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四节 港湾

陆为民心火狂炽,看着眼前这个身材曼妙无匹脸上却是柔情似水的女人,漂亮的荷叶边衬衣虽然扣上了几颗纽扣,但是最上边的两颗纽扣还是解开的,黑色的胸罩将两团白腻丰隆的软肉映衬得黑的愈黑,白的愈白,那条深陷的乳沟更是散发着浓烈的诱惑感。
见陆为民笑得很开心,隋立媛发现自己心情似乎一下子轻松快乐起来,她咬着嘴唇,看着对方,“为民,我不会说话,但是我觉得你还这么年轻就当这么大的领导,肯定以后还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时候,也许你就要学会等待和忍耐。”
看见陆为民晶亮的眼中绽放出一种慑人的异彩,灼灼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隋立媛也是一阵心慌意乱,只觉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热乎乎感觉。
这一刻,他可以肯定无论自己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自己都可以在这里寻找到一个他可以安然入眠的港湾,毫无保留完全值得信赖的,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港湾。
从陆为民眼中灼热的目光里似乎已经感受到了一些什么,隋立媛咬着嘴唇,解开对方皮带,然后让自己反转过身来,背向对方,轻轻拉开筒裤背后的拉链,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就这么将筒裤连带着亵裤褪了下来,两瓣浑圆欲滴的饱满臀瓣就像两枚亮白生辉的玉石,修长圆润的腿间那一抹红黑交错的鸿沟,就这样呈现在陆为民面前,缓缓坐了下来。
伸手抓住隋立媛的手,和_图_书轻轻一带,隋立媛又靠入陆为民怀中,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某种前世网络中所说的御姐熟女情结,印象中成熟丰满的女性总能够给自己留下更深的印象,除了隋立媛,在昌州那一日只是惊鸿一瞥的虞莱,御庭园的那个季婉茹,都给自己记忆中留下很难以磨灭的印痕。
陆为民没想到从隋立媛嘴里会冒出这样一番话,他愣怔之后,细细咀嚼了一下隋立媛的话,再看着眼前这个明眸善睐的女人,清澈透明的眼睛里流淌着的无暇光泽,那份崇拜和信赖依然如故,一种莫名的自豪滚荡在心间,无论自己怎么样,自己在这个女人心间,永远是最值得依靠和信赖的,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同样也是一份巨大的责任。
虽然不太清楚这里边具体关节,但隋立媛对自己身旁这个男人的智慧见识上的睿智深远从来都不怀疑,看看洼崮的变化,虽然说现在洼崮的发展变化在齐元俊的执掌下几乎是一日千里,但是在洼崮区谁都知道谁才是洼崮巨变的缔造者和规划者,齐元俊不过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没有陆为民前期的打基础和精心规划,洼崮根本不可能在这两年间就异军突起,一跃成为全县第一经济强镇。
陆为民嗤的一声笑出声来,不过他能理解章明泉的担心,这件事情上自己几乎站在了所有县领导的对立面,所有人都不认可自己的观点,但他m.hetushu.com感觉反而是曹刚的态度不像他预料的那样坚决,也没有借这个机会给自己来一个常委会八比一的悬殊对决打自己的脸,而是表现得相当谨慎或者说保守,比其他人都更加保守。
“县里边的情况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好,我想做的事情,他们有些时候不太理解,而他们想做的事情,我却认为有很多弊病和危险,这似乎成了一个悖论。”陆为民手指在隋立媛胸前滑动,话语中却是有些落寞,“连明泉他们都不太理解。”
虽然她也隐约感觉到章明泉默许自己和陆为民在一起的那种无奈和担心,但是她知道章明泉只是担心自己牵累了陆为民,并非是考虑自己,而这一次章明泉来找自己说这些话,无疑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变化,这似乎也就意味着他认为自己可以在陆为民身边说得上话,能够起到影响陆为民的作用,这让隋立媛也有些诚惶诚恐,这也就是一种变相认可了自己可以在陆为民身边存在,而在之前章明泉是一直坚决反对的,甚至还通过表姐来劝说自己主动离开。
“章哥都不理解?”强忍住弥漫在全身的那种酥麻感,隋立媛略感吃惊地问道,在她印象中章明泉算是最理解最信任也最支持眼前这个男人的人了,难怪前两天章哥和表姐突然回来,还专门来自己这里坐了那么久,章哥还有意无意和自己单独聊了一会儿。
在隋立媛心目中,www.hetushu.com章明泉几乎就是一个不敢直视的大山,因为章明泉,隋立媛甚至连去表姐家都有些害怕,而章明泉那一晚安排自己去送陆为民回宿处,她自己甚至无法拒绝。
“立媛,有些事情不是我能不能行的问题……”见女人脸上那份毫无保留的信赖,陆为民笑了起来,内心那份烦躁似乎也平复了不少,他不太喜欢在她面前谈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但是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特别想和人说自己内心的事儿,看见女人脸上流露出期待的表情,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随即捉狭的眨了眨眼睛,笑道:“其实不用慢慢来,我行不行,你最清楚,是不是?”
