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八十六节 纳入

相反像大垣县委书记齐重天、阜头县委书记姜开全都是多年的老县委书记了,陆为民刚参加工作时两人就已经是县委书记,到现在陆为民都已经是县长了,但是由于大垣和阜头两县经济一直增速乏力,这两三年基本上都是在全地区后三位,两人还是没挪过窝,但是比起梁国威黯然下台的下场,都还算是不错的了。
对于陆为民的安慰章明泉倒是挺看得开,“县长,我没啥,就像你说的,咱们双峰现在气势正盛,今年经济增速摆在这里,明后年就算是要放缓,也缓不到太多,只要有你在我们双峰,咱们就有主心骨,就有底气。”
教师们的工资问题从下半年开始便再无拖欠过,而民办教师的问题也纳入了县委县府优先考虑中,拿出了一个统筹规划,准备分几年之内逐步予以解决。
陆为民的话让章明泉也无言以对,长叹了一声之后,章明泉才有些落寞地摇摇头,“事实上大家也都知道这一点,怪不得别人,还是只能怪我们自己,谁让我们县里原来这帮人只会争权夺利,玩窝里斗,真要干正事儿了,就怂了,地区安排干部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我也要说一句,也幸好是地区把县长你这样的干部安排下来,要不我们双峰只怕也和现在的阜头情况差不多。”
陆为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双峰的干部不是能力素质不行和-图-书,而是原来的那种环境氛围制约了这些干部能力的施展,事实上像关恒、高远山、曲元高、蔡云涛、章明泉、齐元俊、尹国权、牛有禄、丁克非、巩昌华、萧樱甚至叶绪平这些干部,在工作上都很有一套,各有各的能耐强项。
见高远山问起,章明泉就把先前他和陆为民探讨的话题抛了出来,也引起了高远山的极大共鸣。
但是今年的情况有些不一样,那份浓烈的喜气似乎把往日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进出县委县府大院的汽车也和往年大不一样了,伏尔加、老上海以及原来那经常趴窝的老吉普现在少有出现了,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桑塔纳和北京切诺基。
债务重的,重新签订还款协议,保证三年内还清;老干部们的医药费,也早早列入了县政府办公会上优先研究的问题,得罪谁都不愿意得罪老干部们,不是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去欠老干部们的医药费,辛苦一辈子连医药费都解决不了,实在也让现任领导们颜面无光,正如陆为民所说,哪怕县里边不买车不发奖金,也要把老干部们的医疗费用先行解决了。
“陆县,什么事儿和明泉主任聊得这么开心?”经过这快一年的磨合,高远山已经越来越适应陆为民的风格,虽然老婆经常提醒他不要和陆为民走得太近,免得引来曹刚的误会,高远山也进www.hetushu.com场提醒自己要注意这一点,但是他发现自己还是不知不觉的就被陆为民拉近,一步一步的走进陆为民的影响圈中。
“明泉你们也不要气馁,要改变地区领导们们的印象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从去年到今年,我们双峰的发展有目共睹,这也不完全是外来干部的成绩,同样也离不开我们双峰本土干部的努力,这一点地委领导也已经意识到了,当然要彻底改变还需要一个积累过程。”
或许这些干部在思想观念上略略有些狭窄,但是这不是他们的原因,而是整个双峰县原来的格局限制了他们,而一旦这重束缚被打破,他们就能够迅速释放出他们的能力来。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真理,在和平年代显得更加明显,发展才是硬道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些近几年来已经被背得滚瓜烂熟的最高指示,无一不在说明什么才是决定出干部的根本。
有些事情是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么也就只有顺其自然走一步看一步了。
“明泉,虽然你说的也是实话,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那就是西边三个县的经济发展与东边几个县市的差距在越来越大,双峰也是这两年才有起色,而且再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也是在梁国威、戚本禹和詹彩芝这一批双峰本土干部下来之后才有这样的改观,这种情和-图-书况下,你怎么指望地区考虑双峰本地的干部?”
这让他自己既感到欣慰,也有些自豪,毕竟这是为了工作,而双峰县这一年的巨大发展变化也的确和陆为民的思路风格密不可分,而他自己也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
高远山其实早就在门外那边听到了陆为民和章明泉的谈笑声,他知道章明泉和陆为民关系不一般,也不知道两人在谈论些什么,所以才有意到何明坤办公室去转了一圈,让何明坤传递自己有工作要向陆为民汇报这个信息。
“嗨,老高还这么客气?赶紧请高县长进来。”陆为民笑了起来。
进入十二月天气渐渐冷了下来,而县委县府大院里边人们的脚步节奏都要快了许多。
“这些具体要素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一旦某个要素发生改变,也能对其他要素构成影响,像我们县从去年到今年经济增速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干部们的心态也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更加注重经济发展,观念思想也更趋于开放,对待外界新鲜事物接受度也日益增强,信心也更足,反过来这也能促进经济更好更快的发展,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不利的还是有利的因素一旦动起来,都很容易产生多米诺骨牌的效应,关键就是在开头,所以为什么说万事开头难呢。”
往年这个时候,县里边的气氛都并不好,不是陆陆续续又来要账的,就是一些离www.hetushu.com退休老干部来找书记县长说医药费报销问题,要不就是教师们的工资又有两三个月没有兑现了来上访的,总而言之,县委县府大院里就开始进入紧张期,连县公安局派到县委县府这边执勤的民警都要多不少。
※※※※
二人正说得热闹,门口响起敲门声,何明坤探头进来,“高县长过来了,问县长您有没有空,他想汇报一下客运站的规划工作。”
他也感觉到曹刚对自己日趋冷淡,他并不想得罪曹刚,事实上他也清楚最初曹刚也是很想把自己拉过去的,但是连高远山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怎么就这么潜移默化的慢慢和陆为民走到一起了,也许是陆为民和自己一样,都更想抓住时机做一些事情吧。
要账的,老干部们,教师们的身影也看不见了,其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该兑现的县里边已经在十月过后就开始逐步兑现。
高远山也谈到从原来黎阳地委到现在的丰州地委,对西南三县干部的观感一直不佳,在他印象中大垣、双峰、阜头三县近七八年内,就没有走出一个副厅级干部,县委书记要么就是就地退休,要么就是到地区人大工委或者政协工委挂个专委会的闲职,连一个政协工委副主任未曾捞到一个,更不用说像地委委员或者副专员这样的人物了。
但高远山也承认西南三县经济发展落后是上级对西南三县观感不佳的关键原因,http://www•hetushu.com其次也有西南三县干部思想僵化、观念保守这些因素,而这些因素恰恰又是造成经济发展滞后的重要因素。
大垣、双峰和阜头三县历来就是经济落后的农业地区,在老黎阳地区时就处于末尾几位,丰州成立地区之后,这种局面也没有得到多少改观,倒是原来在黎阳地区管辖下情况也不太佳的淮山、南潭两县发展速度迅猛,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像安德健、王自荣、曹刚这些干部走出来都基本上得益于这几年淮山、南潭两县经济发展的不俗表现。
“得,这些话少说,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我没那么大本事,现在双峰发展已经上了正轨,只要我们牢牢抓住工业试验园区和联合工业园区这两块不放松,三大主导产业培育策略继续实施,GDP破10亿是必然的,问题是我们不能只把目标盯在10亿这道线上,为什么不能定在20亿甚至30亿上呢?毛主席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这发展经济也一样,我们要把目标定高一些,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却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
“来坐,老高。”陆为民见高远山进来,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入座。
高远山的观点让陆为民和章明泉都刮目相看,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能说出这样一番像模像样的言论来,陆为民看高远山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样了,这一点让高远山也是有些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