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八十四节 体系、圈子、门生

※※※※
陆为民环视坐在饭桌边的这一圈干部里,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那就是除了自己,都是正值壮年,具有很强的成长性。
三菱越野飞驰在路上,陆为民目光平视,坐在副驾上的安德健半闭双眼,似睡非睡。
虽然在夏力行并没有刻意去拉帮结派,但是在工作中自然形成的这种群体却早已经构成了以他为中心的一个圈子,而现在夏力行离开昌江,这一个群体自然有烟消云散的趋势,对此安德健也好,陆为民也好,都有很清醒的认识,除非夏力行能在一两年内重新回到昌江工作,否则这个体系圈子也就不复存在,而这个圈子中的人也会逐渐被其他圈子所吸收。
陆为民瞟了安德健一眼,安德健却没有再说下去。
安德健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秘书长,这事儿我再考虑一下,主要是担心自己到省里边来工作不太适应,其他倒也没啥。”
来的客人都是一个人来的,要么司机送上来,要么就是搭别人一块儿上来。
安德健也就笑着不语。
夏力行的离去虽然从他本人那个角度来说应该是一个升迁,但是对于他的离去直接导致了他在昌江的影响力会在一段时间内大幅度消减,而对于像安德健这样一批隐隐属于他这个派系的人来说影响很大。
“呵呵,秘书长,小陆现在可是咱们省里的明星人物,今年全省http://m•hetushu•com经济增速冠军是跑不掉你们双峰了,刘书记来我们昆湖调研时三句话不离你们双峰,赞不绝口啊。”茅定庵扫了陆为民一眼,点点头,“还是秘书长行,带个秘书出来都这么能干。”
“行了,老彭,你们宋书记提出的是要把西梁打造成为全省的工业新兴城市,强调工业强市,农业放在次要地位,你就别把心思放在这上边了。”茅定庵似笑非笑的道。
“茅市长,昆湖那边一马平川,土地肥沃,号称鱼米之乡,有多少中低产田需要改造?这个项目首先应该考虑我们西梁才对,夏部长,您说是不是?”坐在陆为民旁边的彭伟国也插话了。
“秘书长,你还别说,省里边想要争取中低产田改造专项试点,如果能争取到这个项目试点,部里边会有一笔专项资金下来,这件事情我们和湘、鄂、赣几个省都在争取,我还正说要跑部里边,现在有了秘书长到部里边,那我心里就踏实多了。”曲东茂也接上话。
这里边年龄最大的可能是监察厅副厅长帅昆,他已经年过五十,他和夏力行是老搭档,曾经在夏力行担任昆湖市委副书记时担任昆湖市委秘书长,后来担任昆湖市纪委书记,再后来就到省监察厅担任副厅长。
陆为民去接的安德健,总共也就这么寥寥几人。
“德健,上次我和陶和图书部长说了说,问你有没有兴趣动一动,你不愿意,这一轮人事调整你们丰州没有动,我建议你还是要考虑一下,长期在地方上工作对工作思路有束缚,我也是到省里才感觉到原来自己观念思路的约束,所以这一次到农业部里去工作,我也是满怀期待,你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有这方面的想法,我可以向田书记推荐一下。”
“呵呵,东茂,今儿个是啥日子,能不能别提你那些业务上的事情?夏部长走马上任之后,你再去找他,难道他会袖手旁观,夏部长,你说是不是?”坐在夏力行旁边的茅定庵笑了起来,“话说回来,这个项目省里边争取下来,我们昆湖可不能少。”
“茅市长,这话应该倒转来说,宋振邦现在是你们昆湖市的书记,需要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是你们昆湖才对。”彭伟国乐得笑了起来。
安德健的声音很低沉,“秘书长这一走,恐怕你要自我审慎一些,不要被人抓住把柄,你现在经济工作上的能力已经展现出来,李书记和孙专员都对你高看一眼,但是你要注意……”
这也是这个体制自上而下形成的一种体系,和中国几千年形成封建体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随着现代社会对封建官场制度的打破和冲击,很多原来官场体系中的旧有弊病已经消除,但依然还有不少残余存留,像这种派系http://m.hetushu.com、夹袋、门生等无一不是这种残留的东西。