“唔,明泉路子野啊,主意打到你身上来了,不过,立媛,你的话倒是挺有水准,嗯,我很喜欢听……”
隋立媛还是喜欢保留长发,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喜欢自己这头油黑柔软的秀发,手插入自己的发梢根末,触弄着自己的头皮,就像是紧紧包拥着自己,让隋立媛有一种自己完全属于他的感觉,她喜欢这种感觉。
“嗯,等待和忍耐,就是包容容忍吧?”
“过来。”陆为民只觉得自己某一处似乎又在悄然勃起,话语声音低沉而坚定,似乎蕴藏着某种魔力,让女人全身都下意识的被这份魔力所吸引,她缓缓地把身体依偎入对方怀中。
陆为民微微心惊,目光落在红霞扑面的女人脸上,手指下意识的捻住那勃然凸起的hetushu.com一点粉剥鸡头肉,疼得女人下一次的蹙眉噘嘴,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手。
陆为民轻轻地将身体靠在沙发上,看着眼前这个全身上下都荡漾着一层云雾般的女人在温柔体贴靠在自己身上,眼眸中的信任和崇拜已经说明了一切。
对于身旁这个男人的行径,隋立媛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抵御能力,他想干什么,自己就只想让他满足,他的喜悦、兴奋和烦躁、痛苦似乎就牵动着自己神经,让自己随着他的情绪心境变化而变化,而而自己似乎也对这一切乐此不疲,虽然他现在来自己这里的时间并不多,但是隋立媛喜欢这种感觉,这种他把自己这里当作一个可以躲避外界风风雨雨小窝的那种保护感觉。
能够被一个人无条件的信任甚至是膜拜,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既是幸福也是责任,陆为民轻轻捻揉着女人光滑柔顺的乌发。
章明泉回来专门找到自己来说这件事情,让隋立媛也是惊慌、羞涩却又夹杂着一种莫名的得意自豪。
“嗯,这一次他也不太理解支持,认为我有些大惊小怪或者说杞人忧天了哦。”陆为民摇摇头,“污染问题也是我最大担心,这种长期性的污染也许一天两天看不出来,甚至一年两年也不觉得,但是三五年后,或许给我们地方上带来的就是难以弥补的灾难了,你要再想恢复原状,也许就要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但是这种设想只是我个人的观点,没有人相信,也没m.hetushu.com有人愿意相信。”
虽然陆为民手已经从她胸前抽了回去,隋立媛一边整理着文胸,脸却变得更红。
隋立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愣,但看到陆为民眼中调皮的光芒和眨眼睛的动作,立时就回过味来,脸顿时红了起来,羞不可抑的在陆为民胸前捶打,陆为民看得心痒难熬,这哪是一个三十来岁孩子都是读初中的女人,完全就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羞涩模样。
看见女人连耳根的泛起红晕的娇靥,散落下来的乌发垂落在颈间肩头虽然隋立媛已经把衬衣扣好,但是陆为民还是忍不住又解开她的上面两颗纽扣,在隋立媛娇羞无奈的目光里,重新捕捉到了那对让他百玩不腻的娇乳,细细把玩起来。
“立媛,这话好像不是你说的,明泉来找过你?”
“为民,有些事情他们理解可能也需要一个过程,不是每个人都能向你这样明见万里,你现在身处在这个位置上,也要学会容忍和退后一步,不能奢求每一件事情都要做到最完美,因为世界本来就不可能是十全十美……”
也许她无法给自己提供更多的帮助,但是却能让自己没有任何顾虑和担心的在这里获得能从她这里获得的一切,仅此一点,足矣。
“嗯,章哥前天回来了一趟,也没有说啥,只是说你这段时间好像有些烦闷,嗯,说你太执着于某件事情,没说具体的,但是我感觉他,嗯,他好像想要让我劝劝你,这些都是我自己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