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五十九节 出手

“是梁总?”季婉茹略感诧异,“你是说梁总认识那个涛哥?”
“没事儿,我会想办法去处理。”虞莱显然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目光重新回到陆为民脸上,“你是县长,霜婷她家出的事情你知道么?”
电话里声音很吵,梁炎接到陆为民电话让陆为民稍等了一下,大概是离开了那个环境,这才道:“为民,什么事儿?我在曲阳。”
“莱莱,需不需要报警?”一直站在虞莱旁边的女人拿出了一部大哥大问道,陆为民听起来怎么有些耳熟,但是相隔那么远,而且是背朝着自己,加之天色也有些暗,他也看不清楚对方面目,但是总觉得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不是我打算怎么着,而是你该兑现你的承诺,我不打算干什么,你如果能让涛哥改变主意,那我拍屁股就走人。”寸头男还是那样不紧不慢,语气一样平静,“我没想为难你,但是你也别为难我们就行。”
婉茹?陆为民一愣,季婉茹?真是她,御庭园的季婉茹,难怪听起来这么耳熟,这么巧?这女人怎么会和虞莱搅在一块儿?
“知道,她妈已经出来了,取保候审。”陆为民淡淡的道。
当汽车和寸头男平排时,陆为民踩住刹车,缓缓放下右车窗。
“嗯,上一次,你有印象么?那个虞莱的事儿,就是我们在古堡停车上那一次,对,就那事儿,怎么汪晓涛又在找虞莱的麻烦?我碰巧遇上了,岳霜www.hetushu.com婷是我朋友,对,虞莱和岳霜婷家有些渊源,嗯,是一个叫光哥的人,你认识?那就好,你和他说说,好,我把电话给他。”
清冽的声音在空气中显得异常悦耳,季婉茹一愣,陆为民虽然不知道季婉茹会给谁打电话,但是看得出她们想打电话的人也应该是有些门道的,不会是自己吧?陆为民有些好笑,这当然不可能,但是看样子,虞莱今天怕是走不掉了。
“她出事儿的时候我正好在,没想到那帮人还会纠缠到现在,具体情况你自己去问虞莱好了,如果她不愿意说,你也就深问了。”陆为民淡淡的道。
“我如果不去呢?”虞莱语气变得冷硬。
虞莱点点头,上车把夏利停到了歌舞团家属区院子里。
陆为民轻轻一点油门儿,三菱轻巧的压上马路牙子,从一旁缓缓掠过,和寸头男子一起来的几个青皮脸色都有些不善,但是在看到寸头男没有表态之前,都还是克制着。
“那好,婉茹,你先走……”虞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怕是过不了这个关了,这个杨光是出了名的难缠,在面前想要耍花样太难了。
虞莱目光一动,“是你帮的忙?”
“今天真是太谢谢您了,如果不是您,不知道他们要怎么对付莱莱,这帮家伙是混社会的,莱莱,你怎么得罪他们了?”季婉茹显然并不知道虞莱和汪晓涛他们结怨的事情。
“哦?美http://m•hetushu.com人相伴,怕是很多人都难以拒绝吧?”陆为民笑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想要拒绝,却听到虞莱沉声道:“正好,我也要问一问霜婷她家的事情,这一段时间我也找不到霜婷,现在晏阿姨情况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虞莱定定地看了寸头男好一阵后,脸色变色有些难看,“你要多少钱?”
“说实话,刚才我和莱莱还没有相好上哪儿去玩,今天莱莱难得休息一下,我打算请她去喝咖啡,陆县长,不知道赏脸不赏脸一块儿去?”季婉茹眉目如画,软语温香,很有点儿柔婉媚人的味道。
“呵呵,小虞,涛哥啥时候说就这么了结了?了结当然没问题,但是你兑现了你给涛哥的承诺么?”被叫住光子哥的寸头男站在路旁,语气倒也并没有多么凌厉,甚至还有一些疲惫,目光平淡,“你好像选择性的遗忘了你自己的话啊。”
“小虞,你觉得我杨光是专门来要钱的么?涛哥只是让我把你找过去给他一个交代,没说钱的事儿,当然你能用钱把涛哥那里摆平,我也没意见,电话我这里有,要不要打一个?”寸头男子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际,似乎很不想掺和这种事情,但是却又不得不来,“但我觉得好像涛哥不缺你这几个钱。”
陆为民调出梁炎的电话拨打了出去,“炎哥,我为民,你在哪儿?”
