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七十一节 女儿心

两人从樟树林里走出来的时候,陆为民才注意到季婉茹和自己身上都沾满了杂草,季婉茹衣襟上甚至还挂着两片樟树叶,两人赶紧又躲回树林里,相互替对方把身上的草根树叶抖落掉,这么看还真有点儿到樟树林里偷情的味道。
陆为民有些吃不住了,挠了挠头,半开玩笑道:“婉茹,你非要我把一切都说出来么?我脸皮很薄,不好意思啊,行了,我承认你太漂亮了,对我有很大吸引力,我也在想没准儿有一天我能有机会一亲芳泽,就这么个龌龊的念头,行了吧?”
刚才方刚的劈胸一抓把季婉茹胸前最上边的纽扣也扯落了,露出小半个裸露的胸脯,淡紫色的胸罩是半罩杯的,上半截莹白的乳肌胀鼓鼓地露出来,挤出两条深陷的沟壑来,陆为民这一边说一边正好挨着那嫩滑光洁的软肉,心里也是一荡,正好季婉茹目光望过来,顿时就有点儿气紧意动。
见季婉茹怔怔的不说话,陆为民展演一笑,拍了拍对方的脸颊,“好了,婉茹,别想太多,现实也许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但是同样也可能比我们期望的更美好。”
“我一直认为有句话很有意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再进一步就是继续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话可说,我希望这句话对你能有所帮助。”
“可是……”季婉茹话还未说出口,陆为民已经不客气的打断,“没有那么多可是和*图*书,你听我的就行了,真的有什么问题,还有我!”
但无论怎么,今天陆为民的表现已经让她内心深处对这个男人产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感情,让她那种想要了解对方的那种欲望更加强烈。
陆为民挠了挠头,这事儿好像有点儿误会深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看见女人调皮娇俏的笑容,陆为民又好气又好笑又有些恼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容易让男人擦枪走火?”
“那是你的事情,堂堂一县之长,连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么?”季婉茹红着面颊微微一笑扭动着身体,迅速走出小径,“那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还有?”陆为民看了一眼对方依然是水雾朦胧的美眸,美丽得惊人的脸庞散发出一种别具魅力的气息,“还有你我算朋友吧,帮朋友忙是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让她心里羞愧之余却也保留了一丝颜面,他对自己还是有意思,但是正如他所说,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嗯,婉茹,你觉得我们像不像是刚从树林里偷食之后才出来?”陆为民一脸坏笑,“若是被郭淮章看见,怕是要恨得牙痒痒,羡慕的心里泛酸水吧?”
“可是李书记或许根本就没有你这个侄儿……”季婉茹有些羞涩迟疑,但是眼睛里调皮的目光让陆为民心里也是微微一动。m.hetushu.com
下边这些官员们对于自己上司的情况也许还知晓一二,但是对于上司的上司只怕就是雾里看花了,李志远有没有这个侄儿,除了他的至亲外,又有几个真的清楚,就算是李志远公开辟谣,只怕也未必有几个人相信。
“就这些?”季婉茹依然不依不饶。
季婉茹目光溶溶,曼声道:“还有呢?”
“戳穿,谁来戳穿?你说那个叫方刚的家伙么?不,不会,我看得出来,他只是怕你替他那个你以往的情人招惹麻烦,如果真有一个纨绔能够扛上这块牌子,或者说你重新靠上一棵大树,我想他们会很乐意见到这副情形的。”陆为民有条不紊的分析着那边的心思。
在陆为民提到自己的情人的时候,季婉茹脸略略抽搐了一下,低垂下头,而后又重新抬起头来,这一刻她的心情似乎沉静了许多。
“都不完全是。”陆为民思考了一下,这才抬起目光平静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同样也都有自己的隐痛,每个人也都曾经犯过错误,甚至在以后还会犯错误,犯错误没什么,人生本来就是在不断的犯错误和纠正错误甚至是继续犯错误这个过程中前进,只要你觉得这个错误犯得值得或者你很享受这个错误带来的感觉,没有人可以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谁也不比谁更有资格评点别人的生活,当然如果是朋友的善意建议那又另当别论,但hetushu.com决定权依然在自己手上。”
陆为民干笑了一声,“看来我没能把你忽悠住,那我就说实话吧。第一,你很漂亮且聪慧,虽然漂亮聪慧不是你的错,但是得承认漂亮而聪慧的女人对男人是有很大杀伤力的,尤其是对我这种欣赏聪慧女人胜过漂亮女人的男人;第二,我天生就有拯救弱者的英雄情结没没能当成超人,在现实生活中就尽力吧;第三,你帮助过我,哪怕你觉得那点帮忙是顺手之劳无助轻重,但我觉得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至于说你担心徐世昌这边?我想大可不必,第一你租用这栋副楼有正规合约吧?那就没问题,第二,他就算是拿不准你真的和我这个李大少有什么瓜葛,也弄不明白是不是你原来那个情人搞出来的烟雾弹,所以他只会暂时坐观,不会出什么花样来,所以你没有必要在这上边担心什么。”
见陆为民嘴角浮起一抹怪异的微笑,季婉茹下意识地问道:“怎么这个表情,又想什么坏事了?”
