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五节 折中

彭元国也知道县里边住房紧张得很,但是作为县府办副主任,如果真要去厚着脸皮争,机关事务办好歹也要给个面子替他挤出一个一间半间来,但是彭元国知道自己才上来,人又这么年轻就担任副主任,肯定县里有不少老机关心里不舒服得紧,若是在这上边被人攻讦,委实不划算,所以小两口一咬牙就在街上住了一间房,临时住着。
县里关于紫台化工项目争论这么久,但是曹刚始终没有把这个项目提交常委会讨论,这让很多人大为不解,尤其是叶绪平和张存厚更是觉得无法理解,连孟余江和冯可行都认为这个项目双峰县必须拿下,而且也尽快拿出方案来拿下,但是曹刚却只是要叶绪平和高远山抓紧时间对污水处理厂项目方案进行调整,对紫台化工项目继续商谈。
“县长,跟着杨县长跑还真是学到不少东西,这几个月杨县长主要精力放在新城区规划和旧城区公共设施改造上,杨县长舍得累,咱们下边的谁都不敢喊苦,都只有咬着牙关硬挺着,说实话,比我在沙梁当党委副书记辛苦不少,但是值得。”
调进县府办担任副主任一惊有几个月了,从最开始的诚惶诚恐深怕出一点问题,到现在的渐入佳境,彭元国已经越来越喜欢现在的工作。
“嗯,你能理解就好,这段时间跟杨县长跑了这么久,有啥感触?”
“你们小于调上来了吧?”m.hetushu.com彭元国老婆在洼崮中心小学教书,彭元国调上来之后,陆为民就让章明泉去安排把彭元国老婆调上来,要让人家卖命工作,也得要解决人家后顾之忧,要不忙碌一天,回去之后还是冷灶凉炕的,也说不过去。
这番话陆为民的语气就有些严厉了,彭元国当然明白是指什么。
对彭元国的识大体陆为民非常满意,要说县府办副主任没有房子住,一般人都不能信,偌大一个县政府,真要挤肯定也能挤出一两间房子来,但是彭元国很坚决的拒绝了机关事务办的考虑,自个儿到街上租了一间房住,陆为民得知之后很是高兴,识大体顾大局,这是作为领导干部的起码要求,但是恰恰是这一点上很多干部就是看不穿。
县里边都知道陆县长对过年拜年不感冒,但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角色,对于茶叶、土特产这一类的东西还是能高高兴兴收下,但是对于贵重烟酒这一类东西他就不太喜欢,真的推不掉的也大多让县府办拿走做好登记,用于县府办日常接待使用,至于红包这一类的东西,他就明确表示他不喜欢这种过年方式,这一坚持下来,大家也都明白这位陆县长在经济上是打定主意要保持一个干净形象了,当然也许这是表面现象,背后有没有其他还真不好说。
龙飞凤舞的唰唰几笔签完字后,彭元国小心地接过http://www•hetushu•com陆为民圈阅过的文件,正准备退出去,却被陆为民唤住,“元国,坐一下。”
乡党委副书记到县府办担任主任,看起来是平调,但是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实质性的飞跃,到县府办副主任染一水,下去好歹也得到是个不错乡镇的乡镇长,如果在县府办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长一些,下去担任那个小一点儿的乡镇党委书记也不是不可能。
彭元国跟着杨铁峰跑这两个月是好生长了一番见识,最早区委里边也是干这些杂活儿,但是区里边无法和县里比,很多事情区里也不可能有,而在县里形形色色的事情都要触及到,对彭元国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尤其是杨铁峰也知道彭元国是陆为民有意栽培的对象,对他也是放手使用,倒是扎扎实实让彭元国在这几个月里累并充实着。
彭元国现在是跟着新提拔起来的副县长杨铁峰跑,联系工业和建设这一块,也算是相当忙碌的活计,尤其是现在旧城改造问题相当繁复,许多历史遗留问题也都需要一步一步来解决,很是棘手,好在杨铁峰也是干过一届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角色,所以在应对这些事情上也很有耐心和方法,逐步解决存在的一些问题,旧城改造方面也有了一些新路子。
陆为民语气很平淡,但是却听得彭元国心里砰砰作响,独当一面这一词儿跳入耳朵时,http://www.hetushu.com几乎要让他心脏差一点要从心腔子里蹦出来,那种忽上忽下的兴奋感,让他耳膜似乎都变得有些发蒙起来。
彭元国吃了一惊,随即点点头,坐在了对面沙发上。
彭元国说得很生动,也很实在。
