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四十二节 拜码头

虽说从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来说在事务权上要宽泛许多,但是对于下边的干部来说,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分量更要重许多,尤其是对厅级副厅级干部来说,更是至关紧要。
“铿哥看样子和董省长关系很熟悉?”陆为民来不及多想,他需要了解和评估今天自己来参加何铿专门邀请董朝阳来这场酒宴自己应该怎么做才最合适,才能抓住这个时机。
见陆为民在和董昭阳谈话时也能保持着不卑不亢但是又不乏尊重的姿态,何铿也是暗自点头,做到不卑不亢容易,只要刻意为之不难,但是要在不卑不亢情况下还能做到有礼有节的尊重,这份火候一般人可不容易把握好,但是陆为民却能很好的做到这一点,这小子几个月不见,变化又不小,就这份城府就比起一年前强不少。
省里边?陆为民立即警觉起来,省里边能和自己沾上什么边儿?何铿说话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他紧紧盯着何铿,“铿哥,听说什么了?”
“铿哥,你知道我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工作上,顶多也就是关注一下咱们地区里边的人事变动,哪有那么多精力来关注省里的动静?”陆为民心也慢慢定下来了,看样子这一次省里可能还有一些大变动,而且也会应先到自己,当然可能也涉及到何铿在省里下一步的投资,否则他不会无缘无故把自己叫来,而且多半还和今天要请的客人有些关系和-图-书
董昭阳是一个人来的,当然也有司机,但与何铿的随员另坐一桌。
“别那么说,各自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上,看待问题当然会不一样,但我很欣赏你当时那股劲头和气势,后来我还和老夏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情。”
虽然说从地委书记升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是一个大进步,但是夏力行经历相当丰富,又在原来的老黎阳地区这个人口超过千万的全省最大地区担任了这么长地委书记,说句实话即便是顶个副省长也半点不为过,升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也会是情理之中,而现在何铿提到夏力行要走,那肯定是指要离开昌江省了。
“铿哥,这你都能记得着?嗯,是和董省长有一面之缘,但是后边便没有机会见过董省长了。”陆为民不清楚董昭阳和何铿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以前也从没有听何铿提起过。
梁炎他们最终夺得了整个曲双公路五个标段中的三个,董天行和马俊成他们在其中起到了多大作用陆为民也不知道,但是陆为民看过他们的投标情况,梁炎还是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在招投标方案的前期准备上做足了工作,也使得他们在最终的投标中大获全胜,至少比起其他那些也想来分一勺羹的角色,梁炎他们能拿出来的东西要过硬得多。
“小陆,我有印象,而且印象还很深呢。”董朝阳相当豪爽,在略作寒暄介m•hetushu.com绍之后,董昭阳就开始主导着话语的方向,“小陆演的那一出让当时的昌州市方面很不高兴,不少人都把嘴皮官司打到了省里。”
但这都还不是董昭阳对这个人有很深印象的原因,双峰县在不动声色推进的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才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最关键因素。
“听说夏秘书长马上要走了,怎么,你不知道?”何铿语气还是那样平淡,波澜不惊。
董昭阳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场合下遇上陆为民,何铿的背景他大略知晓,而且他也与何铿是多年的关系,像今天这样私密的场合下,何铿把陆为民带来,也就是一个很明显的表示。
董昭阳也就董天行的老爸。
“我挣钱问题暂时不说,说说你吧,当县长的感觉如何?”何铿笑笑摆摆手,目光沉静,落在陆为民脸上,“听说省里边这边马上会有一些变化?”
“怎么,没印象了?我记得我和雷达第一次见面是在锦丰宾馆吧?那是昌州市的招商引资会吧,你在那儿大闹会场,董昭阳好像就是代表省里边出席会议的吧?”何铿记忆力相当好。
何铿的话让陆为民震动不小,夏力行要走的话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影响最大的,离开了省委这个中枢看似对还是处级干部的自己不会产生直接影响,但是潜在的影响却不小,至少像李志远、苟治良这些地委的领导们和图书对于自己的态度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多多少少都还有一些顾忌,而作为与夏力行关系不错的陶汉离开组织部长位置上,也是一个令人不太愉悦的消息。
“走哪里我不知道,但是应该是到中央部委里边去吧,届中微调好像已经拉开序幕,这也是惯例,不过这对夏秘书长应该是好事,往往届中微调就意味着下一届可能会获得更大的机会。”
何铿的话让陆为民又吃了一惊,董昭阳不是说有可能要担任常务副省长么?怎么要当组织部长?他当组织部长,陶汉又干什么?
