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六十八节 秘密

别看陈鹏举虽然是企业出身,但是适应地方上工作的速度很快,从陈鹏举能够轻松的推动何学锋、龚挺以及胡桂堂和高初、郭淮章之间通过觥筹交错这种方式来交流,就能看出他已经能游刃有余的处理好他分管的工作了。
眼见得自己马上就有说晋位正处的机会,若是被人给下了药有个闪失,那就太痛苦了,一咬牙,胡桂堂也只能硬着头皮,一声不吭,连续三杯下肚,然后再也不敢多言,自顾自的奔卫生间去了。
想到这里高初就下意识地看了依然是谈笑风生的陆为民,心里也有些感悟,陆为民已经不是昔日的陆为民,现在已经是可以和自己比肩的角色了,而郭淮章同样也是乳虎出山,堪堪与陆为民能一较高下的角色,这个世界迟早也是这帮年轻人的。
何学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指挥的人,但是他却能对陈鹏举这样一个挂职副专员保持着必要的尊敬,这也充分说明了一些问题,没有李志远的鼎力支持,陈鹏举不可能这样轻松的驾驭这份局面,而李志远凭什么会给陈鹏举这样大的支持,同样也能说明陈鹏举背后肯定有值得李志远一力支持的东西。
“陆县,这事儿有问题?”季婉茹很聪明,见陆为民脸色不愉,也知道恐怕这个消息对双峰有些不利影响,“其实这也没啥,交通工具也好,通讯设备也好,只要是有利于工作,只要是把工作拿起来了,我想也没有人会说啥。和-图-书
把地区那边的气势给打下去之后,先前还有些火爆的局面就渐渐平缓下来,高初心里也是相当的踏实,何学锋和龚挺都没有了斗志,这酒就好喝下去了。
“为民县长,你别坐在一旁煽风点火了,你们双峰今年牛啊,前十个月经济增速突破百分之九十,你让阜头、大垣这些县情何以堪?就凭这一点,你得走一圈!”
而何学锋和龚挺虽然也还有些实力,但是看到陆为民和郭淮章联手的气势,也都有些发憷,便不敢再寻衅,主动权顿时就转到经开区这边来了。
“胡秘书长,这话不对吧,今儿个应该是高主任才是磨心才对,一切都得围绕高主任旋转才对,陈专员,您说是不是?高主任今天盛情相邀地区各位领导为经开区添砖加瓦,我是高主任老部下,今儿个为高主任两肋插刀没问题,不过要把话说明,我是代替高主任出战的,高主任,你说是不是?”陆为民斜睨了一眼已经喝得有点儿高的胡桂堂,语气一转,“胡秘书长也是南潭人,我和怀章也都是南潭人,怀章,胡秘书长都发话了,咱们坐着也不好,这样好不好,我们俩敬胡秘书长三杯怎么样?”
“双峰的条件肯定和经开区没法比,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地区里边有大力扶持,前期是因为从红星农场这个纯粹的农田里建起来的,基础设施建设落后了,但是现在经过这一年多两年地区加大投入,基础设和*图*书施已经初具规模,种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我看明年经开区肯定会迎来丰州的一年。”
“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我倒不是怕这个事儿有什么影响,我是担心有些人心术不正,居心不良啊。”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这个女人面前说起这些话来了,话一出口才觉得有点儿出格了,摇摇头,“婉茹,我刚才说的话可别拿出去乱传,让人误会了可不好。”
没等胡桂堂反应过来,陆为民和郭淮章早已经端起酒杯干了,然后又斟满酒一饮而尽,三杯下肚,然后翻过酒杯来,望着胡桂堂。
陆为民和郭淮章这一联手三杯,立时就把地区这边的气势给打了下去。
“他还想怎么样?我和他已经结束了,我都已经躲到丰州来了,他还不放过我么?”一个有些悲愤而又软弱的声音传入陆为民耳朵中,听起来是那么熟悉。
“呵呵,高主任,您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是双峰没有那中药材种植基地,就不可能搞起专业市场,没有专业市场,也根本没法引来那些制药企业……”
胡桂堂虽然不是酒量最好的,但是却最能和慢酒绵酒,这要你一杯我一杯的慢慢来,他最是擅长,但是这样一上来连喝三杯,却是他的短板,立马就被打下马来,无再战之力。
看看周围人,何学锋和龚挺都是一脸坏笑,陈鹏举更是满脸笑意,眉目间也是示意自己赶紧m•hetushu.com举杯,胡桂堂可以不在乎这两人,但是却无法不在意这两人背后的人,得罪了这两人,没准儿就要落个不好。
“呵呵,算我多嘴,不说了。”陆为民瞟了一眼对方丰润白腻的脸庞,秀眉修长,鼻若悬胆,蜜唇如火,“高主任他们在哪一间?”
