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四十四节 绯闻男女

陆为民感觉到张天豪在电话里气势很足,毫不拖泥带水,这似乎也意味着张天豪在昌西州那边已经牢牢的站稳了脚跟,连带着在说话行事上也没有最初去时的那种谨慎了。
“郭满堂,请你放尊重一点,你放手,你要干什么?……”萧樱话音未落,男人已经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衬衣,“我要是不放尊重呢?我倒是要瞧瞧你打算怎么样?”
“满堂,你不是都弄清楚了么?我和王总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工作上的联系。”女人淡淡地道:“满堂,我们俩不可能了,你还是好生另外找一个,好好过日子吧。”
陆为民所说的有熟人,那么这个熟人肯定就是在昌西州说得起话的人,而他们现在开拓昌西州的市场的确遇到一些问题,昌西州卫生局这边对他们相当严苛,在青溪、桂平和宋州这些地方都相对比较顺利的各种手续到了昌西州这边就遇上了麻烦。
“三子,还是你行啊,你姐几天都办不下来的事情,你两个电话就能搞定,看来你走的路是对的。”陆志华话语里不无感慨。
汽车沿着顺城大街上的转盘转了一圈转弯,雪白的灯光绕着路旁转进,拐左就是向电力宾馆方向去了。
“离婚了?我们复婚行不行?我错了,我不该去听信谣言,樱子,我们复婚好不好?”男人几乎是结结巴巴,拉着那个纤巧的身影不松手,“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
“二姐?你在哪里?”上车时陆和图书为民给陆志华打了电话,这几个月陆志华忙得脚不沾地,甚至连给陆为民电话的时间都没有,陆为民也只知道陆志华这几个月全副身心的投入到了她搞的这个保健品企业中去,老妈在电话里颇为心疼的说她都有两个月没见着二姐了,而且好像二姐似乎黑瘦了许多,但是陆为民给陆志华通电话时陆志华精神状态还不错。
“哦?昌西你有熟人?”陆志华也知道自己弟弟的性子,不会随意开口,一旦开口说话,肯定也是有些分量。
电话里声音很嘈杂,跑到青溪去了?陆为民叹了一口气,本以为可以和二姐见见面,但是没想到二姐居然跑到昌西去了。
萧樱大惊,正欲挣扎,却看见对方狠狠抱住自己,就要往旁边小树林里走,这是县卫生防疫站旁边的一个小树林,因为从这里通过去是一条死胡同,所以很少有人走这边。
对于陆志华的感慨陆为民内心也有些不是滋味,他不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接受现实,他只是希望这种情形能够少一些,尤其是在自己治下的双峰更少,唯有那样,才意味着双峰的发展能够更少束缚。
“你是不是心里又有别的男人了?”男人的声音一下子又变得有些疯狂起来,“是谁?”
“你放开我!郭满堂,你要干啥?!”汽车灯光晃过远处,两个拉拉扯扯的身影在一旁争吵着。
“嘿嘿,我对二姐百分之两和_图_书百的放心,两百万算啥?就是两千万两个亿,我姐也能一样赚回来。”陆为民对陆志华的确身怀信心,自己二姐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只要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办成。
甄妮、甄婕还要加上一个苏燕青,这种扑朔迷离的关系让陆为民自己都有些汗颜,只是感情这种东西很难用理性或者其他来判断,他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顺其自然。
想想也是张天豪本来就是一个性格较为狂放的角色,论能力和人脉都有,在昌西州这个环境里自然也是不甘寂寞,看样子也是有点儿游刃有余的味道。
“满堂,有些事情发生了就不可能再回去了。”女人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见郭满堂抱住自己就要往小树林里拉,惊得萧樱忍不住尖叫起来,但是又不敢大声喊救命,她怕真的被人发现,是自己前夫干这种事情,加上郭满堂又喝了酒胡言乱语,更是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影响。
三菱蒙特罗回到双峰时已经是十二点过了。
陆志华不在,陆为民也就懒了回家的心,他也不想回御景南苑那边,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和甄妮之间的这种诡异情形究竟会演变成什么样,甚至有一点像鸡肋趋势发展,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好像也很难用哪一方面的原因来说明。
“姐,是不是在昌西那边有困难?”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扶住方向盘,让车速放慢下来,hetushu.com他知道自己二姐性子,从来不会在其他人面前叫苦叫累,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才能说些这些话,“如果真的有难处,我在昌西那边有一个熟人,也许能帮上忙?”
