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三节 反对声

“幼稚!这不是幼稚是什么?标新立异,自命不凡,一副为民请命的模样,我们都是要祸国殃民的佞臣昏官,他才是明察秋毫之末的魏征海瑞。”叶绪平愤愤不平的把杯子往桌上一搁,“将近两千万的投资,建成之后每年三四千万的产值和四百万的利税,这还不算带来的劳动力就业收益,他不是时时刻刻都把怎么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挂在嘴上么?怎么这会儿又选择性的失忆了?”
女人浑圆的臀部被一条黑色的筒裤包裹的摇曳生姿,背后的那条拉链隐藏得很好,陆为民寻找了很久才算是找到,悄然将它拉下。
叶绪平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二百五,他当然知道化工行业的污染问题,也考察了解过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和运营成本,正因为如此才会出言反对。
“曹书记,我觉得老叶说得有些道理,总不能怕鱼刺卡着就不吃鱼了吧?污染这个问题也不是新问题,年年提年年有,年年治理,要不要环保局这个部门干啥?有污染,该上设施上设施,该治理就治理,没啥大不了,县里也不是只有这一个项目有污染,难道说联合工业园区的几家制药厂就没有污染?不能厚此薄彼,心存偏见吧。”
嫣红的乳尖两点在很快就在男人恣意的把玩搓揉下翘立起来,女人只能羞涩的将身体紧紧贴在男人身上,半闭着眼眸喘息着,筒裤已经滑落在地,黑色蕾丝小裤让这具胴体显得更加丰腴诱人。
“老邓不是也提了由县里准备建和-图-书的污水处理厂可以处理生活污水,要处理一般工业污水都相当困难,更不用说尤化工废水了,这不是等于没说?”叶绪平没好气的道。
“嗯。”陆为民轻轻应了一声,在外边伪装很累,他不想在女人面前也掩饰。
缓缓从高潮余韵中回过神来的女人,一只手搂住男人的颈项,将身体紧贴在男人腰际,一只手用手巾轻轻拭去男人额际的汗珠,温柔无比地看着这个男人,“你有心事?”
即便是有了这个条件,陆为民是否会同意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令成,你觉得呢?”曹刚没有搭话,而是看了一眼一直没有搭腔的孔令成。
尤其是据说新上任的环保局长很有些风骨,和省里分管领导也是屡屡发生顶撞,直接捅到两位主要领导那里,所以紫台化工如果出点儿问题,也保不准会不会有麻烦。
“老叶,怎么说话的?”曹刚脸色一沉,“为民也有为民的考量,化工企业有污染是不争的事实,他提出来的担忧也不是杞人忧天,关键是我们要怎么来解决这两者之间的矛盾。”
“哦?老孔,你什么意思?”叶绪平目光闪烁不定,看着对方。
叶绪平这段时间狠狠的学了一些新名词儿,这一下子就显摆出来了,辩证和发展的观点,这些貌似只有在报纸和书本上的东西从自己嘴里冒出来,说不出的顺溜得意。
张存厚心中一紧,他发现曹书记似乎越来越看重孔令成的态度,重大事项上,孔令成http://www.hetushu.com的话语权也在不动声色间增长着,这让他对这个县委办主任也有了一种嫉妒和忌惮混合在一起的敌意,只不过现在他必须要把这种感觉隐藏起来。
启天纸业在南潭那个项目现在都未能上马,当时自己也是怨气满腹,但是现在看来未必是坏事,启天纸业在洛门的那家厂子屡屡被省环保局点名批评,虽然还是维持着生产,但经常面临各种检查和处罚,所以才一直想要搬迁走,但是由于这个厂子已经被省环保局盯住,所以搬迁到哪里都是麻烦。
曹刚目光还是落在孔令成脸上,孔令成沉吟了一下,“陆县长并没有说县政府不允许化工项目落户我们双峰,只是说必须要解决污染问题。而紫台化工的污染主要是废气、固体废物、和污水,尤其是工业污水和废液,我了解过,化工污水目前仅靠企业自身的治污设施是无法解决的,这恐怕还需要二次处理才行,也就是说从化工企业出来的污水首先需要经过他们企业自身的污水处理系统来过滤一遍,然后再送到专门的工业污水处理厂里来进行处理,达标之后恐怕才能说得上外排的问题。”
※※※※
“嗯,慢慢来,你肯定能行。”隋立媛目光如水,静静的依偎着这个男人,对于这个男人,她有一种莫名的异乎寻常的信任,从未动摇过。
“这个问题暂时不要争论了,老叶,你和老高对污水处理厂项目重新进行规划,评估一个可以处理化工废水www.hetushu.com的污水处理厂所需资金,另外也要对这个污水处理厂的运营成本有一个概算。”曹刚不再犹豫,很果断的拍板。
