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四十七节 张存厚的忐忑

不像啊,之前张存厚去征求意见,对方就没说什么,只说建议考虑一下对财政业务比较熟悉的干部,却半句没有提具体人头,弄得张存厚都有些吃不准对方是真的很不满意,还是真的没有啥意见了。
“石梅,你也差不多了,真遇上合适的,千万别错过。”陆为民摇摇头,“这姻缘一说,既要讲缘分,也要说追求,嗯,该自己的就得要去争取。”
“嗯,我没啥意见,组织部这一次的工作做得很扎实,也充分考虑了纪委那边的意见,余江书记说得好,我们双峰在干部问题上真只能吃补药不能吃泻药了,再要出问题,恐怕我们在座的都无法像地委交代了。”陆为民随手翻了翻自己手中的笔记本,显得很恬淡,“李云江担任过税务局副局长,又在乡镇上呆过,可以说机关基层经历都有,业务也不陌生,是个合适人选,我赞同他担任财政局长。”
“死丫头,你管这么多干啥?”陆为民没好气地道:“现在也还不急……”
被石梅给挤兑得讷讷无语,陆为民也只能哼了一声表示听着了。
石梅这丫头在昌州呆了几年,人也变得鬼精灵,春节期间随便诈了诈隋立媛,就诈出了一个大概,当然这也和陆为民和隋立媛说了石梅是值得信赖的人有很大关系,但是像这种私密事情,被石梅知道了,也还是让陆为民有些不自在。
“石梅,和*图*书甄妮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她不愿意过去,我说还不是一样?”陆为民躺在沙发上半眯着眼道。
问题是现在他没有那么多心思去考虑这么多,和甄妮之间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好的,该怎么办,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好。
“哥,我不是说你,你和甄妮姐这么般配,难道说还不满足?”石梅一边用炉子替陆为民煮着荷包蛋,一边埋怨着,“你别我说那些了,我也不想听,隋姐的事儿总是有吧,现在又来一个萧姐,你究竟想干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可惜现在不兴这个了。”
“哥,甄妮姐那边你也多劝劝她,还是让她跟你到双峰去吧,这样两边拖着不是事儿,肯定要出问题,要不你们就先结婚得了。”
“那你呢?是不是也有合适的呢?若是没有,让你甄妮姐替你物色一个。”
石梅脸红了一红,陆为民笑了起来,“看样子是有心上人了?是哪里的,让哥替你把把关?”
如果说萧樱这事儿的确是没那回事儿,但是隋立媛和自己的关系在石梅那里的确不是秘密。
听得陆为民几乎是毫无异议的表示赞同,无论是孟余江还是邓少海都略感诧异地看了陆为民一眼,虽说组织部之前交换了一下意见,但是李云江担任财政局局长并不太符合包括孟余江和邓少海的意图,在他们看来李云江虽然在税务http://m.hetushu.com部门工作过,但是要说业务也谈不上多精熟,而且太过于保守,并不适合目前双峰财政的局面,但陆为民这一次却异乎寻常的对曹刚的意见没有表示反对。
“瞎说些啥。”陆为民心中一颤,下意识的否认道。
虽说她和隋姐关系也挺好,但是甄妮毕竟是民哥的正牌女友,而且就连隋姐自己也知道她和民哥不可能有什么结果。
陆为民默然无语,他何尝不知道这其中的问题,他和甄妮这种情形已经有小半年了,甄妮恐怕也早就觉察到了这一点,但是这一次甄妮没有挑明,就连甄婕也发现了这一点,颇为担心的打来电话询问自己,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而造成的这种情形,但是陆为民否定了这一点,事实上甄婕也清楚这不是她的原因。
书记碰头会这样风轻云淡的就结束了,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一直到离开时张存厚心里都还有些惴惴不安,在人事问题上出了不少纰漏,让曹刚对他很有些不满,他也知道若是再出问题,恐怕曹刚就真的要考虑调整他的位置了,所以在征求陆为民的意见时,他是亲自做足了姿态,好在陆为民并没有表现出其他异样。
“没那事儿。”石梅本来就是一个直爽性格,在陆为民面前也不多遮掩,“是有个人有点儿那个意思,不过我还没有考虑这些事情。”
“哥,你还是别说www.hetushu.com我了,多考虑你自己的事情吧。”石梅捧着脸坐在陆为民身旁,看着陆为民,认真地道:“哥,你是不是没打算和甄妮姐结婚?”
