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六十一节 意外收获

还好,李志远并没有把这个话题封死,从这一点也看得出来李志远的老到,陆为民猜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态度的坚决,才让李志远觉得这个项目需要慎重一些。
季婉茹的话一下子就让陆为民从恍惚中惊醒过来,“紫台化工?”
地区计委主任何学锋是李志远就任地委书记之后从大垣县县长提拔上来的,据说本来是有望和王自荣竞争行署副专员的,结果没有能成,如果不是陈鹏举突然挂任副专员,估计他也上了,结果阴差阳错错过了机会,但是陆为民也从安德健哪里知道,今年年底之前何学锋铁定要担任行署副专员。
虞莱也趁着季婉茹上洗手间的时候很隐晦的谈到了季婉茹处境的艰难,虽然没有明确提到季婉茹为什么会离开昌州而去丰州这个不值一提的地方,但是陆为民也大略能够领会到虞莱内心对她这个朋友的担心,所以他也很爽快的应承他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季婉茹提供帮助。
陆为民没有吭声。
“那好,我先走了。”陆为民摆摆手。
“我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天地鬼神自己知。”季婉茹美目流盼,目光里多了几分怅惘,似乎是被勾起了不少离愁心思一般。
愉悦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两个小时几乎是就在周围轻柔优雅的音乐声中度过,先前气氛的不太融洽并没有影响到三人的谈兴,而两女上洗手间的时候,更和-图-书是成了陆为民和这两个女人交换更私密观点的宝贵时间。
“婉茹,包括不包括我?”当陆为民嘴里喊出婉茹这个名字时,无论是陆为民自己还是季婉茹本人,心里都下意识的一荡,似乎两人之间的关系猛然间就被车内只有两个人的狭窄私密空间和有些萦绕不去的旖旎气息给包裹起来。
虽然得到了董昭阳的口头支持,但是陆为民心里并不踏实,董昭阳不是夏力行,无条件的支持他陆为民还享受不到,如果李志远对这个项目不设任何附加条件的坚决支持的话,那么董昭阳就算是亲自来双峰视察,恐怕也不好在这个项目上明确表态,他犯不着为了陆为民而得罪李志远这个地委书记,在官场上,更注重实际利益而非个人私谊。
一个很有故事却又很孤独的女人,陆为民轻轻一点油门,三菱滑入快车道,没想到季婉茹居然还给自己提供了这样一个信息,他对紫台化工项目上自己的意见又多了几分信心。
“像你这样坦率而大胆的人,尤其是有个一官半职的人,现在好像不多了。”虞莱还是那副略带讥讽的口吻,“不知道是你有意在我们面前才这样作秀呢,还是你一直都是如此?”
“行署焦专员和地区计委他们几位在吃饭时,我无意间听到的。”季婉茹没有遮掩。
陆为民注意到季婉茹眼眸中掠过一抹酸楚,但是一摇头似乎hetushu.com就把那些东西甩开了。
“你不觉得你这样公开的表露感情倾向对你自己来也许会意味着麻烦么?”虞莱嘴角挂着一丝揶揄的笑意。
陆为民的反诘让一直言辞犀利占着上风的虞莱也难得的红了红脸,自己好像还真的有点儿着相了,似乎不挖苦讽刺这个男人两句,自己心里就不舒服,而看到对方无言以对时心情就格外愉快一般,这好像也算是心理问题。
见陆为民很关注,季婉茹心里也有些高兴,努力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何主任好像还说他专门就这个项目也上边汇报过,焦专员就没有再说什么。”
“你住这里?”陆为民看了一眼小区。
“今天太晚了,改天有机会请你到家里一坐。”季婉茹也很潇洒的挥手道别。
陆为民知道季婉茹是应该和丰登酒业的老板徐世昌有些瓜葛,但是应该不是所谓的情人关系,徐世昌当然不是圣人,外边儿自然有女人,却和季婉茹没什么瓜葛。
但是季婉茹能够以相对便宜的价格优先拿到丰登酒业副楼的使用权,肯定是徐世昌的原因,但是究竟徐世昌为什么会这么大方的把如此一块黄金宝地上的使用权给了季婉茹却不得而知,即便是他的儿子徐剑戈也不知道。
孙震对何学锋很不满意,何学锋当然不会去向孙震专题汇报这个项目,而焦正喜也不会因为孙震的态度就变得不吭声,自http://m•hetushu•com然常春礼也没有这个底气,那么也就是说何学锋多半是向李志远汇报了。
“嗯,租的房子,回来我不愿意回家就住这里。”
