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九十二节 果决处置

蔡云涛的话让曹刚暗自点头,要说做事的能力叶绪平有,但是叶绪平缺了点心胸了,没有一点容人之量,既然是常务副县长那就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有理有据有节的做好自己本职工作,让对方无话可说,但是恰恰在这一点上叶绪平做得很糟糕,不但被对方抓住把柄,而且表现出来的气度也让其他几个副县长不太满意,这也是曹刚对叶绪平最为不满的。
天色已晦,顶端却露出了一点透亮,正是密云欲雨的关键时刻却又透出一抹天青。
“曹书记,我觉得这一次迟革林和周乐军做错了事,老叶那边不说了,多少也有些责任,毕竟咱们县里今年势头很好,如无意外,明年肯定也会迎来一个发展年,这样的态势太难得了,任何东西都要为县里的发展让路,而要发展就必须要保持班子团结,尤其是保持你和为民县长之间现在的这种默契状态,做错了事就要负责,说错了话也一样,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动一动迟革林和周乐军,另外老叶那边曹书记你去说一说,敲打一下,他和为民处得不好,但是他是副县长,自己位置要摆端正,主要责任我看还是在他……”
“我觉得蔡部长说得没错,现在是我们县形势最好的时候,按照现在的发展态势,只要保持一两年,我们县取代丰州古庆成为全地区经济总量第一强县的可和图书能性很大,最不济也是前两名,这既证明了我们县委以曹书记为首的班子战斗力,同时也说明我们县委县府班子团结一致,大家齐心协力才获得这样的成绩,这对于地委行署对我们县看法很重要。”
陆为民相信这些行为不是曹刚授意的,曹刚还没有蠢到那个地步,这样做除了恶化两人关系之外,可以说毫无意义,而现在曹刚最渴望的是能够和自己和睦相处,携手共进,争取来年再挣一番像今年一般耀眼的政绩,也许他就有资格仰脖抬头的觊觎更高一级的台阶了。
周乐军和迟革林这两人本来就对陆为民意见颇大,一个是从建委主任位置上被踢到了开元,一个本来是有望到双塬担任区委书记的结果被挡了下来,虽然挡下来是孟余江反对,但是陆为民也一样表了态的,只是这两人也不知道是烧昏了头还是觉得自己手段很高明,就算是顺藤摸瓜查到也说不上个啥,顶多也就是说好意被人误解了而已。
蔡云涛细细的揣摩着曹刚的心思,又要掂量陆为民态度里流露出来的意思。
“嗯,看来我们意见比较一致了。”统一了意见,曹刚心中松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我去和老孟说,令成,迟革林和周乐军你去谈,让他们有思想准备,云涛,你和为民、老邓他们沟通一下,这边我去和老叶再m.hetushu.com谈谈,我看就让周乐军到档案局去吧,那里很适合他修身养性,至于迟革林……我看还是让他下去锻炼一下,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始终不行,到永和乡去担任党委书记。”
曹刚越来越觉得自己把叶绪平放在常务副县长是自己的一个失误,让蔡云涛来担任这个副县长,也许就要好办许多,就想让孔令成来顶替张存厚担任组织部长一样,都应该要比现在这幅局面好得多。
蔡云涛也没有想到孔令成这个家伙这个时候居然表现得如此杀伐决断,就敢在曹刚面前直接建议处理周乐军和迟革林,想想迟革林在县委办担任副主任兼政研室主任,喜欢倚老卖老,只怕早就成为孔令成的眼中钉肉中刺了,这一次正好可以清洗一下县委办四分五裂的局面,也可算是一箭双雕,想到这里,蔡云涛也不由得深看了一眼面色沉稳的孔令成一眼。
是否发难的问题上他也犹豫再三,最终觉得还是需要有所动作。
※※※※
他找过叶绪平,把叶绪平骂得狗血淋头,但是叶绪平也叫撞天屈,说他根本就没有参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样是后来才知道,根本就是迟革林和周乐军两个人去做的手脚,他当时只是发了些牢骚,说陆为民太过霸道,一点小事情一点儿面子都不留的批评,根本没有说到其他,甚至和-图-书还要周乐军别去搞事,让他不信可以去找迟革林和周乐军对质。
蔡云涛一走,陆为民背负双手,仰面望天。电力宾馆的院落不算宽敞,但除了背后这栋楼,前面到也是一排平房足可眺望。
陆为民也并不想借这个机会来逼迫曹刚做什么过多的让步,但是他要让曹刚明白,他可以不争,但是却不能任人挑衅而默无声息。
问题是这两个蠢家伙也不想想陆为民需要理由借口么?你周乐军休息这么久没去开元区委上班,硬生生送给人家要找你下刀的理由,你迟革林和组织部人大一起下去时说话不注意,一样是要承担责任,把你几个挪挪窝那也就是一句工作需要就应付了,还需要向你解释什么不成?
