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六节 借力

“唔,我估计你们都应该是这个看法,只不过有些人以恶意来揣摩,有些人以善意来猜度而已。”陆为民笑了笑,“我知道这个问题上一下子要说服你们也不现实,毕竟有些东西我们要等到危害真的出来才能感受得到,但是到那个时候,又已经为时过晚了,我不想犯那样的错误,所以刚愎也好,固执也好,也就来这么一回吧。”
虽然看样子曹刚基本上倾向于这个观点,但是估计在这个污水处理厂的规模上还会有一番争执,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微动,内部不平,倒是可以用外部力量来解决。
只是他的确有些不明白,都说这位年轻县长一直的态度都是以经济建设为压倒一切,任何工作都必须要服从于经济发展,怎么会突然在环保污染问题上变得如此超前,而且甚至是一种固执刚愎的态度来推动。
“我的意思是污水处理厂也可以精细规划一下,常规性的污水处理厂可以按照原来的规划来,但是和这个污水处理厂可以并行建立一座工业污水处理厂,这一部分可以分成几个部分,或者阶段来分布推进,但是最终可以并行使用的,首先可以考虑建设能出力较重污染的这一部分。”
但是想到污水处理厂如果要按照处理化工污水来调整,其投资只怕又要上升到一个令人发指的规模,陆为民知道自己已经在外边落了个名儿,那就是既能挣钱,更能折腾钱,据说人大政和*图*书协那边的老干部们对此都颇有意见,好在人大那边杨显德还能压得住堂子,不过说实话,他内心里喜欢这个名声。
“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厚此薄彼,有选择性的刁难紫台化工,为什么联合工业园制药企业就没有人过问污染问题?”陆为民很坦然的道。
“嗯,这恐怕不是我一个人这么看,我相信邓书记,老章他们都应该是这个意思,环保该不该重视,肯定该,但问题是过于超前,忽略了我们双峰现实条件,那就有点过了,反而会影响到我们双峰的发展了,这不符合我们实事求是,立足县情的这个意见。”
虽然这些设施不能完全的杜绝污染,但是高远山去看过,这几家企业的污染解决都算良好,至少要比周邻地区的同样企业好太多,当然你要说没有一点污染也不可能。
不会用钱的人就不会挣钱,光会挣钱不会花钱的人,那么他也就是个挣小钱的命。
“是有这方面的说法,不过……”
看见高远山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陆为民似乎也觉察到对方的想法,“远山,是不是觉得我有些过于执着于环保这个问题了?”
“嗯,洼崮联合工业园区需要建一座工业污水处理厂,而随着昌南中药材专业市场日益兴盛,也带动了洼崮镇集镇发展,加之药材市场可能也会在明年考虑上二期,生活污水问题也开始凸显出来,所以我让齐元俊考虑尽早hetushu.com谋划这个事情,早投入早见效,这也是迟早的事情,还不如做在前面,省得有人说闲话。”
感觉到陆为民态度里不容置疑的坚决,高远山意识到先前自己的看法恐怕还是有些偏差了,看样子这位年轻县长是真的对污染问题很看重,而不是对某一个项目有偏见,或者是对谁有成见。
“远山,你不用掩饰了,我知道有不少人也在背后戳我脊梁,虽说联合工业园区的污染并不严重,但是毕竟也存在,都说那是陆某人的起家之地,是陆某人爬起来的资本,所以就睁只眼闭只眼,这话也不完全错,我当时也知道肯定会有污染,但是考虑到当时联合工业园区初建,没想到联合工业园区的招商引资情况这么好,齐元俊今年一口气就引入十多家企业,我已经和齐元俊说了,洼崮区必须立即拿出兴建污水处理厂的规划来,在明年五一之前就要动工兴建,资金问题以区里为主,县财政给予一定补贴,这件事没有商量余地,联合工业园区要想进一步发展,这也会必走之路。”
这个问题不是没有人提起过,但如果没有紫台化工上陆为民如此坚决的态度,也不会有人过问,即便是高远山也清楚在联合工业园区的几家企业,它们自身的治污设施从项目一开建就要求比较高,而且企业运行伊始治污设施就一直保持正常运转,据说为此几个项目投资业主都曾http://www.hetushu.com经与陆为民进行过交锋,甚至以搁置项目相威胁,但是都未能得逞,都不得不按照陆为民的意见建设治污设施。
“即便是这样,这座污水处理厂的投资也不会小,运行成本一样会很高。”高远山没有理解到陆为民话语中的意思,皱着眉头道:“财政压力会很大,今年虽然县财政大幅度好转,但是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陆为民的观点让高远山眼睛一亮,这是一个好主意!