酒桌上陈鹏举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选择性的询问了一下今年双峰在招商引资上的方向和做法,这种借着酒兴的半介绍半交流方式相较于那种正式场合下的交流要随意许多,尤其是有些酒意之后,有些话题也能放得更开一些,不再有那么多顾忌。
“哟,陆县把我季婉茹看做什么人了?”季婉茹假作生气,陆为民能在她面前说那些话,她心里反而有些高兴,这说明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戒备心理已经基本上消除了,更多的是以一种朋友间的对话姿态来交流,这让她心里有一种暖流在流淌。
陆为民知道自己这会儿就得要装疯卖傻,你这会儿要真的以为自己是块料了,要介绍一下经验之谈了,只能招人厌恶,落得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印象。
胡桂堂也是老行署了,原来在黎阳地区行署,过来之后好容易挣到行署副秘书长这个级别上,算是奔上了副处级,现在年龄也到点了,也就寻摸着在下去之前能捞到一个正处级待遇,所以在其他方面也就没有多少追求,说话也不像其他考虑那么多。
郭淮章也早就有些腻烦胡桂堂在那里倚老卖老和图书了,也不废话,直接起身,提起酒瓶斟满酒,给陆为民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一起走到胡桂堂身旁,“胡秘书长,作为晚辈,作为下级,我们两个南潭人敬胡秘书长这个老前辈三杯,还请胡秘书长日后多多关照我们!”
五粮液没有茅台那么醇厚,但是却更为浓烈馥郁,也更上口,陆为民没有刻意去挑起战争,这是地区几位老爷们和经开区管委会之间的战争,何学锋酒量不弱,加上以地区计委主任的威势压人,即便是高初也只能乖乖的听命,郭淮章也不例外,虽说是副书记的女婿,但是在这种场面下,你作为管委会副主任,也只有来一杯接一杯的份儿。
倒是陆为民自认为是个打酱油的,插科打诨挑起战争是他的本份儿,当然卷入战争就不合适了,如果不是高初相邀,如果不是考虑到拒绝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他是绝不愿意参加这种有些尴尬的饭局的。
季婉茹把陆为民带进包间几分钟后,陈鹏举就到了。
胡桂堂虽然被打趴下了,但是何学锋和龚挺还是相当有战斗力的,这几轮下来,他也是遭了池鱼之殃,几个人里边,除了陈鹏举因为本来就没有怎么喝酒还能保持着些许清醒外,包括他在内的其他人都有几分酒意了。
谁也不比谁傻,经开区没能搞起来,肯定内里有原因,哪儿轮得到自己来评头论足?
出了盥洗间,陆为民觉得自己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一些,想出去走一走,那帮家伙www.hetushu.com估计还得要拼一会儿,自己暂时不进去也能躲一会儿酒。
陆为民的话音未落,就引来高初的埋怨,“为民,你少给我在这里卖膏药,经开区的情况好坏我清楚,怀章清楚,陈专员也清楚,肯定有问题,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我们现在暂且不提,现在说的是要怎么来改变这个局面,你都说了你们双峰条件远不及我们经开区,你们双峰的基础设施最初也一样很差,怎么就能引来那么多凤凰?让你介绍一下经验,你就在这里给打埋伏吧,赶紧说说,否则我和怀章都要罚你三杯了。”
胡桂堂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发话居然招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两个人连干三杯,一个是双峰县代县长,组织部长安德健的得意门生,一个是经开区管委会副主任,地委副书记苟治良的女婿,这一下子把他推得这么高,让他几无下台的机会。
跟随陈鹏举一起来的还有地区计委主任何学锋和地区经委主任龚挺、行署副秘书长胡桂堂。
丰登酒业的副楼是一处呈L型的拐角建筑物,副楼和主楼之间有一片十多米的绿障带,郁郁葱葱的樟树把主副楼隔离开来,而在樟树外围更用木质栅栏围了一围,在副楼后边是一处面积不小的水塘,曲廊把副楼前面这一块和侧面这一块连接起来,使得前面的餐饮和后面的娱乐可以不经L型的拐角就能相互沟通。
陆为民从卫生间出来,在水龙头边上接了点水,用水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