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九十四节 丰收(1)

李志远接任地委书记之后的这个总结会规模也并没有扩大,除了各县市区的一二把手们外,也就是受表彰的单位和个人,这也是夏力行时代形成的习惯。
从停车场道会场这短短百米,陆为民觉得自己面皮子都笑得有些发僵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参会,但是今儿个气氛又有些不一样,很多人看过来的目光都有些别样味道,握手拍肩的时候话语里也是充满了感慨、祝贺的意思在里边。
“呵呵,侥幸,怎么大垣、阜头从来没有侥幸一回呢?”秦海基旁边的男子插上话来,让秦海基和曹刚眉头都是微皱,陆为民也有些好笑,这家伙。
看着曹刚和陆为民离开背影,几个行署办的工作人员也是艳羡不已,“包主任,这个陆为民还真是有点本事加狗屎运啊,双峰今年一下子就翻起身来了,听说经济增速全省第一,GDP都超过淮山和南潭了。”
苟书记已经很含蓄的提醒过自己了,现在上边对提拔越来越侧重于在经济工作上的能力表现,要自己要在今年的经济工作中拿出像样的成绩来。
陆为民和曹刚是坐同一辆桑塔纳到的,不过县府办还派了一辆车来,彭元国带着一个司机过来,因为会后,放在会场停车场最显眼的位置就是一辆捆绑着红色绸花的桑塔纳将会被开回双峰,那是全地区招商引资工作第一名的奖品。
也许心中隔阂仍在,但是对于这个层面上的人来说,已和-图-书经不太可能在表面上表露出来了,就像在当地委办综合科长时,南潭方面也经常请客在一起吃饭,他也一样参加,谈笑风生,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有时候秦海基甚至也会亲自来敬一杯酒,很有点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味道。
包德佑的话让行署几个年轻人都有些气馁,想想也是,经开区就在地区眼皮子底下,也没见弄出个啥名堂来,怎么双峰就能折腾出这么大动静?
与会的都是全地区八个县市区的一二把手外加各个地直机关的一把手,全地区所有副厅级干部都要参加。
经历了一年在丰州地委的打磨,陆为民和秦海基之间的私人恩怨早已经淡化了许多。
“老曹,恭喜啊,全地区经济增速第一,几项工业指标都是第一,招商引资工作第一,财政总收入和一把预算收入增幅都是全地区第一,你是安心要把奖状一扫光么?”
曹刚和陆为民离开的背影落在别人眼中也显得那样伟岸,他们俩自己却没有那么多感悟。
“得,正主儿来了,咱们就甭在这里蹦跶了,曹书记,陆县长,摆这里正合适吧?”
看见曹刚一路走一路停,陆为民只能陪着笑脸跟着,自觉自愿的充当配角角色,倒也一副携手共进的味道。
秦海基还是那副古井不波的表情,这种表情一度让陆为民深恶痛绝,但现在陆为民已经能够用更为平静的心态来看待了。
和-图-书署办副主任包德佑是个地区里边有名的油嘴子,原来是古庆县委办主任,但是愣是没能进常委,据说也就是坏在他这张嘴上,原来县委书记吉云坤很烦他这张嘴,虽然没有调整他,但是一直到吉云坤升任黎阳地区副专员,他也没有能捞上一个常委,后来就调到地区行署办担任副主任,算是勉强混到了副处级。
“嘿嘿,羡慕嫉妒恨?不服,你也申请下去干啊,陆为民下去的时候,双峰还是全地区倒数第二,现在就已经是全地区第三了,这不是有点儿本事和狗屎运的问题,而是很有本事还得加很有运气才行。”包德佑对陆为民还是比较熟悉的,陆为民在地委办当综合科长时和他也颇有交道,很谦虚低调一人,他对陆为民印象也不错,“但归根结底还是的要有本事,你以为招商引资那么好搞?人家凭啥来你这里投资,没见经开区这也折腾了一年了,进来了几个企业?”