房间里只有三人,孔令成坐在斜对面的沙发里低垂着头,仿佛在掂量着利害得失,而蔡云涛也是呲着牙,就像是牙疼一般,面色也很难看。
“云涛,他的态度都挑明了?”
“嗯,我也劝过他,他说他没打算招谁惹谁,也知道这种事情其实对选举影响不大,但是这憋着心里那口气难受,他说如果真觉得他不合适或者哪里做得不对,可以提出来嘛,县长办公会上不好说,也还有常委会,甚至直接向您反映,由您来和他沟通,这些都可以,但是这样做就太过分了,他说如果再不杀一杀这股歪风,恐怕好不容易竖立起http://m.hetushu.com来的一点正气就要被污了。”
蔡云涛来代表谁他当然清楚,所以他必须说透,免得有些人还存有侥幸。
徐晓春和自己说的争就是不争,并不是指马太福音上所说的打你左脸你就把右脸给对方打,而是指自己在某些环节上可以忍让,但是并不包括对自己的恶意挑衅不还击。
曹刚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相信,但是他也知道叶绪平不会那么笨,轻易被人授人以柄,多半就是旁敲侧击的暗示。
孔令成也早就考虑成熟了,尤其是在蔡云涛发表了意见之后,他观察了曹刚的表情,知道曹刚已经基本上接受了蔡云涛的意见,所以才附和,“这一次本来也是迟革林和周乐军的问题,而且周乐军一直不上班,对开元区委班子工作也有较大影响,我觉得需要以儆效尤,至于迟革林,犯错也需要惩戒,县委办已经不太适合他了,可是适当挪动一下。”
他知道曹刚的意思,就是要自己评估这件事情的风险,怎么处理最符合目前的利益,能够最大限度的化解风险,曹刚现在的想法很简单,能够压的尽可能压下来,不要捅出什么乱子,影响到县里的大好局面,这是最需要的,其他一切只要不是超出原则,都可以考虑。
曹刚的脸已经阴沉得快要扭出水来了,眼睛中更是厉芒爆闪,一动不动地坐在办公室背后的大班椅里一声不吭。
www.hetushu.com一旦决定了,曹刚的态度立即就鲜明了,虽然这两个人要处理,但是主动权却要掌握在自己手上,这是必须的,他也相信陆为民应该领会得到自己的意图,实际上他也意识到了陆为民的想法,也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这样处理最好。
蔡云涛别看大大咧咧,但是曹刚接触这么久,越来越觉得这家伙肚里还是有些货,看问题分析事情都能有一套,而且为人处世要比叶绪平老练得多,无论是陆为民还是孟余江,亦或是才来的邓少海和冯可行,都对他印象不错,这也是一种本事。
但是叶绪平是他搁在县政府的一颗棋子,他当然不能放弃,所以这一次也只能让迟革林和周乐军两个家伙来承担这个责任了。
“你觉得这事儿怎么处理好?”曹刚也是觉得头大如斗。
“老孔,你的意见呢?”曹刚现在已经在很多事情上不怎么征求张存厚的意见了,除了张存厚自己分管的组织工作外,曹刚其他方面更倚重于孔令成和蔡云涛,因为他发现同一个事情同一个问题上,孔令成和蔡云涛给出的建议绝对要比张存厚高一个层次。
蔡云涛也觉得憋气,去做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两头受气,但张存厚和陆为民关系冷淡,孔令成资历浅了一点,也和陆为民没有太多私交,算来算去也只有自己,所以他才主动去跑了这么一遭,拿回来这样一个结果,肯定都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