※※※※
“还不急?哥,你都二十六了,甄妮姐也是二十五了吧?在我们乡下,孩子都能下地跑了。”石梅瘪瘪嘴。
“这是我的直觉,我总觉得你和甄妮姐这样想温吞水一样不死不活的拖着,不像是要结婚的人,你看看我那个同事,要结婚这一年,她对象几乎是天天来腻着,就算是你和甄妮姐隔着这么远,可现在有大星期了,你可以回来,她也可以过去,我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你怕是一个月都没有回来了吧?甄妮姐怎么想?”
陆为民上下打量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丫头,很久没有仔细关注过这个丫头了,现在一看,这丫头已经完全一副城里人的模样了,只不过南潭乡下那份淳朴的性子去并没有被城市里的浮华所磨去。
萧樱昨晚折腾一宿,加上情绪也很有些波动,疲惫不堪,就在石梅的床上睡了,二人把门关上,就在客厅里小声说话。
这丫头,现在也学会有没有感觉这些言语了,陆为民有些感慨,几年前那个投水寻死的乡下小丫头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城市大姑娘,陆为民心里也有些感慨。
“为民,你的意见……”曹刚盯着眼前这个基本上没有多少话的年轻人,心里反而有了一些和_图_书不太踏实的感觉,难道说这个家伙还故意在书记碰头会上示弱,等到上常委会再来发难?
虽说曹刚以把汪大东调到西陵乡担任党委书记,而以田和泰接任汪大东的垛子口乡党委书记一职,看似对陆为民的示好,但是以目前垛子口乡的发展态势,从垛子口乡党委书记调任西陵乡党委书记,还真不好说是不是糠箩蔸跳到米箩蔸里,田和泰接任垛子口乡党委书记倒算是一个补偿,但对于财政局长这样至关重要的位置素来咄咄逼人的陆为民这一次却哑了口,而且对其他几个人选的安排也都没有表示异议,不能不让孟余江他们感到意外。
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萧樱,而且一看也是比隋立媛小不了几岁的女人,明显是结过婚可能比民哥还大几岁,石梅就真的有些生气了。
石梅也知道陆为民早就和甄妮有过那种关系了,两人还没有买房子之前就经常来这翠庭酒店开房过夫妻生活,现在买了房,却变成有时候和隋姐过来了,这让当时石梅也很是不悦。
看着石梅这丫头板起的俏脸,陆为民也有些不太自在,自己摊上这种事儿,而且本来原来就有前科,的确很难让人相信,何况石梅的确是一门心思为自己好,自己再怎么也得承这份情。
石梅也觉得隋姐是个实诚人,也有些同病相怜,所以也不好多说。
“她不愿意咋办?”石梅把荷包蛋舀出来放进碗里,又放m.hetushu.com了一勺白糖,这才端给陆为民,自己抽了一条小板凳,坐在陆为民身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搂着走,你们总不能就这么一头东一头西过日子吧?”
石梅觉得民哥大概也就是贪恋隋姐的身子,加之民哥一个人在双峰,甄妮又不过去,这一个精壮男人在那边,不可能熬得住,一来二去的难免就碰撞出了火花,但隋姐都是有了孩子的女人了,怎么配得上民哥,想想也不可能,好在隋姐倒还是挺知趣,只说她也不图啥,只图报个恩了个愿,只要陆为民觉得不合适了,她立即自动消失。
“至于西陵乡党委书记由汪大东担任我觉得也比较合适,汪大东在垛子口乡担任乡长、乡党委书记多年,工作经验丰富,群众基础扎实,我相信他在西岭乡党委书记位置上应该会做得更好。”陆为民顿了一顿,“对南岗乡班子调整我也没有意见,刁一鹏同志担任组织部副部长多年,完全能够胜任南岗乡党委书记一职,而巴子达同志在双塬镇工作成绩也是有目共睹,我相信南岗乡可以让他有更好施展自己的才能。”
石梅租的房是一个套一,一间不大的客厅和一间更小的卧室,总共不到二十平,是那种典型老式鸳鸯楼,她本来是和同事合租,但是那个同事结婚了,就回了老家,这边只剩下她一个人,她觉得这里住熟了,不愿意另找房,也就一咬牙关独自租下来住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