全地区工作总结表彰会在地区红旗礼堂举行。
陆为民霸气中带着调侃味道,一下子就把在场行署办一帮人给逗乐了,包德佑更是哈哈大笑起来,“陆县长,这话说得有理,这奖励么就该精神鼓励第一,物质奖励第二。”
“那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么?你们把第二名丰州市甩下了一长截,他们两年的招商引资金额都赶不上你们一年,莫不是地区领导们得了失心疯了,还会把这辆http://www.hetushu.com车奖给他们?”包德佑一撇嘴,“不过,曹书记,今年可就说不清了,我听说今年要改规则,以比上年增幅来确定成绩。”
陆为民努力让自己显得谦逊自然,这周围的都是老领导老资格,他当然没资格在这里耀武扬威,不过对于曹刚来说,今儿个这种场面就太令人愉悦了。
红旗礼堂的停车场保留了八十年代的风格,规模不大,掩映在礼堂背后的一排松树中,四周除了围墙就是松树,显得庄严肃穆,很有点儿大会堂国宾馆的味道。
曹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于昔日上司同僚的夸赞,他也很含蓄地笑了笑,“秦书记,你太过誉了,侥幸,侥幸,今年肯定是你们南潭。”
红旗礼堂在去年经过翻修之后已经气象一新,虽然还无法和丰州饭店、天河饭店这些星级饭店相比,但是作为地区的一个标志,红旗礼堂一直承担着地区各种大型会议和活动的举办,属于地委办行署办直接管理。
插话的是南潭县长顾鸣人,这名字大概也是得名于一鸣惊人的意思,陆为民是这样猜测的,他是原来地区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徐晓春到地委宣传部,他就下去担任南潭县县长,顾鸣人的老爹是原来老黎阳地区的地委书记顾春恒,还曾经担任过洛门地区的专员,即便是在省里边也是宿老,现在省委副书记刘运书都曾经是他的下属,能到南潭担任县长自然也就借了他老爹的这和图书份光。
10点钟开会,9点30左右,汽车就开始陆陆续续进入停车场。
曹刚来双峰只有一年半时间,就让双峰这个倒数末尾的鸡肋县一跃而起,今年地区生产总值更是超越了淮山和南潭,破天荒地进入地区三强,这在淮山和南潭都引起相当大的轰动。
虽然秦海基语气里很是和蔼淡然,不过陆为民从对方眼中幽幽闪动的目光里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曹刚和陆为民下车时,正赶上行署办一帮人把那辆车摆好,还在调整位置,一眼看见了曹刚和陆为民下车,立马吆喝起来。
“呵呵,规则怎么制定,咱们无权质疑,不过只要秉着公正的原则,咱们就不怕。”曹刚淡淡地摇摇头,“为民,你说是不是?”
这家伙在宣传部人缘关系就不太好,但是章丘育对此人也不敢得罪,所以能有机会就把这家伙退出去。
95年的春节来得比想象的还要快,也许是年成好了,日子好过了,在没有前两年时候的那种拮据,也不再担心老干部们或者教师们的上门围堵,整个县委县府大院里都洋溢着轻松的气息。
“曹书记,不就是一辆桑塔纳么?地区若真是觉得心疼,那也可以改一改规则嘛,第一名奖励锦旗一面,桑塔纳指标两个,自个儿出钱买,桑塔纳实物奖给第二名,那不就结了?”陆为民打趣道。
“哟,老曹,为民。”
寒暄一阵,见陆续有车进来,曹刚和陆为民也就和包德佑打了招http://www•hetushu.com呼离开。
环视全地区,古庆、大垣、阜头这三县不谈,经济增速滞后,淮山县委书记上任不久,资历尚浅,可能性也不大,丰州市委书记郭洪宝倒是有可能,但是恐怕这家伙还看不上一个行署副专员,眼睛也是盯着地委委员这个位置,算来算去,也就只有这个昔日的搭档,现在却已经对自己构成巨大威胁的家伙了。
“老包,少在那里胡说,这总结会还没开呢,你就敢私相授受?”曹刚显然也和这位包油嘴很熟悉,笑骂道。
到了双峰之后这种嫌隙就更淡了,毕竟工作生活都不再有交织,甚至连见面的时候都不多,再有什么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忘了。
什么时候双峰这种旮旯县都也能和淮山、南潭较劲儿甚至力压一头了,淮山、南潭原本是把目标指向古庆,准备赶超古庆的,现在古庆没赶上,却被双峰这个破落户给超越了,这份巨大的反差和压力让淮山和南潭两县的领导都感到压力山大。
秦海基尤其感觉到压力巨大,曹刚是从南潭县长过去的,一年半就能让双峰经济脱胎换骨,虽然他也知道陆为民在里边居功至伟,但是从地区角度来看,这份首功当然也只能认在曹刚头上,他宁肯地委把这份功劳搁在陆为民头上也不愿意让曹刚独居其功,因为这意味着曹刚极有可能成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
陆为民目光一凝,却看见从另一面走过来两个人,走在前面一人正是南潭县委书记秦海基。