二人又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了好一阵,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谈话。
陆为民的话让高远山也吃了一惊,“陆县长,你说洼崮那边也要建污水处理厂?”
还好,在这一点上曹刚并不算太糊涂。
高远山也知道陆为民的脾性,陆为民是不会因为你在他面前直言不讳就对你有什么看法,相反你在他面前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反而会影响他的看法。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只能用发展来解决,如果在紫台化工和污水处理厂建设这一段时间内,我们的招商引资能够实现大的突破,入园企业数量和规模也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我想这个污水处理厂的运行成本能够在较短时间内降下来,我们也只能寄希望于这上边了。”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
等到高远山离开,陆为民心里才稍稍踏实一些,看样子曹刚对这方面还是有些谨慎的,这让陆为民心里略略安慰,虽说曹刚在不少方面都显得有和图书些保守,和自己的一些看法不尽一致,但是在这方面保守一点,他还是非常赞同的,他最怕的就是曹刚为了政绩,而忽略一切。
陆为民笑了起来,高远山这番话倒是发自内心,这让他心里颇感安慰,至少自己这个副手在自己面前还是坦率的,哪怕他并不认可自己的意见,但起码他愿意也敢于在自己面前表明态度。
也难怪曹刚对高远山的态度越来越冷淡,甚至隐隐有些打压的味道,本该是高远山独立接手的工作,都要拉上叶绪平掺和一脚,牵制高远山,在陆为民看来这有些可笑,当然他也理解曹刚此时的心态。
“陆县长,这个主意是好,但也只是解决了初期投入成本问题,担在运行成本上恐怕前期依然会有相当的压力。”高远山想了一想,马上就想通了这个道理。
高远山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言辞,但是最终他还是道:“陆县长,其实我觉得你的担心稍微重了一些,我们都知道化工企业要完全没有污染是不可能的,根据紫台化工目前提供的工艺流程和准备建设的污水处理设施,我觉得还是基本上达到目前各地的环保要求,当然你要完全按照法规和环评标准来肯定不可能,所以大家都觉得你有些吹毛求疵了,嗯,甚至有些人也对你在这个项目上的态度有些怀疑……”
常规性的生活污水处理厂不受影响,而紧挨着建一座工业废水处理厂,而这座工业废水处理厂可以视为整http://m.hetushu.com个污水处理厂项目的一部分,而这一部分也可以分成几部分来分期建设,这样既可以减轻财政投入上的压力,同样也能够随着试验工业园区的规模不但扩大,入园企业越来越多,污水处理厂的规模也随之扩增,形成一个整体性的污水处理能力。
陆为民笑了起来,高远山的态度现在越来越向自己靠拢了,恐怕连他自己都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
高远山微微有些尴尬。
“不过,远山,作为分管工业这一块的县长,我觉得你的思路应该还要高远有些,环境污染问题很多情况下具有不可逆转性,也就是说,一旦被污染,也许就难以弥补,其他方面我要求大家都要把思想放开一些,但是这方面我要求你要保守一些,而且我也想曹书记建议了,在明年初组织县里干部出去考察的时候,一方面要考察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另一方面也要加上一个内容,那就是要考察人家怎么在做到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兼顾了环保。”
拿起电话,陆为民便拨通何铿的电话,“铿哥,在昌州么?在啊,那就好,我想去拜访一下董省长,嗯,董省长不是近期有打算来丰州这边考察一下工业经济这一块么,嘿嘿,我想提前去汇报一下,嗯,还是铿哥了解我,嗯,是有点儿别的事儿,打个埋伏嘛,行,铿哥,就这两天行不行,我等你电话,当然,您帮我牵线就行,我来安排,就锦绣吧,我觉得董省长挺喜欢那里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