“好像焦专员对你们县里在这个项目上设定了太多的前置条件很不满意,不过何主任好像说了一句化工项目稳妥一些更好,焦专员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季婉茹娇靥上笑容绽放,看得陆为民也是一阵目眩神迷,这个女人的温婉柔媚伴随着一笑一颦释放出来,很有点儿勾魂夺魄的魔力,也难怪都说御庭园生意如此只好有百分之三十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个美女老板太漂亮,太过漂亮而富有魅力的女人,而且是一个外来户,能够在丰州城里生存下来,自然会引起无限遐想,无数个猜测无一得到证实,当然也不可能一点儿蛛丝马迹都不流露出来。
“漂亮女孩子有这个资格要求更多的礼遇,嗯,这是上苍赐予她们的东西。”陆为民半开玩笑地看着季婉茹婀娜多姿的身段消失在走廊另一头,满脸欣赏之色。
“嗯,是不是争议很大?呃,我的意思是你不太支持这个项目在你们县里落户?”季婉茹目光落在陆为民脸上。
“嗯,总还是有些不太习惯,为民,这个名字你父母是怎么给你取的,是不是得名于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季婉茹微微侧头望过来。
见季婉茹有些遗憾和着急,陆为民笑了起来,摇摇头,“没事儿www.hetushu.com,非常感谢婉茹给我这么一个重要信息。”
“陆县长……”季婉茹刚一出口,就被陆为民打断,“不是说好了么?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就喊名字最好。”
“美好的东西大家都可以欣赏,并不意味着你就有其他企图,如果连这一点都分不清楚的话,那么不是妄加揣度的人弱智,就是他心怀鬼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陆为民耸耸肩,“我想我不能干预人家的思想,但是我没有理由因为担心人家瞎想,就畏首畏尾,不敢表明自己的观点了。”
把虞莱送回歌舞团宿舍,陆为民这才送季婉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足以对外人道的隐私,就像自己和隋立媛之间的关系,又或者和甄婕发生的那段暧昧。
陆为民大笑了起来,“虞莱,说话也需要分场合,都说人情练达即文章,这一点你不会不懂吧?难道你觉得我的这个观点必须要在任何场合都要强调,也不管适合不适合,才算是坦率?这是不是要求太苛刻了一点?”
“何主任说他向上边汇报过时,焦专员的表情你有没有注意?”陆为民沉思片刻之后才又问道。
陆为民把季婉茹送到了点翠花园大门口,这里是昌州开发得比较早的商品房小区。
“哦,算是吧?你听谁说的?”陆为民略略皱了皱眉,连季婉茹都知道这个项目上县里的分歧,足见太多人对这个项目关注了。
见陆为民皱眉思索,季hetushu.com婉茹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题里获得的信息应该对陆为民很重要,心里也相当高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要能帮助到陆为民,她心里就是愉悦快乐的。
“他们怎么说?”陆为民心微微一沉,他知道这个项目和焦正喜有些瓜葛,邓少海和焦正喜关系很密切,而焦正喜也算得上是李志远搁在行署这边的一枚棋子,某些时候焦正喜的意见往往就代表着李志远的态度。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季婉茹目光里多了几分淡淡的揶揄,“为人民服务?这年头当官的又有几个做得到是为人民服务,怕是为人民币服务的居多吧?”
“这我没有注意到。”季婉茹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当时我也没有像那么多,就是去敬一杯酒,正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就没有注意其他,这很重要么?”
“你们县里是不是正在上一个化工项目?”
季婉茹并没有住在歌舞团宿舍,陆为民也没有多问。
“也许是吧,不过我觉得也许是得名于为人民服务这句话吧。”陆为民摇摇头,目光平视前方,“我倒是觉得我自己这个名字挺符合我自己的味道。”
不过陆为民却隐约知晓一些,季婉茹是昌州人,而且大学毕业后也在昌州生活过几年,才来的丰州,至于说什么原因来丰州,却不得而知,但应该是因为某种迫不得已的原因,从陆为民的观察来看,这应该是季婉茹的一段隐痛,而且多半和感情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