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七节 登门

“那是,白姨贵在气质,知性女人和巾帼英雄的混合型,不爱红装爱武装,羽扇纶巾,樯橹灰飞烟灭……”
“嗯,来了。”陆为民身体前倾,“白姨越来越年轻了,喊白姨听着都拗口,赶明儿我得叫白姐更合适。”
照理说到夏力行这个位置上,写东西已经不需要夏力行亲自动笔了,省委办公厅和省委政策研究室有的是擅长这一手的笔杆子,就怕是捞不到题材和任务,秘书长开个口,十个八个啥北大、人大或者复旦的才子也都要凝神静气的听他发话,但夏力行还是坚持着每个季度自己要写一篇东西,这是他在丰州养成的习惯,一直就没有改变,再忙再累也要坚持。
陆为民俏皮的话逗得白圃忍俊不禁,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活跃,越来越放肆,嘴巴也是格外油滑,难怪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燕青被这家伙混得三魂丢了两魂,难怪她家里怎么欺哄讹诈她都不动心,连京里都不愿意去,多半也就是中了这家伙的迷魂药。
“为民来了。”白圃看着眼前这个依然如故的年轻人,两年前给自己丈夫当秘书时几无二致的模样,小平头,衬衣解开一颗扣子,不打领带,皮鞋不像是才擦拭了的,但也挺亮,西裤挺合身,但怎么看也不像是新换的,这家伙始终都还是那份宠辱不惊的气度,白圃很欣赏这一点。
“去老董那里了?难怪前几天老董在我面前m.hetushu.com提起双峰企业改制问题,说他有时间要来看一看。”夏力行的话让坐在沙发一隅的白圃也吃了一惊,看陆为民的眼光有复杂了几分。
现在中央已经越来越重视一个领导干部在多个岗位多种岗位上的锻炼磨砺,尤其是像夏力行这种不到五十岁却已经在副部级岗位上呆了两年的少壮派,到中央部委里边打磨一番,没准儿再放下来,最起码也得是那个省市的副书记或者常务副省长的角色。
“嗯,一个朋友是搞国内外贸易的,八十年代一直在前苏联那边,和昌钢那边有些交道,大概和董省长有些交情,前几天他请董省长吃饭,把我叫上了。”
“白姨。”每一次喊白姨的时候,都让陆为民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倒不是说白圃显年轻,而是这白姨和白蚁语调完全一样,听起来别扭。
本打算今晚动笔写点东西的,夏力行估摸着陆为民这一来也就泡汤了,但他还是很高兴。
这家伙熟悉之后就能感受到对方的惫懒,但是她却很喜欢陆为民这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亲近,在两个儿子长时间不在家的情况下,这种感觉挺好,若是当不了外甥女婿,一直保持这样半个家里人的感觉也挺好。
文章不在于篇幅长短,关键是要言之有物,能有所获,这是夏力行自己的要求。
看见陆为民熟稔无比的动作,夏力行心里也禁不住叹了m.hetushu.com一口气。
敲门之后,开门的是白圃。
“坐吧。”夏力行的生活习惯很简单,陆为民给夏力行当了一年秘书也很清楚,这位秘书长其实是一个生活比较单调的人,如果没有公务,每天晚上是雷打不动的新闻联播外加昌江新闻,然后就是书房里看书、写东西或者阅处一些不涉密的文件。
但是这家伙却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且夏力行也隐约听说陆为民在感情方面不算太老实,拿老一辈的话来说,生来就是一个风流主儿,据说是白圃把陆为民的生辰八字拿去算过的,夏力行虽然不信这个,但是从他自己掌握的一些消息来看,自己这个前任秘书反正在这上边不是很地道。
“哼,当了两天县长了,嘴巴倒是挺油滑了,学会讨好人了,白姨是那种在乎皮囊表象的人么?”白圃笑骂道。
寻找到夏力行家的门牌号,陆为民看了看表,差五分钟六点,夏力行是一个比较守时的人,既不喜欢早到也不喜欢迟到,陆为民也基本上秉承了他这个习惯。
“越来越油了啊,注意点儿,是不是觉得白姨管不着你了?”白圃气哼哼瞪了陆为民一眼,这才又看了一下陆为民手上拿的一瓶酒一束花,“哟,现在也学会外国人的礼节了,红酒鲜花,可白姨做不来西餐。”
陆为民不吭声,只是看着夏力行,他在等待着夏力行的答复,而且他也已经感www.hetushu.com觉到了恐怕夏力行要走的时间会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早,也许就是这个月,最迟不会超过十二月。