何铿显得胸有成竹,陆为民看在眼里,知道恐怕夏力行要走的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了,否则何铿不会语气这样肯定。
“小陆,我看过一篇文章,嗯,是昌江大学分析乡镇企业发展瓶颈及其对策的文章,这篇文章提到了你们双峰搞的乡镇企业产权量化改制的尝试,和浙江那边也在不声不响搞的产权量化改革动作大体相似,但是我看到这篇文章介绍你们双峰搞产权量化改革从政策到制度设计上都要严谨和规范许多,这让我很惊讶,而且这篇文章摘引的一些数据来自于昌江大学一个课题调研组的论文报告,我也专门调出来阅读了,给我的启迪不小啊。”
似乎看出了陆为民心中的怀疑,何铿摇摇头,“为民,看来你对省里边这些变化还是不太敏感啊。”
陆为民跟着何铿出去,迎上董和-图-书朝阳。
“夏秘书长要走了?走哪儿?”陆为民心念急转。
“嗯,应该是吧,好像是组织部长要去当常务副省长,他接组织部长位置的班。”何铿也不太清楚这里边的门道,但是他知道这里边的变动基本上已经确定下来了。
“既要埋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为民,你现在是县长了,下一步就该是奔着书记位置去,虽说处级干部都是你们地委里边来确定,但是省里的一些关系人脉也许就能让你节省很多时间。”何铿在陆为民面前言语不忌,“我今天请的客人是董昭阳,你应该有些印象才对。”
“你说董省长要担任组织部长?”
夏力行马上就要离开了,何铿大概也是看到这一点,所以才把陆为民带来见自己,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拜码头了,对此他也并不反感,毕竟人要求上进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他对陆为民本身也就有相当好的印象。
“还要多谢董省长的宽宏大量呢,当时也是年轻,没想那么多,只顾着要为县里找些投资回去了。”陆为民也附和着董昭阳的话头。
董昭阳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夏力行前任秘书,但是他对陆为民印象很深还不仅止于那件事情,作为分管工业的副省长,这两年接触了各种五花八门的投资项目,也见识了各种为了项目而来跑的人,但是像陆为民这样不管不顾来跑项目还是第一个。
“他现在是省委常委、副省长,和-图-书也许很快就会是省委组织部长,管官帽子的官。”
“董昭阳?董省长?”陆为民吃了一惊,董昭阳是资历颇深的副省长,现在分管工业这一块,更为重要的是,上半年他才晋位为省委常委,在副省长排序中排在第二位,仅次于常务副省长。
“还行,老董是昌钢出来的干部,昌钢原来和苏联那边有些业务联系,八几年我还在俄罗斯,就和昌钢这边打过交道,那时候就和老董比较熟,后来老董到省里,反而和我交道少了,还是雷达在丰州搞水泥厂之后,我们和他接触又才多了起来。”何铿笑了笑,“没事儿,老董这人念旧,我和他还算投缘,这一次我也是想让你和他多熟悉一下,日后难免就要求到他手上,这一次我也有一些投资想法要和他聊一聊。”
还在介绍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汽车引擎低沉的怒吼声,应该是董朝阳到了。
夏力行和他关系也还算比较熟,夏力行的连襟原来和他都是昌钢的同僚,关系也处得不错,虽说他和夏力行之间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陆为民的看法。
只有三个人的大圆桌显得有些冷清,但是气氛并不冷场。
难道说何铿把自己招来吃饭就是专门说这件事情?似乎用不着,打个电话说一声也就足够了。
这个消息他的确不清楚,但是他也早有一些预感,那就是夏力行不会在这个秘书长位置上干太久,迟早还要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