“为民,你呢?有什么打算?”夏力行把话题拉到陆为民的身上。
这一顿饭吃下来,宾主尽欢,陆为民也很难得地看到夏力行喝了不少酒,虽然没有醉倒,但是也很有几分酒意,这也是陆为民见到夏力行喝酒喝得最多的一次。
夏力行似乎是没有听到茅定庵和彭伟国两人之间的对话,却把目光投向了安德健。
三菱越野在黑暗中奔驰着,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陆为民细细琢磨着两人的对话,看样子宋振邦似乎和两个人关系都不太好,一个是之前的同僚,一个是现在的搭档,好像这两个人对宋振邦的印象都不佳,可宋振邦在西梁的表现很是出彩,否则也不可能一步从西梁地委书记走上昆湖市委书记的岗位上。
像茅定庵也不过四十五岁,而西梁地区行署常务副专员彭伟国看面相有些显老,但其实才四十三岁,农业厅副厅长曲东茂更是年轻,才刚满四十岁,在这里边,安德健都算是年龄偏大的了,他已经满了四十七岁了。
“秘书长,下一次见到你就得叫你夏部长了,到了农业部那边可不要忘了家乡,东茂老弟可是你的对口下属,有什么好项目可要优先考虑啊。”
“董省长对你的印象不错,前天董省长已经正式就认董部长了,我去董部长那里汇报工作,他和-图-书提到了你。”
“这好像是财政部那边承担主要职责吧?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那边?”夏力行想了一下问道。
“现在还说不到那一步来,不过既然是昌江人,当然不能忘了家乡,有机会当然会为家乡考虑。”夏力行也没有那么古板,在几个老朋友老部下面前,也显得格外随意放松。
陆为民很知趣的只是含笑不语,在夏力行和茅定庵他们面前还轮不到他说话,褒也好贬也好,那都是对自己的帮助,他今天能坐在这里,就算是夏力行离开昌江了,日后真要有事,这些人也得照顾一番香火情。
要说私密性,锦绣山庄不算最好,毕竟这里名声大,很多是仰慕这里的名气而来,但是这里环境幽雅,最难得的是兼具了吃饭和休息,每一幢小别墅都有小型茶室,可以满足小规模的聚会,很适合高端公务或者商务活动,所以陆为民帮夏力行定在了这里。
当然作为省委秘书长要定这里那根本不是问题,关键是夏力行不想张扬,所以才会这样低调,甚至低调的有些隐秘了。
宋振邦据说很得省长邵泾川的看重,但是省委书记田海华对宋振邦的观感如何还不清楚,但是宋振邦在西梁干得相当出色这是有目共睹的,不谈其他,仅仅两年多时间,就让西梁的GDP翻了一番,就凭这一点,宋振邦就有说大话的底气。
“有什么不能适应?谁也不是天生就hetushu•com会干某项工作,农业工作我又能有多精专?现在还不是要到部里去?”夏力行笑着摇头,“少找借口,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嗯,资金是从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那边走,但是具体工作要由农业部牵头,国土资源部以及水利部几个部门都要参加,这项工作量很大,这个试点也对我省中低产田改造和粮食保障有相当重要的促进作用。”曲东茂很容易就进入了角色。
帅昆面色红润,两鬓银丝略显,不过精神面貌极佳,听说他的儿子考上了公派美国留学生,所以这一段时间他的心情都相当好,刚才几位客人都专门向他敬酒表示祝贺,他也是来者不拒,每杯都是一饮而尽,连陆为民这种晚辈都一样。
六个客人中,除了陆为民外,都是厅级干部,像茅定庵,新鲜出炉的昆湖市长,也是省里边炙手可热的政坛新星,陆为民给夏力行当了一年秘书,也只知道这位茅市长和夏力行有联系,却没想到与夏力行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密切。
白圃对这里也很满意,亲自来审定了菜谱,又作了一些要求。
“定庵,为民还太年轻,双峰那点儿成绩其实我们都知道,几个亿的总量,昆湖青溪随便哪个县都比它强几倍,也就是占着基数低的起手吧。”夏力行摇头,瞥了一眼陆为民,“不过为民人年轻脑子灵,思路广,这一点很不错,好生历练几年看看能不能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