“就像你说的,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的时候,不过我愿意先给你一个念想。”
“那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你愿意要么?”季婉茹脸色绯红,眼神如火,一动不动盯着陆为民,似乎要等着陆为民的回答。
“呵呵,李书记有没有这个侄儿不重要,没有人会去问这个,就算是真有人问了,李书记的回答就是真的么?没有这么蠢m•hetushu.com的人吧?”
季婉茹咬住嘴唇,摇摇头,“我不要听这些太过深沉的哲理,我想听你心里的话。”
季婉茹似乎也觉察到陆为民心神的变化,身子一僵之后,迅即一咬牙,拉住陆为民的手往下一按,陆为民顿时就有些按捺不住,手指沿着文胸的下滑穿过罩杯,触摸到那软中带硬的丰挺,那盈盈一点蓓蕾似乎在陆为民手指的触摸下迅速膨胀勃立起来。
正在替陆为民去掉草根的季婉茹恨恨地瞪了陆为民一眼,陆为民却伸手过来替她把衬衣领子上的草叶取下,手指无意间碰到了文胸的肩带和锁骨。
“什么为什么,你是觉得我自轻自贱,还是你觉得我跟过别的男人,身子很脏?”季婉茹眼圈已经微微红了起来,但是语气却更冷淡。
“现在?!”陆为民吃了一惊,仔细打量了一下季婉茹的表情不似开玩笑,这才慢吞吞地道:“为什么?”
季婉茹怔怔地望着陆为民,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是有意思的,她没羞没臊地说出了这番话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会获得一个怎么样的结果,但是无论什么样的结果她都要勇于承受。
抚摸对方脸的这个动作有点儿出格,但是陆为民觉得这样也许可以慰藉一下对方的颜面,毕竟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样公然示爱,哪怕不接受,也应当给予对方必要的保护。
“都不是。”陆为民摇摇头,斟酌了一下言辞,“我说过你很漂和_图_书亮聪明,任何一个男人如果没有被你所吸引,那只能说明他们自己有问题,但是吸引不代表就想要和你有更深层次的亲密关系,呃,我解释一下,并不是说我不想和你发展成为能和你有更亲密关系的想法,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走到那一步,我认为有更亲密的关系,或者说做爱,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没有感情的性行为,那不叫做爱。”
季婉茹一怔,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却见陆为民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她也是相当聪慧的女人,马上就明白过来,脸上忸怩和羞惭的表情混合着,良久,才摇摇头,“那也不成,被戳穿那就更不堪。”
“是可怜我,还是觉得我不像他们所说的那么不堪?”季婉茹语音沉静,目光沉凝,却有一种像是在说誓言般的郑重。
陆为民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官场生态季婉茹自然不清楚,但是他太了解了。
陆为民话一出口,才觉得自己这番话似乎有点儿别的意思在里边,刚想要解释,却看见季婉茹怔怔地望着自己,眼睛里浮起一抹莹莹水雾,殷红的嘴唇贝齿轻咬,就这么直视着自己。
他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声正欲说话,季婉茹却先开口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刚刚来的及握住那饱满一团,陆为民还没有认真享受,就被季婉茹把手推了出来,他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个脸颊绯红的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