陆为民很痛苦的揉了揉面颊,实际上他也早就料到了这一点,污水处理厂的问题不仅仅在于建设投资,很大的问题在于运营成本,除非企业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否则很难成从成本上化解这个问题。
陆为民也猜测到高远山也该来了。
“考察了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污水处理厂项目,应该说他们这个污水处理厂项目的规模和标准已经足以处理化工废水,但是据他们介绍,运行成本相当高,实际上他们那边在这上边也坚持得并不好,时开时停。”高远山情绪并不高,顿了一顿,“而且他们那边进驻企业无论是规模还是数量都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即便是这样,运营成本问题还是很困扰他们。”
“这只能依靠发展来解决,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个污水处理厂是综合性的处理厂,对于化工废水处理并不专业,所以可以考虑在这上边有所侧重,等到入园企业多了,规模大了,才能谈得上其他。”陆为民淡淡地道:“目前我们只能走这条路。”
“嗯,房子还是租的吧?现在县里住房条件比较差,不过县里已经有这个意向,要准备修一批房子,估计hetushu.com也就是年前就要动工,现在县里正在选点,你们就坚持一下。”陆为民点点头,微笑着道:“面包会有的。”
“嗯,国土建设这一块,行政法规多,要求对业务也要熟悉,你还年轻,好生琢磨一下这些方面的业务,而且这些工作涉及面广,而且牵扯利益方多,你也要给我沉得住气,把持得住自己,别在这些事情上栽筋斗,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陆为民默然不语,他当然知道高远山话语中的意思,如果必须要采取污水处理厂来解决化工废水项目,那么在成本上也许就是不可承受之重。
“县长放心,元国虽然家境不富裕,但是也知道分寸轻重,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该得的东西绝对不会取分毫。”
对于陆为民的提醒,彭元国心里很有底气,能够在区委里边葳蕤自守这么些年,已经习惯于清贫生活,现在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在仕途上有所寸进,彭元国早就打定主意在上边一定要好好把持住自己,对自己老婆他也是专门交代,好在老婆对这一点也相当理解,很支持自己丈夫要在仕途上好生搏一把。
“远山,污水处理厂项目怎么样了?”陆为民显得很沉静。
“上来了,谢谢县长,章主任亲自去办的,现在在实验小学教书,她挺满意。”彭元国发自内心的感谢道。
高远山进来时,看见彭元国正好起身准备离开。
彭元国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让陆为民很是满hetushu.com意,彭元国的家庭情况并不算好,陆为民不希望自己看重的人在这些问题上把持不住,好在彭元国倒还是颇有风骨,他老婆虽然只是小学老师,但是也还是颇知分寸之人。
和彭元国点头示意之后,高远山一屁股坐在陆为民办公室沙发上,却没有说话。
“规模缩小一些不行么?”陆为民低沉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好容易把心境平复下来之后,彭元国才几乎是咬着牙关的应道:“县长放心,我一定好好跟着杨县长学习,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嗯,铁峰是县府办主任出来的,门门拿得起放得下,协调各方的能力更不寻常,现在随着县里边试验工业园区这一块发展起来,财政逐渐好起来,新城区启动是迟早的事情,这涉及到土地征用、拆迁和规划建设,工作性质繁杂,工作量大,这也正是锻炼的绝佳时机,你要好好沉下去,熟悉熟悉,日后真要让你独当一面了,也免得抓瞎。”
“没事儿,县长,我们还年轻,也还没带孩子,两个人租个单间够用了。”
“应该可以,但是只能说是压缩了建设投资,但是在运营成本上也许会更高。”高远山面无表情,“这一点日后可能就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他也知道这个新晋副主任颇得陆为民看重,他对这个年轻副主任也很有些好感,踏实,不多言多语,而且做事很有条理,不拖泥带水,比起原来县府办几个挂着副主任职衔的人强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