成,就对自己很不利。
陆为民有些奇怪,他刚和雷达通了电话,雷达还在武汉,因为徐晓和图书春的一个亲戚想要承揽拓达水泥厂的运输业务,但徐晓春和拓达那边并不熟悉,所以请陆为民出面。
陆为民不认为冯可行这样做就可以获得多少,在他看来,冯可行要这样做可以,但是过犹不及,如果一门心思在这上边折腾,陆为民觉得这就是丢了西瓜捡芝麻了。
纪委工作是什么,归根结底还是服务于一个县的主要工作,在一定尺度内取得很大成绩,这是你纪委书记的本事能力,但是超过了这个限度只顾炫耀你自己的光彩,那就是不顾大局缺乏全盘意识的表现了,领导们都不是傻子,不会看不出这一点,所以陆为民觉得冯可行这是在玩火。
陆为民笑笑不语,歇了一阵之后才道:“人各有志,何况双峰多年积弊,现在才开始逐渐爆发出来,可行大刀阔斧的这么清理一下也未尝不是好事。”
在很多人心目中很难办的一件事情,对于陆为民来说几乎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至少徐晓春知道像这种事情即便是章丘育甚至苟治良也未必能让对方买账,但是陆为民却轻而易举的搞定,甚至连吃这顿饭都是拓达方面买的单。
“嗯,可能要回一趟昌州。”陆为民点点头,“一个朋友从国外回来了,很久没见了。”
拓达集团丰州水泥厂第二条生产线也已经正式启用,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现在拓达集团丰州水泥厂已经当之无愧的成为丰州地区私营企业的龙头老大,同时也是丰州地区仅和图书次于丰登酒厂的第二大纳税企业。
拓达集团在昌江的投资不仅仅是丰州水泥厂一家,现在还和嘉桓公司一起在昌州市郊投资数千万建起了一家规模相当大的建材批发市场,主要经营各种地板、地砖、瓷砖、石材、木材等各种建筑装饰材料,据说拓达集团还有意要在昌江省内进一步加大投资,这家企业现在在一些省领导心目中都相当有分量。
“你知道就不能无所作为,该正告就要正告,该出手就要出手,哪怕和曹刚握手言和,但我觉得你只要把问题严重性给冯可行讲清楚,他不会不明白,真要走到那一步,那也是他咎由自取。”徐晓春顿了一顿,“一个失去县委支持的纪委,也就是无牙老虎,根本就不可能搅起多大风浪来,我看这怕是曹刚的有意放纵,故意让上边认为是你在里边不识大体不顾大局。”
“口是心非,难道说曹刚和你都看不清楚现在的局面?照我说这就是冯可行为一己私利不顾大局的表现,难道说他不清楚他这么做对你们双峰县形象的影响?”徐晓春撇了撇嘴,“这不仅仅是对曹刚,同样对你也也有影响,而且曹刚可以很容易把责任推向你。”
“呵呵,这段时间你们那边又不清净了?”徐晓春现在已经习惯了宣传部这边的工作,章丘育对他并不太放心,很多工作也不愿意交给他,他也乐得清闲,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看看书,在地区里边消息也比在县里要灵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