寸头男子接了电话,没有多余言语,和*图*书只是那一句“我是杨光”之后,便再无多余话,只是两次头,最后来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是你?”
“婉茹,你认识这个家伙?”
一抹惊异之色从寸头男子眼中一掠而过,但是对方表现得还是很冷静,点点头,啥也没问,接过电话,“我是杨光。”
“我不知道,我只是奉命来带你过去,你自己和他交代就行。”寸头男子很平静。
“不行,我必须要问个究竟,否则出了事儿怎么办?”季婉茹目光流盼,在陆为民侧面脸上停住,“陆县长,你认识这帮人?”
“那他打算怎么做?”虞莱目光幽深,捏紧了手中的汽车钥匙。
“不,没事儿,婉茹,别报警,我自己来处理。”虞莱吸了一口气,摆摆手,“婉茹,你打的先走,下次我们再联系。光哥,我朋友和这事儿没关系,她先走没问题吧?”
虞莱看了一眼寸头男子,目光倒也没有多少惊惧,只是眉头略皱:“光哥,那你打算怎么着?”
“恐怕你没有拒绝的资格,当然你如果要报警,我想我们也可以拍屁股走人,但是那个叫小美的丫头我想我们很容易就找到她在哪里,她自己做错的事情,恐怕就要自己承担责任了,你说是不是?”寸头男目光一凝,第一次变得有些不耐烦。
看见雪佛兰鲁米那灯光一个急速转弯离开,陆为民这才松了一口气,梁炎在电话里也说得不太肯定,大概也是这个杨光不和*图*书太好打交道,能不能说好也是一个未知数,没想到这事儿还算是说成了。
“当然没问题,我说了,我们只是请你给涛哥一个交代而已,并无其他意思。”寸头男子摊摊手,用目光制止了那个依靠在夏利车门上那个想要插话的平头男子,“哪怕你在电话上能和涛哥说好,我们也拍屁股就走人。”
“你怎么认识莱莱的?”季婉茹犹豫了一下,这才在陆为民的示意下上了车后排。
两个女人几乎是同时出声,然后相互交换了一下惊奇的目光。
陆为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岔开话:“你们上哪儿去?如果没事儿的话,暂时就别开车了,汪晓涛这个人不地道,这会儿把这帮人打发走了,没准儿就在前面哪个地方蹲守着。”
“莱莱,这还有假,陆县长,你别介意,莱莱就是这个性格。”季婉茹有些不安,看了自己朋友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道歉。
“不,不需要,婉茹,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能处理好,你别打电话,第一,没有用,第二,你没有必要去欠谁的人情。”虞莱语气一下子就暴烈起来,见季婉茹还是准备打电话,虞莱猛然提高声音:“婉茹,我说不需要了,你听见没有?”
“没事儿,虞莱小姐的脾气我见识过,季总,你和虞莱小姐是朋友?今儿个可真是巧了。”陆为民微笑着将手扶在方向盘上,望着二女。
见几个青皮男都警觉起来,把目光放在了这辆三菱越野车身m.hetushu.com上时,陆为民却把电话递给一脸冷肃的寸头男子,“你的电话。”
“陆县长!”
挂下电话之后,寸头男子把电话递给陆为民,深深地看了一眼陆为民,点点头,然后才把目光转回到虞莱和季婉茹脸上,“小虞,今天就这么着,不过,你最好还是把涛哥那边说好,否则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你也难受,我也难做。”
“我不认识,但是我认识的人认识这帮人,所以帮着说了说话,其实我认识的那个人你也认识,梁炎。”陆为民显得很坦然。
说完之后,一挥手,几个男子虽然都不知道情况,但是看见老大表态,倒也没人多问,都很规矩地跟着离开了。
正说间,虞莱已经快步走了出来。
“莱莱,你认识陆县长?”
“不行,莱莱,我不能让你跟他们走,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季婉茹犹豫了一下,然后又坚决起来。
“嗯,比较熟吧,不过梁炎对那个涛哥也不一定有多大的影响力。”陆为民摇摇头。
虞莱和季婉茹交换了一下眼色,还没有想好到底上哪儿去,陆为民见状,“你们要上哪儿去,我送你们,虞莱最好你把车停进去。”
“陆县长?什么县长?你说这个家伙是县长?”虞莱目光里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上下打量着陆为民,“有没有搞错?”
等到虞莱上车,陆为民这才扭头问道,“你们上哪儿?”
看见虞莱惊异的目光和季婉茹又惊又喜的表情,陆为民只是笑了一笑,却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