孔令成话音刚落,叶绪平已经迫不及待的反问:“大家都能接受?怎么接受?这话说得容易,要做得到才行。”
“意思很简单,如果能够解决工业污水和废弃排放问题,紫台化工也并非就不能落户双峰。”孔令成用词很谨慎,他其实隐约感觉到陆为民内心是不愿意接受这个项目落户的,但是鉴于县里边这样强大的支持力量,纵然他有三头六臂,也无法阻挡,所以才会主动提出了这样一个先决条件。
伴随着紧贴着自己腹下那凸起的巨物,女人幽怨地瞪了一眼只顾着在自己胸前两团白肉上肆虐的男人,还是顺从屈腿弯腰褪下小裤,然后微微摇动着腰肢调整着位置,让男人的欲望迅速的刺入自己早已经湿滑不堪的花径中。
曹刚一时间没有吱声,叶绪平却皱起眉头,“老孔,你知道不知道要建设一个可以处理化工废液的污水处理厂需要多少钱?而就算是建起了,要运行这个污水处理厂的成本有多高?据我所知,目前除了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外,好像全省还没有其他哪个地市建有这样的污水处理厂,你就可以想象得到这个污水处理厂有多么不简单了。”
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女人白玉观音般的面庞渐渐红润起来,美眸间水雾般的朦胧让女人变得更加妩媚妖娆,似乎是感受到了身畔这个男人有些烦躁和-图-书的心绪,女人并没有阻止男人有些放肆的行径,荷叶边的工艺精绣衬衣被掀了起来,男人有些粗鲁的把纯黑色的胸罩罩杯往上一推,贪婪的揉弄起她胸前那对饱满丰硕的乳房起来。
孔令成却不说话了,这就不是他所能管得了的了,他只是提出这样一个可能的建议,至于采纳不采纳,那需要曹刚来做判断。
“噢……”女人的婉转娇吟无疑是男人最好的慰藉药,陆为民狠狠地将女人双腿分开来,将自己身体挺入对方体内,伴随着书桌的阵阵咯吱声,一抹空白在两个人的脑海中爆炸开来。
“呃,虽然现在我们规划的污水处理厂只能一般污水,但是如果县里可以从长远考着想,是不是可以考虑对先有这个规划进行调整,扩大规模升级标准,使之成为能够处理包括化工废水之内的污水处理厂呢?”孔令成目光投向了曹刚。
曹刚也有些犹豫,本来污水处理厂的建设问题就在县里引起了不少争议,不少人都认为把资金花在见污水处理厂上有点儿过于超前了,现在孔令成又提出可以考虑建规模更大标准更高的污水处理厂,不用想在投入上又会大许多,这对于县财政来说又是一个不可承受之重,但是如果没有这一个条件作缓冲,恐怕陆为民是绝对不可能妥协让步同意这个项目的。
叶绪平颇有情绪的话语让曹刚和孔令成都禁不住皱眉,倒是张存厚颇有同感,每一次和陆为民交锋都未能占得上风,但这一次不一样,陆为民是犯了众怒,而且是和-图-书不带任何私人感情色彩里边的众怒。
“曹书记,这是因噎废食,太可笑了,有污染就不发展了?全国三十个省市,哪个省市没有化工企业?比这个项目规模小得多污染大得多的企业比比皆是,而且就算是非化工类企业,比如造纸、建材、冶金这些企业不一样也有污染,关键是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要用辩证的观点和发展的观点来看待这些问题。”
虽然陆为民反对,县里一样可以形成决议上马这个项目,但是曹刚却总觉得有些隐患。
“呃,曹书记,我虽然也不赞同陆县长的意见,但是我在想一个问题,陆县长是多么精明的人,他在这个问题上就看不到我们所提的这些问题?他为什么这么坚持,我想肯定还是有一定道理,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最好能够找到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或者说勉强能够接受的解决办法来是最好不过了。”
张存厚加入帮腔的队伍,“今明两年是县里打基础上台阶的两年,这个项目落户,明年建成就能带来数千万的产值,数百万利税,我们不争取,其他周邻县份立马就抢过去了,这种情况决不能发生在我们身上,否则我们就是失职。”
“曹书记……”叶绪平一愣之后,正欲反对,曹刚已经摆手制止,“这件事情就这么办,紫台化工项目前期还是让老邓继续跟着走,你和老邓衔接好,不要延滞,但是也不要急于求成,利用这一点反过来做一做投资方的工作,确保他们的治污设备必须要在项目建成时就能投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