陆志华也很快就收拾了情绪,在外边跑这大半年,也见惯了各种嘴脸,像这种新产品要打开局面,遭遇各种困难她早就有思想准备,但她知道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她有这个信心。
夏末初秋天气已经有些转凉,尤其是半夜,更是多了几分凉意。
“说不上,现在咱们的东西刚开始打开市场,肯定会遇到各种刁难,吃拿卡要哪里都有,放心,你姐没事儿,怎么,是不是担心你那两百万打了水漂?”陆志华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陆为民没有回御景南苑,虽然甄婕据说已经搬离了御景南苑,甄妮来电话说起过这件事情,但是陆为民没有搭腔,他知道甄婕搬走的原因,而这也是让他无比纠结。
“嗯,算是一个老领导吧,对我不错,春节还在一起吃过两顿饭。”陆为民淡淡的道。
“干啥,你说干啥?开拓市场啊,东西生产出来总要让人知道啊,市场也得要一个一个去打开啊。”陆志华的声音在电话里有些沙哑,但是那股子不服输的气势即便是远隔数百里也能感受得到。
陆为民谢过张天豪之后,又给陆志华打通了电话,把情况告诉了陆志华,让她明天就直接登门去拜访局长,相信应该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和图书志华也沉吟了一下才把情况告诉了陆为民,问题出在哪个环节,可能是什么原因,都简单介绍了一下。
“三子啊,二姐在昌西,有啥事儿?”
“行了,三子,你姐也不是才入社会的人,知道怎么做,你姐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而且也是喜多忧少,至少你比你姐想象的更有本事,二姐高兴。”
“算了,三子,还是不要麻烦别人了,你姐能行……”陆志华的话尚未说完就被陆为民打断了,“姐,我知道你的性格,如果是超出原则之外的事情,你不会和我说,但是如果是在原则范围内,能够更快更好的办好,为什么不可以呢?”
“哼,你和王伯通没关系了?那你又攀上谁了?章明泉,你怕是看不上吧?是不是姓陆的?萧樱,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个胃口,老牛吃嫩草?”男人口气变得说不出阴戾狂躁,“姓陆的看得上你?你就是脱了裤子躺在那里,人家也未必愿意上你,你他妈别再那里臭美,自作多情!”
陆志华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就是为了见昌西州卫生局一个分管副局长,但是愣是没能说上话,人家根本不见你,你递上去的手续人家可以压在手上半个月都不理睬,你去问也没有人理睬你,陆志华估计这可能和本地一个经销其他保健品的商家有一定关系,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我干啥,我啥也没干!怎么着,我找我自己老婆还不行了?”酒后舌头发硬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空和_图_书洞,“怎么了,樱子,这才多久啊,形同陌路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就变成这样了,女人心就这么无情?”
陆为民问清楚之后知道是卫生局这边有人作梗,让陆志华稍等,然后找出张天豪的电话,给张天豪打了一个电话,张天豪在电话里很爽快的应承下来,表示他会给州卫生局局长打电话,让他明天直接去找局长。
似乎被男人的话说得有些触动,黑暗阴影下的女人犹豫了一下,“满堂,你放开我,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你也没有关系了,请你尊重我,也尊重你自己,别喝那么多酒,回去早点休息吧。”
“姐,是不是不太顺?”陆为民很了解自己这个姐姐。
电话另一头的陆志华心里也是一甜,疲惫了一天之后在听到自己弟弟的鼓励之后也是放松了不少,“三子,放心吧,你姐敢做这件事情,那就肯定有把握,再难再苦你姐在广州深圳都熬过去了,还怕这点儿苦累?”
萧樱气得脸色煞白,没想到自己前夫会一下子变得这样疯狂,虽然三更半夜了,但是这里毕竟还是街上,万一被人听见,那明天又要成天大的笑话了。
“姐,你说错了,这其实是一种不正常的情形,本来该是政府部门按照程序进行审批的过程,却被人人为的弄成这样,还要通过这些关系来达到目的,这其实也是一级政府的悲哀,随着市场经济发展,政府这种职能错位的情况会逐步得到纠正。”
“姐,你跑昌西干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