“外国人那点厨艺上的火候能和您相提并论?中华文明五千年沉淀在饮食上的精髓,随便扒拉点儿下来,都够外国人忙乎一辈子了了。”陆为民笑着举起红酒鲜花,递给白圃:“白姨的手艺我最爱吃,可秘书长最喜欢独享,我可不敢和秘书长这份儿优待。”
陆为民显得很坦然,在电话里他就和夏力行说了,他上午要向董省长汇报一下县里乡镇企业改制工作情况,中午要好董昭阳一起吃饭,夏力行在电话里不置可否。
自己这个前任秘书带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了,虽然多得有时候都已经有些麻木了,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喜欢他和同年代的人相比,燕青这丫头不知道怎么会遇上这个命中冤孽,现在是打死也不愿到京里去,一门心思留在昌江,看样子也是铁了心想要跟这家伙。
动笔写东西可以挤时间,陆为民每来一趟,总能给自己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新鲜玩意儿,连夏力行自己都觉察到了,自己甚至很是期盼自己这个秘书能多来几趟,最好能每月都来上两趟,自己也可以通过他来最直观的了解作为一个省委秘书长应当了解的东西,而不需要担心被那些眼花缭乱生花妙笔写出来的东西欺瞒自己。
有些人你只需要给他一丝机会他就能牢牢捕hetushu.com捉住,魏行侠也就是邵景川还在担任省委副书记时陪同自己老板和田书记一起来丰州那一趟,陆为民就和对方建立起了相当良好的关系,而后再给自己当秘书这一年多时间里他便很巧妙的把这层关系越织越密,越织越紧了。
陆为民张开嘴巴一阵瞎诌,听得白圃笑起来。
“是不是听到些啥消息了?”夏力行也知道自己这个秘书非吴下阿蒙了,不仅仅是只会搞经济工作那么简单了,至少陆为民和邵景川秘书魏行侠的密切关系就让夏力行都唏嘘感叹不止。
陆为民这是第五次来夏力行家中,他不知道夏力行是否是早就知道他自己会在较短的时间内离开昌江,所以没有去选择去住常委院,而是选择了住这里的老式住宅。
很自觉的自己去给自己泡了一杯菊花,夏力行晚上是不喝茶的,一般说来都是一杯菊花或者枸杞茶。
不过陆为民现在没结婚,这婚前多谈几个对象倒也不好多说,毕竟像他这样的人才,追求他的肯定不少,乱花渐欲迷人眼,这要选好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儿,燕青一直不愿意暴露她和自己的关系,不也就是怕这层关系对他们俩的感情有所影响,夏力行也很赞成这一点,若是陆为民真的因为这个原因而对燕青改变了态度,那他还真要对陆为民好生考量一番了。
吃饭时间惯例是啥都不说,夏力行也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下陆为民近期工作,寥寥几和_图_书句,便不再多言,自顾自的夹菜吃饭,陆为民也学了个像模像样,大口吃饭,让白圃看着这俩人都觉得没趣儿。
三菱蒙特罗停在省委大院后边的老式宿舍外边的巷子里,这巷子里清一色水冬瓜树,年成也不算短了,究竟是文革前还是文革中种下的不好说,但是也自成一体,和常委院那边那条路上一色的榕树差别颇大。
吃完饭,陆为民又陪着白圃把饭菜收拾了,洗完碗,这才回到客厅里。
“呵呵,看样子这外边的消息总是比我们里边的消息更准确更快捷,这很不正常。”夏力行笑了起来,“不过我承认,这一次这些民间组织不尽人意,消息截至目前为止比我们的表现得更好。”
现在陆为民还不知道夏力行究竟会走哪里,但是基本上可以确定的是他肯定要走,而且多半是中央部委而不是其他省市,陆为民估摸着这大概也是中央考虑到夏力行长期在地方上工作,要到中央部委锻炼开拓视野的缘故。
“嗯,听说秘书长要调中央了,陶部长要当常务副省长,董省长可能要接任组织部长。”在夏力行面前自然没有啥好忸怩的,陆为民把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
夏力行回来的时候,陆为民已经有说有笑的和白圃在把做好的清蒸鱼和炖肘子往桌上摆了。
现在这家伙还能这么快就搭上董昭阳的线,不能不说自己这个秘书很有些手腕,对此他心情既有些复杂,但更多的是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